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65章 赵寅城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3-27 12:19:07
  夜幕会降临, 朝阳也会升起,这属于不可抗力,日落一定有日出, 如同真香可能会迟到但不会缺席是一样的。

  林谩语真香了, 从海滩一直香回酒店,从夜晚香到清晨, 真的香。

  具体这么个香法无法描述制香细节, 反正林谩语躺平不再挣扎,她放弃了,自制力这东西她真的没有。恶魔的蛊惑力太强, 她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会被诱惑太正常了。

  嗯, 就是这样, 不是她的锅。

  甩锅甩的无限心虚的林谩语被人从身后拥住,那只手臂勾着她的小腹把她搂入怀中, 手臂的主人埋头蹭了下她的后颈,用没睡醒的气声哑着嗓子含糊的说了句, 醒了?

  就一个词,一个词而已, 一个词呼出的气吐在后颈的肌肤上,霎时间鸡皮疙瘩暴起, 头皮一阵酥麻。

  凸(艹皿艹 )!

  林谩语放弃了挣扎, 挣扎不出去, 躺平吧。

  ‘躺平’了的姑娘翻身伸手,抱住他的腰人往恶魔怀里一埋,管他呢!睡都睡了!

  睡都睡了,天都亮了, 该起床了。

  先起床的林谩语洗漱后去叫了客房服务,本想只叫自己的那份,想了想还是叫了两人份的早餐。

  迷瞪着眼睛摸像身侧没摸到人的赵寅城睁开眼环视屋内,床头柜上的护手霜还在,笑笑又闭上眼,躺了一会儿才起身去洗漱。

  叼着三明治的林谩语在唾弃自己的时候,心情无限好的赵寅城从卧室出来,看到人扬手说了声,“哟~”

  口中本来就不怎么香的三明治一下更难吃了,林谩语把不好吃的三明治放回盘子里,尽可能让自己维持面无表情,给对方回应,“你把衣服穿好再出来。”这家伙披着浴袍还不系带子想怎么样啊!

  赵寅城一下就笑了,笑着收拢了浴袍插着手乐的不行,“你这是起床就后悔了?不应该啊,早上不是还”

  “停。”林谩语伸手挡在身前,认输,“你赢了,大获全胜,我们能换话题吗?”

  朗声大笑的赵寅城开开心心的享受胜利的果实,吃着第二份金枪鱼三明治,满足的比吃到韩牛还夸张。林谩语懒得理他,主要是搞不过,放弃放弃。

  认输认的干脆利落的林谩语等着那位重新穿好衣服,无法直视那件皱巴巴的花衬衫,问他要不要去买衣服,赵寅城当然没问题,两人就这么出门去买衣服了。

  倒也没去什么远的地方就在酒店里,林谩语定的是个度假酒店,酒店里啥都有,有高楼客房也有别墅区,自然也有购物的商场。卡了个墨镜遮住脸的男人,牵着内心的小人不停捶胸顿足表面没啥反应林谩语,这次走的就很慢了。

  本来两人没牵手,赵寅城勾着她脖子来着,可林谩语老觉得他在抱一个大娃娃,身高差这玩意儿远看是很萌,近距离相处很不舒服,还不如牵手呢。

  手牵手买衣服,手牵手去泳池,手牵手去浪。

  林谩语今天的原计划是出海,两天前她就租好了船,服务台打电话给她时赵寅城正在试衣服,听到了就说一起去,那就一起去啊。出海么,得天气好才能方便玩。上了船想要玩就得涂防晒霜,林谩语拿着防晒霜要涂,盖子刚打开就被赵寅城抽走了瓶子。

  再之后?之后就跟甲板没什么关系了,防晒霜掉到船舱的地板上,船舱里是有床的。

  一张大床,半弧形,洁白的被褥还撒了玫瑰花瓣,租赁公司提供的服务很是周到,床上有花瓣,床头有配合花瓣使用的一切物品。绝对做到让顾客乘兴而来,满意而归。

  卧室不止有软装,硬装也不错,躺在床上侧头就能看到海,顶部还装了一大面镜子。镜子里的姑娘双颊嫣红,明明是仰着头看向镜子的,偏偏眼神虚焦,拱起的腰腹大概吸引了她全部的心神,以至于看不见也不敢看镜子里的倒影。

  林谩语租了一下午的船,准确的说是四个小时,从码头出发再回码头全程四个小时。

  四个小时,好不容易升起来的太阳都要落海了,回程的游轮甲板才出现已经不怎么需要涂防晒霜的客人,林谩语四肢瘫软的被抱到沙滩椅上,享受夕阳的余晖,边上的人形禽兽得了便宜还卖乖,说什么都上船了不晒太阳多可惜。

  可惜你个大头鬼!

  扭头都嫌累的林谩语望着头顶的遮阳伞,有气无力的开口,“我怀疑你**。”这根本不合理,又不是什么烂俗的言情小说,还是**的分类,为啥这家伙体力那么好?从昨晚到现在了,那家伙是什么冲天小钢炮吗?

  才从最需要体力的军队出来没多久的赵寅城坐在她边上捏着她的爪子玩,笑的见牙不见眼,“我当你是夸我。”他当兵那么长时间,军营待久了,不管是体力还是精力,亦或者吸引力,都不需要怀疑。

  赵寅城戳了下她的小腹,食指往下压了压,软绵绵的,给与建议,“你需要运动。”

  拍开爪子的林谩语让健身教练闪开点,她不办卡,“你什么时候回国?”

  “看你啊。”赵寅城手贱又去戳她,这次戳腰,戳的又被打,笑的可开心了,再戳。

  拦了几次都没拦住的林谩语气的上手挠他,被他抓住手亲了一口,无语的很,“看我是什么意思?你不是来工作的吗?”她以为他们会碰到又是一次巧遇,红线的功劳,类似于赵寅城来这边工作被红线牵过来什么的。

  “我有说我是来工作的吗?”赵寅城笑了,红线什么的**,但要是他知道会跟她讲,这次的红线是人工的,“我专门来找你的。”

  林谩语楞了一下,“怎么找?”谁都不知道她在哪,找**啊?

  这个故事稍微有点复杂。

  话说半个月前,赵寅城刚拿到妹子的电话,隔天就打不进去了,短信也不回。他以为自己被拉黑了,可用助理的电话也打不进去,就打电话给金元锡以对他们的项目有兴趣的理由说是想要见一面。

  接电话的金元锡又是惊喜又是怀疑,惊喜就不解释了,怀疑的点在于,赵寅城要是真的看过他们的项目就不可能感兴趣。不是剧本有什么问题而是男主设定是高中一年级的学生,就这个设定,赵寅城没办法演,能感什么兴趣,对配角感兴趣?

  有介于昨晚作家特地打电话说过导演问都没问,就把她的号码给男演员的事,金元锡就觉得这里面有古怪,就试探了一句,“我们作家出国了,您是要单独跟我见面吗?”

  “林谩语出国了?”赵寅城讶异道,“你们的项目不是在筹备吗?”

  这个问题问出来,金元锡就猜到对方不是想要见他,更不是想要参与项目,笑着回了句,“具体我就不方便说了。”

  挂了电话的赵寅城才知道林谩语出国了,去哪里不知道,只知道不再韩国。不再韩国能去哪?世界之大,哪不能去。

  作家不在国内,但制作组在国内,项目还在筹备中,演员都还在选,作家不可能玩消失的。既然作家不会玩消失,那就找到作家会联系的人就行。

  赵寅城发动人脉打听了一圈,他对tvn完全不熟,跟有线台从来没接触过,好不容易找到了突破点,据说跟作家关系很好的电视部门部长,随即找了个中间人约部长喝咖啡。

  收到邀约的朴正敏还蛮奇怪的,他没往什么对方会参与他们项目的方向想,不可能的事想什么。但赵寅城有约,去是肯定要去的,见一面没坏处啊,现在是不可能有合作的机会,未来说不好啊。

  考虑着未来的朴正敏跟赵寅城见面了,这次赵寅城没说什么我想要参与项目的话,那话对导演说可以当个理由,对一位部长说就不合适了。

  赵寅城说的是,“可能有些冒犯,但我跟成右哥是很好的朋友,他最近”顿了顿,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放下杯子继续,“我想搭个桥,也想拜托您帮个忙,让双方见一次。感情的事说开了也就开了,都在一个圈子里,没必要闹的不开心啊。”

  很意外会听到这番话的朴正敏心里嘀咕着没听说赵寅城和曹成右关系好啊,嘴上敷衍着,“这种事我也不好插手,感情到底是两个人的事么。”演员和作家他肯定站作家,这种事他掺和做什么,别好人没当成还惹的一身骚。

  “这样,我也不让您难做,您也当给我个面子。”赵寅城也没指望对方能把人叫回来,就说,“那哥找不到人,听说是出国了,您告诉我去了哪就行,给个地址,让他们自己碰面,当偶遇就行,我们都当不知道,行吗?”

  朴正敏摇摇头,“不是我不给这个面子,是我也不知道她在哪,她就说去了巴厘岛,别的我都不清楚。”

  巴厘岛啊

  “那行,多谢您。”

  “没有,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自认什么忙都没帮上的朴正敏也没在跟作家联系的邮件里说过这件事,那不是多此一举么。而得到了岛屿名称的‘好友’当天就订机票出国。

  赵寅城飞了巴厘岛,**林谩语具体在哪,谁都不知道林谩语具体在哪,但他知道林谩语在这里,剩下的就看运气了。

  “这都行?”林谩语对这个曲折的寻人故事不知道要怎么评价,“你居然冒充成右哥的朋友?”

  “也不算冒充,我们合作过,关系”赵寅成圈着她的发尾玩,“还行。”好朋友肯定算不上,但也没到冒充那么夸张。

  这话说的林谩语就不懂了,“你们要真的是朋友的话,你现在做的这件事好吗?”眼神扫向他的爪子,“我可是朋友妻,就算是前任,也不合适吧?”

  “算起来我们也不是很熟。”赵寅城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就改口,“几乎不认识。”

  超级无语的林谩语对他的脸皮之厚算是了解了,但她还是很好奇,“就知道是巴厘岛你就来了?而且你干嘛那么急着找我?”

  “想见你就是千山万水都会想见你啊。”赵寅城亲亲她的侧脸,同妹子放电,“我想见你,怎么可能不急呢。”

  换了个人可能就心动了,因为情话很好听,因为男人很帅,因为这个人真的出现了,多浪漫啊。

  可林谩语面对那张帅脸只有一个想法,“你是不是刚好闲着没事干?”说起来,“我几次碰到你好像都是因为工作,又是见电视台部长,又是见作家,听说很多人在抢你回归的作品,按理说应该是在兵役没结束你就定了项目才对,可你不停的见人”

  已经熟悉圈内套路的作家估摸着,“你还没选好你要回归的作品?作品没选好,到处见人,那就是很多人都用人情想招揽你。既然到处见人就是人情很多,你不好拒绝也不想答应就找个理由跑?”越说越觉得自己猜对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刚好又对我有兴趣,就”

  赵寅城表情一僵,伸手掐住她的脸弄出一个嘟嘟唇,“看来你不喜欢聊天。”

  不喜欢聊天喜欢什么?喜欢在海上浪啊~

  船靠岸,海上的事随着夕阳沉海不再谈,接着去哪比较值得聊。林谩语是不想回酒店,她还没缓过来呢,问赵寅城想去哪,赵寅城表示回酒店。

  “你是禽兽吗?”林谩语不敢置信。

  赵寅城倒是楞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笑出声来,“回酒店收拾行李,你想什么呢?”

  说到酒店,两人住在一家酒店,不同的是赵寅城在别墅区,私密性更高。所谓回酒店收拾的不是赵寅城的行礼是林谩语的行礼,都见面了,都在一家酒店为什么要住在两个地方。

  林谩语觉得这个巧合巧都无敌了,赵寅城却说这就真的是缘分了。

  缘分一词出口,林谩语又想起来那个寻人的故事,“你说实话,你是来躲麻烦的,顺便度假,再之后才是找我。”上下扫视装傻的家伙,“别否认啊,你肯定是想着找不到也无所谓,来巴厘岛就当是休息了。”

  赵寅城一脸无辜,“你可以对自己有点自信,男人对一个女人有兴趣,就真的可以跨越千山万水就为了见到那个人。”

  很有自信的林谩语给了他一个白眼,信他就见鬼了。

  信不信的,两人都住在一起了。

  在一起了?没有,就是住在一起了。

  他们住在一起,他们一起玩。醒得早会一起跑去逛早市,睡得晚会开车去寻觅烧烤店。林谩语在进别墅区看到他租的那辆敞篷车时,基本能确定这家伙真的顺便来找她的,他们能碰到人工红线的功能只有一小部分,更多还是魔鬼牵线。

  诚实的讲,发现对方是顺便来找她的,让林谩语有那么一丢丢丢丢丢的失落,但更多是松了口气,要是真的见了几面对方就上头到非得再见不可,那也蛮诡异的。倒是本来有事所以才创造了一次偶然的巧遇更让她能接受,这才是正常人啊。

  正常的直男会做一些他们觉得浪漫,但在女人眼里很囧的事。

  比如赵寅城那个智障直男时不时就会刺她一下,无意识的那种。比如你是袖珍,不是矮,袖珍多可爱。

  可爱你个大脑袋!

  袖珍这个评价之所以会说出来,是因为林谩语洗澡忘记带衣服进去换,呼叫赵寅城给她拿衣服。那人不太想拿衣服想鸳鸯|浴,被林谩语赶出去后,给她递了一件自己的t恤,也不知道脑子在想什么不和谐的东西。

  在不穿衣服、穿去海上浪了一天都是海水的衣服,和穿他的衣服好歹干净之间,林谩语选择套上那件t恤。她穿他的上衣可以直接当短裙,里面是否真空就不重要了。

  穿着‘短裙’出来的林谩语还准备去找自己的衣服换,就听到他说,“我就知道你可以当裙子穿。”

  “你什么意思?”林谩语有点不爽,攻击我腿短?

  赵寅城没那么想,坐在床边抬手比划了一下她的高度,“小小的很可爱啊。”

  “我警告你啊,不要攻击身高。”林谩语看他比划的那个离地一米都没有的高度,让他老实点,不要找架吵。

  平白被‘攻击’的赵寅城就说出了那句,“你别那么敏感我不是说你矮,我是说你可爱。你是袖珍,不是矮,袖珍多可爱,像个洋娃娃~”

  我t你全家袖珍!

  咬牙往床边走的林谩语冲他举起拳头,“看到这个袖珍的拳头的没有?”剩最后一米时一个小跳跃,挥拳就叫,“你是没被袖珍的拳头打过!”

  袖珍的拳头被宽大的手掌包住,人也被他抱住,再之后就跟t恤没什么关系了,男人笑的挺贼的。

  愚蠢的直男时不时就攻击一下‘袖珍’这个点,林谩语怀疑他是故意的,就是故意想闹她,觉得好玩,一度怀疑他智商。这个弱智跟幼儿园小男生碰到喜欢的女孩子会给对方送**毛虫一样,看她不高兴,他就很开心,幼稚!

  幼稚的家伙有次真把林谩语惹**了,他们去海边冲浪,林谩语不太会,赵寅成教她。

  这东西跟男朋友教女朋友学车一样,刚开始还是甜蜜教学,又是泳装,又是白花花的肉,冲浪教学身体接触有频繁,肯定甜蜜的。可教着教着就上头了,赵寅成在林谩语有一次落水时吐槽了一句,你个子小小的不应该四肢不协调啊,都那么短不是更好控制吗?

  林谩语掉到水里已经很不爽了,还听到这么句话,当即翻脸。我都没想跟你学,我想找教练的好不好!是你非要教我还叽叽歪歪的,滚!

  生气的林谩语并没有跟他吵架,吵了显得自己作,直接开大,回岸上去找教练了。还专门找那种身高腿长腹肌八块的,这下不爽的就是赵寅城了。可直男要面子,拽了林谩语两次都没把人拽回来,等林谩语哼歌刷卡时,教练就定下了。

  腹肌八块的教练教妹子冲浪,冲的赵寅城怒火中烧,甩手走人,他也不可能跟林谩语当着那么多人吵架。何况他不是真的小男生,这种刺激不爽肯定不爽,但不会牵扯外人,更不会轻易就低头。

  两人都不低头,两人都很幼稚,两个幼儿园小男生和小女生开启冷战模式。特别弱智的冷战,从赵寅城抱臂坐在沙发上,对进门的林谩语一言不发开始。

  就他那个姿势,那个表情,背后插块木牌,牌子上都能直接写,赶紧道歉哄我。

  林谩语还等着人哄呢,怎么可能去哄他,就你会生气啊?来呀,战啊,造作啊!

  别人冷战呢,是摔门走人互相不见面,这两人冷战呢是林谩语叫酒店送餐,赵寅城煮方便面。两人都只准备了自己份的晚餐,然后面对面怒视对方,吃。

  大口吃肉的妹子把切牛排弄的像是切**,盯着对方切,刀尖划在餐盘上‘吱吱吱’的响;赵寅城挑动方便面鼓着脸对着她那个方向吹热气,搞得好像自己吹的是龙卷风一样,呼呼呼。

  真的,无敌幼稚!

  更幼稚的是睡觉抢被子,明明别墅有四间房,明明空调开着温度刚刚好,明明床有两米,明明被子根本不缺,但他们就是要抢。

  抢到最后裹成一个超大型的蚕茧,被包裹在其中的两枚茧蛹,扯着被子拉了半天发现他们被困住了。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赵寅城在下面,林谩语在他身上,也不知道谁先开始笑,笑声混杂在一起,幼稚的成年人们用笑声溢出唇角的吻和好了。

  冷战持续三个多小时,好久啊~

  七月,巴厘岛最热闹的时候,林谩语要走了。

  项目临近开机,作家得回国了。之后有剧本试读会,作家得在;有开机发布会,作家得出席;有开机仪式,作家得拜神;有开机聚餐,作家一定要到场。

  那么多作家要到场的行程让林谩语只能回国,她在这都待了一个多月了,也该回去了。

  回国前夜,两人给林谩语收拾行李,她就拎了个包就来了,回国却有三大箱行李要收拾。新买的衣服要带走,有她自己买的,也有赵寅城给她买的。有当地的摆件,有要带回国送人伴手礼,前者多半是跟赵寅城牵着手瞎晃悠的时候在小摊贩那里买的,后者是赵寅城陪她去商场买的,包括三个行李箱。

  三大箱,两箱半都是赵寅城买的。

  直男有一条准则,不花妹子的钱。林谩语跟他吃了顿饭,拿出钱包aa都没说出口就被他瞪了一眼,之后就不纠结这件事了。林谩语选择迂回,比如他们出去瞎晃悠,他给她买了一堆东西,她拿在手里玩,他就掏钱包。等去商场买伴手礼,她拉着他去看表,送了他一块,他当然也不会拒绝。

  钱财这种事,用送礼物去表达‘aa’比直接说我想跟你aa要好操作的多。

  那块表现在就戴在赵寅城的手腕上,那双手在帮林谩语收拾行李箱,三大箱行李折腾了好久才收拾好。

  别墅自带泳池,收拾好的行李箱在门厅排成一排,收拾好行李的人坐在泳池边闲聊。

  赵寅城晃着摆在池子里的腿,喝着啤酒跟她说,他还真的是来度假的。之前想找人,真心想找,但找不到确实也不准备强求。巴厘岛是个好地方,来这里比待在首尔好。

  “我不是快退役了才要找作品,我是去确定要去服役了,就不停的有人联系想要约退役后的作品。”赵寅城冲她抬了抬啤酒罐,“知道我人气多高么。”

  同他碰了下易拉罐的林谩语靠在他肩头,等着他继续说。

  继续说下去的故事很平淡,无非是他有些累,想要休息一段时间,也是让自己调整一下节奏。兵役那么长时间,他需要缓和一下。但不管是公司还是外界,都等着他回归,等着所谓的王者归来。

  有些人他确实不好拒绝,人家打电话说见一面先聊聊么,要是觉得不合适也没关系啊。话是这么说,一个个拒绝过去总不太好总不太好,跟每个人说他想休息一段时间,也到处都是劝他,圈子里一代新人换旧人,更新换代那么快,还是要有点危机感。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我确实是过来休息顺便找你的。”赵寅城摸摸她的脑袋,“是不是没那么浪漫了?”

  林谩语单手环着他的腰,让他看泳池里月亮的倒影,“现在就已经很浪漫了。”

  夜风徐徐,月光在水面波动,赵寅城放下了酒,捧着她的脸吻她。

  一个柔软的不带任何技巧的吻,都没有深入交流,就只是贴着,轻轻的蹭。

  这一晚赵寅城有乖乖睡觉,除了抱她抱的稍微有点紧,其他什么都没干,即便旗杆竖起也没太多动作。直男偶尔忍一下‘兽|欲’让林谩语觉得他也有点可爱。

  新的一天,下午一点的飞机,早上醒来两人都不想起床就在床上窝着。

  赵寅城问她东西有没有都带齐,林谩语说要是有什么漏下的,他回国让助理送到tvn就行。

  用下巴戳她的赵寅城不让她装傻,“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我回答你啦。”林谩语没装傻。

  推开怀里的姑娘侧身坐起来的男人怀疑的看着她,“你现在还坚持你对我没兴趣?你有兴趣的标准的到底是什么?”什么叫我回答你了,他问的是行礼吗?他问的明明是他们的关系。

  “我”林谩语有点迟疑是不是要把话说的那么直白,有兴趣的标准还能是什么,心动啊。我对你不心动,我单纯想睡你,仅此而已。

  就她那个表情,赵寅城就知道她要说的不是好听的话,那也就不用听了,“吃饭吧,早餐是出去吃还是叫进来?”

  “叫进来吧,省得你得一直压新闻。”林谩语看他愣住,笑了,“你以为我不知道?怎么可能。”

  巴厘岛不止是个度假胜地,巴厘岛还是个亚洲游客非常多的度假胜地。这年头人手一部手机,有手机就能拍照,照片拍到了,新闻就会出现,新闻没爆出来当然是有人压下去了。

  怎么都算的上是巨星的赵寅城压根也没什么遮掩自己,在海岛完把自己遮的密不透风也很奇怪,林谩语则是完全没有遮掩的意思。两人又是该牵手牵手,该拥抱拥抱,如果气氛到了,在大庭广众之下,在人群中拥吻也不是没发生过。

  赵寅城压下去的新闻林谩语之所以会知道,还得说起在赵寅城寻人故事里用过的那位借口。

  出来度假的林谩语特地关了手机就为了防止被‘寻’到,她不想成为小黄人,她要控制自己。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小黄人放弃了挣扎就开机了,邮件远没有电话来的方便么。

  巴厘岛和韩国的时差也就一个小时,赵寅城和林谩语见面的第二天就被拍到了。从海边回来的凌晨,林谩语被电话吵醒,来电显示上的名字,让她从赵寅城身边起身出了卧室去阳台。刚到阳台,铃声断了,她就等在阳台上,等对方再打过来。

  林谩语刚好等了一个小时,零点五十七分和一点五十七分,准准的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后,手机再响,这次接通了。接通了,没人说话,听筒里只有沉默。

  林谩语叹了口气,“喝酒了吗?”

  “赵寅城。”

  多少有些诧异的林谩语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没讲话,曹成右不沉默了。

  “我们分手好像没几天,庆功宴就是昨天的是,你新项目开多久,赵寅城?为什么?”曹成右完全不能理解,“他退役有两个月吗?你对刚退役的人就那么有兴趣?”

  林谩语确定他喝酒了,不然他说不出那样的话,被酒精裹挟才能说出质问一样的话,还是说的很不好听。他喝酒了,可能还醉了,亦或者在醉的边缘,跟喝醉的人没什么好计较的,她还是没说话。

  曹成右在说,说赵寅城把新闻压下去了,说赵寅城压的新闻让他接了不下二十通电话。有人隐晦提醒,你女朋友有情况;有人直接说,你最好去了解一下赵寅城;有人说的更直白,你这是分手了还是被劈腿?

  “我应该怎么回答那些问题?你知道即便分手的消息满天都是,大家还是没意识到我们分手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林谩语,你算过时间吗,两个月而已,我们在一起才几个月?”

  林谩语不知道要怎么回,回什么呢?回我跟赵寅城顶多跑身体朋友,还是回,不管我跟赵寅城是什么朋友,都跟你没关系了。她不想那么讲,不想跟在零点五十七分打来电话,在一点五十七分,时隔一小时后再度把电话打来的人那么说。

  她喜欢过那个人,她不想让那个人难过,她不舍得。

  那个凌晨曹成右说了很多,说到最后几乎就是在胡言乱语,林谩语什么都没回,安安静静的听着他把那些话说完,听他说,我们完了。

  电话挂断,继续睡觉。至于压新闻的事,既然赵寅城没说,林谩语就当不知道。挑明有什么意思?挑明了能干嘛?还不如当不知道,不用什么都说的那么明白,糊涂点也没什么不好。

  但现在得挑明了啊,到时间了么,再不挑明就太糊涂了。

  林谩语挑明了我什么都知道,赵寅城也就知道了,她还真没打算再进一步。

  直男很直,直男却跟蠢没什么关系。林谩语挑明了,赵寅城却没继续往下聊,笑笑就过去了。

  早餐吃的没什么特别的,两人聊的话题也没什么特别的,送她去机场的男人也就下车帮她把行礼搬上推车。再之后连个拥抱都没要,就像个普通一样,挥手同她告别,连个再见的话都没说。

  这次是林谩语站在原地看着赵寅城的背影,那家伙的大长腿让他的每一步都夸的很大,长腿的家伙在一众普通身高的人里明晃晃的就是一个鹤立鸡群,时不时就有人盯着他看。有个妹子捂嘴尖叫,看样子是认出来了,被认出来的家伙冲那个方向挥了挥手,尖叫的妹子激动的感觉要晕倒了。

  她跟对方在一起时也出现过被认出来的情况,这边亚洲的游客很多,赵寅城被认出来一点都不奇怪。但他从来没有为了要避免被谁认出来而特意装扮或者特地带她去人少的地方,想去哪里玩就去哪,他是完全不避讳的。

  被认出来也没关系,那人会跟对方笑笑,再指指她,摆手示意现在不太方便。大部分人都能理解,也不多说什么,也不会故意拍照;小部分不太理解的怼上来拍,他也会护着她并且警告对方,私人行程请放尊重点。

  那些照片里,或许就有赵寅城压下去的新闻。

  林谩语站在原地看着那个走的头都不回的大长腿,腿那么长走的好快;腿那么长走的好潇洒;腿那么长,胳膊那么长,连个抱抱都没有。

  (ˉ▽ ̄~) 切~~

  扭头的林谩语推车也走了,背过身的她不知道,腿长的家伙手上等着她后悔呢。

  上了飞机的林谩语是有点后悔的,不过她认为自己这是矫情,要是不太和谐的说法就是贱得慌。人家上心的时候,她只想着玩身体游戏,人家走的干干脆脆,她倒是不爽了,作!太作!

  那么作的事,不能干!还是工作吧!

  落地首尔,助理来接,金瑞恩问她玩的开不开心。林谩语想到的是赵寅城问她东西有没有带齐,楞了一会儿跟助理说我有给你买礼物,随后的话题就是工作了,明天剧组试读会的安排。

  到家了,行李箱打开要送礼物了,拿出一盒香薰蜡烛的林谩语想到的还是赵寅城,那家伙帮她包的特别严实。助理很开心收到礼物,欢喜半天看她愣神,以为她累了,就让她先休息,明早再来接她。

  家里的床没有两米那么大,家里的床也没睡过两个人,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的林谩语翻来覆去睡不着。纠结半响拽了个枕头抱在怀里,压着被子翻滚一圈把自己和枕头裹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包裹感奏效了,还是怀里的枕头更有效果,迷迷糊糊的也就睡着了。

  醒来时眼睛都没睁开,手惯性就往边上扒拉,能扒拉的只有被子,睁开眼,醒了。

  醒了,洗漱,衣服忘记拿,惯性想喊人,‘赵’出口,名字吞回去了。呆呆的站了一会儿,白眼一翻,自己去拿衣服,反正家里也没人。

  穿好衣服,花好妆,涂好口红的林谩语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指着她警告,“你别作,好好工作,好好赚钱,别把无辜的人拖下水,你就三分钟热度,别搞事!”

  不搞事的林谩语好好工作,全程走神,走神走的导演都怀疑她是不是对自己组的这个演员表不太满意,专门问了她,还说要是对谁不满意现在也能换,让作家有什么不喜欢的都直说。

  作家没什么不喜欢的,很好,非常棒,工作吧。

  工作吧,工作吧。

  工作做完了,剧本试读会结束了,开机发布会也结束,开机拜神都结束了。林谩语的工作结束了,结束的有点茫然,突然间不知道自己要干嘛,突然间哪哪都是巴厘岛。

  电视广告出现巴厘岛的宣传,开车时的电台有c说巴厘岛哪哪好玩,路边的灯牌都能出现巴厘岛的字样。

  林谩语首次怀疑,她真的只是对那个大长腿的身体有兴趣吗?

  大长腿消失半个月后给她发来一条信息。

  【第一个十五天,你没想明白需要时间;等第二个十五天,你要是还想不明白,我就真的放弃了。——赵寅城】

  卡在第二个十五天的第一天,林谩语望着那条短信想起来一句话。

  □□和性|交的区别是,前者人被爱包裹,性只是附带的感官刺激;后者是两头野兽为了繁衍而进行的本能。

  林谩语看着那条短信,思索着,她有没有被爱包裹。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