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33章 第十八章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2-23 17:48:24
  原定的出海没去成, 因为奉骏昊打电话给金柔嘉首次跟她开口拜托帮个忙。

  还是执行导演的事,金柔嘉为了找合适的执行导演找奉骏昊帮忙推荐来着,对方推荐了几个金柔嘉都不满意才有河证宇的海钓之约。

  出海的前一天晚上, 金柔嘉接到了奉骏昊的电话约酒, 有介于她不喝酒,奉骏昊跟她约的是个音乐酒吧, 就是想找个轻松的地方聊点不那么严肃的事情。

  到店之前金柔嘉以为奉骏昊又给她约了个能合作的人,到了之后才发现就奉骏昊在, 他单独约她。单独约后辈的前辈啃啃吃吃绕了好大一圈跟后辈讲, 我有个事想找你帮个忙。

  这个忙得说到奉骏昊的儿子奉孝民,这位在圈外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在圈内则属于大家都知道但谁都不挑破, 对方也进了电影圈但不想要靠着老爸攀上登天梯,就隐了姓以孝民的名字活动。起初是真的没什么人知道他,但奉骏昊不能眼看着儿子栽跟头啊, 就暗戳戳帮了一把,极其克制的推儿子加入了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项目。

  那是yg出品的网络电影系列剧, 光yg出品就能想到项目有多小,那么小的一个项目奉孝民只作为第四集的导演参与了制作,以奉骏昊的面子来说那真的是极其克制后的帮忙了。

  可惜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奉骏昊和‘孝民’之间的关系就算圈内在特殊层级里公开的隐藏秘密。更可惜的是奉孝民小哥哥没有继承亲爹的才华, 偏偏又不想靠爹, 或者说排斥父亲的名声也可以,总之就是更想自己扑腾, 结果扑腾到现在也没扑腾出什么结果来。

  奉骏昊话说的特别绕,绕了好半天金柔嘉才勉强理解,父亲想要把儿子推荐给她, 但是又不想要这份推荐看的是他的面子,更不想要儿子知道金柔嘉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才用儿子的,可只看儿子的专业能力又担心金柔嘉看不上,就还是想要后辈能卖他这个前辈的面子。

  就他那绕来绕去的说法,要不是金柔嘉思路清晰差点没听懂,她捏着吸管搅和着饮料里的冰块,试图跟前辈总结他的绕圈圈发言,“简单点说,就是你想要我去找奉孝民让他当我的执行导演?”

  脸面有点挂不住的奉骏昊盯着酒吧中间舞台上正在唱歌的女歌手,含含糊糊的开口,“你要是觉得不合适就算了。”

  帮了不少忙的前辈难得开口要帮忙,金柔嘉还真不好往外推,问题在于,“我对他不太熟悉,您确定他跟大型项目组合作过么?”

  还是盯着舞台就是不看她的奉骏昊讲话更含糊了,“也不是非得当个执行导演,导演助理也行啊。”

  金柔嘉有点弄不懂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了,但总归是想给儿子找个工作没错,就试探了一句,“不然我让cj弄个公开招募,把他塞进去,我挨个面试,他是面试者之一,这怎么样?”

  “不成。”奉骏昊头一扭,总算看着后辈讲话了,“cj一出面,他就知道是我在找人帮他。”

  “你不能帮他吗?”

  “那家伙犟的很。”

  奉骏昊看金柔嘉快要被她搞糊涂了,犹豫着跟她讲背景。

  背景故事有点长,简单点讲就是奉骏昊还未出名前很是过一段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他的妻子很支持他,两人感情非常好,结婚生子,奉孝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生的。

  贫贱夫妻百事哀的故事就不强调了,再怎么恩爱的夫妻该穷还是穷,穷的要死的奉孝民小朋友属于在最虚荣的年纪过着最穷的日子,等家里好了,爸妈们又忙碌起来了,儿子就变成享受穷人乍富的二代生活。后知后觉的父母想要管束,柔和的方式试过了不行就用了高压的方法,这一搞就搞的父子关系很僵硬。

  儿子一下从什么都靠爹走向了另一个什么都想跟爹切割的极端,以至于奉骏昊想出手帮忙都得偷摸着来,否则一个弄不好叛逆期过于长的儿子就能甩手不干。就是合约签了都能说毁约就毁约的甩手不干,以至于奉骏昊被弄的两边不是人。

  无儿无女的金柔嘉听老父亲在那边絮叨儿子难教,没办法产生同理心就只能问关键问题,要是那位小哥(奉孝民比金柔嘉大)知道了她是看老父亲的面子帮忙,不会在片场给她搞事情吧?那怎么着也不能用啊。

  上一秒还抱怨儿子难教的老父亲下一秒视线又移到舞台上,那上面已经没歌手表演了,但奉骏昊就是看的专心致志,跟那个台子上还有别的虚幻的歌手在表演一样。

  金柔嘉白眼一下就翻出了,这不就代表奉骏昊也没办法担保儿子会不会给她搞事情么,怪不得他不好开口呢。想了想又觉得不对,这件事干嘛来找她?不是说cj的项目那位小哥都会想歪吗?她这个可是cj的年度项目。

  “我这不是看你找执行导演一直找不到么,只当个执行导演那孩子还是有点能力的,你要是看不上他当个助理什么的也能帮帮忙。”奉骏昊笑的有点心虚,又叹气,“我也是没办法了,你看着办吧,行不行的,我也不强求。”

  特地把她约出来还讲了个‘父慈子孝’的故事,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不强求的样子啊,金柔嘉让他说点靠谱的,“为什么特地选我?你想要帮他能找的人多得是。”

  “我的朋友他哪个不知道,也就是你,他没见过。而且听他妹妹讲,他把你当偶像,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这不是试试看么。”老父亲实在没招了,“那家伙说是连房租都给不起了,还死活不跟我低头,也不要他妈妈的钱,那你让我怎么弄他?”

  怎么弄呢?瞎弄。

  金柔嘉答应奉骏昊试试看,成不成的先见了人再谈吧,她不可能弄个□□进项目,但她欠奉骏昊的人情还挺多,光是对方帮忙介绍了cj做项目发行,那对曾经还是无名氏的金柔嘉来说就是个大人情,欠人家的人情总得还啊。更别说,对方都不是去强制帮忙,而是拜托她帮个忙。

  为了先了解这对父子到底什么情况,金柔嘉找人打听了一波,打听来的消息比老父亲讲的还要再严重点。两父子关系很糟糕,不止是儿子单方面的抵抗父亲,父亲在怒急之下也对圈内说出谁要是看他的面子帮儿子,那以后就不用跟他来往的话。至于老父亲为什么找她帮忙,大概是做父母的总归扛不过子女吧。

  除了父子关系如何恶劣的消息,还有奉孝民最近好像‘沦落’为补习班老师了,就是给艺考的学生开设的那种补习班的老师。金柔嘉问了一圈人才问到那个补习班在哪,她就伪装学生去补习班‘听课’了。

  忙着还人情的金柔嘉自然就没心思去钓鱼,河证宇穿都租好了被金柔嘉放了鸽子,差点说我不干了,又怕他要是真那么说,金柔嘉就真能答应,别扭的问她能不能再约,金柔嘉说再看。

  再看么就没下文啦,倒是执行导演的事进入了沟通期,不是金柔嘉跟河证宇沟通,那东西不用总导演沟通,制作公司负责对接。

  在河证宇看来,那很有金柔嘉的风格,标准的河都没过就能拆桥。可他又没办法不让她过河,就很憋屈。

  金柔嘉也有点蛋疼,不是因为河证宇而是因为奉孝民,小哥哥貌似不太敬业的样子。上课上的禁止学生提问就算了,只顾着埋头读他的教案,读完就下课,这哪是什么补习班老师,这根本就是**的吧。

  **小哥每次都是踩点进教室,下课铃一响走的比学生还快,金柔嘉赌了三次都没堵到人,补习班也就只能试听三次,再往下听就要交钱了。金导求助于‘专业人士’,询问老父亲哪里能跟他儿子‘偶遇’,老父亲表示不知道,但小女儿知道。妹妹结果电话跟‘阿姨’讲,哥哥每周末会去一家夜场当dj。

  拿着电话的‘阿姨’听到电话那头的父亲对于儿子的‘堕落’爆发出骂声,迅速挂了电话,谷歌那家夜店在哪。

  夜店在江南的夜店一条街上,店面有没有名不知道,门口没地方停车是真的。金柔嘉开车过去都找不到停车位,兜了一圈把车停下时距离那家店已经很远了。

  周末,闲人多了,游|行就出现了高峰。2016年年末韩国出了一大堆事,什么总统下台之类的,导致街上到处都是游|行的人。金柔嘉跟着游|行的队伍往前溜达,那帮人在喊口号,她则是在想人情还是不能欠,看看她欠个人情还起来多累,可人情就是欠了啊,再累也得还啊。

  两边在一个路口分开,游|行的队伍往市政厅那边去,金柔嘉往夜店那边去,越走越觉得这座城市或者这个国家很魔幻。

  一条街,一个分岔路口。路口的左边是庞大的诉求**妥协的民众,旗帜招展口号喧天,那真的是嘶吼;右边呢则是欢乐的盛世,各种美食店铺小众服装橱窗装饰的都很漂亮,还有嘻嘻哈哈要去欢乐的人群。

  周末,白领和学校的学生都出来玩了。两边看着装就很好区分,已经上班的工作党就算出来玩的小姐姐也会在暴露的内搭外面套件外套,羽绒服啊,大衣啊,走保暖路线。好歹是冬天了么,年纪到了浪不起来了,还得养生才行。年轻的孩子们就不管,有些小姑娘穿着超短裙露这大白腿,完全不怕寒风,那叫一个潇洒。

  金柔嘉的视线在养生蹦迪派和嗨就完事的两拨人之间飘忽,最后的落点是街道边店铺玻璃橱窗倒映的自己。她好像是养生派,秋衣秋裤早早上身,羽绒服穿的都是膨胀款,还是从头裹到脚的那种生怕给自己冻到,到底还是老了啊。

  ‘老人家’一想到电话里的高中小女生都冲她喊‘阿姨’了,深感自己年纪太大了,等到了夜店门口准备排队时又找回了青春,不是门口保安怀疑她未成年而是她被保安特许可以不用排队直接进去。

  某些夜店排队的规矩很看脸,长的好看的妹子和一身名牌的男人都可以免于排队,穿着格外暴露的姑娘也能先进去,这些都是可以让场子热闹起来的客人。被保安邀请提前进场的金柔嘉听到一众排队人士的嘘声,难得觉得有点小虚荣,美人的待遇果然与众不同。

  金柔嘉好长时间没有享受过美人的特殊待遇了,弱小的时候大家都看脸,好看的脸是能享受到一些隐形福利的,当然也有一些**想搞事。但强大之后,金柔嘉就没再碰到过看脸的**,那种智障也进不了她现在的圈层,她现在的圈层根本没人傻到关注她的长相。

  金柔嘉也好长时间没有进夜店了,她去各种酒会、派对,大家衣冠楚楚的充当上流人士,没有谁在‘舞池’里摇头那么嗨,连音乐她都没听过那么躁的了。躁的地板好像都跟着跳,跳的金柔嘉有一瞬间想要进舞池嗨,到底控制住了自己,她已经是做‘阿姨’的人了,别闹。

  金阿姨上了二楼卡座让给她带位置的小姐姐按照卡座低消的标准随便给她上什么,酒水小吃都行,再给她一杯茶。

  “冰的还是不冰的?”

  正在脱羽绒服的金柔嘉楞了一下,笑道,“不是饮料茶,热茶。红茶、绿茶都可以,没有茶上一杯热水也行。”

  小姐姐也楞了一下,觉得客人有点奇怪,但客人么,想要什么付钱就有啊。

  来夜店要热茶的客人占了个视野很好位置也很大的卡座,关键是最低消费很高,高到之前点单的小姐姐不知道误会了什么,导致金柔嘉刚等到她的热茶就看到一位帅气的小哥哥带着一排小哥哥来找她了,这给金柔嘉弄的哭笑不得。

  那位领头的帅气小哥大概也发现自己误会了,先让‘弟弟们’都闪,询问客人能不能坐下后,一边给客人调酒一边问客人是不是特地老找谁的。还说自己认识全店的人,让客人随便报名字。

  “我就不能是自己想来玩吗?”

  “当然可以了。”

  小哥哥把调好后加冰球的酒放在客人的手边,很会看眼色的说,“那您有需要再找我。”说着话就准备起身走了。

  不止在夜店喝茶还在夜店穿高领素色毛衣的客人笑着让小哥哥留下,掏出钱包推过去让他看着拿,问他认不认识奉孝民或者孝民。小哥哥没碰那个没什么名牌标识的皮质钱包,只对客人说,店里的人都有自己的花名,问客人有没有照片那个更好认人。

  金柔嘉谷歌了一张照片出来把手机递过去让他看,捧着手机端详半天也没看出新闻照片里的人跟他认识的店里的人有哪个是相像的,抱歉的把手机递过去,说自己可能帮不上忙。

  就在金柔嘉想着她是不是找错了店家时,听小哥哥试探着问她能不能把照片传给他,他可以去问问其他人。金柔嘉偏头笑看对方一眼,这位看来是知道啊,现在是维护友谊不想说还是价钱没谈拢?

  “他是这里的dj,我有个项目想找他合作。”金柔嘉先说明自己不是来找麻烦的,再指了下钱包,“如果方便叫上来见一面,那就多谢你了。”

  并不知道是被钱一句话还是后一句话打动的小哥哥笑着从钱包里抽出了几张纸币,灯光太暗看不清面值,只能看得清小哥哥对她做了个稍等的手势,起身走了。

  聊天的人一走,音乐声就显得格外的大,大到金柔嘉靠在椅背上望着旋转放射光线的灯球,回忆她年轻时疯狂的青春。

  想当年她脾气很糟糕,根本不分什么片场内片场外的糟糕,她觉得自己有才华,所有没才华的人都是**,天才之外的人都没资格跟她讲话。等岁月渐长,栽过的跟头多了,棱角都被打磨的圆滑,她自动就会区分片场内是一回事,片场外还是要会做人才行。

  会做人的金柔嘉等来了很不会做人的奉孝民,对方还在中二期,见面第一句就是,我知道你来找**嘛,没想到你也跪在老爷子面前,亏我以为你能拍出反宗教的作品有点东西呢,就是俗人一个。

  俗人淡定的点头,她确实挺俗的,俗气的问对方,想合作吗?

  “你看我想吗?”

  “看不出来。”

  “**。”

  金柔嘉笑了,笑着给奉骏昊打电话,开扩音放在两人面前,音乐太吵,吵的她只能跟电话那头的前辈吼着说,“我见到人了,我们合不来!”

  “他在你旁边?”

  “在。”

  “把电话给他。”

  电话不用给谁,扩音开着呢,两父子隔着电话吼叫,吼的儿子直接挂断,斜眼鄙视金柔嘉,“就你这样的还想跟我合作?”

  金柔嘉也觉得自己没什么资格跟‘太子爷’合作,伸手拿起手机按下服务铃,等着服务生小姐姐过来跟对方说买单。小姐姐看桌上基本没动的酒水,问客人是否要存酒,客人表示不用了,给之前帮忙找人的小哥哥吧,当谢谢他。

  客人跟侍者对话时,‘太子爷’腿翘在桌上,一副大爷的样子,好像等着对方求他。侍者下去给客人拿刷卡机了,客人捧着热茶看着舞池里欢脱的人群,看的专心致志,专心到根本不觉得身边还有个人存在。

  舞池里超级嗨,嗨到有个妹子可能是上头了,吊带一拽只剩内|衣抓着吊带在头顶绕,无数男人围过去欢呼,音乐一秒嗨到最高点。

  身边的人好像‘吠’了句什么,金柔嘉没听见,她只听见了躁动的音乐和喧闹的人群。青春的血液在沸腾,沸腾到她都想从二楼跳下去浪,可一想到边上还坐着个‘大侄子’,算了算了。

  ‘大侄子’憋不住,强力输出,什么你们都靠着我爸巴拉巴拉,金柔嘉没在听,她的注意力还在舞池里。买单的小姐姐上来了,身后还跟着之前帮忙的小哥哥。

  小姐姐和小哥哥都很有礼貌,前者欢迎客人下次光临,还提议办卡,后者鞠躬感谢客人照顾,还送上名片说下次找他订台,他一定客人留最好的位置。唯一不礼貌的是脚还翘在桌上的‘太子爷’,但太子爷宣泄了那么长时间也没人搭理他,干脆板着脸玩阴沉。

  刷卡买单的金柔嘉婉拒小姐姐办会员的邀请,接下小哥哥名片说着下次一定的话,起身穿起衣服,走到太子爷面前,弯腰冲他笑笑,麻烦他收腿让个路。

  太子爷冷哼一声,收了退看她能玩出什么新招来,金柔嘉什么新招都不想玩,到点了,她应该回家睡觉了。

  金柔嘉走了,先前给名片的小哥迅速蹿到兄弟身边,一巴掌拍过去,力气大的差点把兄弟拍落地,“追啊!金柔嘉哎,国家代表!你在这傲娇个屁啊!”

  “追你b,不追!”

  小哥飞起一脚,这次是真把兄弟踹地上了,“你t知道我这辈子都没机会跟人家搭句话,这工作还是我给你找的呢!追不追!不追我弄死你!”

  身后的武力纠缠金柔嘉不知道,她知道的是在下楼的楼梯口碰到了冲她弯腰的爱豆,连带的一帮冲她鞠躬的人。没一个认识的,就打头的那个她认识,yg的一个爱豆转演员的男团成员。所谓的认识也只是在颁奖礼上对方被项目导演带着过来打了个招呼,不熟。

  不熟的金柔嘉点点头算是回应,接着准备下楼,那人倒是想搭话,问她要不要喝一杯,但她笑而不语,对方就自动闪开了。那人身后跟着的大部队也都弹开,在楼梯上给她让出个单人过道来。

  耽误了的这会儿功夫让被兄弟‘拳脚相加’的奉孝民追上了,追到金柔嘉正在走单人过道的时候冲到她身后想拽她,被侧身让位的一个男人眼疾手快的拉住,对方以为奉孝民想找麻烦。

  奉孝民则以为拉他的人是跟着金柔嘉来的,甩手就想推人。他手臂刚扬起来就被另一个人拉住了,人家来了一帮人呢,想压制住他一个还不容易。

  听到动静回头的金柔嘉看到的就是被两个男人卡住胳膊的太子爷,懵逼的太子爷回神的第一秒就是开骂,金柔嘉没忍住笑出声,因为他跟个被踩住壳翻不了身的王八一样,嘴巴倒是挺凶的。

  领头的男团爱豆演员发现不太对,先让朋友把人拉到二楼,别在楼梯上闹,不小心摔下去算谁的。等人被拽上楼,金柔嘉也跟着上来了。

  爱豆演员连忙过去说他们定了包间,如果导演需要可以去包间谈。

  导演觉得她可能需要五分钟,跟对方说多谢。

  五分钟,前三分钟是把骂骂咧咧的奉孝民推进包间,金柔嘉慢一步进去,她进去,外面的人就关门了,一群定了包间的人在门口等着。理论上可以开新的包间,可难得能卖个人情,爱豆演员当然想卖的大一点,去了新包间,他这算什么人情呢。

  进门的金柔嘉看太子爷还准备发疯,抬抬手让对方先停,她就一句话要告诉对方,“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我确实因为你父亲来找你,但没有你父亲,你连站在我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那还不是因为我爸”

  \以及\金柔嘉笑着打断幼稚的小朋友,让对方了解一下,“就算加上奉骏昊,我不想用你,你还是没资格站在我面前。”

  门内的小朋友懵逼中,门外的天团队长问大哥,“电影导演都那么嚣张?”金柔嘉从头到尾都没跟大哥之外的人说一句话,就算跟大哥说了也就那么几句话而已。

  “那不是电影导演那是金柔嘉。”大哥冲弟弟耸肩,“金柔嘉跟我的地位差就是你跟我们公司练习生的差距,你会搭理练习生?”而且,“她可能不认识我们,搞不好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不是嚣张。”

  权至龙才不信呢,“韩国有人不认识我们?”

  “她不认识我,我在大钟见过她一面,我那部电影的导演带我过去打招呼,那位完全不认识我。”崔胜贤笑看诧异的队长,“我们跟忠武路有壁,认了吧。”

  韩流帝王跟本国电影圈之间的壁垒还没来得及深聊,代表忠武路最顶端的导演已经开门出来了,大哥按着反应慢半拍的队长给对方鞠躬,金柔嘉笑笑,她其实不记得面前的人叫什么了,对方也没自我介绍,那就只能笑,笑着谢过对方的帮忙。

  这在金柔嘉这里顶多算一段小插曲,扭头就忘了,这段小插曲倒是让金导莫名其妙背上一个‘目中无人’的名头,倒不是天团的人传出去的,而是跟他们一起出来玩的人。但那些话也传不到金柔嘉的耳朵里,依旧只是个插曲。

  插曲结束,金柔嘉给奉骏昊打了个电话,跟他说,大侄子跟她完全合不来,还是别互相折磨了。奉骏昊在电话里唉声叹气,也就只能算了。

  算了的事情金柔嘉根本没放在心上,谁承想两天后奉骏昊再次约她,这次约饭,还是邀请她去家里吃。要是在外面吃饭倒是好拒绝,可人家说家里招待,很亲密了,金柔嘉就不方便拒绝。不过去之前她跟奉胖胖说好,合作就不要谈了啊,不可能的。

  电话里说的好好的,进门金柔嘉就看到了‘太子爷’,今晚的太子很守规矩,起码跟她说话是用敬语。她的年纪是比对方小,但辈分高啊,她叫奉骏昊‘哥’,自动变为哥哥子女的‘阿姨’。

  金阿姨提着韩牛作为礼物上门吃饭,奉先生一家都有礼貌,饭桌上也没人聊公事都聊吃的。奉太太把金柔嘉带来的韩牛夸出了一朵花,夸到金柔嘉差点以为那头牛是她养的,不是她从商店里买来的。

  酒菜都撤下去,餐厅转客厅,要聊正事了,妻子和小女儿就先避开了,金柔嘉暗叹一声,就说不能欠人情吧,还是得还。

  奉骏昊又开始跟她绕,绕来绕去总算绕到了,犬子虽然很垃圾但垃圾也是可以分类回收的么。不管金柔嘉想怎么用,就算是带去片场打杂,他都不介意,只要给个机会就行。

  “我觉得”金柔嘉看向一整晚都没说几句话的‘大侄子’,“我们还是得考虑当事人的想法,你想要加入我的团队吗?”

  默默点头的奉孝民只点头不讲话,奉骏昊眉毛一竖,“你哑巴啦!”

  金柔嘉摆手让父亲先别发火,让奉骏昊给他们两单独聊聊。老父亲一肚子火的走了,走前路过儿子那边还给了他一下,让他好好说话,就那一巴掌的响动听的金柔嘉都觉得疼。

  不过人家是亲生的,暴躁的老父亲面对熊孩子想怎么折腾,外人也没资格评价啊。

  老父亲的脚步声远去,儿子肉眼可见的松弛了,坐姿都变了,原本很端正,现在翘起了二两腿。

  在对方开口前,金柔嘉先说明,“我不管为什么妥协,也不是很在乎,但我欠你父亲一个大人情得还,所以你一定要进我的团队我ok,就当是还人情了,可有些规矩要提前跟你讲清楚。”

  “首先,你的性格在我这里恨不讨好,你如果不能改就”

  “你的性格”

  “停。”金柔嘉抬手制止他,“我改一下,首先,不要插嘴,不管是工作中还是私下,只要我是你的总导演,你就不能插嘴。这是这一行最基础的规矩,如果这个都要我教你,那我还是换个方式还人情对我们都好。现在,你可以说话了。”

  奉孝民张着嘴想要说点什么,看表情不是什么好话,但他憋回去了,没说,板着脸伸手让总导演继续。

  继续的总导演表示,她的规矩其实不复杂,就按照行内的规矩就行了,行内的规矩就是总导演最大,以及,“我不可能让你当我的执行导演,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助理,我没时间跟你耗。执行导演定了人,河证宇,你会是他的助理负责协助他,有问题吗?”

  “我给河证宇当助理?”奉孝民的问题多了,“我还比不上河证宇?你疯你看没看过我的作品?”

  “执行导演要做什么不用我告诉你吧,那根你的作品拍的怎么样没太多关系,需要的是你会做人。”金柔嘉让他搞清楚职位内容,“协调团队是你们要做的事,我不觉得你的脾气能帮我协调好团队,河证宇还是能帮你擦屁股的,看在奉骏昊的面子上他也会帮你收拾烂摊子,你们算是互帮互助,还有问题吗?”

  问题还是非常多的奉孝民知道他的那些问题在金柔嘉眼里都不是问题,那还不如说个实际的,“我有个兄弟能一起进剧组吗,给个有台词的角色就行。”

  “让他去试镜,过了就没问题。”

  “这还要试”

  客厅的‘阿姨’和‘侄子’聊问题,卧室的丈夫和妻子聊做梦。

  奉太太有个美梦,她觉得金柔嘉很不错,不错到可以做儿媳妇的那种。奉先生让她别做梦了,他都看不上自家儿子,金柔嘉瞎啊。

  “做女儿还差不多。”

  “也行啊。”

  “当我没说。”

  客厅里差着辈分的男女聊完了,聊的奉孝民无限郁闷,又没办法反抗金柔嘉,现在立场换了是他想合作。亲爹也跟他讲的很清楚,金柔嘉只是年纪小才叫他一声前辈,不是靠着他的人,金柔嘉要是真不想合作,他的面子卖不出去,让儿子自己想清楚。想的没那么清楚但也知道跟金柔嘉刚不起来的儿子就老实了。

  太子沦落成土狗,狗他爹很是感谢的把金柔嘉送出门,还很好奇,她是怎么让自家狗儿子回头的。金柔嘉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回头,她猜可能是跟他那个朋友有关系,就告诉狗爹,想要让浪子回头靠她是不可能,她顶多让对方在她的剧组老实点。

  “我们话说在前面啊,他要是在我的片场搞事情”

  “往死里打,别给我留情,你打**我给他收尸。”

  爸爸到底还是为了儿子不要脸了一把,冲后辈讨好的笑笑,“别一上来就赶人么,给个机会啊。”

  金柔嘉长叹一声,再次后悔不应该欠人情,“那我们这次算一笔勾销?”

  “算算算,算我欠你都行。”

  “说好啦,只此一次。”

  “没问题~”

  既然都没问题了,金柔嘉就准备走了,特别故意跑去给她开车门的奉骏昊也不知道是不是脑抽,突然说,“你觉得我儿子怎么样?相个亲啊~”

  金柔嘉一时都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回答这句话,只能僵着脸说,“我觉得你儿子不适合跟我”

  “开个玩笑,不要闹~”奉骏昊伸手让她赶快上车,接下来的一句才真的是玩笑,“我们可以认个亲,你当我女儿,我老婆好喜欢你的。”

  ‘呵呵’一声的金柔嘉弯腰上车,对站在车外的‘爹’说,“如果你愿意认为做妈的,我也不介意多个孙”

  “滚!”

  车门‘碰!’的一声关上,车内的金柔嘉笑了,车外的奉骏昊也笑了,笑容背后的理由不太一样,但总归是值得一笑的事。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