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80章 第三十三章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4-06 11:14:42
  窗外的雨一直在下, 淅淅沥沥的,夜雨下的人心寒,林谩语却格外的冷静。

  她从进入这个游戏,不对, 应该说她从小到大都没那么冷静过。冷静的近乎于冷漠的去思考, 游戏要怎么玩, 人生要怎么过。

  游戏不游戏的可以抛开了,这根本不是什么乙女的游戏,这是恶魔创造的美梦。恶魔想让她一梦不醒,永留此间。对于外面世界的人来说,相当于她睡死于梦中,她很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恶魔创造的美梦看起来有通关的方法,那个叫赵寅城的目标, 只要达成百分之百的爱恋, 她就能从庄周梦蝶的虚幻中醒来。可那个目标是一开始就被恶魔推到她面前的, 百分之百的爱恋?呵。

  林谩语敢说自己爱上一个人就已经非常全情投入了, 可即便是她爱上一个人, 她也不敢说什么百分之百的爱恋, 何况是程序随时会被调整的ai?且不提赵寅城不是个弱智自然能感受到她是真喜欢他还是抱着目的去接近他,哪怕赵寅城就是个弱智他感受不到, 那恶魔也能在ai到达百分之百前卡在最后一步。

  比如什么百分之九十九,眼看目标就要达成,她以为希望在即, 但就是过不去,就是无法通关。

  这根本是恶魔的手段哪是什么通关技巧,哪来的什么通关目标。

  那个目标是吊在驴子面前的胡萝卜,让被蒙上眼推磨的蠢驴不停的绕圈。自以为再走一步就能吃到胡萝卜了, 吃个屁,绕地球一圈也吃不到,永远近在咫尺,永远远在天边!

  游戏不能这么玩,与其把这里当成游戏的世界被恶魔耍的团团转,还不如抛开什么游戏不游戏的,就当自己穿越了,就当这是新的人生。

  反正她怎么样都结束不了游戏,反正游戏只要结束不了,她的身体还没被宣告死亡,爸妈就还有一线希望。再者说,恶魔一直在引诱她,那就代表恶魔没办法生吞了她,不然根本不用多此一举,搞什么游戏,直接吃了不就完了。

  既然恶魔想让她自愿奉上灵魂,那我们就耗,看谁耗的死谁!

  客厅里的孔侑和金仙玉,一边说着苦主相关的‘正事’,一边都忍不住担心在阳台的林谩语。

  金仙玉听的心不在焉的,什么爸妈搞事,什么苦主如何,她都没怎么上心。爸妈搞事已经习惯了,苦主如何跟她有什么关系。比起那些不值得关心的人,她更在乎不在状态的林谩语怎么了,她第一次看到自家老板那个样子,很担心。

  至于什么孔侑让她帮的忙,随便啊,帮呗,给钱就行。

  同样很担心阳台那位的孔侑还是有一大半心神是在苦主的问题上,听到一句‘你们出多少’,怔住,“你指什么?”

  “钱。”扭身盯着阳台看的金仙玉语气很不走心,“你们准备拿多少钱去堵我爸妈的嘴,又准备出多少钱让我去录音?”

  前一个问题孔侑不觉得有什么,后一个问题问的孔侑不舒服,“你想要多少?”

  感觉到他语气不对的金仙玉扭回头,看他表情没什么变化,轻笑一声,“你既然知道我跟孔作家的那些事,就应该知道我不是什么好人。我跟我爸妈虽然不太一样,但我们留着一样的血,一样的自私自利。”

  “我躲在首尔躲那么多年没被他们找到,这次要是回去风险很大的,要是被他们知道我能赚钱了,那一大家子都会扑倒我身上吸血。我冒那么大风险,你们想让我做白工?”

  明明是年纪差不多小姑娘,两人还是关系不错的朋友。阳台的那个因为跟她无关的事被折腾的看着都‘发病’了,眼前这个怎么能那么理所当然的说,你们给钱我就干。

  人跟人差距怎么能那么大?

  孔侑低头点着烟,一口烟吐出,薄雾挡住了眉眼,挥手散雾后,望着金仙玉的视线温和有礼,“那你觉得多少合适?”

  相较于自家老板的纯良,金仙玉走的就是另一个路线了,食指一竖,“一亿。”

  嘴角微勾的孔侑笑了笑,“那你能给我们什么呢?”

  “录音、录像,这不是你们要的么?”金仙玉表示,“这两个我都给。”

  吸了口烟的孔侑边扭头找着能当烟灰缸的东西,边说,“要只有录音、录像,我们这边最多出一千万。如果你能弄到你父母的认罪书,亲笔写下他们是被对方收买的认罪书,弄到直接证据,那价格能拉倒四千万。”

  烟灰缸没找到,孔侑对她举了举烟用眼神询问烟灰往哪弹,继续说,“这笔钱包含我们给你父母的钱,拿钱做事,一次性结清。”

  起身给他去找烟灰缸的金仙玉说,“对半砍都没你那么夸张的,这可是你们求我帮忙,我没狮子大开口要个十亿八亿的已经够给面子了。”

  一手夹着烟一手虚挡在烟下怕烟灰掉在地毯上的孔侑,同面对林谩语时的状态根本不是一个人,语气倒是都挺温和的,“我想你弄错了,我们项目已经拍完,你的父母做什么其实跟我们无关。我们就是拍个电影,我也只是出演一部电影。”

  “我们想帮忙更多是出于同情,顺手而为能帮就帮点。但同情不可能让我们损失自己的利益,说到底那些人又是我们的亲朋。给你的钱是从项目的宣发中出,片子投资不大,能挪出四千万已经算高的了。你这边要是谈不妥,这件事我们就不管了,也无所谓。”

  孔侑笑看拿着从电视柜下拿出烟灰缸的姑娘,“你的想法呢?”

  伸手把烟灰缸递过去的金仙玉想法很简单,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么,“四千万太少,我爸妈的胃口被养大了。你也说对方可能给钱让我爸妈告,他们怎么都不可能只给那么点钱。”

  先把掌心的烟灰倒在烟灰缸里再接过来的孔侑就笑,“我们这点同情心也就是做个善事,做善事出四千万不少了。艺人每年都会有固定的慈善捐款你应该听说过。我今年的额度还有点,顶多给你再加个三、五百万,要是你的目标是一亿,那我们就不用谈了,也没必要浪费彼此时间。”

  这话可吓不到金仙玉,求人办事还敢对半砍价?想得美,“那我们就不浪费彼此时间了。”手一伸,“您请吧。”

  叼着烟的孔侑脸一转,冲着阳台的方向,“不然我去跟她聊聊?”看她脸沉下去,心里对阳台的孩子有些抱歉,面上倒是依旧笑着,“看来跟她聊比较简单。”

  金仙玉冷笑一声,“你可以找她聊,你们聊了,我们就没得聊。”

  低眉浅笑的孔侑按灭烟蒂,放好烟灰缸后起身,还真就往阳台走了。金仙玉膝盖动了下,忍住了,就坐着,坐着看他能搞什么事出来。

  助理赌男演员不会说,男演员是来做好事的,没必要把好事变坏事。这种人她见多了,这种人不可能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孔侑确实没办法跟林谩语说什么金仙玉狮子大开口的话,且不提双方根本不熟,疏不间亲,就说这件事跟林谩语无关,小姑娘精神状况还不太对,他就不可能说。他去找她不过是做个样子,顺带告辞。

  阳台的窗外下着雨,深沉的夜色特别像第二轮重启游戏的那一夜,林谩语在孔侑说完告辞的话之后才回神,回神问她,金仙玉这么说。

  笑而不语的孔侑不太想跟她聊这个了,林谩语却当金仙玉不乐意。

  “不乐意就不乐意吧,到底是爸妈。”

  林谩语误会了助理不乐意的原因,孔侑也不好解释,那些话他也不想跟她讲。他同她道谢,麻烦了对方,也同她道歉,多有打扰。还有一句,之后的事情他们自己联系就好,让她别太有负担。

  负担有都已经有了不可能没有的,林谩语让他不用道谢也不用道歉,该怎么样怎么样吧,这件事她无辜,孔侑也无辜。

  “你们之前说那对夫妇是被收买了,那就是要钱。要钱没必要非得金仙玉去弄什么录音,我们也给钱不就行了。”林谩语看他愣住,想到,“你们是从制作费里出这笔钱是吧?钱不够?差多少,我”

  抬手打断她的孔侑笑出声来,“你该不会想说,差多少你给?”看她点头,又想笑,笑问她,“你很有钱吗?”

  很有钱是不至于,但这点钱应该是有的吧,林谩语不懂他笑什么,“收买一对贪财的夫妇能要多少钱?”

  眉眼都染上笑意的孔侑依着窗台冲她伸手,一根手指,“一亿。”

  暗自换算汇率的林谩语很大款的说,“我出了。”刚说完,就听到他的笑声,大笑出声,他笑就算了,还揉她脑袋。

  被揉懵了的林谩语怀疑他精神不正常,六十万不到,那么开心?这位该不会很穷吧?

  同一间屋子里,客厅的那个把自私一词展现的淋漓尽致,阳台的这个,傻的就很可爱了。

  孔侑揉着傻乎乎的小脑袋,笑意从眼底漫出来,“这点钱我们还是出得起的,你自己留着吧。”

  被揉半天了才想起来把他爪子打开的林谩语扒拉着头发顺毛,怀疑他有毛病,“你们有钱还来找金仙玉干嘛?”

  心情颇好的孔侑给小傻子科普,有些事光有钱没用。他们是有钱去砸那对贪财的夫妇,可砸多少才够呢?要是那对夫妇贪心不足,即拿了他们的钱也要去拿对方的钱呢?何况钱不能从他们这边到那对夫妇手上,说不清楚。

  “制作方没有立场给这笔钱,参与项目的所有人包括我,我们谁给钱都可能成为收买的证据。”孔侑告诉她什么是人性之恶,“这个证据到了对方律师的手里,他们就能以所有上告的人都是为了个电影宣传为筹码,把所有苦主都从原告打上被告席,打上贪财的名声。”

  “我们是不在乎舆论战,可那些人不能不在乎。片子里的校长在当地很有威望,是知名慈善家,纳税大户。当地政府从上到下想保他的非常多,多到我们片子拍摄的过程中都出了不少麻烦。”

  “这笔钱我们任何一个人给出去,那他们就撕开一道口子,把官司打成敲诈,敲诈知名慈善家。苦主就不是苦主了,而是贪财的小人。”孔侑想抽烟,却没拿烟,而是摸了摸沉思的小姑娘的后脑,掌心顺着脖颈滑落到肩头,轻轻拍了拍。

  这里面不止是钱的事,所以他们才需要金仙玉,但这话没必要跟林谩语讲。

  孔侑对她说的是,“别板着脸,笑一笑。事情总会解决的,就像雨总会停,太阳总会出来,夜晚也终会过去一样。”手背碰碰她的脸侧,“开心点,别太放在心上,我们会解决的。”

  一点都开心不起来的林谩语,一定要仙玉帮忙了?”

  “不是。”孔侑收回手看了眼客厅的方向,谎话说的跟真的一样,“有别的方法,麻烦点而已,她不愿意也不能强求。”里面那个真想解决,很简单的,都不用谈钱。只是那些手段用在一个苦主身上,多少有些不合适而已。

  林谩语不是很相信他,她把孔侑当圣父,圣父极有可能只是出于不想让她为难所以安慰她,“我之前就想问了,小说那么出名,文学奖都拿到了,那些恶人也没有被怎么样,你们一部电影怎么就能改变法案成为国家名片?”

  歪了歪头的孔侑迟疑数秒,“改变法案?”国家名片又是什么意思?

  林谩语眨眨眼,孔侑疑惑的看着她。林谩语再眨,孔侑也跟着眨了一下。

  眼神飘走的林谩语清了清嗓子,“我是说,假设电影的传播力量比小说要强,那电视剧的传播度也比电影要广,这个逻辑没问题吧?”

  逻辑当然是没问题,但孔侑没听懂,“你的意思是?”

  “我有五个项目要上,你们电影要宣传,前期铺垫越多对电影越有好处。”林谩语想过了,她可以用自己的方法帮忙。

  大家国情不同,林谩语是没搞懂为什么这个国家会轻易被一部电影改变,但她也算了解舆论的力量在这个政客需要大选拉选票的国度格外的强大。电影能创造舆论,电视剧也可以,从覆盖面的角度,电视剧还比电影广呢。

  愿意买票进场看那么丧题材的观众,总不会比打开电视就能看电视剧的观众多。

  手上有五个项目陆续要上线的作家跟听楞了的男演员讲,她可以把每个项目里都穿插一段跟电影相关的情节。刑侦剧就弄类似的案子,纯爱就让男女主去看场电影,以此类推,宣传电影,宣传事件本身。

  “舆论压力既然是那么庞大的力量,那就再添把柴火,烧死他们。”林谩语凌空挥拳,魔鬼休想让她妥协!

  她不知道原本的世界里有没有金仙玉这么号人物,她知道的是电影上线让恶人被判刑了,只要知道这点就够了,她只要维持让恶人判刑的舆论火焰,她就没有让恶人逍遥法外!

  孔侑还没搞清楚什么叫有五个项目要上,先被她战意满满的小表情逗笑了,稍许有些好奇,这年头真的有那么纯善的孩子?很少见啊,“你就那么想介入这件事?那跟你好像没什么”

  “我完全不想介入,我连知道都不想知道!”林谩语说起来就生气,这件事本来跟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

  “那你”

  “谁让你们告诉我的!”

  脸都气鼓的林谩语越想越火大,“金仙玉就算了,你们还找上门。我刷个网页刷到这种新闻也就唏嘘一句,刷过了也就刷过了。可你们硬生生把事情摊在我面前,我连装眼瞎都装不了!”

  “网上刷到有人虐猫的新闻,你顶多就骂一句虐猫的人都脑残。可你亲眼看见有人在你面前虐猫,你能忍住不扑上去救?哪怕虐猫的人是个壮汉,你百分百打不过他,你也忍不住啊!”

  眉毛都飞起来的林谩语超级生气,“这东西叫本能,本能就是要去救!我怎么忽视本能,我怎么当自己瞎?我会后悔的!即便不是现在,未来的某一天,不论哪一天只要我想到了,我都会后悔!我干嘛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我的人生干嘛要因为杂碎而后悔!”

  也就问了一句话没想到她反应那么大的孔侑按着她的肩膀让小朋友冷静一下,又被她气鼓鼓的脸逗乐,“好好好,对不起,我不应该找你。”

  “你本来就不应该,这事跟我有毛关系啊!”说到这林谩语想起来,都是面前的人搞出来的,手一指,“道歉!”

  已经道歉过很多次的孔侑笑的不行,虚握着她的食指,乐的眼睛都快没了,“道歉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阳台是小夜灯,暖黄色的光。大个子比她高很多,他弯着腰,握着她食指的手又宽大又温暖,把她的手都包住了。大个子的脸离她太近,近到她能清晰的看见他眼角的笑纹,胸膛里的器官漏跳了一拍。

  大个子有点帅呢。

  从来都是只凭第一眼选对象的林谩语,根本没在意那一闪而过微弱的悸动,白眼一翻,“闪开,现在道歉毛用没有,我都被你拖下水了!”

  孔侑脾气很好的放开她,屈膝配合她的高度,问她,“那怎么做才有用?”

  “把事情解决啊!”

  不管是追男人还是玩游戏,林谩语从来不干让自己后悔的事。如今既然有解决的方法,那就先按照想好的方法解决,行不行的,先去做,就像不管恋爱成不成,喜欢了就去追。

  出了阳台让金仙玉去拿她笔记本的林谩语也让孔侑给孔枝泳打电话,她可不是说说而已,她确实要在剧本中加情节。但情节不能乱加,要不然会很突兀,她需要跟前辈沟通,怎么抹平痕迹把电影或者类似案件穿插|进剧本里。

  孔侑到此才知道林谩语说的五个要上的项目是什么意思,对此很是惊讶,“你签了五个项目同时上线?”

  “解释起来有点复杂,你只要知道我所有项目的剧本都写完了,不会出问题就行。”林谩语让他别管那么多,“你打电话给前辈,我最快的一个本子下个月就开机了,改剧本没那么简单,很麻烦的,赶紧跟前辈约时间。”

  还想搞清楚具体情况的孔侑余光扫到助理拿着笔记本出来了,也就没再问而是去给孔枝泳打电话。这个电话一打,男演员和女作家就开车去找孔枝泳了,作家助理被老板要求留守家中。

  林谩语想着金仙玉都不答应去跟她父母聊,很可能也不想接触这件事。孔侑想的是,他没必要跟金仙玉多聊,那位的态度不适合多聊,聊了也没意义。

  有意义的改剧本环节是在孔枝泳的工作室改,双方碰面,林谩语才详细跟前辈讲,自己怎么一次性签了五家电视台的事,顺便说五家电视台目前都不知道他们跟同一位作家签约了。

  这么骚的操作不止把孔枝泳听楞了,连之前已经听过一次的孔侑也再度被震惊,还能这么玩?

  “别光盯着我看啊,现在不是关心我的时候,有正事要做呢!”林谩语挥手让演员闪开点,这里没他事了,该干嘛干嘛去,她们有的忙。

  孔枝泳迅速回神,叫住孔侑跟后辈讲,“他可以客串,不管我们加什么角色都能把他塞进去客串,有他的客串你的剧关注度会更高。他退役到现在一部作品都还没上,全世界都等着他出镜呢。”

  “那还得根据他写角色?”林谩语上下打量,有些嫌弃,“好麻烦。”

  哭笑不得的孔侑虚点了她一下,“你出去随便找个人问问,哪个作家会认为我客串是麻烦?”

  看笑话的孔枝泳指着后辈,“这不就有一个么。”

  挥手让‘麻烦’别废话的作家起身去拽放在墙角的白板,得工作了,她要先跟作家过一遍剧本大纲,再推细节。连忙起身去帮她挪白板的孔侑就这么跟着听了林谩语的第一个故事。

  sbs目前还在寻找男主角的《》,靠女人赚钱的花心骗子接单骗富家小姐的浪漫轻喜剧。

  林谩语的大纲说到一半,在白板上给前辈做时间线和人物关系图时,孔侑莫名觉得这故事很熟悉,熟悉到举手打断作家。

  “怎么了?”

  “寅城我是说赵寅城是不是要接这个本子?”

  淡定点头的林谩语表示原本是要接的,“但他又改主意要接kbs的项目,也是我的本子。”

  “我就说我好像在哪看过这个企划。”孔侑说完突然想起来,“你就是林谩语?”看她疑惑,失笑摇头。这姑娘很有名,他怎么会没想起来,赵寅城可是很多年没有喝到酩酊大醉就为了个女人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追不到姑娘喝惨了的兄弟被孔侑抛到脑后,追姑娘这种事有成就有不成的,而且兄弟也没说太多。他除了知道妹子没追到还一点余地都没留的拒绝了他,别的也不清楚。

  还是先干正事,男演员决定给加夜班的作家们叫个外卖。

  作家们在按照大纲考虑怎么把情节加的天衣无缝,最好还能有点骂王八蛋一波,演员则是从头看剧本。

  孔侑看的不是《》的剧本,那个企划他看过了。彼时赵寅城还不知道‘林谩语’就是‘林谩语’单纯是看中企划有意思,他拿去跟兄弟分享好玩的企划,孔侑觉得那个企划的人设还挺有层次感,听赵寅城想演是支持的。

  现在知道赵寅城改主意了,孔侑就想看看让兄弟改主意的本子是什么,他在看的是《救赎》。家暴者的儿子,妓|女的女儿,双双救赎的纯爱剧。

  这个本子里的男女主角都很有意思,男女主都是医生,在外人看起来都是社会精英,没有谁强谁弱,故事也没有花里胡哨的小言桥段。男女主一直都认识,大学同学,研修同期,一直都认识一直都不熟,彼此的观感就是熟悉的陌生人。

  双方加深联系是因为男主的父亲要换肾,女主是他父亲的主治医师。家暴导致男主和父亲的关系很糟糕,没有极端到不来往也是因为母亲在中间一直劝着。

  母亲是个很平常的家庭妇女,除了特别能忍,也没有别的特殊之处。母亲很爱儿子,她忍耐丈夫的每一分钟想的都是儿子,她也会时不时的告诉儿子,我不离婚就是不想家散掉,也是为了你。面对这样的母亲,男主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维持着所谓的完整的家。

  父亲从来不觉得自己打人有什么不对,不管是打老婆还是打孩子都不认为自己有过错。相反,他一直跟人炫耀,儿子之所以那么优秀都得感谢他‘严厉’的教导。

  父亲很骄傲,自己的儿子很优秀;父亲也很骄傲,自己的教导很优秀。

  父亲病了要换肾,理所当然的要换儿子的。男主想反对,但母亲的眼泪,亲戚朋友的劝诫,还有医院同僚们的视线都让他不能自己去说,我根本不想救你,我想你早点死。有时候他自己也认为,自己有这个念头,太恶心了,可他就是有这个念头。

  这个念头在心间缠绕,男主又无法开口拒绝,他找到了女主,希望对方能给出有排斥反应的报告,这样他不用开口就可以不换。

  这件事说严重也严重,伪造报告会吊销医疗执照。说不严重也还行,只要男主作为家属签署协议表示是自己拒绝匹配,医生只是配合家属,那就是小事。是大是小,得妈妈决定,作为配偶,妈妈有知情权也有签字能让女主改口的权利。儿子也行,但加上妈妈的签字更保险。

  可男主不想让母亲知道,事实上男主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有恶毒的念头,他有自私的念头。

  孔侑抱着平板踩着转椅凑到林谩语身边,先给她看平板,再问她,“你这个剧的灵感哪来的?”不像是纯良的小姑娘会写的故事啊。

  “干嘛?”林谩语正在想着加情节的事,随口回他,“前男友的真人真事。”

  “前男友?”孔侑低头看看平板再看她,“那你是那个女主角?你当过医生啊?”

  “艺术加工,我当然没当过医生啊,我们还分手了呢。”林谩语让他别碍事,忙着呢。

  桌对面的孔枝泳开了句玩笑,“那《》也是前男友?”在她点头后乐了,“你前男友是个骗子啊?”

  “艺术加工!”林谩语抬头让前辈别瞎说,“他不是骗子,他就是个牛郎。”

  孔侑‘哦~’了一声,“你男朋友的范围挺广啊,医生就算了,牛郎?花钱谈恋爱?”

  这话林谩语可不认,下巴一抬,“我是需要花钱谈对象的人么,我追他的时候不知道他是牛郎。看上了就去追啦,冲着脸,追到了才知道的。”

  “知道是牛郎所以分手了?”孔枝泳好奇。

  左右摆动着食指的林谩语说她顺序搞反了,“是他不想干牛郎了我们才分手的。”

  这个回答一下引起了两位前辈的兴趣,让当事人赶紧开始她的故事。林谩语眼一斜,对八卦的前辈们很嫌弃,但还是讲了故事。

  故事其实很简单,一次超市偶遇,看上眼的林谩语开启追求模式,追的男孩子扛不住了眼看要答应。那个男人的一个朋友也不知道是嫉妒呢,还是出于不想林谩语受骗,总之就是告诉了林谩语你追的男人是牛郎,不是什么事业有成的社会精英。

  那朋友指望能拆散他们,但林谩语不介意啊。

  “你不介意?”孔枝泳不信,“真的不介意,那男的就那么帅?”

  如今回忆起来,林谩语觉得,“他比较偏可爱,我那个时候也小,刚读”研究生好像不能说,“刚上大学。”托着腮帮子回忆,“那时候就是喜欢啊,喜欢的时候别说他是牛郎,他就是犯罪分子我可能”

  ‘啪!’

  “呀!”

  上手给了她一下的孔侑又给她揉,虎着脸开口,“你谈个恋爱不要脑子了?还犯罪分子呢!”

  “我就这么一说么~”林谩语有点小心虚,哼唧了两声,撇嘴继续,“我喜欢他就不介意他的工作啊,何况他又不是什么犯罪分子。”

  “然后呢?”孔侑问。

  “然后在一起啦。”林谩语答。

  孔侑再问,“一起之后呢?他继续做牛郎?”

  “一起之后他想好好跟我在一起,想换个职业。”林谩语再答。

  第三问的孔侑好奇,“那不是很好吗,为什么分手?”

  林谩语耸肩,“没感觉了。”

  孔枝泳超惊讶,“没感觉了?”

  颔首表示就是没感觉了的林谩语想起那个哭的特别惨的小伙伴,还有点唏嘘,“他人很好,也很聪明,重新读书还重新考大学呢,后来听说还考上了。”

  “那你为什么分手?”孔侑搞不懂了,“他人好,也愿意为你改行,换了工作也重新读书,你哪不满意?”

  “我没有不满意的地方,没有别的原因,就是没感觉了。”林谩语特别坦然的说,“我对一个人有兴趣的时效很短,长不过半年,短可能就两三个月。没感觉了就只能分手啊,不然还能怎么办?”

  捂着胸口的孔枝泳有点上不来气,“也就是说,你大无畏的追到人家,不介意人家深陷泥潭,把人□□之后,三、五个月又把人丢开了?那个男孩子也太惨了吧!”

  “你讲的我好像是个渣渣,我没有好不好。他重新读书还是我找人帮忙的呢,我一没劈腿二没骗财,也没有试图去改变过他。”林谩语坚决不认是泥潭的话,“我从来也没认为他的工作是个泥潭,是你那么想。我好好恋爱,认认真真喜欢一个人,分手也是因为不喜欢了,哪渣了!”

  自己说自己渣,林谩语认;别人说她渣?那不行!

  孔侑站在男人的角度发表评价,“他为你改变那么多肯定是很喜欢你,怎么会三五个月就愿意跟你分手?”

  “不愿意啊,我愿意不就行了么。”林谩语这么一说又觉得自己好像是挺渣的,“反正恋爱这回事,只要有一方想分手就一定能分手。”

  保持着怀疑态度的孔枝泳问她,“他纠缠你呢?”

  “合理的纠缠电话不接、短信不回,自然而然就断了。很夸张的纠缠就戳自尊心啊,直男很好搞的。”林谩语现在是真的像个渣渣,反手冲孔侑比划,那他当例子,“这种直男一旦被踩中自尊心,就再也不回回头,都要面子么。”

  被当成例子的直男特别想问,她怎么戳赵寅城的自尊心能把那家伙戳的喝到死,有点同情兄弟啊,可也还是好奇,“你的每一任男朋友都谈不长?”

  “最长的是初恋,一个学期加暑假,开学分手。”林谩语算了算,不太确定的说,“五六个月?”

  深感自己老了的孔枝泳对年轻人的世界已经跟不上了,“初恋那么美好的事,结果就这么没了?”

  “我有把他记下来啊,他成了我的男主角。”林谩语屈指敲了下笔记本,“我给bc的那个本子,就是我初恋给的灵感。”

  此时不管是孔枝泳还是孔侑都还没看到bc的本子,并不知道那个本子的男主是个真犯罪分子。两人对于前男友都成了她剧本灵感这件事,作家前辈的评价是好歹没白谈,男演员的评价就客观很多。

  孔侑认为,她的男朋友们,不管是哪一任前男友都不会高兴自己只是剧本里的男主角而已。

  剧本里的男主角就只是剧本里的,现实中的女作家们要准备睡觉了。他们折腾到天都快亮了才过了一个故事的大纲,林谩语倒是不介意持续加班,但孔枝泳介意,老人家熬不了夜,而且也没有真的就那么赶,老人家把小朋友赶回家睡觉。

  秉持着大哥哥的风度,孔侑是想送林谩语回家的,小妹妹严词拒绝,这不是风度的问题,而是疲劳驾驶很容易一车两命,她还是打车安全点。

  难得被女人嫌弃黑眼圈太丑的孔侑又好气又好笑,只能陪她在路边打车,看她裹紧大衣知道她冷,边脱外套边问她,“你两个剧本里的女主角看起来都是有进攻性的人,你的男朋友该不会都是你追的吧?”

  果断点头的林谩语瞄到他脱衣服,边让他别折腾了一会儿车就来了,边说,“我好像对得不到的人比较感兴趣,得到了”想了想,“也不是说就没兴趣啊,但总觉得不好讲,可能就是荷尔蒙消散的快。反正追我的,我一般都没兴趣。”

  天蒙蒙亮,街道上别说车,连人都没有。孔侑怕她冻到还是脱衣服,顺便评价小孩子的恋爱,“你这跟喜欢一个玩具有什么区别,看中了买不起,努力攒钱买到了,到手了玩两天,没兴趣就丢开。”

  “你这么说也行啦,我是不知道有什么区别,我只知道我喜欢的人我就想追,我喜欢啊。”林谩语看他衣服都脱下来了,也懒得折腾,干脆侧身过去让他好弄点。

  给她披上风衣的孔侑眼看自己的短款风衣给她穿成了长款的效果,抿唇憋笑,等她转过来给她拉好两边,随口问,“那你每次都能追到么?”听她说不一定,笑了,“追不到怎么办?”

  “凉拌,有时候我追着追着就不喜欢了。”林谩语仰着头让他弄领子,“不过一般都追得到,直男很好追,你们普遍都是直给就行,成熟点的才需要套路。”

  手伸到她后颈给她翻领子的孔侑低头笑看她,“什么叫直给就行?”

  熬夜呢会坏脑子的,熬夜呢会让人理智出走。

  理智一旦出走,就会坏事。

  通宵一夜的林谩语现在不困,过了困的点反倒有点亢奋,亢奋的脑子不再状态,听他那么问,想都没想拽住他的衣领往下一拉。拽人的手在他毫无防备要撞上来之前从拳变掌,隔着衬衣抵住他的胸膛。

  近在咫尺,呼吸交缠。寒风刺骨的冷,交缠的躯体很热。

  孔侑傻了,林谩语没傻。

  林谩语笑眯眯的冲傻乎乎的大个子眨着眼睛,顺便用气声告诉他。

  “这就叫直给。”

  以张口的幅度再稍微大那么一毫米就能碰到唇瓣的距离。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