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七彩凤凰真的想要告诉她关于魔族的事情的话,那百里悠悠就一定要想尽办法和它沟通才是。

  百里悠悠当机立断的找来了一些古老的书籍,认真的学习这上面的语言,奈何她本就不精通这些东西,现在又要她一下子学这么多,她是真的做不到啊!

  更何况现在每件事情都如此的紧迫,要是等她都学明白了这些,那怕是要到猴年马月了,不行不行,可不能这样浪费时间,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人,或许可以帮到她。

  她取出了神使大人给她的神石,刺破了自己的指尖,在上边滴加了一滴自己的鲜血,如此一来神使大人便可以感应到她的呼唤。神使大人那么厉害,这些简单的语言应该难不倒他吧?

  而这段时间帝君也正在魔族徘徊着,整日整夜都在那里虚度光阴,他自己也不明白到底该怎么去圆这个慌,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心,他编造出了一个谎言,为了掩盖这个谎言,更是为了他的私心,他又编造出了无数的谎言。

  更重要的是,他竟然还让族人们为了这些在那里整日整夜的忙碌着。

  他本想着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告诉他们真相,把这一切都说透。

  不过,还没有等到他想出一套说辞,百里悠悠就找上了他。她遇到了一些麻烦,想要请他帮忙。他二话不说,便推脱掉了族内的事情,赶了过去,只要是她提出来的请求,他总是无法拒绝。

  百里悠悠一见到他就高兴地把他请到房间内,如此贵客,岂敢怠慢。

  “对不起,你拜托我的事情……”帝君支支吾吾的说着。

  “无妨,大人当初愿意帮我,我已经是万分感激了。”还没有等帝君说出口,百里悠悠就急忙说着,明明是自己在请他帮忙,怎能弄的他难为情呢。

  “那殿下此次找我前来所为何事?”

  看百里悠悠的样子,不像是在问他关于魔尊的事情,更何况她如今在人族召唤他,想必也是为了其他事情吧。

  百里悠悠立刻拿出了那些关于元古语言的记载,摆在了他的面前。向他解释了这其中的来龙去脉,大致的跟他讲解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很快,帝君也明白了她的用意,这件事情也是小菜一碟,他当然是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了。看着她那开心的笑容,他也尴尬地在一旁笑了起来。

  “我一个人住外边就好了,放心吧,我不会出事的。”

  百里悠悠自然是相信他的实力了,索性,就委屈他住在外边了。交代完了那些事情之后,这时间也不早了,神使大人这一路上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也很是疲惫。

  自从他们来了之后,这里就再也没有人失踪,也没有人被害了,这里已经比之前平静许多了,虽然百姓们还是有些担心,不过,他们对将军们有信心。

  圣地,也远没有之前那么恐怖了,百姓们的生活也渐渐的回归了正常,客栈也回归了正常的营业。

  “大人,不知可否赏脸?明日,让我们好好款待您一下,您可是我的贵客,我可不能怠慢了您。”

  百里悠悠客气的说着,她寻思着神使大人今天已经如此疲惫了,她也不便打搅,这份谢意只能迟到一会儿了。

  “好,定不辜负殿下的一番美意。”

  深夜,一个人在那个客栈,帝君再次拿出了那根手绳,见物如见人,此刻他只觉得他的心心被寸寸勒紧,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作为神族之主的他,已经在这世间活了上万年,他并非不经世事的青涩少年,也不是没见过什么人间丽色,可那些美人不论弱柳扶风,抑或妖娆泼辣,看在他眼里几乎都是一个模样,与旁人没什么分别。

  能叫他连每个表情都记得清楚的,这么多年,独她一个。

  …………

  将军府来了这么重要的一位客人,即墨可染又怎会不知道呢。纵然是知道此人对百里悠悠来说十分的重要,他也帮了不少忙,可是,即墨可染心里就是放不下。

  “三殿下,找神使大人前来,只是为了帮我们解决七彩凤凰的问题,我这两天寻思着那只七彩凤凰一定是想向我传达些什么信息。”

  “如此甚好,有了神使大人的帮忙,我们定当事半功倍。”即墨可染客气的对神使大人说着。

  只要是能达到百里悠悠的目的,那自然都是好事。更何况其实他也觉得神兽森林的那只七彩凤凰身上有不少的问题,如果在神使大人的帮助下,百里悠悠可以与它进行沟通,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即墨可染本是毫不怀疑的相信她所说的话,直到他看见了那样东西,他才开始怀疑,这一直以来,是否是他在自作多情?

  神使大人一不留神,将什么东西掉落在了地上,即墨可染急忙上前想要帮他捡起来,他小心翼翼地捡起了地上那个手绳,这样子如此的奇特,这上面的这个同心结,更是做工精细。

  他自然是忘不了,这分明就是百里悠悠的物件,而且是她的贴身物件。

  “神使大人,您怎会有这种女儿家的东西呢?”即墨可染很是疑惑,他好奇的问着神使大人。

  神使看了即墨可染一眼,见他那般认真的模样,确实毫不知情,看来百里悠悠并没有把那件事情告诉他,既然她不想让他知道,那他自然也应该为她保守这个秘密。

  “没什么,只不过是一个故人赠予我的罢了。”他轻描淡写的说着。

  “都这么旧了,神使大人还一直带着,想必这位故人对您来说应该十分重要吧?”

  即墨可染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根手绳,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比较念旧,那人不过是位普通的朋友罢了。”帝君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从他手中接过了那根手绳。

  “那神使大人可要收拾好这个东西了。”

  即墨可染轻声的说了一句,便将东西物归原主了。

  这些天帝君继续住在那里,即墨可染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有了神使大人的帮助,百里悠悠很快便掌握了大量的元古语言。

  这两天,她除了晚上像之前一样,继续和即墨可染一起守着将军之外,其他空闲的时间,便全用到了学习元古语言上。

  那日七彩凤凰说的那几句话,她虽然没有听懂,不过,她一直牢牢的记着七彩凤凰都说了些什么,她一定要尽快弄明白这其中的含义。

  正在她沉思的时候,有一个人悄悄地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她是那样的不声不响的就进来了。直到她渐渐的走近了百里悠悠,她才发觉。

  “谁!”百里悠悠警觉的说了一声。

  她只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一点一点的靠近自己。

  “是我呀,姐姐。”

  那个人正是百里倩雪,她过来也有一会儿了,她们两个人好歹姐妹一场,对于百里悠悠的习惯,百里倩雪自然是很了解的,无声无息地潜入她的房间当然也是小菜一碟了。

  “百里倩雪,你怎么会在这里?”

  百里悠悠她现在只是很疑惑,此时此刻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姐姐可以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呢?小雪现在可是无家可归,天地之大,小雪只是想找到一个容身之所罢了。”

  她可怜兮兮的说着,这一切,可都是拜他们所赐。不过,此刻百里悠悠心中的事情实在太多,她无心与她交谈,并未听懂她字里行间的深意。只是对她好言相劝。

  “只是这里的条件有限,连我也只能将就,凑合的住着,这里更难是为您安排出一个合适的住所。回家吧,那里就是你的家。”

  “家?你指的是那些逼死我爹娘的人吗?难道不是因为那些人,才搞得我家破人亡吗?那里怎么会是我的家!”

  “家”这个字是她永远的痛处,回家,多么温馨的字眼,却一字一句,刺痛了倩雪的心。

  说到这里,百里倩雪忍不住了,她狠狠地对着她说着。现在还有什么家不家的呀,她现在只不过是一个人孤苦无依,就算回去了,之后还不是要任人摆布。

  “小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那又该是怎样的呢?”

  百里倩雪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她的桌前,随手拿起了一本他正在看的书,看着上边的内容,她很快便明白了百里悠悠的用意。这笔账她以后再慢慢找他们算,眼下,还有一件事情,让她觉得愤愤难平。

  “姐姐,可真是无情无义呀,三殿下为了你受了那么重的伤,你现在满心却都只有自己的事情。”

  魔尊的事情虽然一直没有外扬,但是她这个局中人又怎会毫不知情呢?

  看着她在那里专心地看着那些书籍,她自然是明白百里悠悠此刻所挂念的事情。只是替即墨可染觉得不值得,她这样的人究竟有什么好的?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究竟是何时来的?”

  听着她的话,百里悠悠有些按耐不住了。她对于他们之间的事情竟然知道的这么多,她只觉得有一个人悄悄地,像影子一样潜伏在她的身边。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腹黑殿下的双世追妻路,腹黑殿下的双世追妻路最新章节,腹黑殿下的双世追妻路 啃书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