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79章 第三十二章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4-05 14:06:13
  2011年三月初, 天边下着小雨,空气阴冷。

  林谩语手上的五个项目都立项了,跟sbs比进度稍慢的有线台也进行到选演员的环节。这个环节让她见到不少老朋友。

  有些事大概真的是命运, 或者说同一个人审美都差不多。tvn不知为何没给林谩语找来她想要的导演,jtbc帮她找到金元锡合作, 金导跟上一局游戏合作时一样, 想要试试跟爱豆合作。

  同金元锡一起选演员的林谩语见到了任时皖,不是见到真人而是资料。任时皖作为众多备选中的一个,被夹在一堆演员资料里送到作家面前,作家翻过一份又一份的资料,在翻到任时皖时,停下了。

  已经看过一遍资料在等作家决定的导演凑过去看,看到名字招手让助理放试镜的视频。视频放出来,导演觉得长的还行, 问作家什么想法,要不要见一见人。

  这要是以前,林谩语会说算了,但现在么, “你怎么想?”看向导演。

  导演更倾向于名气更大的爱豆, “他粉丝不多吧, 支撑不了话题度。”说着话把另一份资料递给你作家, “比起出道没多久的男团, 这种如日中天的更适合,更有名的爱豆话题度更高。”

  接过资料的林谩语翻开看了一眼, “朴有天?”

  “我跟他合作过,再合作会更顺手。”导演跟作家讲,朴有天的名字在日本很好卖, 之前他们合作‘成均馆’项目就出口了,已经拆分的东神在日本人气依旧是爆炸款。

  目前已经是懂行作家的林谩语有些迟疑,“他在地面台出道会跑来有线台?”

  “他又不是个演员,爱豆没资格挑项目,有制作组愿意找,对他们来说就是多一个机会。”导演表示作家还是不够懂行,不过,“你要是觉得不合适也无所谓,他演高中生还是差点意思。”金元锡看她好像不喜欢,就把话圆回来了。

  倒也不是不喜欢的林谩语也没想太多,在资料里翻了翻,把当初‘魔法师’的两个男主角都挑出来,放在导演面前。按照导演的说法,她好像是毁了这两位的一个机会,如今算是还给人家。

  “人我就不见了,你多看看吧,你定几个人把试镜资料给我。”林谩语表示之后就由导演定,“都不满意,你再选也行。”

  有些意外作家‘放权’的导演,含笑点头说好,会放权的作家总比什么抓在手里的作家好合作。

  两边碰了个头,有线台的人约在上午,地面台的人约在下午。上午刚见过‘老朋友’照片的林谩语,下午见到了老朋友真人。

  之前答应作家不会用曹成右的bc制作人,把曹成右带来了。他们来之前林谩语就已经知道了,都知道了,见面就没什么太特别的地方,无非就是正常的工作见面。

  工作见面么,大家都很客套。规规矩矩的聊工作,聊完也就聊完了。除了男演员在离开前试探的问了一句,如果剧本有问题不知道方不方便跟作家沟通之外,就真的没什么特别的了。

  作家很客气的给了对方一个邮箱,表示要是有什么剧本问题可以发邮件给她,她最近要敢剧本,不太有时间接电话。作家都那么说了,男演员也不好强求,也就拿着写了邮箱的便利签跟作家告别。

  两个小时后,林谩语见到了赵寅城,对方是跟着kbs的人来的。双方再度见面,大家都很客气,大家都装陌生人,大家都只是因为工作见面的工作搭档。

  不知道前情的kbs制作人没什么想法,非得说有什么,也就是作家对于自己的出道作品有赵寅城参与居然不激动,还蛮特别。但作家可能在跟他们见面之前就激动过了也说不好,反正没什么值得太在意的东西。

  自认对前情还算了解的金仙玉,礼貌的把人送走后蹿到老板面前,眼睛闪亮亮的盯着她,左眼‘八’右眼‘卦’,指着老板能给她解惑。这才多久,之前还那么抗拒的‘前男友’今天就无感了?一定有故事!

  林谩语没有要给八卦小姐讲故事的意思,她让助理留下看家,说自己有事要出去。

  “什么事?”

  “你不用跟的事。”

  不用助理跟的老板去做的是跟助理有关的事,她去见孔枝泳或者说,她去看电影。

  本来她把前辈的电话都拉黑了,双方应该联系不到才是,可她拉黑了作家前辈忘记把男演员拉黑了。男演员打电话给她,说是片子的粗剪出来了,有个内部的小试映会,问她方不方便去。

  电话里林谩语说的是我考虑看看,挂了电话她考虑了很长时间,做不了决定,干脆顺其自然。要是有时间就去,时间来不急就是命运之神不让她去。

  试映会在下午一点,现在已经快五点了。十二点半的时候,林谩语给孔侑发了短信,说自己过不去了,有事要忙。孔侑给她回了个短信,说试映会时间还挺长,一部电影快两个小时呢,劝她就当是来看场电影,看后半场也行啊。

  三点多,还要跟kbs的人见面的林谩语想着两个小时的电影怎么也放完了,再次给孔侑发信息,用去不去都看不到电影的理由婉拒。孔侑秒回,电影还没开始呢,她过来一定来得急。

  【你们该不会等着我才放吧?——林谩语】

  【那你来吗?——孔侑】

  一大群人等着,从一点等到了五点,林谩语就还是去了。下班的点,路上堵车,她要去的又是忠武路,市中心,那边更堵。堵的她到的时候都要六点了,在办公楼下给孔侑打电话,想说要不还是算了,孔侑听到她在楼下,直接就说我下来接你。

  见了面,孔侑坦诚,电影早就放完,该走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原本是约了聚餐,但大家想见她一面,确实有人在等,但没有那么夸张,几十号人在等她一个。

  “上面就老师,导演,制作人,几个人在。”孔侑冲她讨好的笑笑,为自己把小姑娘骗来有些抱歉,也怕小朋友转身就走,“我们就是想让你也看看电影,想听听你的想法。”

  上当受骗的林谩语面对骗子的坦白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深呼吸吐出一口浊气,来都来了,“上楼吧。”

  内部试映放在了导演的工作室,里面等着的人是没有几十号人那么多,但十来号人还是有的。

  跟着孔侑上楼的林谩语一进门就被十来号人的视线盯上,看的她有点后悔,孔侑抢先一步站在她身前帮她挡去了那些视线,给众人使眼色,让大家收敛点,好不容易把人骗过来,别给吓跑了。

  收到眼色的众人纷纷装没事发生,在孔侑引着林谩语坐在小放映室的最中间时,看林谩语要拒绝核心位置,不少人张口想劝,都忍住没开口。就看孔侑跟小姑娘讲,大家都看过了,这边都是对作品非常熟悉的人,她是唯一的外部观众,自然要坐在最佳观赏位。

  唯一的外部观众能感受到在坐的每个人都在偷瞄她,更能感受到身边的大个子演员随时怕她会跑的心态,吐槽欲满格,特别想讲,她又不是当事人。当事人还在家里点外卖呢,干嘛这么慎重的对待她,她就是个路人甲而已。

  路人甲被很慎重的对待,导演去给她倒咖啡,制作人问她想不想喝茶。有个自我介绍是孔侑经纪公司老板的大叔最有意思,他给林谩语递烟,被孔侑一巴掌拍开,让他闪开点,人家妹子不抽烟。

  总觉得这场面过于古怪的林谩语看了眼除了打招呼之外一直没说话的孔枝泳,怀疑对方是不是让大家误会,她是金仙玉?要不然怎么都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可孔侑知道她是谁啊?

  古怪的场面结束于电影开始放,林谩语很久以前就看过这部电影,作品‘当年’很轰动,上时事新闻的轰动。‘国内’没上,原因林谩语不知道,她就知道没上,她当初看的还是字幕组版本,算盗版了。

  那是很多年前了,年份久远的林谩语已经记不清当初她是以什么心情看这部作品的了。如今再看一遍,她也想不起来有哪些情节是成片里有的,有哪些是成片中删减的。粗剪版,成片肯定会修剪,粗剪版,看的她郁闷。

  这种题材,不管什么时候看,都会让人郁闷。

  唯一的观众观影时,边上时不时会有人解说,不是想破坏她的观影体验,而是解释有些情节跟现实不一样是为了成片效果优化的,是艺术加工不是故意不按照现实拍。

  林谩语不知道什么现实不现实的,她知道这部作品也仅仅是看过电影。或许多年前,她看电影后搜过所谓的现实事件如何,多年后的今天也记不清了。但陪同她观影的人很明显是记忆清晰的,清晰到说着一些林谩语并不想听,却也无法说我不想听的话。

  因为那些人在说,恶人依旧存在,恶人甚至比电影里的恶角更恶,而他们只能那么拍,只能‘美化’了拍。

  因为,创作者们,无能为力。

  电影放完了,唯一的观众也听了一堆创作者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现实比作品更恶心的话。那些话让她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在电影放完后,大家等待的所谓评价,她能给什么评价?

  评价电影好不好?她又不是影评人,何况这种题材的电影,如何用电影本身去评价艺术性?

  评价自己的观影感受?且不说她真的不是当事人,哪怕她是,这种观影感受有什么可说的?

  林谩语能对电影给出的观影感受是一口淤血堵在胸口,咽不下,腥的很;吐不出,血气太浓。郁结于心,不想讲话。

  观众板着脸,创作者们眼神乱飞,孔侑先开口,说着天太晚,要不我们先吃饭的话,众人纷纷响应,点外卖吧。

  “你有没有想吃的?”孔侑哄着面无表情的小姑娘,“吃点甜的?蛋糕?”

  小姑娘啥都不想吃,气都气饱了,“喝酒吧,有酒吗?”

  “有!”导演迅速站起来,“我去给你拿!”

  文艺工作者的工作室大概是不缺酒的,也可能是导演本身嗜酒,更可能是试映会买了很多酒,总之导演和他的助理搬了一堆酒过来。红的、白的,啤酒、香槟,啥都有。一排排酒精堆在她面前,任君挑选。

  在大家或隐晦或直白的视线下,林谩语拿了罐啤酒,在她边上的孔侑顺势接过去帮她开了罐子再递给她,随后就每个人都开始分酒。随后座位也改变,林谩语的最佳观影位,一张长条沙发上终于不是只有她和孔侑,多了个孔枝泳。

  左右两边都喝着烧酒,独自握着啤酒罐的林谩语认为她得先了解一下,“你们为什么想要我来?”

  搬了把椅子坐在她对面,同样是喝烧酒的导演在她的左右两边都不说话的情况下,含糊的开口,“我们想让你帮个忙。”

  “让我带金仙玉来看电影?”林谩语拒绝,“我不干。”

  导演被噎住,吸溜着酒不说话了。边上的制作人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不是非要让金小姐来看电影,是别的忙。”

  林谩语左看孔枝泳,对方垂头不语,右看孔侑,这位表情有点古怪,像是抱歉又像是别的什么,讲不清楚,调转视线望向制作人,“什么忙?”

  这个忙稍微有点复杂,片子拍出来了么,就要上啊。他们的片子跟其他的片子不太一样,除了创作本身,跟创作相关的当事人也很重要。当事人们知道作品被改编上影院了,有人鼓掌叫好,有人非常抵触。

  抵触是因为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再被撕开,但这一波跟制作方的矛盾同林谩语无关,有关的是叫好的那一波。这一波苦主里有人想要上诉,借着影视作品的影响力上诉。为了钱还是为了公平不谈,反正上诉对电影没坏处,反倒是个宣传点,操作好了有大用。

  制作人已经在对接上诉的那一拨人,这其中有那么一小撮想要浑水摸鱼的,就是只图钱。金仙玉的爸妈就是只图钱的代表,他们借着死去的女儿已经收获了很多钱,并且想要收获更多的钱。

  问题来了,他们当初去学校闹,学校赔的那笔钱不是白赔偿的,金家父母是签了谅解书的。

  林谩语不是很明白,“签了谅解书怎么了?”

  “他们是拿了钱签谅解书,相当于庭下和解,没有再上诉的资格也不能那么做。”终于说话的孔枝泳给她科普法律,“法院不会受理是一回事,对方律师还会反告敲诈。”

  花了三秒消化这个知识点的林谩语猜测制作人的忧虑,“你们担心,金家父母要是混入上诉的人里,律师会借着敲诈的案子推翻舆论?”

  “舆论我们好解决。”制作人表示,炒话题这种事,不管是往坏了炒还是往好了炒,对电影都有好处。项目本身有绝对的政治正确,他们不担心作恶方弄什么翻转的舆论。

  这个解释把林谩语弄糊涂了,“那你们担心什么?”

  “我们担心有一个敲诈,别的苦主都会被反诉敲诈。案件要一个个过,这么拖下去,拖过了公诉时效。”导演抿了口酒,叹息着,“过了公诉时效,谁都告不了,恶人逍遥法外,我们这部作品就真的只是一部电影了。”

  胸口的淤血化为血雾透过血管传遍全身,林谩语都傻了,“金家那对夫妻不知道?不知道他们不能上诉?”

  “那对蠢”激动的导演被制作人按下,心态更平和的制作人用词也很平和,“他们更想要钱,我们不太确定,他们到底是自己想要上诉要一笔钱,还是被谁鼓动着那么做。”

  孔枝泳说的更直白些,“那对夫妻打官司拿不到钱,却能拿着别人的钱去打官司。他们只要做个姿态,钱就到手了,剩下的事自然有人搞定。”

  窗外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窗外是哈口气能有薄雾的冷,屋内暖气很足,足的林谩语齿冷。

  “需要我做什么?”

  制作人直起腰,“你能说服那位金小姐去劝告她爸妈吗?”

  林谩语一愣,“她去劝告她爸妈?”

  无声叹息的孔侑早就想说这件事不靠谱,“我们也知道难度很大,但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我们不能强制对她的父母做什么。”

  “我们顶多谈钱。”孔枝泳也认为这件事没什么可能性,“我们这边出钱,喂饱她爸妈。但他们漫天要价我们不可能全给,就看梨花金仙玉能不能跟她的爸妈谈一个合适的价格。”

  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要帮的是这么个忙的林谩语望着这一圈人说不出话来,她没办法拒绝这种忙,总不能让恶人逍遥法外。可让她答应,答应了,就真的有用吗?

  “要是那对夫妻不愿意”

  这就是孔侑抱歉的点了,即是对她抱歉,也是对那个没出现的姑娘抱歉,“只要让金仙玉跟他的爸妈在聊天过程中把对方提前给钱这一段录下来。”

  “录音、录像随便哪一种,有证据在,他们两不管说什么都没有法律效益了。”孔枝泳举杯冲着傻眼的孩子,“大人的世界,很恶心是不是?”她根本不想把金梨花牵扯进来,但项目走到了这一步,不是她想不想的问题了。

  无法说这种方法恶心,可那确实也不是什么正道的方法,心绪翻涌的林谩语皱起脸,“我”

  “不着急。”制作人怕她拒绝,林谩语是最后的可能性,她要是拒绝了就全完了,连声说,“我们不急的,项目什么时候上还没定呢,你慢慢考虑。”

  “对对对不着急。”导演也怕她拒绝,想要岔开话题,“点东西吃吧,不是都饿了么,你们想吃什么?”

  众人七嘴八舌的就点起单来,林谩语却没办法加入点单的氛围里,以一句我去个洗手间遁走。导演给助理使了个眼色,对方随后跟上去,唯一的生人一走,之前还和乐的点单气氛就沉下来。

  孔枝泳先发飙,“我一开始就反对这么做,那孩子花了多少力气走到今天,父母再不对也是父母,你们让她怎么回头?”

  “前辈!”制作人高声叫了一句,想要把她的声音压下去,扫了眼林谩语出去的方向,回头压低声音让作家小点声,“我们谁都不想,你问问这一圈人谁想那么干?没办法了,那您说,怎么办?”

  导演还憋屈呢,“这不止是我的作品,电影现在已经拍完了,我等上映就好。苦主活着什么样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就是拍个电影。可大家现在不是不想只拍个电影吗?这也是您的作品,您考虑那个孩子的想法,其他人就用考虑吗?”

  一句话出口被连堵两句的作家一口闷了酒,艺人经纪人兼社长看气氛不对,出声让大家都冷静冷静。

  “我去跟她聊聊吧,行不行的,总得先试试。”孔侑起身,一声长叹,他都不知道还能跟林谩语说什么。

  在洗手间没找到人的孔侑跟着职员的提示出了工作室,在楼梯间见到了导演助理,助理指了指紧急通道的门,意思是姑娘在里面呢。

  挥手让助理先走的孔侑在外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回应,试探着开了门探身进去,看到林谩语背对着门坐在下楼的台阶上,犹豫片刻,问了声,我能进来吗?

  扭头看向他的林谩语想说不可以,她烦着呢,但又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干脆扭回头当没看见。

  这种无声的拒绝要是换在平常孔侑一定就退回去了,可现在,他退回屋内拿了两罐啤酒回来,坐在拒绝他的小朋友边上,跟对方说抱歉。

  灌了口酒的林谩语不想听他道歉,他干什么要道歉,“你跟我道歉很奇怪。”

  “我什么都没说把你骗过来,怎么都应该道歉的。”孔侑背靠着墙,面朝向她,开了句小玩笑,“你脾气挺好的,这要是换了我,刚才就骂人了。”看她面露不解,笑道,“你是她的朋友啊,如果有一帮人跟我说,我朋友怎么怎么样,我一定爆发。”

  林谩语觉得他在鬼扯,但也知道他在安慰她,想让她开心点,可她真心开心不起来,“我没见过她联系父母,一次都没有,他们很可能不联系的。”

  “他们确实不联系,制作人找人查过,她高中之后就没有再回过家。”孔侑看她表情,试探着说她会感兴趣的话,“你知道她一直跳级吗,那孩子很聪明。她九岁才读小学,十五岁就读高中了,也不知道是跟兄姐学过还是自己就聪明。”

  “东国不好考,我当初还想考东国都没考上。”孔侑自嘲了一句,又补充,“你们教授还特别喜欢她,还想让她读自己的研究生,大学也一直在拿奖学金。”

  越听越郁闷的林谩语抱着腿缩在一起,转着啤酒罐,嘟囔着,“重启算了。”

  “什么?”孔侑没听清。

  无敌想要重启的玩家不管不顾的跟ai说,“我有办法让世界重来,时间倒转。等时间转回去,什么魑魅魍魉都不存在,压根也没有这回事了。”

  这次孔侑听清了,但他以为小姑娘被左右为难搞的说胡话,也不去跟她说什么这不可能,而是陪着她闹,“你的特异功能那么强大的话,得把时间倒回到人类还没出现之前才能行呢。”

  林谩语头一扭,“为什么?”

  “因为人类诞生了,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只有一例。”孔侑想着小姑娘真的是很郁闷才能说这样的胡话,试着开导她,“我们不是上帝,我们没办法管尽天下的不平事。”

  都已经想重启了,就不在乎ai听到什么的玩家说,“我就是上帝,我就是有办法让所有的恶人都消失于诞生之前。”

  孔侑不懂她为什么纠缠这个,可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就按照你的想法来好了,你把时间调转到罪恶发生之前,然后呢?”

  “罪恶都没发生,为什么还有然后?”林谩语直起身,“然后就好人胜利啦。”

  勾唇浅笑的孔侑笑孩子天真,也直起身凑过去,跟她碰了下酒,“你觉得这件事里,谁是恶人啊?”

  脱口想说‘校长’的林谩语又想到了金家爸妈,随即就明白了孔侑的意思,紧接着想到自己能怎么解决,“我可以倒转时间之后领养他们,领养所有的孩子们,那不就”太蠢,还是不行,天下倒霉事那么多,她能全管吗?她不是真的上帝。

  发现重启也没用的玩家郁闷了,问ai,“那你说怎么办?”

  “我不知道。”孔侑犹豫着伸出手,顺了顺小姑娘的后背,认真的跟她道歉,“我很抱歉,大人们没有创造更好的世界给你们。大人们也没有解决的方法,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对不起。”

  被那双眼看的呼吸窒住的林谩语,被那声对不起说的眼睛发涩。对方好到让她自惭形秽的涩,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这家伙凭什么那么认真的道歉,一个ai装什么大瓣蒜!

  玩家一肘子挡开他的手,脑袋一埋,色厉内荏的吼他,“你算什么大人!才比我大几岁啊!”

  大了小朋友快十岁的大人被吼愣住了,可看团成一团缩在一起,想被雨淋的奶猫,躲在屋檐下茫然无措,心软了。

  宽厚干燥的手掌轻放在奶猫的头顶,软软的拍了拍,一声气音,更是柔和。

  “对不起啊,让你为难了。”

  凸(艹皿艹 )!

  林谩语猛的起身,毫无防备的孔侑差点被掀翻,腿撑着下一节台阶,仰头望着眼睛通红的小姑娘,以为她要哭了。

  林谩语才不哭呢,不够丢脸的,“闭嘴吧大人!等着!”老子还就不信这件事搞不定了!

  尖锐的女声在楼道里响起回音,吼出声的小姑娘跑了,跑的孔侑都没反应过来。紧急通道的门被大力推开,又砸在门框上,他才想起来要去追,追到了,那孩子已经在人群中,问制作人除了把金仙玉拉扯进来之外还有什么方式能解决了。

  什么方式都没有,除非罪人自己认罪。

  玩家呼叫g,要坏人认罪有什么方法?

  方法多得是,不需要重启,只要玩家选择永留此间,她可以成为真正的神明,神明可以做一切。

  玩家让ai们等着,她搞定!

  孔侑拽住急切想离开的小朋友,“你去哪?”

  “去成神!”林谩语挥开他的手,“别耽误我当上帝!”

  被挥开的人类眼看小朋友往外冲,再看同样愣住的众人,“怎么了这是?”

  导演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那孩子是不是”有点问题?

  孔侑还想说话,作家抬手一指,“追啊!”反射性就跑出去了,跑到外面,电梯已然关上。

  电梯里的玩家在问g,什么叫永留此间?g表示就是永远沉浸在游戏里。

  “永远?”

  “永远。”

  “怎么可能!”

  林谩语看着电梯倒映的自己,瞪着虚无的g,“谁会答应啊!我爸妈怎么办!”

  【一切出于自愿原则。】

  一丢丢都不愿意的林谩语让g别扯淡了,永留此间是不可能的,怎么都不可能,还是讲点现实的,除了弱智才会选的永留此间,就没别的方法让恶人伏法了吗?

  首次跟玩家长篇大论的g,从各种角度去跟玩家分析,按照韩国的法律,就算恶人伏法也关不了几年,更别谈恶人不伏法。恶人会一直潇洒,哪怕是进了监狱也能潇洒,出来后就更能潇洒了,能潇洒一生呢。

  “你们什么破游戏啊!基本的公序良俗都不维持的吗?你这游戏怎么过审!好歹考虑一下玩家的心情吧,我是唯一的玩家,我的体验感不是最重要的吗!考虑一下我的体验感!”

  【当您成为游戏的创造者,选择永留此间的您会成为游戏的控制者。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将由您决定,包括用一个念头杀死所有您认为是恶人的人。】

  电梯里一点都不暖和,电梯里没有暖气。林谩语左手攥着大衣,右手攥着包链条,被电梯里的寒凉冻的打哆嗦,从脚底板顺着骨髓冲上脑髓的冷。

  这个游戏,会吃人;这个游戏,想吃掉她。

  孔侑再次看到林谩语不是他追下了楼,而是对方被电梯又送到了楼上,那孩子脸色煞白,看到他像是看到了恐怖的恶魔。

  被看楞了的孔侑在电梯要重新关上时才回神,挡住问小心翼翼的问她,“你怎么了?”

  林谩语喃喃出声,“我当不了上帝。”

  没听懂的孔侑想说那是值得那么难过的事情?可她脸色实在不好,伸手给她,让她先出来。看她不动,想了想,自己进了电梯。

  本来把小朋友骗过来就觉得抱歉的孔侑,看她现在这样更抱歉了,他是不明白她怎么就这样了,可应该是跟他们说的那些事有关,就劝她,也别太往心里去。不是说没有金仙玉就怎么怎么样了,项目都拍完了,说句不好听的,苦主要怎么告其实跟项目组无关,他们就是拍个电影而已。

  他们这些拍电影的人还没觉得天塌了呢,你就更不用太有负担。

  “我们就是想让你跟金仙玉聊一聊,不行也就不行,不强求的。”孔侑虚虚的搂着她的肩膀,安慰她,“这跟你没关系的,真的没有关系,你不用觉得这是你的责任,我们这些人才是”

  “你会开车吗?”

  “嗯?”

  “你送我回家,金仙玉在我家。”

  “好。”

  孔侑一件卫衣就追出来了,同样只穿了一件薄毛衣就冲出门的姑娘脸色难看的吓人。

  他用手背碰了碰她的,冰凉冰凉的,动作小心的把她手上攥着的外套一点点拽出来,中间她攥的太近,他还轻轻拍她的手让她放松。那件外套披在了她身上,他虚搂着她往外走,一路都在安慰。

  孔侑是真的没弄明白,她为什么这个状态,可他也很担心她的那个状态。小孩子都开始说胡话了,乱七八糟的。

  探身帮她系安全带的孔侑刚坐好就听到一个诡异的问题,什么如果世界是个游戏,他是个玩家,玩家碰到ai出事应该是平常心对吧,毕竟ai都是建模的啊,理论上应该永远不死才对,那不就是个建模么。

  握着车钥匙却不太敢开车的孔侑心里想着要不要送她去医院,这姑娘精神状况好像不太对劲。上一个问题他还没回答呢,下一个问题又来了,这次问题更诡异了。

  “你碰到一起车祸,车毁人亡,都死了。死掉的人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就是路人。可他们都死了,车祸就发生在你面前。你有一个机会可以让一切重来,大家都好好活着的一切重来,代价是你的亲人会大病一场,但他们不会死,他们只会很难过,你会想要改变那场车祸吗?”

  孔侑真的想要送她去医院了,“你确定你没事吗?”你带着药没有?要不要吃药?

  两眼直直的盯着他看的林谩语需要一个指路明灯,告诉她什么是正确的方向,“你都拍了《熔炉》,你们还想要帮那些苦主,你既然是个圣父,那你肯定会阻止那场车祸对不对?爸妈就只是很难过而已,他们只是难过而已,比起人死了,难过也就难过一会儿,对吧?”

  “要不然我还是先送你去”医院?

  “你会阻止那场车祸吗?”

  林谩语去抓他的手,孔侑想躲忍住了,转瞬就后悔,被她指甲掐的有点疼,更怀疑她的精神状态了。

  秉持着需要安抚病人的态度,孔侑即不敢说会阻止车祸,也不敢说不阻止,他说了个反问,“你想要阻止还是不阻止?”看她呆住,怕自己刺激她,声音那叫一个柔和,“再不然,你是阻止比较开心,还是不阻止更”

  病人放开了他,孔侑不敢动,手僵在半空,呼吸都放轻了。

  目视前方的病人跟司机说,“开车吧,我没疯。”

  林谩语回答不了孔侑的问题,她也知道孔侑没办法回答她。

  杀一人能救千万人,杀还是不杀,谁都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孔侑见到了金仙玉,虽然他觉得还是把病人送去医院更安心,但病人强烈要求回家,他就只能带病人回家。金仙玉对于他的到来很诧异,站在门口不动。被堵在门口的孔侑很尴尬,屋主是最淡定的那个。

  右手对着助理的屋主给客人介绍,“金梨花,现在叫金仙玉。”右手送到客人面前,给寄居者介绍,“孔侑,又是找你帮忙。”

  金仙玉板着脸拽了下老板,把老板拉倒一边,低声问她,“什么情况?你干嘛带他来?”

  “是你干的。”

  “我干什么了?”

  林谩语冷漠的看着面前的ai,“你们想让我留下来,我不可能因为爱上任何男人而选择留下来,你们想吞了我通过男人是不可能的。我不应该见到你的,第一局、第二局我都没有见到你,这是第三局。你们知道我不可能因为男人留下来了,我就见到你了。”

  “什么见到谁?我们又是谁?”金仙玉都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林谩语在说一个可能,这个游戏想方设法吃了她的可能。

  “看不见的苦难就只是新闻,看得见的苦难会让人不安。你们想让我留下来,不然我们才认识几天,你跟我说你的悲惨身世干嘛,就是想让我难过不是吗?你们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想让我留下来。我告诉你,不可能!”

  别的金仙玉是真没听懂,但她听懂了‘看得见的苦难’,“我卖个惨而已,那不是想让你”

  “金仙玉?”门口的客人开口,在被叫的人看过来时,食指点了点太阳穴,“她好像有点”

  “你才神经病呢!”金仙玉怒道。

  林谩语冷笑一声,“都闭嘴!说正事!”

  不就是一帮杂碎,凭什么让她陪葬!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