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68章 第二十一章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3-27 12:19:07
  赵寅城问林谩语, 一见钟情能有多少情谊,怎么就收不回来?

  林谩语回答他,鱼离不开水, 会死的。

  那个回答确实有夸张的成分,但那个回答没说谎。

  所谓一见钟情到底能有多少情谊,有点类助理暗恋学长, 暗恋到人家都要结婚了连人家的好朋友都不是, 为什么就不能放弃一样。感情这种事, 只有当事人才能说清楚为什么。

  一见钟情的那个男人对林谩语而言, 是炎炎夏日,疯跑了一节课的体育课后,小卖部里的草莓可爱多。她非常想吃,想疯了, 想的口水直流, 偏偏口袋里只有四块, 可爱多要五块。

  抢?做不到。偷?太夸张了。

  换一个冷饮呢?老冰棒、绿色心情,大布丁, 都是冷饮。要是冲着草莓味去的,草莓味的冷饮也不是没有啊, 干什么偏偏就要草莓味的可爱多?

  林谩语就要草莓味的可爱多, 别的什么都不要。宁愿借钱买,宁愿不吃了,也不要别的。

  买不起还非得要怎么办?望梅止渴啊。

  林谩语的疗愈失恋就是在望梅止渴,她超级超级超级超级想要得到那个人, 得不到,只能望梅止渴。鲜甜的梅子挂在树梢,她也不敢靠太近, 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冲上去攀爬梅树直接摘。可她又忍不住被梅子吸引,那她唯一的做法就是站的远远的,围着大树绕圈圈。

  猫咪小姐围着自己绕圈,绕的姜东元每天都能见到她,小姑娘围着他绕,却不上前搭话,可能也是顾忌赵寅城又或者是别的,总之看到他就躲。躲也不躲远,还是围着他周围绕。

  姜东元在路边见过她,在各种饭店、咖啡厅见过她,在每一天都能见到她,见多了,不自觉的就开始找了。

  早上开车去上班的路上,姜东元听到车载广播里播报台风即将登陆,让市民注意安全。没来由的就想到了猫咪小姐,进而想到附近街道的流浪动物们。

  年初的时候天寒地冻,有动物保护协会的人联合研究院对周围的流浪动物进行救助。送食物,搭临时的救助点还会给动物们用硬纸壳搭一个小小的庇护点,预防天气太冷,猫狗会钻进车底造成更多的伤亡。

  那次姜东元刚服役没多久,也被指派去帮忙,粉丝们知道后也都来帮忙,为了这件事还弄了个募捐。但姜东元自己出了钱给了善款,把粉丝们的钱都退回去了,怕那些小女生产生错误的期待,认为捐款后就能一直借着动物保护协会义工的名义跟他一起什么的。

  也是那次让姜东元知道,动物保护协会的人每年不管春夏秋冬,只要是有□□的苗头,或者觉得天气会对流浪动物产生危害,都会组织人手搜救小动物们。他服役的研究所也会帮忙协助,不过只协助办公地点周边的动物们。

  站在研究所的立场,面对慈善机构给与帮助属于讲出去好听的行为,顺手而为赚个脸面,但是更多,比如捐钱捐物什么的他们就不会做了。组织内部有人大发善心搞募捐也是私下行为,不可以摆在台面上要求谁谁谁捐款的,要不然会被内部处分。毕竟这件事跟他们没关系,他们是环境保护的研究所,不是动物保护机构。

  隶属于研究所的姜东元如果接到上面的指派去协助动物保护协会的人,那他就可以帮忙。反之,他没有接到命令,那他在当值时间内就不能做跟工作无关的事。

  自从之前看过猫咪小姐在便利店门口出现,姜东元就改了上班的路线,今天听到广播,在分岔路口时手比脑子快的往右行驶,往右就是通过便利店的那条路。

  拐过去了,到便利店了,姜东元没看到人,即手臂不受控制后,腿也不受控制,车停在路边,心里想着进店买早餐。进了店,绕着不大的小店转了一圈,还是没看到人,两手空空的出来,望着暗沉的天色,有些担心猫咪小姐。

  姜东元不止看到一次猫咪小姐碰到小动物跟对方玩的景象,他不知道那是碰巧还是猫咪小姐有意识的在投喂流浪动物们。

  如果是碰巧还好,要是有意识的在投喂,他担心她会去找那些小动物。流浪动物对天气的感知比人敏感,台风要来了它们会找地方躲,躲藏的地方通常就是他们自己的‘小地盘’。

  姜东元不知道猫咪小姐是否了解,在天气糟糕的时候最好不要去室外,也不要去招惹攻击性大增的流浪动物。要是不小心会被

  惦记的那个人毫无防备的出现在脑海,当思绪完整的出现,姜东元隐约感觉到不对了,大跨步上车去上班。

  正式上班前,科长说台风要来了,动物保护协会的人希望他们能给点辅助,指了两个人安排他们去帮忙。该聊的聊完,散会工作。会议一散跟姜东元同组的搭档就冲他拜了拜,说是多亏了他,要不然他们就得冒着风雨去找那些猫猫狗狗了。

  姜东元望着窗外愈发黯淡的天色,有些走神,随口回了句,“运气好而已。”

  “才不是运气好呢。”搭档小声提醒他,“你忘了年初你粉丝捐钱你又把钱收回来的事了,科长被骂了,他才不会让你去呢,再闹一次,还是他倒霉。”

  艺人在只是艺人的时候,不管自己还是粉丝做了什么都跟研究所无关。

  但艺人成了公益兵,姜东元隶属军部兼研究所,那研究所就要确保他不会在服役期间出问题。粉丝捐款没什么,粉丝捐款被姜东元挡回去了,研究所就要考虑自身的声誉。艺人自己想捐钱随便,要是因为在他们这里服役‘被迫’捐钱,那不行。

  没有被安排去协助动物保护协会的姜东元还真不是靠运气,某种程度上说,这属于艺人的特殊待遇。

  艺人在服役期间有很多特殊待遇,有些是好的。比如需要担责任的事都不会交给他们,一般也就是收发文件、打扫卫生、端茶递水之类的小事。但坏处么也有,最糟糕的就是**窥探,什么都问,什么都关心,什么都盯着。

  姜东元已经来了研究所大半年了,给出去的签名照不知道多少,就这还时不时有家属来找他‘闲聊’。今天就有个家属来,一个部长的小女儿,初中生,小妹妹经常来。自从知道爸爸的‘同事’ ‘下属’是姜东元之后,只要放假一定报道。

  今天是周末,小妹妹放假,部长九点上班,她九点十分就飞奔到姜东元面前,说是爸爸讲,今天姜东元的‘工作’是辅导她作业。

  这份工作对于姜东元来说不是坏事,不就是给一个小妹妹当免费家教么。虽说小妹妹是个好奇宝宝什么都问,什么都想知道,尤其对所谓的娱乐圈八卦特别想了解。但不用去外面执勤,也不用东奔西跑的,只要在屋里吹着空调喝咖啡,就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比真正去军营服役的兵来说,待遇很好。

  小妹妹今天还是个好奇宝宝,经历过自己的爱豆大叔不认识,大叔也不乐意帮她去要签名后,她的问题范围就从男团爱豆扩展到电影圈大神们背后的故事上。姜东元也会跟她说一些无伤大雅的事情,几乎都是网上能查到的信息,也就是年代久远不太好找的那种,哄她玩。

  小妹妹并不讨人厌,姜东元说不认识她爱豆,也不方便帮她要签名时,她也就是失望一下不会纠缠。这孩子除了好奇心过于旺盛,其他方面算是家教还行。

  今天跟以往的每一天都没什么不同,今天充当临时老师的姜东元偶尔会走神。

  “您在想什么?”小妹妹戳了戳又走神的‘补习老师’,在他回头时自己扭头看窗外,之前他就时不时看,好奇道,“外面有什么吗?”

  微笑摇头的姜东元说动物保护协会的人来了,担心那些流浪动物。

  小妹妹也皱起了脸,“今天要下暴雨呢,要是被雨淋到它们会生病的~”

  是啊,要是被雨淋到,会生病的。

  距离上次通话还不到半个月,赵寅城接到了姜东元的电话,对方打电话来就为了一件事。台风天,大雨倾盆,你是不是应该去找一下那只小猫咪,万一

  “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都说了,你自己看着办。”

  嘴硬的赵寅城只回了一句话就掐断了通话,嘴是很硬,身体却很诚实的爬起来,先去窗边观察雨势。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窗户上,大的很,大到他在窗边绕了两圈,第三圈半,站住脚骂了句脏话,却还是拨通了傻子的电话。

  号码是拨过去了,听筒里的提示音却是通话中;再播,通话中;第三通,还是通话中。

  窗外风声呼啸,赵寅城的脸比天气还阴,他怀疑林谩语拉黑了他。

  林谩语正在打电话,导演打来的,说的大后天项目首播,让作家记得来聚餐。林谩语不想去,她最近心情比天气还糟糕,哪有心情跟不熟的人喝酒。首播又不是没有她就不播了,既然项目组作家最大,那她这个作家不想去。

  “你哪怕过来坐个十分钟意思一下也行啊,你知道外面在传什么,说我夺权知道吗?你再不出现我就要被人教训了。”金元锡往夸张了说,“你也不想被误会是你无能所以被导演压下去了吧?”

  本来心情就不美好的林谩语听到这话更郁闷,“这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一点都不乱七八糟,都是有来历的流言,只是没导演说的那么夸张而已。

  话说当初bc闹罢工,台里有个理事想找新人作家的麻烦被人家老师撅回去了。事情以bc退让收尾,作家圈内部却在清查,有没有哪个小作家因为没有老师纯粹自己混日子,从而被电视台裹挟的事。这种事从来不会少,但作家协会不能放任那帮电视台的人做大,既然都出手了,那就都清一遍,也好重整规矩。

  不巧,林谩语这个参加了庆功宴的新人背后有着剧组全交的传言。传言如果只是传言那没什么,传言要是真实那就有两个可能。

  一是林谩语自己坏规矩。可她是学院派出身正经的科班入行,曾经还被教授推荐过去洪氏姐妹的工作室待过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是不长,但该懂的规矩,新人肯定懂。她自己坏规矩的概率就很小,破坏行规对她也没什么好处。

  这二么,在新人不是自己破坏行规的基础上,传言坐实,林谩语确实每次都是给tvn完整的剧本。那就得考虑,是不是tvn玩了什么手段,威胁林谩语。按理说,这也不太可能,有线台搞事的概率太小了,那也总比林谩语自己坏行规的概率大。

  再加上林谩语以《向阳而生》展露头角后,三大台一家都没签反倒跟tvn持续合作。当时就有传言说是tvn抓住了林谩语的把柄,此时再回看,这里面就有问题了。

  有疑问,没证据,林谩语的新项目就被盯上了。这一盯就盯出了问题,作家不止是把整个剧本给出去了,还很可能被导演压制,因为她除了开机拜神出现过,此后销声匿迹,更夸张的是,男女主角都是导演定的人。

  新人百分之一万被欺负了!

  确定新人被欺负了,协会内部就在考虑是否要给新人出头。她们不能直接压过去,师出无名,新人没反应啊。她即没求助也没诉苦,新人全程沉默,协会能做的就很有限。最关键的是,新人没背景。叫得出名号的老师没有,关系亲近的前辈也没有,她就独一个。

  新人也不在圈子里活动,人脉有跟没有都没区别,还是个有线台作家,为她出头没收益啊。作家协会的核心圈层没有一个是跟有线台合作的,未来也不打算跟有线台合作。那平白得罪人,好处呢?

  压制三大台是有直接好处的,协会帮的不是某一个作家是整个作家群体,作家能压制电视台,电视台就得让利给作家。这些好处明面上看不见,暗地里却说得过去。

  压制有线台?杀猪焉用牛刀。

  可要是不为她出头,新人也是交了会费正经的作家协会的成员,她被欺负了,大家脸上也不好看。被欺负的新人过于沉默,协会也就找了个人给导演提了那么一句,事情我们知道了,你们别太过。

  此后他们就不管了,除非林谩语愿意去击鼓鸣冤。

  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展开的林谩语转头就打给了部长,问朴正敏怎么个情况。部长表示小问题,很好搞,只要你一直在我们台,这种问题根本不用关心。

  “我都没跟你讲,你就应该知道,那根本不算个事。”朴正敏正在开会,没时间跟她多聊,“这件事我处理,你专心写本子就行。”

  这边电话挂断,那边作家就把部长的话转述给导演,小问题,别烦我,首播我不去。

  “你等下,先别挂。”金元锡思索片刻,问她,“你下一个项目准备什么时候出?”

  “我哪知道,没灵感写不出来。”

  “灵感?”

  “不重要,反正现在没有项目。”

  导演沉默数秒,“晚上收工后,我们见一面?”听她问什么事,回说,“电话里讲不清楚,还是见面聊。正事,不是首播聚餐的事,别的事,见面好聊,你来找我或者我去找你都行。”

  林谩语楞了一下,报了自己的地址,随即挂了电话,思考导演能有什么严肃的正事必须要见面聊。

  她在一家餐吧里待着,白天是餐厅晚上是音乐酒吧的店。

  今天出门天气不好,她就没去便利店,找了这家二十四小时的餐吧待着。这家店很冷清,早上林谩语以为是太早了才没人,临近中午的饭点还是没人,等她点了份海鲜烩饭,饭上来吃了一口就明白为什么没人了。

  好难吃!

  咖啡不好喝就算了,饭还难吃。海鲜烩饭里用的虾子感觉是冷冻了一年的那种,果汁明摆着是浓缩果汁兑水后的成品。就这么一家店,能持续开着都很奇怪。

  林谩语之前没来过这家店,她盲选餐馆之类的地方都是选人多的,会进来这家店纯粹就是因为她出门太早,很多店都没开门。等她发现这家店很坑也不好出去了,外面雨下的太大,瓢泼大雨好不夸张。

  这么大的雨,林谩语别说出去换家店,就是从店门口走到过马路的地方都能让她变成落汤鸡。这么大的雨打伞也没什么用,与其给自己找麻烦,还不如叫点虽然也不是很好吃但能吃的小甜点凑合一下呢。

  大雨阻挡了林谩语换店的打算,大雨也让姜东元披上雨衣出门吃午餐。

  初中小妹妹很疑惑为什么大叔不叫外卖,外面雨那么大,还要出门?还跟大叔说,爸爸叫了外卖,他们可以一起吃。大叔却说,他有点担心去协助动物保护协会的同僚们,想去看看他们怎么样了。

  大叔是很善良的大叔,小妹妹跟爸爸讲,大叔人超好;亲爹拍拍女儿的脑袋,你爸我也很好。

  父女两嬉闹时善良的大叔披着雨衣出了门,外面风大雨大,风雨交加根本看不清人。或者说街上根本没人,目之所及偶尔有那么一两个行人,也是抱着伞跟盾牌一样往前冲。

  姜东元站在门卫室边上一时不知道要往哪走,门卫问他要去哪,他想了想问对方之前去协助动物保护协会的人往哪去的。门卫给他指了个方向,姜东元抬脚要走,腿又收了回来,掏出手机又给赵寅城打了个电话。

  听筒里传来的声音是在户外,有汽车鸣笛声,还不是一个而是一片鸣笛声。尖锐的喇叭让姜东元犹豫,他真的要出去吗?

  “干嘛。”

  接电话的赵寅城语气不是很好,心情也不是很好,他就不应该出来,管那个白痴怎么死。出来也没什么用,这都快一个小时了,他都没开出他们家五公里,堵车堵疯了。

  姜东元看着台阶外的雨,他的鞋已经湿透了,从办公楼走到门卫室就湿透了。湿透了的鞋很不舒服,不舒服到他知道自己应该回头,赵寅城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他就应该回头。

  “你联系到她了吗?”

  “谁?林谩语?”

  说起这个赵寅城就生气,“那个智障把我拉黑了!”

  湿透的鞋让寒气从脚往上窜,姜东元想挂电话,他应该挂电话,不能往下问,也没什么可问的。但寒气顺着小腿攀爬到腰腹,再往上是胸膛,双臂被寒气侵袭,手指冰凉。

  冷的姜东元扣着手机的手挂不了电话。

  因为冻僵了才挂不了的。只是冻僵了,只有冻僵了。

  电话没有挂,赵寅城持续吐槽,他憋了好久,也没什么人能说,跟谁说都丢脸,还不如跟姜东元说。起码姜东元也算是当事人之一,被应拖下水无辜的当事人。

  疯狂吐槽的赵寅城还是规避了一些关键点的,比如什么身体游戏,那东西不好说,说出来脸就丢到太平洋去了。在隐去关键词的版本里,故事是两个很有缘分的男女在巴厘岛暧昧了许久,暧昧到男主人公以为他们之间就差捅破窗户纸,还是薄的能透光的那种纸,谁承想,回国的女主人公扭脸就不认人!

  “我t就是她的按摩”赵寅城把话吞回去,“反正那孩子脑子有问题!说什么对你一见钟情,跑去你那边蹲着就是在失恋疗伤,疗她个头!她哪恋了!”

  ‘一见钟情’让姜东元听着有些恍惚,而兄弟过于漫长的吐槽让他不解,“她哪里都不好,你喜欢她什么?”

  赵寅城被噎住,林谩语当然不是哪哪都不好,可是“算了,我把她号码给你,你问问她什么情况,要是没事我就不过去了。”

  手指微动的姜东元干笑一声,“不好吧,你还是让你助理打电话问一下。”

  “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赵寅城以为他是在意自己的想法,很男人的跟兄弟说,“不就是女人么,我什么时候缺过女人,林谩语是昨日黄花,已经凋谢了,不用管。你就确定一下她活着就行,她应该没那么蠢,这种天去找什么猫。”

  姜东元还是拒绝,必须得拒绝。兄弟多年,就他那个语气,摆明了是没方下,要不然根本不会出门。他没放下,他就得拒绝,“你找你助理,我不方便。”

  “你问一下不会死,我助理打过去跟我找她有什么区别,我不要脸啊。”赵寅城让兄弟自觉插一下刀,当兄弟不就是两肋插刀的么,“就你打,除了你没人知道这件事,我这边堵死了,又不知道她在哪。要是那个白痴真去找什么猫了,现在还不知道躺在哪辆救护车上呢。”

  兄弟有句话说的特别好,不就是个女人。

  姜东元回他一句,“我在门卫这。”

  赵寅城没听懂,“门卫怎么了?”

  “从办公室到门卫平常最多走七、八分钟,今天我走了快半个小时,可能更久。”姜东元舔舐冰凉的唇瓣,哈出一口热气,吸入冷风,透心凉,格外清醒,“距离我打电话给你过去一个多小时了,你没给我回电话,我走了半个小时从办公室走到岗亭,走的我鞋都湿了。”

  “寅城,我在门卫这。”

  车道上的鸣笛声吵得人烦躁不已,坐在车里的赵寅城沉默许久,久到姜东元以为信号断了。

  信号没断,鸣笛声持续不停,赵寅城挂了电话。

  林谩语见到赵寅城的时候,非常意外。这哥的助理打电话给她,说什么有个项目想要对接,那话她都听不懂,她跟赵寅城有什么项目能对接?但听那位助理的意思是想要知道她的位置,她就猜是赵寅城想知道,也就说了。

  没什么不能说的啊,赵寅城早就知道她在这附近晃悠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说了之后,她以为自己会被赵寅城打电话过来骂,可等了好久也没等到赵寅城的电话,本想着难道就是这么一问?结果两个小时后,哥们推门进来了。

  林谩语就坐在靠门边的这一排,到这个点,整家店她一个人包场,门上挂的小铃铛‘叮铃铃’的响起,她抬头望过去,就看到了有些狼狈的赵寅城。

  头发被雨水打湿了,t恤也因为雨水黏在身上,那哥还没带伞,貌似是冒雨冲进来的。进门后环视一圈,看到她大踏步前进,那气势,给林谩语吓的都不敢动。

  她该不会被打吧?不是,为什么啊?她啥都没干啊,绝对无辜!

  打呢是不可能打的,赵寅城都没骂她,除了拽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时动作过大,弄出的响动也有点夸张,坐下后什么都没干,一言不发,盯着她看。

  林谩语被看的毛毛的,脊背寒毛都竖起来的毛,那眼神绝对算不上友好,但那个眼神也很古怪。她讲不上来,像是掂量她?搞不懂。

  新客人进店,动静还弄的很大,这要是换了别人服务生肯定就躲了,但赵寅城明晃晃的露着脸,女服务生迅速到位。服务生不止带上了菜单还给‘客人’拿了一叠餐巾,还有一包餐巾纸,两眼放光的望着客人,等着为客人服务。

  从服务生要往这边走,林谩语就看赵寅城改变姿态,收敛坐姿,也端正表情,等服务生到位,他已经是个‘艺人’了,温和有礼的那种。就这番慢速变脸,让林谩语想吐槽,都不知道这算是双标还是对方演技过好。

  演技确实不错的演员多谢侍者的照顾,点了杯咖啡后还满足服务生的心愿,给对方签了名,态度简直不要太好。可等服务生一走,望向林谩语的脸,又是那种不友好的状态了。

  如此双标的待遇让林谩语有点不太舒服,也不管他搞什么了,先喊冤,“我先说,我什么都没干。我没凑上去,看到姜东元还躲来着,我们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过,不管你为什么发脾气都跟我没关系。”

  赵寅城翘起嘴角,幅度很小,不算是个笑,就算是也不是什么友好的笑,“你什么都没干?”

  “没有啊,我都没见过几次人,专门避开的。”林谩语举手发誓,“你要还是因为什么狗血剧情来的,真的跟我没关系。”放下手说,“我最多再待三、五个月?”她也不是很确定,按照恋爱时间算的,“反正我没感觉了这件事就结束了,你也别老纠缠,我也很倒霉啊,喜欢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垂下眼睑的赵寅城思索,他到底是被兄弟耍了呢,还是面前的家伙在说谎。姜东元的话很明显,他有兴趣,有兴趣所以在风雨中走了半个小时,有兴趣所以不方便,有兴趣就必须得避让,因为天下女人多着呢。

  自家兄弟的兴趣不可能平白无故出现,那引起兄弟兴趣的女人用了什么手段,他就很好奇了。非常好奇,好奇的简直想给林谩语鼓掌,他都不知道,这姑娘手段那么高端,能在姜东元明知道天下那么多女人的情况下,还跟他挑明。

  我不方便。

  那是林谩语撒谎了吗?没有。

  且不提这姑娘没必要撒一戳就穿的谎言,光她那个表现,赵寅城就能确定,她没撒谎。这家伙要是演技能那么好,骗过他的眼睛,那他就可以退圈了。

  所以,现在是两个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的人,互相对彼此有兴趣?这太t有意思了,一出好戏啊。

  “三五个月是什么意思?”赵寅城低眉拨弄着指节,淡淡的问,“为什么三五个月你就没感觉了?”

  一句谎话都没有说过的林谩语也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说谎,坦率的说,“我这个人三分钟热度,喜欢就很喜欢,但喜欢的时间都不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荷尔蒙作祟,三五个月荷尔蒙消散了,也就不喜欢了。”

  说起这个林谩语就跟他讲,她已经想好了的处理方法,“我知道我们不可能,我们确实也不可能,我也不会去追,就这段时间而已,最长不过半年。我最多就在这附近晃悠半年,半年后荷尔蒙退散,我也就走了,你就闭上眼忍半年行不行?”

  赵寅城挑眉看向她,那眼神很诡异,林谩语看不懂,干脆直说,“话不好听,但我们确实没有什么关系,我不是在出轨,更不是专门挑姜东元当做出轨对象。”

  “我们之间的事原本跟姜东元就没什么关系,我还倒霉对不起。”林谩语被他歪头的动作吓的一缩脖子,迅速认怂。

  “道歉是我应该的,可那天我去找你也不是要跟你在一起,是想要跟你说清楚,我对你只有欲没有爱。你说我渣也好,坏也罢,我都认,但我好像一开始就问了,我能不能只睡你,是你先伸出手的。”

  林谩语说完又改口,因为对面那家伙的眼神更诡异了,“我不是说你有什么问题,我们属于双方过失不是,完完全全是我的错,我认,我道歉,对不起。但我真的对你没有恋爱的感觉,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不是因为姜东元,单纯是我不喜欢。”

  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完了,道歉也说了,自认啥都说清楚的了的林谩语闭上嘴,坐的无限乖巧,等着被喷。赵寅城却没有化身霸王龙冲她喷火,反倒跟她确定一件事。

  “所谓三五个月,最长半年,一定准吗?”

  林谩语一愣,这是过关了的意思?认真点头,“绝对准!”她从小到大恋爱最长时间都没超过六个月,最短两个月就分手了。

  赵寅城笑了,开怀大笑,笑的前仰后合,笑的林谩语满头雾水,笑啥?

  笑,就算他们在一起,对面的白痴也只会跟他在一起半年。

  “林谩语,我们打个赌吧。”赵寅城指了指窗外,“就以半年为期,半年后你如果放弃了姜东元,那我跟你道歉,我欠你一次,你让我免费出演你的作品都行。但是”手腕调转,食指指着茫然的蠢货,“如果半年后你没忘掉,甚至于跟姜东元在一起了,那你要立刻分手,赌吗?”

  林谩语不懂为什么要有这个赌约,“你喝酒了吗?”

  “赌不赌?”

  “不赌?”

  赵寅城放下手臂掏出手机,把手机放在两人中间,呼出兄弟的号码,在接通时告诉兄弟。

  “我跟林谩语在一起,我们打赌,她最多就这么追着你半年,半年后她对你就没兴趣了。因为她喜欢一个人从来没超过半年,她就是想得到,得到得不到的东西,小孩子的占有欲。”

  托着下巴的赵寅城笑眯眯的看着惊悚脸的傻子,问兄弟,“半年之约,赌吗?”

  世界名画呐喊,如今就是林谩语的脸,她好像是真的把赵寅城惹毛了。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