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75章 第二十八章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4-01 15:38:35
  林谩语到底还是跟赵寅城见面了, 在约会的第二天。

  这次不是巧合,跟巧合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这次是赵寅城找上门, 但找上门之前,男演员打了个电话给作家,跟她说我下午会过来。

  大清早接到电话的林谩语都懒得问他为什么有自己号码,先拒绝了, “我下午有事。”

  “我知道, kbs的制作人约你, 我会跟他一起过来。”

  “kbs的制作人为什么要跟你一起过来?”

  “你五个企划我都看过了, kbs的最有意思。”

  林谩语沉默片刻,“所以说, 你从sbs跳到了kbs?”

  “可以这么理解,但我没跟sbs签约,所以没有什么从哪跳到哪的说法。”赵寅城以公事公办的态度跟作家说, “这个本子我真的有兴趣, 即便作家不是你, 我也非常有兴趣, 你只考虑演员, 排除其他问题,我跟你自荐。”

  极其不想搭理他的林谩语从牙缝里憋出一句, “见面谈。”

  “行,在哪?”

  “随便。”

  随便随到了小区门口的咖啡馆,林谩语带上了五个剧本,全本,算是带齐装备来见人。赵寅城带上了平时不出动的经纪人,以表明自己确实是看重作家的剧本而不是作家本人, 他是来聊工作的。

  咖啡馆没包间,有二楼。大早上的没什么客人,三人上二楼找了个角落。经纪人好久没跟自家艺人出来谈合作了,一般都不需要他出动,难得出来见人,见的还是新人作家,还有些好奇,新人作家为什么那么特别。

  新人作家的特别之处大概是对自家在女人堆里无往不利的艺人有些冷淡,原因经纪人不明,但聊工作么,按照合作的方向聊呗。

  确实冷淡的林谩语也没想到对方会把经纪人带来,带就带来了,她反正按照自己的打算做。人到了,简单打了个招呼,递了个硬盘过去,说里面有她的五套剧本,什么事都等看完再谈。

  五套剧本要是真看完天都黑了,哪还有功夫说话,赵寅城用眼神询问作家什么意思,作家让他先看,“kbs那边我找理由推了,你看完剧本之后,再跟我谈你所谓的自荐,要自荐哪一个本子。”

  林谩语就是过来送个剧本的,她不想用邮件,号码给他知道已经很烦了。剧本给了,作家就走了。作家走的过于干脆,经纪人很是迷茫,这年头新人都那么嚣张吗?就算是作家,不还是新人吗?新人这么嚣张?

  经纪人反手指着作家的背影,望向把玩着硬盘的艺人,“什么情况,你得罪她了还是怎么着?”他就说把他拖过来见作家,感觉不太对。

  “走吧。”赵寅城夹着硬盘冲他晃了晃,“回去再说。”

  回去的艺人和经纪人聊了什么不知道,作家晚上准备出门见‘暧昧对象’时,被堵在了楼下,赵寅城来找她,聊正事。

  妹子打扮的漂漂亮亮不是为了聊什么正事的,很是怀疑对方出现的目的,“你别告诉我你那么快把五个剧本都看完了。”

  “我有团队啊,团队分一分,能看得完。”有团队的演员上下打量大冬天光着腿的姑娘,“你约了东元?”

  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腿的林谩语抬头反问,“不是很明显吗?”

  确实挺明显的,明显的赵寅城说,“一起吧,他不介意。”

  林谩语有心想说我介意,犹豫半秒,“行。”

  眉头微挑的赵寅城多少有些意外,没一会儿就知道她为什么答应了,因为姜东元的车开过来了。

  开车过来接妹子去约会的姜东元在妹子家楼下看到了赵寅城,还没问兄弟为什么在,就听对方说有正事聊。正事要聊,约会的事当然就得往后退,这一退,两人局又变成了三人局。

  姜东元约了个很好的饭店,能看夜景,有乐队演出的浪漫餐厅,订的是两个人的位置,但偏偏多了一个人。

  多了一个人就多呗,饭还是要吃的么。

  去的路上,赵寅城上了姜东元的车,他坐在副驾驶,林谩语独自在后排,前排的两个男人聊天,聊后排姑娘的剧本。赵寅城的第一个本子还没说完,车到了饭店,进店的路上第一个本子说完了,三人在侍者的引导下落座,点单的同时开启第二个剧本的故事。

  他们坐在窗边,夜景确实好看,林谩语就看夜景。她全程都没插话,不管是赵寅城上了副驾驶,在车上,还是现在赵寅城坐在了他对面,姜东元也坐到了对面去了,他们坐一排,聊的兴高采烈,她都没表现出什么。

  即没有不开心,毕竟他们聊的是她的剧本;也没有开心,双人约会变成了三人行,有什么好开心的。

  不管是姜东元还是赵寅城都有试着把剧本创作者拉入话题,可作家不接茬,演员们也聊嗨了,渐渐就只有他们两在聊。一直聊到经理拿着酒过来询问是否要醒酒,男人们一起看女士,女士颔首,经理带着酒回去,演员们好像才发现创作者一直没参与话题。

  发现了好剧本,听故事听上头的姜东元讪笑,踢了兄弟一脚。赵寅城也摸了摸鼻尖,他是有心破坏约会啦,但不是想用这个方法。

  林谩语倒是淡定的很,“没事,你们可以继续说。”

  这怎么听都不是‘没事’,姜东元起身准备换个位置,刚站起来,就看到她把放在桌上的手包挪到了空椅子上,讪讪的又坐下去了,再踩兄弟一脚。

  罪魁祸首轻咳一声,“那什么,你剧本很好,特别有灵气,一点都不像是新人的作品。”

  “对!”姜东元立刻跟上,“特别棒!”

  轻‘呵’了一声的林谩语很是礼貌的开口,“谢谢。”

  这一声谢的男演员们眼神一碰,迅速躲开,左边那个干咳,右边那个喝水,连个说不用谢的都没有。林谩语嘴角一撇,懒得搭理他们。

  餐厅经理带着酒来救场,询问是否要上菜,男士们组团点头,女士重新托着下巴看夜景,真心不想搭理他们,谁都不搭理。

  还是姜东元挑头,举杯示意大家碰一杯,试图缓和气氛。林谩语有配合举杯,至于气氛能不能用一口红酒缓和,那就很难说了。

  赵寅城眼睛一转,丢了个话题出去,“《蚀骨之爱》的灵感是怎么来的,我其实对那个本子最有兴趣,不过角色跟我不太合,要不然我一定演。”

  “做电影剧本特别合适。”姜东元也跟了一句,“要是电影剧本,我都想拍。”

  并不想跟他们聊天的林谩语斜眼看过去,“多谢夸奖。”

  《蚀骨之爱》是林谩语送到jtbc的本子,三大台不会拍,故事再好都不行,十九禁题材。

  故事讲起来很简单,女主人是个世俗意义上的精神病,一个美貌的s。病人是个高中老师,她看上了她的学生,男生,成年了的男生。看上了,所以想得到,所以诱惑、诱骗、诱导加调|教,最终创造了一个斯德哥尔摩,一个完美的,那个男孩子也爱上了她。

  十集的剧本,八集是十九禁,最后一集还是受害者爱上了加害者。这片子地面台拍了也不能播,这方面有线台就占优势了。

  这个本子在电影中都算特别的,同样很小众,同样也是十九禁,在电视剧市场就更特别了。

  不管作家眼睛斜不斜,好歹接话了么,赵寅城就笑,“灵感源自于什么?你有那方面的嗜好?”瞟了眼姜东元,“你自求多福。”

  兄弟还没说话,林谩语不乐意了,“那我还写了《救赎》呢,你又说你想演!”

  《救赎》是kbs的那个本子,跟《蚀骨之爱》比,这个就正常很多。故事讲的是,一个从小饱受家庭暴力的男主角,遇到了被妓|女养大的女主角,因为一次意外的‘接客’,双方互相救赎的故事。

  赵寅城故意刺激她,想让她多说点话,总比闷着好啊,就说,“你不止写了《救赎》还写了《》呢,人设都有点妙,你被骗过啊?”

  《》是sbs的本子,就是赵寅城一开始看上的那个,男主的人设确实挺妙的。男主是个靠骗女人钱发家致富的混混,准备再干一单收手不干的时候,被想要抢独生女女主家财的亲人委托骗色**。

  当然,男主负责骗色,恶角负责**夺财。之所以取名为,是因为就是看着甜,但两口就没了,蓬松的糖丝,一抓还粘手,很有欺骗性,男主就是。

  结局当然是好的,男主良心发现,大团圆结局。

  林谩语怀疑他是故意的,但确实不爽,“你怎么不说我当过连环**犯呢,我还写了《无望之爱》。”

  《无望之爱》是bc的本子,比起纯爱,这部剧更接近刑侦剧,以一个连环**犯串起来的各种小案件组成的剧本。男主就是连环**犯,不同的是,他杀的都是恶人。他的母亲被人奸|杀后,立志查出此案成为警察。

  警察当上了,凶手也查到了,但南韩没有**,在凶手被男主抓到时候,说自己迟早能出来。男主一时激愤,那是他第一次**,第一枪开出去就回不了头。女主也是个警察,查的就是越发无法收手所以越杀越多,多到被当成连环**犯的案件。

  这部剧的结局就是悲剧了,男主死在女主怀里的大悲剧。就是因为悲剧,因为男主挂了,地面台才能拍,拍了才能播,要不然三观就歪了。

  赵寅城其实对这个本子也有兴趣,但他权衡了一下,《无望之爱》的男主设定是个表面看起来端庄正直的人设,他不太贴脸,估计作家不会想用他。

  作家哪个本子都不想用他,作家给他剧本不是想让他挑哪个本子合适的,而是想告诉他,我的本子不缺演员。不是你多有名,我就得用你,我的本子就算没有名气的演员,依旧是非常好的剧本,你别拿着自己有名就好像出现我的剧本是我的荣幸,想太多!

  在林谩语看来,姜东元想要劝说她用赵寅城,无非是担心她的项目成绩不好。她是不能保证自己的项目成绩一定能上天,但她基本可以确定不会太糟糕,那都是她成功过的项目,哪怕两边国情不同,可好故事就是好故事。

  电影的成功还说得赌运气,电视剧的成功很大概率是看剧本,剧本只要够好,制作但凡不是烂到极致,保本是可以做到的,也是赚多赚少看命而已。两边是国情不同,但两边的文化一脉相承,都是东亚文化圈,都是人,欣赏好故事的口味能有多大差别。

  林谩语不好直言跟姜东元说,我不需要赵寅城,我的本子够好,但她能跟赵寅城说,我不需要你,你别硬凑上来。赵寅城明白她的意思,就是因为明白所以更想出演,这次真不是冲着作家是谁,单纯就是本子够好。

  好作家对自己的剧本有信心,好演员也会被剧本吸引啊。

  前菜上来了,作家跟想要演她的本子,也看过了她所有剧本的男演员在互掐,而只听了一个半故事的姜东元成为沉默的那个,他插不上话,还有三个半**是什么故事呢,都不听不明白怎么插|嘴。

  主菜上桌,林谩语对他不怎么说话还是很敏感的,她没有跟赵寅城聊嗨,岔开话题要跟姜东元聊。赵寅城聊的正嗨,看她要把兄弟拉近话题,干脆继续之前没讲完的那个故事再跟兄弟讲剧情。

  这次就不是演员们单聊了,作家也参与其中,那到底是她的故事,与其让赵寅城讲,还不如她讲呢。讲着讲着,两个都了解故事的人就很容易把另一个不清楚剧情的人忽视掉,没有谁故意,就是聊开了。

  比如聊起《蚀骨之爱》里女主调|教男主的戏码,赵寅城觉得作家的某些桥段有些想当然。

  “男主就算才高中,见过的世面少,也不可能三两句话就被女主哄着连父母都不说。”赵寅城认为这里有bug,“哪怕他不跟父母说,不跟兄弟说?就算是为了炫耀也会跟兄弟说的。”扭头看着兄弟,“我们高中要是泡到了老师,谁不说?”

  这段是男主第一次尝试被捆|绑,受了点轻伤,女主诱骗他保密。

  姜东元不知道前情,听的半懂不懂,刚要说话,林谩语先开口了,质疑她剧本可还行。

  “这东西跟高中生有什么关系,是男人都不会说。”作家让演员考虑一下性别因素,“从心理学角度,你们相对于女性更好**纵知道吗,只要找到关键点,训狗都没有训你们简单,只要能准确判断你们的耐受程度,你们的心理防线很好攻破。”

  这话给赵寅城逗乐了,“你是男人还是我是男人?什么叫男人都不会说,会说的好不好。”

  “你会说什么?会说你泡到了女老师,炫耀,这就是刚才说的,会跟兄弟炫耀。炫耀代表什么你知道吗,代表你认为那是好事,那是值得炫耀的事。可你仔细想清楚,被人操纵是值得炫耀的事?”

  女作家提醒男演员,她的剧本里是有炫耀的情节,但没有男主说自己受伤的情节,不可能说的,跟谁都不会说,“臀部受伤还是鞭痕,你怎么说?”指着姜东元,“你都不是高中生了,你会跟你兄弟说这个?”

  兄弟从臀部和鞭痕想到了奇怪的东西,赵寅城抱臂倒向椅背,“你别告诉我,女人会说这个。”

  “我还就告诉你,绝大部分有闺蜜的姑娘都会谈论性|行为,而且是肆无忌惮的谈,这对我们不是炫耀,聊天的话题。”林谩语拿着餐刀画圈,“而出现了不符合常理的性|行为,女孩子们互相之间是一定会聊的,我们百分之百会说,除非没朋友。”

  “男人想法,很多事你们认为没面子,跟兄弟都不会讲,更别谈父母。”林谩语在这点上很肯定,“我有调查数据的好不好,本子不是我瞎写的。妈宝男知道吧,那从某种意义上就是男性**纵,只不过加害者是母亲,所谓以爱之名,我是为你好,你要听我的。”

  赵寅城身体往前倾,“你拿妈宝男出来做对比?”

  “我是在跟你说女人是可以操纵男人的,反过来也一样,只要找准心理防线,人类很容易被控制。”林谩语看他不信,给他举最简单,他一定听得懂的例子,“就好像我们。”

  “我跟你。”林谩语的餐刀在两人中间比划,“我表现出了攻击性,你就会有征服欲,那是一种本能,属于雄性的本能。所以我不想跟你接触,你越得不到你就越想要,但我如果跟你哭,哭着求你放过我,你的征服欲会变成怜爱。属于本能的部分会消退,会考虑爱,你想要我开心,你就会自动消失。”

  讲嗨了的作家话都不过大脑,就那么直接的讲出来,“我不想那么做,一来挺下作的,我明知道你喜欢我还利用那个当你的弱点,太恶劣。你本来就直男,蠢的要死,责任感还挺强,碰到喜欢的人就会想护着,我要是那么干,你一定上当。”

  “二来那不会让你的爱消失,怜爱只会让你的爱加深,你的爱本来就不会消失,再加深,更倒霉。**嘛要让你那么倒霉,喜欢又不能被控制,你已经够倒霉了。你都那么倒霉了我还套路你,我是人吗?我离你远点不说是为你好,也是在尽可能让你没那么难过啊。”

  作家在说知识点,说的演员们都愣住了,男士们吸收到了不同的知识点。

  赵寅城张了张嘴,心跳的有些快,想要说话,余光瞄到了沉下脸的兄弟,舔舐唇角,“我去个洗手间。”起身走人。

  还没反应过来的林谩语疑惑的看着他的背影,视线滑到面色不是很好看的姜东元脸上,稍显疑惑,怎么了?

  出事了!

  “我好像搞错了一件事,虽然之前就有怀疑,但这次确定了。”姜东元歪头看向还是没反应过来的姑娘,“你根本不讨厌寅城,对吗?”

  林谩语一愣,还没开口,就听他继续道,“你欣赏他。”

  “啊?”

  “不是吗?”

  脑袋回转刚才自己说了什么的林谩语懵逼了,她说了个啥?那番话何止不讨厌赵寅城,那番话是我不想你那么倒霉,那t再想深一点,也能变成一种‘怜爱’啊!

  现在把话收回来还来得及吗?还是又要重开一轮?我到底说了个啥?!

  说知识点说劈叉了的作家试图把话圆回来,“我要是说,我单纯就是人好,看不得人家难过,路边一只狗我都不想它不开心,单纯就是品性良善,你信吗?”

  姜东元给她一个笑脸,让她自己理解。林谩语的理解就是头一低,“我错了。”

  这倒是姜东元没想到的,“干嘛道歉。”道歉反倒让他会想歪。

  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干嘛道歉,就是觉得应该道歉所以低头了的林谩语小心抬头,“你没生气?”

  心里确实有点不舒服的姜东元笑着摇头,“也没有到要道歉的地步。”

  林谩语舒了口气,“那就好。”下一秒心提起来,因为姜东元问,除了哭求放过之外,你还有别的方法让对方自动消失吗?

  在断绝男人的念头这件事上很有经验的林谩语还真的有,但她不能说,她能说的只有,“我不是单身就什么都解决啦。”

  姜东元失笑,“这样啊”

  这样是怎么样?这样是你要告白吗?这样是你什么时候告白?

  林谩语一脑门子问题想问,但对方却岔开了话题问她牛排好不好吃,话题一过就没办法再聊下去了。聊不下去的饭局买单,赵寅城一直也没回来,看样子是先走了。三人行变成了双人,约会却不存在了,林谩语却没有约会的心情,她不确定姜东元想继续暧昧多久。

  如果没有赵寅城,暧昧时间再长,林谩语都无所谓,可有了赵寅城挡在中间,她总担心迟则生变。

  那她要告白吗?她已经告白过了吧?她都已经告白过了,还继续暧昧的话,姜东元在犹豫什么?

  姜东元在犹豫时机不对,他想再等等,认真算起来,他们才见四次面,太短了。短的他觉得林谩语在赵寅城面前都比在他面前活泼,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小朋友喜欢他,可他判断不了这孩子的喜欢有几分,总有种太浮于表面的喜欢,不真实。

  难得没跟喜欢的人玩套路的林谩语纠结了,因为对方貌似想跟她玩套路。

  从老板打扮的漂漂亮亮出门就蹲守在家等战况的金仙玉,等来的是一脸沉思的老板,迟疑着问对方,“约会不顺利?”

  约会极其不顺利的林谩语需要一个闺蜜吐槽,她倒没说什么赵寅城,她说的是姜东元想跟她延长暧昧时间,证据就是那家伙今天把她送到楼下就跟她告别了。

  连个抱抱都没有的告白,他坐在车上跟她告别的,这算什么?

  “等你告白?”金仙玉的思路跟老板如出一辙,“他想抻着等你告白吧?别那么干啊我跟你说,你先告白你就输了,绝对不能那么干!”

  林谩语也是这个想法啦,可输赢什么的,“输就输了呗。”

  助理让老板清醒点,恋爱还没谈你就不在乎输赢,谈起来还得了?!一定不能先告白啊!绝对不可以!狗头军师给自家老板举了n个先告白最后落个悲惨结局的例子,试图说服老板也跟姜东元玩暧昧,谁还玩不过谁了!

  换个对象林谩语是能一直玩下去啦,可是吧

  ‘**!’

  金仙玉伸手在她面前连拍三下,“醒过来!先睡觉,睡醒在想,你现在不清醒,一定是酒精造成的混乱,清醒之后我们再聊!”

  被助理推回房间的林谩语清醒之后聊的就不是感情了,她还有工作呢。还是个大清早,一大早sbs的制作人就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一个她昨天就知道的是,kbs在跟他们抢人,赵寅城貌似要被抢过去了。

  “那也是个新人作家,名字跟你一样,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巧。企划我看了,确实有点意思,你别纠结什么男女问题了,我联系赵寅城都联系不上了。赶紧的,人不能跑,你打电话给他。”

  被电话吵醒的‘巧合’作家不知道要怎么给制作人回话,制作人以为她还是不乐意,连声跟她说有了赵寅城对项目多有优势,以及不就是旧情人么,在意那些干什么!工作重要还是男人重要,当然是工作啊!

  作家持续沉默,制作人差点骂脏话,在他骂出口前,作家挂了电话。工作和男人二选一,肯定选男人。

  选男人的林谩语爬起来洗漱,穿戴一新化了个美美的妆,想好了,她要去告白。

  林谩语想好了她要去告白,她去买了花,她去研究所门口蹲守。对方已经上班了,她虽然进得去研究院,但不想把事情闹太大,就在门口等。

  等的肚子饿了,正想着要不要找个地方买早饭的时候,起床发现老板不见了的助理打电话过来,问老板在哪。听说老板跑去告白了,沉默数秒。

  “学姐,我们约了bc的人记得吗?十点,现在九点半了。”

  “能改天吗?”

  “他们可能在过来的路上了。”

  “行,我打电话。”

  叹息着给电视台的人打电话的作家没有说改天,而是找了个理由说是在电视台附近,让人别去家里,她去电视台。那边当然说好,作家带着她的花就去电视台了,她估摸着时间是是来得急的,跟bc的人见面是选导演,很快她就能出来了。

  又一个项目宣告立项,作家跑去电视台选导演,花束自然是不可能带去见制作人的,只拎着自己的小包包从地下停车场往电梯间走。

  低头翻着手机的林谩语想着既然时间够,那也别选中午了,还是晚上好,找个好地方,弄个惊喜更适合告白的氛围。低着头刷着手机找告白场地的林谩语靠眼角余光走进了电梯间,走到了三个男人的身后,扫了眼电梯还在四楼就低下头继续看手机等电梯。

  电梯门开,里面出来一拨人,她先等人走完,再等前面三位上电梯,再跟着进去。她最后进站在电梯最前面,一手抓着手机,一手掏包去拿临时工作牌准备挂上。

  电梯门快要关上时外面隐约传来一声‘等等’,林谩语连忙按了开门键,极其眼熟的一个男人跑过来看门开着扬起笑脸对她道谢。谢的林谩语愣在当场,大祸临头的愣怔。

  即将带来灾祸的家伙一边给电梯里的人道歉,一边挡住电梯门等着后面的人过来,林谩语扣紧了手,呼吸不自主的变快,快到她想都没想抬脚就往外走,一步跨出去还被‘灾祸的助理’挡住了。

  助理连忙闪开,林谩语却不敢往外走了,灾祸来了。

  灾祸一眼看到了她,眼底的惊艳那么明显,一闪而过。林谩语一眼看到了他,手一紧再一松,工作牌掉在了地上。

  那个人弯下腰,那人捡起了工作牌,那个人看到了工作牌,看到了上面的名字,也看到了职务,那个人把工作牌还给了她。

  林谩语愣愣的接过,垂下眼睑让开位置让对方上来,同时走出电梯,她完了。

  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林谩语在电梯间的门口望着玻璃倒映着的自己,脑子全是完了,制作人打电话给她问她到哪的时候,一个激灵回神,“曹成右不行!”

  “什么不行?”

  “曹成右!绝对不行!”

  制作人没听懂,“曹成右是指哪个曹成右?”

  “韩国还有几个曹成右?”林谩语当他装傻,“绝对不可以!不然我不拍了!”

  是真的没听懂的制作人不太确定的问,“你知道曹成右是我知道的那个曹成右?舞台剧的那个曹成右?”

  “还能是哪个曹成右?!”林谩语小声尖叫,明明人都走了,她还是怕。

  笑出声的制作人说作家真敢想,“我是不知道你为什么认为曹成右会想参与我们的项目,不过梦想还是可以有的,我给你找人问问?”

  林谩语一愣,“他不参与?”

  “应该是不参与,至少我不知道他参与了。”制作人笑她,“谁跟你说他要参与?”

  “不,没有!不参与最好,我马上到!”

  作家连忙转身按亮电梯,她要立刻上去!定什么导演,今天就要把演员定下来!男主角一定要定下来!绝对!

  飞速赶到制作人办公室的林谩语急匆匆的跟制作人说她要定演员,制作人就皱眉,导演还没定呢,定什么演员?

  “那定导演,快!”

  导演在作家随手一指的情况下定了,定的制作人对作家的工作态度有些微词,但导演的备选名单是他给的,选的导演也没出格,定了也就定了。可导演刚定,作家就想定演员,制作人就不同意了。

  “你还是个新人就想要捧无名氏?”制作人误会作家想要弄个不知名的小演员来演男主角,这太儿戏了。

  作家没听懂,“什么无名氏,谁是无名氏?”

  “问你啊,你要定谁当男主角?叫什么名字?”制作人不相信作家能说出个有名有姓的男演员出来,她自己还是个新人呢,能认识谁啊。

  林谩语认识的男演员不算多也不算少,可让她一时就冒个名字出来,她还真想不到,“不是应该有备选吗?”指着导演的名册,就跟那东西一样。

  备选肯定是有啊,导演有备选,演员肯定也有备选,问题在于,“导演都是刚选定,演员哪来的备选名单,得你跟导演定啊。”

  作家卡壳,这咋办?

  “我能不能先排除一个?”

  “谁?”

  “曹成右。”

  制作人怀疑的看着她,“到底是谁跟你说曹成右会参与我们的项目?”想太美了吧?

  “这个先不管,我能不能排除?”作家表示自己没别的要求,演员随便他们怎么定就行,只要把曹成右排除出去。

  还是没搞懂作家在想什么的制作人随意的点头,“行啊,选什么演员你说了算啊。”人家会来就见鬼了,想什么美事呢。

  长舒一口气的林谩语倒在椅背上,“说好了啊,谁都行,就他不可以。”

  “行,你说了算。”制作人点头表示没问题。

  这个头点下去,作家放心了,导演选出来了,那就是聊完了。聊完的作家准备走人,制作人送她,刚要出办公室,门被敲响,秘书小姐进来说,有客人到。

  “谁?”

  “曹成右xi。”

  林谩语头皮都要炸,紧盯着制作人,疯狂摆手,制作人看看她再看看秘书,眼睛陡然亮起,闪着激光。

  这么大块的馅饼还真能砸下来???

  “快请人进来。”

  “呀!!!”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