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初想着白苍术的最后一句话,心中有些感叹。

  最初的她以为,只有弱者会有许多烦恼,像蓝隐他们那样的强者,都是可以完全凭着自己心意做事的。

  直到后来和蓝隐他们都很熟悉了,她才明白,无论力量多强大,其实都逃不出某些制约。

  现在白苍术又让她明白,有些时候,力量越大,反而是越辛苦的。

  她很难想象几千年前小小的白苍术经历过多少同仙龄的仙人们没经历过的苦恼和委屈,那些强者的苦,她不知道自己想不想感受,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机会感受到。

  和她相比,此时的封温纶就显得没心没肺多了。他看着倒下去的蓝隐的肉身,感叹道,“忽然觉得……白苍术这小孩也挺可爱的。”

  封温纶一边说一边把白苍术留下的写着术法的纸收进了口袋,如此见利眼开之举,成功收获林初的一记白眼。

  “白苍术可不可爱不知道,留下的东西可爱,是吧。”她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封温纶。

  封温纶嘿嘿一笑,没有否认。

  林初也没有和他多争什么,倒不是不想要那些纸张,而是因为心里大概已经默认:不论多贵重珍惜的东西,她拿着和封温纶拿着,本质上并没什么两样。

  接下来就是静等蓝隐的灵识醒来了。

  林初和封温纶心照不宣地在椅子上分别落座,他们也没有干等着,时不时会聊聊天、研讨一下白苍术留下的术法。封温纶跃跃欲试地要使用其中一个术法,然后用力过猛,把厢房的门给拆了。

  木屑与灰尘在空中翻飞,有点呛人。

  林初捂着嘴笑个不停,封温纶黑着脸说一定是哪个步骤出了问题。

  值得庆幸的是,躺在榻上的蓝隐也在这巨响当中慢慢苏醒了过来。她仍然醒得很安静,不过这次林初第一时间就和她对上了视线。

  “你醒啦!”林初惊喜地喊。

  封温纶也随着她的喊声朝塌上的蓝隐看过去,果然看见蓝隐已经醒来了,正缓缓地坐直身子。

  “这次又是谁的灵识?我这次又睡了多久。”蓝隐用近乎陈述句的平静语气发问。

  林初和封温纶照实回答了。说到白苍术的那些熊孩子行为时,封温纶笑得直不起腰,蓝隐的脸色则是肉眼可见地黑了下去。

  这次真的不能怪蓝隐脾气不好,要她接受自己的身体曾在不久前像个孩子那样地撒泼、胡闹、大哭,确实是太为难她了。

  不过她最终也没有出言发表什么想法,只是黑着脸运了运功。

  随着白苍术灵识的消失,蓝隐的仙力又回来了一部分。此时的她运起功来杀伤力已经是蛮大的了,只见那被封温纶拆得只剩一半的门变得四分五裂,几乎一点不剩。

  林初忍不住在心底咂舌,替门感叹: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复述事实和取笑蓝隐这两件事都做得差不多了,封温纶才终于认真起来,把白苍术留下的那几页纸交给蓝隐看。

  蓝隐表情淡然地前后翻了几遍,交回到了封温纶手上。

  封温纶对她的谦让感到意外,何况这还是在他刚打趣完她以后。

  没忍住问了句,“你不要?”

  蓝隐摇头,“不用了,已经记下个大概了。”

  封温纶被噎了一下,无语地把纸收回到自己的口袋。

  蓝隐的灵识既已回归,三人没有再在人间多呆,启程往仙界返。

  因为蓝隐和林初两个人都是居住在蓝氏的,封温纶便也跟着她们先到了蓝氏。按他的说法,是自己好心不想放下仙力没完全恢复的蓝隐和本来就不怎么强的林初不管,这才同路护送的。

  回到蓝氏暂时安顿下来以后,他们开始差人去青龙族和白龙族白氏告诉须怀章和白铃蓝隐灵识醒来的消息。因为这不是可以明说的事,他们用了比较隐晦的说法,以免他们不能直接理解,他们在最后邀请须怀章和白铃到蓝氏一聚——这样不管是什么情况,至少能够当面说了。

  没想到负责传话的侍从前脚刚踏出蓝氏疆域,须怀章和白铃就行色匆匆地御剑到了。

  “我听人说看见了你们的身影,便第一时间赶过来了。”须怀章从剑上下来,对蓝隐他们解释道。

  白铃这时候也从剑上跳下来了,不过她没有讲话,脸色看起来也不怎么好。

  按林初对白铃的了解,看见蓝隐醒了,白铃一定会激动地扑上去说好一阵子话才是。看见白铃这样沉默,她就知道情况不好。可是现在大家都还没有说什么,她就也选择了先沉默。

  一旁的封温纶则是回应须怀章说,“听说了就立刻过来?你们也太急了吧,是出什么事了吗?”

  他本只是随口一问,结果须怀章和白铃的脸色双双阴沉下去,他就知道自己说中了。

  “不是吧。”他面露难色,在须怀章和白铃之间来回看了看,“这么短的时间,又怎么了?”

  白铃别过头没有说话,蓝隐注意到她的不对劲,走到她身旁轻拍了两下她的肩膀。

  须怀章则是把他发现蓝秉光可能还活着的事如实说了。

  听须怀章说完了话,原本还比较轻松的封温纶和林初也变得紧张起来。只有蓝隐沉默地站在原处,表情看上去和刚刚没什么两样。

  “这就是我最担心的。”蓝隐开了口,“当初我很想找到那枚晶体,就是因为担心它强大到能够活死人、肉白骨的程度。但被复活的是蓝秉光……这我真的没想过。”

  说到这里,她摇了摇头,“不,我认为蓝秉光不可能被复活了。当初他被我们三人用剑刺穿胸膛,应该连骸骨都没留下才对。谁复活他?如何复活?”

  须怀章点头,“你说得对,我一开始也是那么对自己说的。可不可否认的是,我真的感受到他的气息了。”

  “去证实一下吧。”蓝隐看向须怀章,又看了看其余三人,最后,她的目光落在白铃身上。“他死了最好,还活着的话也没关系,我们正好再杀他一回。”

  听了蓝隐的话,从知道了蓝秉光可能活着的消息就一直低沉着的白铃终于弯起嘴角笑了笑。

  手机版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她把仙界历史改写了,她把仙界历史改写了最新章节,她把仙界历史改写了 啃书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