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仙道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龙皇天三寸难免,误会。

  看着一步步离开的天殃儿,叶长天有些心痛,那纤柔的背,染满了落寞与伤感,逆流至心头。

  叶长天伸出手想要去挽留,却发现自己找不到挽留的理由。

  天殃儿不是出身世俗的纳兰清音,不是一路陪伴至当下的雨凝。

  有些话,不能说。

  有些事,做不了。

  “你喜欢被欺负是吗?不打你你还不开心了?”

  “谁让我是小魔女,我就要让你害怕,害怕到你永远记着我。”

  这或许是天殃儿最大胆的告白了吧。

  叶长天叹了一口气,看着在不远处停下来的天殃儿,走了过去,直至天殃儿身旁,看着那一脸泪水的天殃儿,叶长天才知道自己或许做错了。

  自己这样做,是在推开天殃儿。

  看似是一种成全,实则是一种伤害。

  “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

  叶长天拿出了一瓶丹药,递向天殃儿,见天殃儿不收,便抓起天殃儿的手腕,将药瓶塞到了天殃儿手心,轻柔地说道:“我不同意你请假。”

  叶长天很想擦掉天殃儿的眼泪,却又不敢,刚刚拿出手帕递给天殃儿,还没说一句话,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踢飞了出去。

  “啊,天殃儿,你个小魔女……”

  天殃儿收起手帕,擦了擦眼泪,哼了一声说道:“我就是小魔女,是你永远都惹不起的那个小魔女!”

  叶长天毕竟没有被踢死,掉到了山沟里,洗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旁若无人地去神龙峰,不用担心找不到路,神龙峰可谓是祖神山最高的山峰,确切地说,这也是玄灵最高的山峰。

  或许是因为神龙常年盘踞,加上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火命,导致神龙峰难寻白雪,气候如春,葱茏如黛。

  叶长天感叹,看来能改变气候的不止是胡作非为的人类啊,好好一座雪山,非要整得跟后花园似的。

  叶长天一路飞至神龙殿,竟都没有遇到过一个人。

  也不知道神龙峰的大家伙是不是都在睡觉,反正叶长天看到了几十条神龙姿态各异的在打盹,气势浑厚,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

  别人做客都有陪客的带路,叶长天倒好,一个人就到了神龙殿。

  到了这里,叶长天终于看到了活人,一脸地激动,走到守护在神龙殿左侧的门神旁,对着站得笔直的兄弟,便打起了招呼,结果却被无视了。

  叶长天不甘心,又走到右侧,还是被无视了。

  叶长天很无语,好歹自己也是一个大活人,你们两个怎么能连眼睛都不眨下,郁闷地叶长天似乎听到了轻微地鼾声,不由地瞪大了眼。

  这平缓节奏的呼吸,这舒坦的轻鼾,这丫的就是两个睡着了的“站”神啊!

  叶长天很佩服这两个家伙,都修炼到了睁着眼可以睡着的地步了,神龙就是神龙,果然不同凡响。

  自己要不要学下这种技能,可是考虑下自己未来的职业发展,貌似不需要向门神领域进军,还是放弃了。

  叶长天给两位大神施礼之后,便迈步走向了神龙殿,神龙殿内只有一个人,龙皇天三寸。

  “大嫂呢?天大哥。”

  叶长天大大咧咧地走到大殿中央,扫了一眼端坐在龙椅上的天三寸,随口问道,语气之中毫无对龙皇大人的尊重可言。

  龙皇天三寸一拍龙椅,沉声喝道:“谁是你大哥?我是龙皇,还有,哪里上门做客第一句话就找嫂子的,你把我放在哪里了?”

  叶长天无所谓地走向龙皇,笑着说道:“我要不先问问大嫂,鬼知道我能不能好好地回天门。至于大哥的位置,只能向后靠一靠了,你就先委屈下吧,对了,这椅子够大,我能坐吧?”

  龙皇天三寸气得胡须乱颤,这宝座可是我权利的象征啊,可是神龙峰至高无上的宝座啊,你怎么能坐?

  叶长天不知道什么客气,直接坐了下来,左右不过一把椅子而已,而且这椅子足够长,足够宽,坐得开。

  天三寸对叶长天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握着拳头,气息紊乱。

  “天大哥,天叶还在闭关吗?”

  叶长天向龙椅上一靠,舒坦地将腿也收了起来,盘坐在龙椅上。

  “你来得正好,我需要你的帮助,是关于天叶的。”飞库

  天三寸有些担忧地说道。

  “天叶怎么了?”

  叶长天顿时紧张了起来。

  虽然叶长天与天叶分开十余年,甚至多年未见,但两人本就是亲人,岁月冲淡的可能是利益维持的关系,但岁月冲淡不了的是亲情。

  纵然一别经年,亲人就是亲人,那个你见到了就亲切无比的人。

  天三寸感觉到有些棘手,感叹着说道:“问题还是出在你身上。”

  叶长天愣住了,自己的问题?

  我对天叶可是最好的啊,哪里像是你们神龙峰,小小的地盘,都不够天叶折腾的。

  “叶长天,你把天叶的起点拉得太高了。他最初的成长条件太过优越,优越到我无法想象的地步。我不知道玄灵大陆上,哪里可以找到如此灵力充裕的宝地。纵然是神龙峰灵力最充裕的烛龙古潭,也无法与之媲美。”

  龙皇天三寸看着叶长天,眼神之中有些探寻。

  叶长天并不答话,扶桑空间的秘密是万万不能暴露的,就算是暴露,也只能让自己能干掉的人知道,可龙皇大人,自己根本做不到杀人灭口啊,还很可能会被灭口。

  “灵力淬体且不说,天叶饱食了无数高阶灵草灵花,甚至还有,嗯,九圣果,赤虹天果,这些都让天叶的修为一路千里。”

  天三寸看着叶长天,似乎很想问问叶长天哪里来的圣地圣果,如果不是叶长天的出身十分清楚,天三寸有理由怀疑叶长天是不是圣地圣主的私生子。

  叶长天守口如瓶,只字不言,只是等待着龙皇的解释。

  天三寸叹了一口气,说道:“天叶的基础之牢固,天赋之强大,潜力之无限,是神龙峰中从未有过的。但叶长天,天叶也有着自己的困境,那就是灵力不足的问题。你教会他一口气吞一片湖,如今他一口气只能吞一片池塘,可他要突破,却需要的是一片海。可是,神龙峰,没有海。”

  叶长天总算是听明白了,对天三寸说道:“有些话说直白一些就好了,少用比喻与形容,更不要夸张。你直接说神龙峰的灵力不够天叶突破的,这不就结了?你穷就直说嘛……”

  天三寸一脸黑线,自己可是龙皇啊,我能直接说养不起儿子了吗?

  鬼知道你是如何让喂养他的,神龙峰那么多灵气,都跟不上天叶突破所需。

  别人突破都需要一小片天地的灵力,加上灵力风暴牵动的灵力群,完全可以支撑神龙的突破,可叶龙不行啊,他一口气吞掉了一半,两口气吞没了,第三口气想突破呢,灵力跟不上了,害得天叶每次突破都苦恼万分。

  若不是龙皇、龙母强行攫取了半个祖神山的灵力供应,谁知道天叶什么时候可以突破。

  但这种攫取灵力的行为,毕竟是治标不治本,短暂一两次还可以,但长期以往,祖神山其他地方的灵力还要不要了?

  要知道天气之间的灵气也是缓缓滋生蕴养出来的,虽然是可再生资源吧,但也需要很多年才可以再生出来,总是被神龙峰攫取,其他地方早晚会灵力一空,成为不适合修真的地方。

  天三寸无奈地苦笑道:“不是穷,是灵力供应问题。你可知道,天叶在突破七阶时足足吞噬了三天三夜的灵力,整个神龙峰的灵力为之一空,方圆三千里的灵力硬生生少了三成啊!”

  “我不吝啬灵力,纵然是将全玄灵的灵力攫取来,我也会力保天叶突破!可是,你也清楚,灵力攫取是需要时间的,一旦无法维持灵力供应的稳定,天叶的突破将会前功尽弃。”

  叶长天点了点头,天三寸的担忧是有道理的。

  叶长天想起来叶婵儿的突破时的场景,当时叶婵儿吞噬灵力,直接掀起了二十四个时辰的灵力风暴,要知道那可是扶桑空间,本就是灵力雨随时落的灵力充沛之地!

  若是放在外界,估计叶婵儿怎么都无法获得如此庞大、稳定且纯碎的灵力。

  天叶与叶婵儿都同在扶桑空间成长,一个是五虫之首,一个是神龙在天,还是相互不服对方的存在。就是不知道现在天叶与叶婵儿到底谁更强了。

  联想到叶婵儿的突破所需,推演天叶的突破所需,可想天三寸的愁苦了。

  天才太过天才了,天才到都供应不起的地步了。

  叶长天站起身来,走了两步,回头看向天三寸,认真地问道:“天大哥,你到底是在担心天叶的突破,还是担心未来的屠灭之战?”

  天三寸看着叶长天沉默了,在数个呼吸之后,才徐徐问道:“你知道屠灭之战?”

  叶长天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前不久听落天成说起过。无论你出自什么考虑,天叶我会带走,只是你也知道,我带走天叶,就意味着天叶失去了神龙峰的庇护。我要面对的,可不止是天庭。”

  “落天成么?”

  天三寸思虑了会儿,看着叶长天,严肃地问道:“叶长天,若是你看到绝望,你会怎么做?”

  叶长天眯着眼,看着龙皇。

  天三寸起身,紧握着双拳,肃然道:“如果你看到未来只是末日,只有绝望与毁灭,你会怎么做?”

  叶长天眼神变得冷厉,旋即坚定地说道:“如果真的有末日,那就在末日狂欢!如果真的走入绝望,那就杀出希望!如果真的要毁灭,我也会在废墟之中重生!人最伟大的地方,便在于,活着,改变未来!”

  天三寸微微点了点头,却又苦叹道:“若只是我一人面对这些,我也可以如你一样豪迈!可叶长天,如果遭遇末日的,是一个族群,是一方大陆,是数百万万生灵呢?”

  叶长天傲然说道:“如果死不可避免,那就一起狂欢吧!”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巅峰仙道,巅峰仙道最新章节,巅峰仙道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