双鱼玉佩!

  澹台啸天一瞬间愣住了。

  双鱼玉佩是独孤浅语的心爱之物,多少年来都不曾离身,而她却在蔚蓝星时将双鱼玉佩送给了叶长天。

  这一枚玉佩,应该在叶长天身上才是,为什么又出现在了独孤浅语的身上?

  澹台啸天的目光看向那一枚祥云玉佩,那是天门的标志!

  难不成?

  澹台啸天感觉脑子有些混乱,甚至在独孤浅语到了近前时,还没有清醒过来。

  虚极轻轻咳了一声,澹台啸天从迷茫之中走出,看向低头坐下的独孤浅语,起身说道:“浅语,我准备了一份礼物送给你。”

  澹台啸天起身走向独孤浅语,拿出了一个木盒,打开木盒之后,一团白茫的光影浮现了出来。

  “这是生机种子,你的身体不好,我一直记得。在不久之前,终于寻觅到了这一枚生机种子,送给你,希望你喜欢。”

  澹台啸天带着和煦与自信的笑,轻和地说道。

  独孤浅语看着这一枚生机种子,微微摇了摇头,抬手将盒子盖了下来,抬头看着澹台啸天,说道:“谢谢,只是我不需要生机种子。”

  澹台啸天有些意外,场面有些冷。

  独孤一绝、万影等人都疑惑地看着独孤浅语,只有独孤斜阳清楚,她确实已经不需要什么生机种子了。

  虽然独孤斜阳不知道叶长天怎么得到的生机种子,很明显,澹台啸天晚了一步。

  “浅语,这可是生机种子。”

  万影出声说道。

  独孤浅语坚定地将东西还给了澹台啸天,说道:“活得快乐的话,一年也值得。活得不快乐的话,纵有长生,又有什么意义。我的命,就随天吧。”

  随天?

  慕容秀秀眯着眼看着独孤浅语,这个“随天”的“天”,到底是天道,还是叶长天?

  只是这简单的话,却让澹台啸天有些尴尬,只好笑了笑,说道:“浅语,我会给你快乐的。”

  “作一个囚鸟的快乐吗?”

  独孤浅语凝眸看着澹台啸天问道。

  澹台啸天皱起眉头,看着与寻常时不一样的独孤浅语,她似乎变得有些强势与锋芒了。

  “我答应你,以后你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我都支持你,给你。”

  澹台啸天认真地说道。

  “为什么?”

  独孤浅语问道。

  澹台啸天疑惑起来,问道:“什么为什么?”

  独孤浅语看着澹台啸天的眼睛,问道:“为什么是以后?现在支持我,不是最好的吗?”

  澹台啸天愣住了。

  现在支持你?

  支持你自由?支持你离开?支持你去找叶长天?

  虚极见此,开口说道:“浅语,现在你也算是我澹台家的人了,一家人,什么时候支持你都是一样的。”

  独孤一绝也连忙说道:“啸天,快坐下吧。”

  澹台啸天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座位上的,独孤斜阳、慕容秀秀、诸葛行与万影等人都可以察觉的到,那是一种距离与冰冷,横亘在了独孤浅语与澹台啸天之间。

  独孤一绝站了起来,举起酒杯,说道:“诸位今日前来,是为了祝福小女浅语与……”

  “等等。”

  万影打断了独孤一绝,独孤一绝错愕地看着万影,不知道这个女人搞什么名堂,先斩后奏请来了这么多人就算了,还公然打断自己的发言。

  万影嫣然一笑,拉着独孤一绝坐了下来,说道:“尚还有一位客人未到,我们再等一等。”

  “还有谁?”

  不止是独孤一绝疑惑,虚极与其他人也疑惑了起来。

  “来了。”

  万影微笑着看着不远处,一道白衣身影缓缓而来,白衣胜雪,气势如虹。最是惹人,一双星眸,深邃明亮,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环佩叮铃而来。

  “叶长天!”

  澹台啸天陡然站了起来。

  慕容秀秀瞪大了眼,就连诸葛行、诸葛夏雨也呆住了,独孤浅语更是难以置信地看着叶长天。

  澹台虚极眼眸一寒,独孤一绝扭头看向万影,眼神之中隐藏着愤怒,万影只是平淡地说道:“我告诉过你,我想见见叶长天,今日正是时候。”

  独孤一绝嘴角颤抖,该死,万影是说过,只是这几日她都没动静,自己以为她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但没有想到,会安排在这个场合!

  独孤斜阳也有些不自然地看了看叶长天,这个家伙还真的有勇气来,还是一个人!

  叶长天到了近前,拱手施礼道:“叶长天拜见独孤仙君、万影皇后,拜见诸位。”

  独孤一绝用鼻子哼了一声,万影却笑意盈盈,说道:“叶公子不必多礼,没有想到,叶公子如此年纪,竟已成为一门之主,一塔至尊,当真是让人羡慕。”

  叶长天含笑道:“万影皇后,他人若是如此说,长天或还能沾沾自喜,荣耀几分。可皇后如此说,长天只能汗颜,不敢当。这是一些礼物,还请仙君、皇后笑纳。”

  说完,叶长天上前一步,双手一摊,一个长长的木匣便已浮现而出,恭谨地送至独孤仙君面前。

  独孤仙君看着叶长天,叶长天也看着独孤仙君,两人就如此对视着,目光如电,似在交织。

  风,从叶长天身旁吹动而起。

  强大的气势压迫向叶长天,而叶长天却面不改色,淡然处之。

  只凭借“势”还不能对叶长天带来什么影响,毕竟,大家都是站在权利巅峰的人,虽然独孤仙君站的是独孤帝国的山,叶长天站的是天门与隐士塔的山。

  万影接过了木匣,直接打开看去,只见木匣之中摆放着五个东西,四个玉瓶,一块刻着祥云的石头。

  “这是?”

  万影有些心动地看着那一块石头,眼神之中闪烁出光芒。

  独孤仙君也被那块石头吸引去了目光,伸手将其取出,看着石头的纹理,没错,这是冰花至尊玉,是神仙石!

  如此一块神仙石,足有三两吧!

  三两!

  传说吃一些粉末都可以突破瓶颈,大幅提升修为的神仙石,叶长天竟如此豪气,直接送了如此之多!

  独孤仙君看着石头之上的祥云纹,眼神之中的热切又有些消退。

  叶长天送的礼物是有深意的,那就是拿了这神仙石,就要拿走祥云,而这祥云,几乎便是天门的标志。

  接受礼物,便等同于接受天门!

  万影看着这一块神仙石,轻轻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仙石?这么多的话,足以一千仙尊高手了吧?”

  叶长天将看着独孤浅语的目光收了回来,真诚地说道:“一千仙尊还是有些夸张了的,但突破二百,还是没问题的。”

  万影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这神仙石,不愧是传奇。若是我独孤帝国能够拥有更多的神仙石,那岂不是国力扶摇直上,再无圣灵族侵扰忧患。”

  叶长天不失时机地说道:“万影皇后,独孤仙君,长天还有一些神仙石,愿拿出三千尊仙的神仙石,换一个请求。”

  “三千尊仙?!”

  独孤仙君震惊地看着叶长天,万影也吃了一惊。

  慕容秀秀眼神一眯,诸葛行脸色凛然,独孤画扇与独孤三斩眼神发亮,独孤斜阳更是瞪大了眼。

  三千尊仙,这可是一股极为庞大的力量。

  整个独孤帝国发展了七千多年了,到现在才积累了多少尊仙?叶长天竟然一张口便是三千尊仙,如何让人不震撼?

  独孤仙君更吃惊的是,叶长天可以拿出如此多分量的神仙石,那他绝对也可以武装隐士塔,让隐士塔的战斗力急速飙升!

  以前,隐士塔不如虚极帝国,可现在看来,这个情况未必是真的了!

  自己曾经判断,叶长天只是拥有少量神仙石,能支撑少量人使用就不错了,可没有想到,这个判断是错误的!

  而且,错得离谱!

  独孤仙君心想,如果真的可以拥有如此多的神仙石,可以再加三千尊仙,那自己还用虚极仙帝干嘛?

  结盟结盟,不就是希望借助虚极的力量来防护独孤帝国,抗衡圣灵族吗?

  如果自己能短时间内增加三千尊仙,那整个帝国的实力将会大幅增加,纵然是圣灵族入侵,那自己也完全有信心将其阻挡在外了。

  哪怕是丢掉了星空,也可以让圣灵族难进入北部仙域!

  虚极仙帝看着眼前的一幕,面色阴沉至极。

  这是叶长天的外交,这也是万影安排的的最后一场反对独孤结盟的“游说”。

  三千尊仙的神仙石!

  虚极自己想想都感觉到恐怖与羡慕。

  澹台啸天有些不安起来,叶长天拿出了令人难以拒绝的礼物!

  果然,独孤仙君犹豫了,询问道:“三千尊仙的神仙石,换一个请求,叶长天,你想请求什么?”

  叶长天退后两步,看了一眼独孤浅语,对独孤仙君与万影皇后施礼道:“长天想请求仙君与皇后,给浅语自由,让她自己来选择余生想要陪伴的人。”

  独孤仙君看向独孤浅语,目光又转向叶长天,这个曾经只存在情报与书中的男人,竟为了自己的女儿,愿意交出如此珍贵的神仙石!

  “叶长天,独孤浅语是我澹台家的儿媳,婚礼便定在明日。你想要扰乱婚礼的话,便是与我虚极帝国为敌!”

  虚极仙帝冷着脸,威胁着,不仅威胁了叶长天,还威胁了独孤仙君。

  叶长天看向虚极,淡然地说道:“绝情,我们一直以来都是敌人吧?至于浅语是澹台家的儿媳,还是我叶长天的女人,不是你们说了算,也不是他们说了算,而是浅语说了算!无论付出多少代价,我都要她自由。”

  独孤仙君有些矛盾起来,这个时候悔婚的话,恐怕会将虚极得罪的死死的,可是不悔婚的话,看叶长天的架势,那三千尊仙的神仙石是没着落的希望了。

  万影瞥了一眼独孤斜阳,独孤斜阳起身喊道:“父皇,母后。儿臣以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难再改,何况这婚事已定,明日大婚,匆匆变改,于情于理皆是不妥。”

  独孤仙君眉头皱着,万影不动声色,虚极眼眸一冷,澹台啸天也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果然,独孤斜阳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浅语终究是父皇与母后的掌上明珠,断然不能委屈了。不妨如此,为了浅语的幸福,又不失帝国体面,儿臣认为,可以将明日的大婚大礼,改为选婚大礼,由澹台啸天与叶长天同台竞技,谁赢了,谁便是良婿,岂不是两全?”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巅峰仙道,巅峰仙道最新章节,巅峰仙道 烽火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