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35章 第二十章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2-23 17:48:24
  金柔嘉发现自己活在一个游戏的世界里, 这跟穿越到一个新世界有什么区别吗?区别太t大了!

  媒体公布了九千多号人的娱乐圈黑名单,让不管是不是在黑名单上的业内人士都纷纷加入了由一帮忠武路核心大佬们牵头的庞大抗议游|行里。

  要说南韩娱乐圈头最铁的还是电影圈的那帮人,什么电视剧、综艺都跟他们不在一个碗里吃饭, 双方割裂的有时能出现活在不同天空下的奇妙场景。

  2017年2月,电视媒体也就时政新闻类节目在关注所谓的政坛纠纷和业内黑名单事件, 其他的电视剧该狗血的还是播家庭剧,让小姑娘们摇旗呐喊的各家打歌舞台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欢乐的综艺节目也依旧欢乐着。

  唯有忠武路一条街上的人可谓倾巢而出,由这条街道为起始点,一路穿行首尔的各大知名街道,挥舞旗帜呐喊口号还开着花车(宣传车)浩浩荡荡进军首尔最著名的标地之一世宗广场。陪伴游|行队伍的还有装备齐全的防|暴|警察,大场面,很欢乐~

  其他参与者是怎么理解这场游|行的金柔嘉不清楚,反正在她眼里这是一场欢乐的大派对。

  韩国三天两头搞游|行频次多到都已经有产业链支援了, 金柔嘉首次参加就玩嗨了, 有人给她发酒, 有人给她递吃的, 还有人在随行的花车上表演,真的是表演。

  有歌手,有主持人,有相声小品单人脱口秀,还有各种充满黑色幽默或者政治讽刺的小型舞台剧,那辆车基本就是个移动舞台,还有专门的导演负责那辆车上的表演流程安排, 叫是叫宣传车,可在金柔嘉眼里,那不是表演花车还能是什么?

  跟着花车, 跟着队伍,跟着一帮人彻底玩嗨了的金柔嘉来者不拒,谁搭话她都愿意聊,聊什么都行。搭话的人想聊政治压迫,她就跟着聊政治压迫,搭话的人说我们就是太好欺负才会让傻逼政客们欺负,她也跟着说就是就是。哪怕搭话的人是来跟她聊以后要是有机会,想要合作,她也能无限真诚的跟对方讲一定有机会,一定要合作。

  金柔嘉的来者不拒不止对聊天对象的不挑,她什么都不挑。

  别人递过来的酒,不管是烧酒、啤酒还是各种洋酒小样,金柔嘉伸手就接,接了就喝,仰头直接干杯,不止干杯要是对方没喝完还会半开玩笑的怼人家是不是要养鲸鱼。不单单是酒,烟这种危险物品她也是来者不拒的,谁给都接,谁接都点火,点火一定过肺,完全不留余地。

  说是说酒和烟都是要入喉的东西按照危险程度理论上应该差不多,可实际上烟比酒要危险的多。

  游|行的队伍里酒基本上是大家喝一样的都是现开箱,只有极少数是私人带来的酒,这种场合要是想在酒里下点什么要达成怎么样的效果那基本是做梦,人真的太多了,多到站在队尾的人一眼都望不到头。金柔嘉又是个知名人士,出现在哪都一帮人围着,谁要是想要把她灌醉了私下带走那是做梦。

  烟则不一样,在烟里加点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让人上头后出丑,拍下照片不管是事后威胁还是当丑闻散播出去,对于金柔嘉这种半公众人物来说都很危险。

  但金柔嘉不管,她不在乎,这是个游戏,她在乎个屁!

  这是个游戏,自己活在一个游戏创造的世界里,这太t嗨了,这比穿越之后重活一世嗨一万倍!不,亿万倍!

  穿越也好,重生也罢,不管是什么,重活一世都只有一世。只有一世金柔嘉就活的跟个苦行僧一样,接手新身体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戒烟,第二件事是体检,再之后酒也不喝,还早睡早起。她活成了自已原先完全理解不了的养生派,就为了能活的长一点。

  不为别的,就为了能让生命线在有限的范围内延伸的更长,哪怕长一点都行。

  金柔嘉已经做到她能做到的极限范围,她甚至都不赶工拍摄了,剪辑也慢慢来,这对她来说牺牲太大了,甚至有浪费生命的憋屈感。可她不得不那么做,医学无法精准的告知她,她到底做什么才能活的更长,那她只能什么都不做才最保险。

  她还没有到达自己的巅峰,远没有到达,金柔嘉一直都认为在艺术这座珠穆拉玛的高山上,她也就是个站在山脚下的人。她没有攀爬到于她而言已经是高峰甚至是山腰的地方,哪怕身边的所有人都说你已经做的够好,金柔嘉也只觉得,那只是凡人的眼界只能看到山脚就以为那是顶端。

  在上一世,金柔嘉有太多想做的事败于命运之神的玩弄,这一次她就想在有限的生命里,尽可能让自己爬的更高点。那不是什么奖项也不是什么票房,她爬的是自己心里的那座山,追寻的是她想要追寻的戏剧之神。

  作为戏剧之神最虔诚的信徒,金柔嘉再怎么都没想到,神明会给她那么戏剧化的馈赠,她活在一个游戏里,一个她已经忘记了通关条件的游戏里!

  作为玩家,别的金柔嘉不知道,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只要她不通关,在这个游戏里,她拥有无限的时间去追寻她的神明。

  那她为什么还要活的跟个苦行僧一样,必须要嗨起来啊!!!

  接受神明馈赠的信徒彻底玩嗨了,嗨到要不是李仓东看情况不对找人拉住她,她能蹦上‘花车’抢下话筒高歌一曲也不是不可能。

  弟子玩嗨了,老师就很头疼。李仓东都不知道跟个跳豆一样四处蹦跶的弟子是不是到了晚来的中二期,还是这段时间闭关闭的人都疯了,死孩子满场蹦跶,他老胳膊老腿的都跟不上,一个没看住人就没了,还得到处找。

  找啊找,找的李仓东压着的火一次性爆发出来,把蠢姑娘骂的臭死,结果那个喝的站都站不稳的姑娘还冲她傻笑,这给李仓东气的,游|行都不管了,找人把酒鬼塞进车里,回家!

  负责控制跳豆的其中一位是李仓东新作品的男主角,不出意外就会跟他签约的刘垭仁。男演员也参加了□□,男演员万万没想到金导能嗨成那样,不是他瞎说啊,刘垭仁深刻怀疑金导不是去参加游|行的,她就是去喝酒的。

  醉酒的金导很不好控制,嘴里乌拉乌拉的说着疑似是中文偶尔夹杂韩语亦或者是英语的话,反正刘垭仁听不明白,倒是有重新认识了金导的想法。嗨翻天的金导不是业内说的一言堂导演,反倒更符合她的年纪,青春正盛的姑娘,嗨起来就不管不顾。

  青春正盛的姑娘被李仓东按头灌了四瓶醒酒药下去,吐的天昏暗地,抱着马桶被老师从头骂到脚。

  就这样,金柔嘉还是想笑。

  她从来没有那么开心过,这甚至比她首次拍摄一部作品时还要激动,她活在一个游戏里哎~~~~

  戏剧之神一定非常爱我,我绝对是祂的亲女儿!没有之一!

  神明的眷顾当然不能就用一场‘派对’去回报啊,自诩‘神眷者’的金柔嘉当晚通知制作人,她明天要见编剧团队的人,推翻整个项目重来。隔天,金导穿上八寸的尖头高跟,秒速突破一米八,从衣柜里选了一套血红色还绣着暗纹的的西装,还去给自己烫了个大波浪再化上全妆,气场全开抵达cj。

  崔尚宇被助理敲门说一楼的前台讲金d到了出去迎她的时候,生生被不止身高拔高,气场更是突破两米的金柔嘉唬的倒退一步,怎么感觉她是来寻仇的呢?

  绝对是来表达友好的金柔嘉以张开手臂大跨步向前,给自家制作人一个熊抱,抱的崔尚宇寒毛都要竖起来了。

  “你搞什么?”

  “人齐了吗?”

  “就等你了。”

  “开会!”

  今天这个会,金柔嘉昨天已经给制作人预告过,崔尚宇在电话里就跟她说,她的想法行不通,公司都不会答应的行不通。金柔嘉不管,行不通也要行。

  她今天来是给通知,要不然项目按她的计划来,要不然大家一拍两三伙,不拍了!

  态度是很嚣张啦,但工作还是要走工作的流程,站在会议桌最前方的金导,告诉不止来参与企划方向变更的编剧团队还有制作核心团队的一帮人,跟他们讲,她要个什么样的故事。

  题材不变,依旧是一帮大盗集合搞事的题材。除此之外全部推翻,首先男演员她就不要,她要完全以女性主导的故事,主要角色必须是女演员,不管是身手矫捷的打女,还是手指灵活的惯偷,哪怕是负责黑客,负责爆破之类的演员都必须是女性,她要一个纯粹的女性商业片,核心角色全部替换成女性。

  这是最重要的,也是全场大吵架组团围攻金柔嘉的关键点。

  市场上不是不能接受有女动作明星,但那很少,屈指可数的少,不单单是韩国市场,亚洲市场,哪怕是把范围扩展到全世界的电影演员范畴里,女打星都是非常罕见的。

  一来确实是女性的生理缺憾,女性打架动作设计的再精妙,总归没有男人肉搏看着更容易激发观众的‘兽性’。二来就是潜规则了,市场上默认女性的动作片很难卖,能赚钱的凤毛麟角。

  商业电影在奖项上颗粒无收都没关系,口碑就是烂的跌穿地心,只要能赚钱什么都好谈。相对应的,只要不能赚钱,什么都没得谈。

  还有更隐晦的一点是,这个圈子由男人操纵。

  电影圈的男女比例有多大,大到这间装满了二十七人的会议室,只有六位女性,包含金柔嘉在内。编剧团队有两个,cj那边代表公司制作的团队有一位,美术团队有两位,再加个金柔嘉,没了。

  这间屋子里的每一位都是对项目有决定权的人,要不然也进不来这个会议,高端领域男女权利占比就是那么夸张。

  夸张到金柔嘉一个人对战二十一个人,河正宇他们?他们没资格参与这种会议。

  每一个反对的声音汇合成一句话都是最基础的一句,女人不赚钱。

  “你站在什么角度说女人不赚钱?凭你比我多条腿?”金柔嘉冷笑一声看着cj的发行负责人,她跟那个中年啤酒肚大叔合作过两次了,但正面刚上是第一次。

  “你们说男人能赚钱无非是数据模型告诉你们,女性观众更偏向于情情爱爱的题材,但你没拍过你怎么知道她们就不想看呢?数据有没有告诉你,一堆年轻男女走进电影院起码有八成以上是女方决定看什么电影。我们为什么要选花美男拍动作片?吸引的不就是女性观众吗。”

  “我们是创造者,我们是创造世界的人!我们要创造的世界不是观众想要看什么,根据模型去创造我们的世界,而是由我们去创造观众还没发现他们会爱上的东西。我们是引领世界的人,我们从来都不是妥协于规则的人!”

  “你们这些躲在电脑后面看分析图标的人知道什么叫市场,知道什么叫创作吗?你们一辈子碌碌无为就为了”

  ‘咚咚咚!’

  崔尚宇握拳敲击桌面打断金柔嘉,用眼神表达自己的不赞同,她越线了,这里的每一位都是她的同级不是下属,“我们先停一下,先”

  金柔嘉轻笑一声,也打断他,“我对我要创作的世界有无限的自信,如果你们没有,那我们直接拆伙。我不缺你们,我甚至不缺cj给我投资一部我想要拍的商业片,总导演是我,就要按照我想要拍的作品定项目,你们不愿意,那就换导演。”

  总导演不给制作人脸,制作人却不能翻脸,崔尚宇理解金柔嘉这巴掌为什么打,因为他也越线了,两人在合作之前定下的规矩就是他百分之百站在金柔嘉那边,他越线了被打脸活该。可他也很蛋疼,蛋疼于金柔嘉为什么突然变的那么难搞。

  实际上金柔嘉一直很难搞,以前不过是她有意识的在收敛而已,完全没收敛的金柔嘉就是她在片场的状态。就是霸道,嘴毒,不讲情面,不讲什么潜规则明规则,她只接受自己的规则,一心只谈作品。

  还原本来面目的金柔嘉极其不好相处,在做人方面的缺陷一数一箩筐。可有了想法决定要拍什么的金柔嘉也是个一条道走到黑的人,哪怕前面就是有南墙,她也能一头撞过去,头破血流怕什么,不死就还能再战。

  战斗力满格的金柔嘉也不是真的没脑子就去撞南墙的人,她手上还有张牌可以打的,奉孝民很有存在价值。在确定团队搞不定之后,金柔嘉去找奉骏昊了,她得找到支持者,让她去见真正的南墙,才能正面突破。

  奉骏昊不是很能理解金柔嘉的新企划,单纯从商业赚钱的角度不能理解,他也是认为女明星搞什么动作片纯属浪费时间的类型。但他可以理解金柔嘉对于自己作品的坚持,在确定金柔嘉一定要坚持她的创作理念时,他答应要是cj强力反对,他愿意帮金柔嘉站台,好歹有个儿子压在人家手上呢。

  确保自己手上有了小王的金柔嘉把自己当大王,抓着王炸就去见南墙代表了。

  cj的项目,南墙当然就是李小姐。金柔嘉是可以单枪匹马的就上,可手上多张牌也不是什么坏事啊。再说了,有关系不用才叫浪费呢。

  cj总部的副总裁办公室,比住宅都大的办公室让金柔嘉只是坐在会客区的沙发上都能透过玻璃窗俯视大半个首尔。这件屋子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韩国电影圈的最顶端之一,这间屋子的主人就是这个国家的娱乐行业里,能决定一个人生死的人。

  李小姐是个脾气还不错的人,或者说情商跟金导不是一个等级的人。至少金柔嘉跟她有限的几次见面聊的都很愉快,哪怕对方掌控话题节奏也是一样,大概只要这位想,她能跟所有人聊的很愉快。

  今天也没太多变化,哪怕金柔嘉打定主意她就是要拍自己想要的项目,不管李小姐说什么她都不答应,实在不行就甩王炸,可她在对方温和的不能再温和的态度中,也没办法板着脸说什么。而是选择以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就当自己遇到了金主,需要说服金主投资。

  金主刚巧跟自己同性别,性别优势就能发挥。

  金柔嘉不跟金主讲什么创作理念,大部分金主都听不懂,哪怕李小姐搞不好听得懂,她也没有想讲的想法,还不如讲商业运营呢,短平快。

  站在商业运营的角度,女性商业片题材未必就赚不了钱。

  这个项目原计划是组一个男明星的全明星阵容,如今反过来,组一个女明星的全明星整容,票房吸金力会有差距,这点金柔嘉认,女明星确实没有男明星能抗票房。但差距是可以被好作品,好内容给磨平的。

  “假设男人的全明星阵容能吸引三百到五百万人走进影院,那女人的全明星阵容也不会少于三百万这个数字,在这方面,我相信我们是没有矛盾的。”金柔嘉看向金主,等对方回应。

  金主没有正面回应她关于概率的问题,而是柔和的捅了一刀,“商业运营不能靠赌的,我们都不是赌徒,这点我们有矛盾吗?”

  赌性坚强的金柔嘉被噎到,商业上的赌指的就是前人没有成功案例的事情就不要做。别当出头鸟,自己被人打死了,后面跟着一帮人研究尸体为什么挂,那太丢脸了,死都死不瞑目。

  金主的一刀稳稳的扎进肺里,金柔嘉却觉得这一刀,她还有只肺可以抗。

  “在泰坦尼克出来之前,谁都不知道他变成一搜黄金巨轮,那也是一场豪赌。福克斯差点破产,银行一分钱都不愿意借,那片子离流产就只有半步之遥,但它上映了,它就是能创造奇迹的黄金巨轮。”

  金柔嘉给金主画大饼,“这世上最伟大作品都是导演创作的,不是躲在电脑后研究数据模型,研究市场导向的人。我未必能成为卡梅隆,但您就不想要创造一个美高梅吗?”

  “女性在这个圈子是天然的弱者,我们就是因为性别被压制,男导演、男明星、男制作人,男发行方,什么都是男人。您能走到今天有家里的帮助,但您能走到今天绝对付出的比您的兄弟们要多得多。我也是一样,我能走到今天,是我比无数男导演更拼。”

  “我们都是女人,我们知道在这个圈子女人活的有多难,但我们都是女人,我们也知道,当女人能出头,我们爆发的能量远比男人要大的多。男明星们在电影上映后能辅助宣传的最高点也达不到,我组建一个完全由女性主导的明星团队,她们所能配合的底线。”

  “我们活的都不容易,所以我们都知道,人生就是一场赌局。敢赌,敢拼尽全力去赌才有赢的可能。由女明星组成的全明星商业片整容,国内是独一份,好莱坞市场好不好都是一个巴掌数的过来的项目,我们将创造一个新世界,您不想成为新世界的创造者吗?”

  导演的大饼画的是很有煽动性,可惜资本家的血是冷的。

  并没有被大饼蛊惑的资本家基本肯定了导演决定一意孤行,目前的情况就是如果不让艺术家那么干,那脑子一贯不正常的艺术家很可能撂挑子不干,到时候损失的还是公司。

  为了不让公司损失,也不想让好不容易捧起来的艺术家跟自己有矛盾,金主反向给导演画另外一个饼。

  李小姐对金导提议,她本人可以加入投资团队,目前项目预算三百亿,涉及五个投资方,一个大项目很少有某家公司独资投入。电影是没办法保证一定会赚钱的,那就得找人分摊可能会面对的亏损。

  这个项目,cj只是投资方的其中之一,发行方他们目前是唯一的。李小姐给金导画的美味馅饼是,如果导演真的对自己的项目那么有信心,那一定是艘黄金巨轮,那不如一起上船分享自己创造的天堂。

  金柔嘉暗骂一句片商狡诈,但面上还是很笃定的说,“行。”

  这一个字,让金柔嘉倾家荡产。

  金导入行到现在产出的三部作品都是由cj发行,对方想要算她到底有多少身家很简单,狡诈的片商踩着底线抱了个数字,为的是让导演知难而退。一心只想着豪赌,是生是死就看这一局的金柔嘉还就推到所有筹码上赌桌。

  不就是一场游戏,输了大不了重头再来,她输得起,她有无限的岁月,这才是她最大的财富。

  赌上所有身家的金柔嘉在崔尚宇眼里是疯子,疯狂到脑残的艺术家。

  崔尚宇完全不能理解艺术家在干什么,他怀疑艺术家根本不知道她能成功是有一部分运气在的,所有的电影项目,电影导演能成功都是有一定的运气在的。可运气不会永恒眷顾谁,那个小妖精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反咬一口,金柔嘉是真的很可能输到倾家荡产,要是项目失败了,哪怕只是没亏本,金柔嘉多年的努力就白费了。

  这还不单单是一个项目的问题,还有金柔嘉不好合作的名声传出去,只要她不能证明自己有资本做那个不好合作的艺术家,那就不会再有任何商人愿意给她投资。市场上的伯乐也是很挑的,千里马是不好找但也没难找到大家愿意低头跟艺术家玩艺术的份上。

  这是商业项目,要赚钱的!

  要赚钱的商业项目被总导演一意孤行的推翻了,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遍整个圈子,没办法隐瞒,光是要跟一帮差不多是内定的男演员们解释,很抱歉我们不能再合作,这个消息就瞒不住。

  瞒不住的消息让圈内四处都在聊金柔嘉,金柔嘉在搞什么,金柔嘉是不是疯了,金柔嘉金柔嘉金柔嘉,哪哪都是金柔嘉。

  金柔嘉在跟编剧团队撕逼,她要是女性视角的商业大片,不是把男人换成女人或者给女人安排个什么帅哥邂逅的,这帮编辑是傻逼吗?!

  编剧一点都不傻逼,编剧想喷导演一脸,你懂不懂啊!傻逼甲方说的就是你这种,你t一边要我燃,要我搞大场面,要我要帅,要有技巧性,还t要我展现女性的特有的柔美,想屁吃!

  笔给你!你来写,你写啊!

  金柔嘉还真写不了,她有尝试过写商业剧本,但她过往的经验告诉她,她写本子还是惯性会去挖掘人物的底色,所谓的剧本内核要有思考性。可商业电影不要那些东西,尤其不要观众思考,角色可以片面化,但故事得爽,就是无脑爽的爽。可金柔嘉心目中帅气的角色应该是充斥着混乱和无序的人性,她真心认为一口一口把尸体吃掉的连环杀人犯比fbi帅气一万倍。

  三观一点都不正的导演是不会认怂的,甲方有终极大招,我t要是自己写,还要你们有什么用!我们可是签了约的,有本事你解约啊,付违约金啊!

  傻逼甲方折腾的编剧组怨声载道,唯一算得上好处的大概是甲方好歹懂行能沟通,时不时还能帮上忙。在人物设计和故事的衔接上能帮上大忙,金柔嘉差不多就是编剧组的编外成员,要不然编剧组很可能真的不干了。不就是拍桌子说散伙么,谁还不会怎么得。

  甲乙双方正在互相撕头发,关于cj的年度项目要全部替换成女明星全明星作品的消息出去了,这下圈内更热闹了,都在说金导真的疯了,同时组团给金柔嘉打电话。

  金柔嘉这边掐架呢,那边接到一堆电话问她什么情况的人,弄的她烦得要死,还能是什么情况,就是导演有自己想拍的项目的情况啊。导演解释的烦了,她手上还有事做又不能关机就把执行导演召唤来当助理了,有些电话真的让助理接不礼貌,让河证宇接就没问题。

  起初在外界流传金柔嘉‘发疯’时,没办法去问总导演到底为什么疯的人不少都打电话给河证宇探听内情,也是被通知才知道项目推翻重来的执行导演对内情其实也不清楚,但他却不意外金柔嘉会搞事情,在他的印象里金柔嘉不搞事情才奇怪。

  因此,虽然执行导演知道的消息跟大家没多少区别,但在内情方面还是能给来打听的人说个一二三的,比如金柔嘉一直对自己的项目有自己的坚持,艺术性为导向的导演差不多都是这个类型,有些还拍不了商业片,金柔嘉好歹是在拍摄前就推翻了项目,而不是等项目拍完上映搞砸了再甩锅观众看不懂,或者演员不给力啥的,不错了。

  “你要求还真低。”李政宰对自家演员很无语,“你知道我差点签约吧,我这边行程都安排好了,特地空出时间给她等拍摄。她那边说换就换,知道多少人跟着跑么,姜东元说是本来要接一个好莱坞项目的都黄了。”下巴冲他扬了扬,“要我说你还是退出来算了,金柔嘉那个项目成了万事大吉,要是没成,她这一次得罪的可不是一两个人,你别被牵连进去。”

  两人在公司见的面,社长准备让旗下艺人悬崖勒马。艺人却觉得那匹马未必面对的就是悬崖,搞不好是条登天梯也未可知。李正宰问他哪来的自信,河证宇讲不好。

  “说实话,我是没什么信心项目一定能成或者不成,她始终是第一次拍商业片,要是按照规矩来就算不成责任也不在她身上,能拿奖的艺术片导演拍不好商业片的多了去了,她的艺术性又不会被商业价值拖累。”河证宇耸耸肩,冲他笑,“就是这种稳赢不输的局,她都在坚持自我的创作表达,我有没有信心好像就不是那么重要了,不是么。”

  听话听音,李正宰隐约觉得他话里的音不对,“你该不会是羡慕她能坚持自我吧?”

  “是啊,你不羡慕吗?”

  河证宇笑叹一声站起来走到窗边,这层楼倒是不高,要看也只能看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我有时候会好奇,金柔嘉眼里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她为什么能那么笃定的坚信,她看到的世界就一定是正确的,她始终在往正确的方向前进。”

  踩着转椅望着他背影的李正宰更觉得这话不太对了,“你想说什么?”

  倒也没想说什么的河证宇不过是有些话憋在心里太久了刚巧碰到个人聊到了也就说了,可真的要把话从心里掏出来,他又不想说了。

  他估计他就算了李正宰也不懂,演员是真的不懂,一个导演看到另一个导演就像看到了天花板是什么感觉,太让人挫败了。金柔嘉就是那个天花板,是每当他鼓起勇气想要跳起来去触摸她时,她都能无声的告诉他,他以为的天花板只是他以为的而已,那层板子早高到他摸不到的地方去了。

  他够不到金柔嘉,就凭金柔嘉能在第一次接商业项目的情况下推翻整个企划要按照她的想法来这件事,他就够不到金柔嘉。因为他做不到,项目已经在推行了,一切重来损失的不止是钱、时间,还有李正宰讲的,如果没有成功,她就得罪了‘全世界’的压力。

  河证宇不能确定他如果碰到同样的事,自己能不能抗住那样的压力。他只能确定,当知道事不可为时,他大概率不会让那件事发生。如同他本不想自己执导‘许三观’,但原定的导演出了问题,大家把他拱到了那个位置上,他就算心存顾虑,到底还是拍了。

  彼时河正宇想给金柔嘉打电话,问问她的意见,问她自己要不要拍,还是再找个导演什么的。可他拨通了电话,听到了声音,他就开不了口了,因为他能猜到金柔嘉的回答,不想拍就不拍啊。

  标标准准,金柔嘉的回答。

  金柔嘉召唤了执行导演当助理,助理要面对的第一件事还不是打电话,而是金导混乱的作息时间和突变的生活习惯。

  河证宇认识金柔嘉那么久,一直以为她是个养生派,烟酒不沾,早睡早起什么的。可他跑去给她当‘助理’的第一天,就见识了金导在‘工作状态’的新生活习惯。彻夜通宵跟编剧组组团磕剧本都是小事,烟不离手比较夸张,这家伙一段时间不见变成了个老烟枪???

  一直都是老烟枪不过是为了健康憋住了的金柔嘉还有个很诡异的爱好,她休息的时间会盯着一个只有一束花的视频看,号称是放空大脑寻求灵感。河证宇陪她看了那个一动不动的除了一束雏菊什么都没有的视频,完全不能理解她怎么从那个视频上汲取灵感。

  可人家就是能,能的河证宇怀疑人生,这难道是天才和凡人的差距吗?

  天才和凡人的差距不止体现在特殊爱好上,还有不熬死所有人誓不罢休的疯狂上。

  金柔嘉工作起来非常疯,她根本不管人类还需要睡觉这件事,河证宇眼睁睁看着金柔嘉眼袋拉的无限大,可精神就是亢奋,亢奋的在灵感突如其来的瞬间,会把编剧组的所有人全部闹起来。

  金导一定要把那个灵感讨论透彻才行,哪怕聊到最后她很可能被对方组团怼死,她还是能等下一个灵感冒头时,冒着被已经缺觉缺的分分钟能杀人的编剧组群殴的危险,再把那些人都闹起来继续讨论。

  河证宇也有过那么疯的时候,有过为了一个角色把自己折腾的人不人鬼不鬼,就为了能达到他想要的氛围。可他好长时间,长到他都快忘了是多久之前,他还能那么全身心投入到创作里。

  这世上最惨的是什么?是已经清晰的了解彼此之间天赋有差距的情况下,还很悲催的见识了,天才比自己更努力的事实。

  河证宇有点丧,让河证宇更丧的是,他喜欢的妹子比他还受女人欢迎。他居然成了‘垫脚石’每一个约他的女人跟他扯半天,最后都会绕到,你跟金柔嘉关系不错吧,帮忙约一下?

  约个脑袋!

  陆续接到合作过的,没合作过的,熟悉的,不熟的,认识的,别人介绍的各种女演员打来电话的河证宇,前两通还有点诧异自己行情看涨,两通之后就知道他的行情没什么变化,金柔嘉的行情要涨停板了。

  金导的项目要启动女演员全明星战队的消息传出去了,顺便传出去的是金导在忙剧本联系不上,她的电话都是河证宇在接的消息。这就导致助理每天都在接不同姑娘们的电话,姑娘们来电的目的就一个,帮忙牵个线呗~

  河证宇很憋屈,金柔嘉很忙,蛋疼无比的河鹊桥接到了他拒绝不了的电话,金惠绣打电话让他帮忙搭个桥,那姐姐是真的不好拒绝。

  又是一次金柔嘉看‘花’找灵感之时,金导发现执行导演围着她绕了n个圈,抬起眼帘让河证宇有话就说。讪笑说出各路妹子约见面主要是金惠绣想见她一面的河证宇,说完就补了一句,不想见就算了。

  “行啊,什么时候,现在?”

  “你有时间见吗?”

  “我时间多得是~”

  时间多到都没功夫洗头的金柔嘉拒绝了什么请客吃饭的说法,就让女演员直接来作家的工作室,女演员得到男演员转达的要求表示马上到。

  到了的金惠绣面对开门的河证宇开口就是一句,“怎么是你?”

  莫名觉得被嫌弃了的河证宇干笑,“她在里面。”

  真的很嫌弃他的金惠绣挥手让他闪开别挡路,工作室是民宅改的,门厅很小,女演员要换鞋。踩着拖鞋的河证宇领着换好鞋的金惠绣进去,房子小绕过门厅就是客厅改的工位,现在躺着一群‘尸体’,唯一还能动的也就起身等着女演员进门的金柔嘉了。

  两位演员一转出门厅就看到了站着的导演,男演员刚准备帮双方客套两句,就看到本来落后他半步的女演员大跨步上前,连个余光都没给他,直直就冲导演去,一把握住导演的手。

  “金d~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漂亮~”

  那声音甜的,跟之前在门口见到他的女演员根本就不是一个物种!那个物种眼还瞎,金d头发油的都要打结了,眼里全是红血丝,脸色更是不能看,就这,还漂亮!

  呵,女人。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