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64章 赵寅城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3-27 12:19:07
  偶遇这东西,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习惯了。

  再再再再再次同赵寅城偶遇的林谩语是真的习惯了,都不惊讶了的那种习惯。之前两人因为不同的女演员偶遇过两次了, 这次是因为男演员。

  新项目里的男主设定是高中生,脸嫩是基础设定,当然了美少年是必须的,不然女观众不会想代入。在这个基础上导演选定的男主是作家完全没听说过的一个人,金彗星。

  “《无法阻挡的highkick》(也被译为,搞笑一家人)你看过吗?”金元锡给她提示, “金彗星在那部剧里演李明浩。”

  **浩我倒知道是谁,金彗星没听过。

  作家没听过这号人物,倒是被导演发来的演员照片弄的两眼放光, 美少年!绝对的美少年,还有点日系,这位居然没红?

  金彗星完全不红,在国民剧《无法阻挡的highkick》播出时名气还是有的,如今就不太行。那部剧的热度早过去了不说, 他也没有后续作品维持人气。但颜值非常能打, 是国内脸赞的第一代,照片上的少年唇红齿白,很是清秀。

  冲着演员的照片和导演的推荐,林谩语去看了这部剧,一看就上头根本停不下来。也是因为上头了,作家觉得演员丁一宇更帅气,也可能是因为角色加成,他扮演的李允浩太招人喜欢了。

  为此,作家罕见的询问导演, 丁一宇行不行?

  “丁一宇?男主啊?”导演想了想,“你看了那部剧是吧?他长开了,高中生还是刚上高中的有点不太适合。”

  林谩语有点失望,“这样啊”

  导演听语气觉得作家貌似对丁一宇有兴趣的样子,就说干脆把两个演员都叫上,让作家都看看。要是作家见了人还觉得丁一宇好,那就定丁一宇。

  这么开心的提议让林谩语第n次觉得金元锡真心好合作,欢欢喜喜的就去见人了。见到真人,实际证明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导演选演员的眼光绝对够专业。

  身高腿长笑容阳光的丁一宇确实长开了,演大学生没问题,高三也没什么问题,但初中升高中的高一男孩就有点勉强。相比之下,身高上有劣势的金彗星,凭借水嫩嫩的少年感在基础设定上更符合角色。

  见过演员的作家表示她听导演的,金元锡一下就笑了,笑完男主就能定了。

  被天降馅饼砸在脑袋上的艺人经纪人力邀导演和作家喝一杯,就想套套近乎。他们家艺人起点算不错,电影出道,一上来就是男主,拍电视剧也是国民剧。后来更是参与了《当少年遇到少年》的同性题材,受到过内业肯定的奖项提名。没获奖是没获奖,但未来明明是大有可为的。

  可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出道即巅峰随后就是一路下坡,别说主演的邀约了,配角都很少。如今都‘沦落’到拍有线台了,但有线台里的作家给力,出过热剧的作家,还是男主的合约,那必须是馅饼,可得咬**吞下去,不能出任何意外。

  经纪人的邀请作家无所谓,导演就给了个面子。天生也是晚饭的点了,吃个饭喝一杯就喝一杯。再说之后要合作,这点面子还是可以给的。

  制作组双王给面子吃饭,经纪人直接定了高档的韩餐馆吃韩牛,就怕招待不周。必须要说,韩牛的口感还是不错的,经纪人也很会来事,酒桌上应该算是宾主尽欢。

  只不过经纪人格外会来事,圈内的规矩又是作家比导演大,经纪人一直向林谩语疯狂输出彩虹屁,被人捧着是很开心啦,可她觉得这样对金元锡不太好。他们不是上下级的关系,她也不想变成上下级,所以在经纪人要约二场的时候就说累了。

  作家说累了,经纪人担心招待不周,还想再劝,金元锡看出作家的顾虑了,冲作家笑着说玩玩么,先去,真累了再走好了。林谩语有些诧异,但他都开口了自然也就应下了这句话。

  二场确定,一场就结束了。

  出门时看出来两位大佬有话想单聊的经纪人找了个他去定会所的借口,带着自家艺人给导演和作家让出私聊的空间。那两人一走,金元锡就跟林谩语说不用在意经纪人觉得谁大谁小,圈内的规矩是圈内的规矩,经纪人捧着她是对的,要是经纪人忽视她捧着自己,那才不对。

  “我们之间怎么分工,我们俩知道就行,外人就是外人。”金元锡笑看作家,话里充满了,我们才是一国的意思。

  导演很喜欢跟作家合作,如同作家觉得他很好合作一样,金元锡也认为林谩语是很合作的作家,配合度高,不找麻烦,关键是本子写的好。他是有心跟林谩语长期合作的,要是可以,都打算考虑做固定搭档,圈内不少大作家都有固定合作的导演,黄金搭档一词不管是对作家还是对导演都是有好处的,这是合则两利的事。

  林谩语倒是不知道他想那么远,但听懂了他的潜台词,无非是经纪人那样的人很多,她和他都不用跟那样的人计较,刚想说话面前停了辆车。

  他们在店门口等车来,这家店开在半山腰上。高档的韩餐馆走的都是旧时两班贵族私宅的画风,客人的车从大门进来绕过花园再到店门口,随即下车进店吃饭,车有专门的人开走去停,吃完了再给客人开回来。

  面前多了辆车,侍者小跑过去给新来的客人开车门,站在台阶上聊天的导演和作家一起看过去,林谩语就看到了下车的赵寅城。

  林谩语没什么想法,都不觉得巧了,这不是有红线么,还有什么好巧的。倒是站在台阶上,有高度加成,巨人一点都不巨了,终于不用仰头看人,感官一下就舒服很多。

  赵寅城楞了一下,这真的太巧了,巧的让他忍不住想起缘分这个词。四天前才见过的人,又见面了。

  台阶下的巨人冲格外有缘分的姑娘挥挥手,低头看他的姑娘对他的高度很满意,也笑着点头打招呼。导演看清来人是谁,再看到他们这一来一碗的,疑惑的望向身边的作家,问了句,你们怎么认识的?

  作家认识演员不奇怪,可这位才退役没多久,圈内正在哄抢。谁都想成为他退役后首部作品的制作方,按理说双方搭不上啊。

  “孽缘。”林谩语说完把自己逗乐了,失笑改口,“缘分。”

  不管是孽缘还是姻缘,认识都认识了,碰到都碰到了。

  巨人走上了台阶,迎着光踩着阶梯一步一步靠近的男人,即便是林谩语对这个人没太大兴趣,还是赞同,帅哥就是帅哥,赵寅城是真的帅。

  帅气男人踩着时光的节点向她走来,林谩语恍惚间看到的是纽约那场酒会上的男人。那个人也很帅,帅到他问要不要喝一杯的时候,她根本没有拒绝的想法。

  然后一杯,两杯,宴会厅,套房。

  林谩语已经记不清到底是她先扑上去的,还是他先扑过来的,能记得的是,再见到这个人,穿着衣服远没有不穿想什么呢???

  清醒一点林谩语,清醒一点,那就是个帅哥而已!只是帅哥!

  帅哥就一个缺点,很致命,太!高!了!

  这家伙高的他跟身高也不算矮的金元锡打招呼,林谩语得先仰头看他,再收回下巴看导演,脖子疼。三人寒暄,看着人讲话是基本礼貌,看巨人讲话就得仰头,这来来**的,脖子要断。

  金元锡跟赵寅城是初次见面,他拍摄《成均馆绯闻》以导演出道时,对方还在兵役呢,两边也没有谁大谁小的说法。

  按规矩应该是演员给导演鞠躬,可对方是视帝,很早出道还努力往忠武路冲。赵寅城主混电视剧没错,但安一个电影演员的名头也不是不行。纯粹的电视剧导演也就拍过三、四部作品,要是赵寅城真的弯腰维持规矩,金元锡反倒尴尬。还不如就双方握手,维持平等关系,大家都舒服。

  两个男人寒暄起来没完没了,导演说久仰大名,演员说您过奖了;导演半开玩笑的讲有机会想合作,演员也跟着说一定有机会。他们一来一往的扯了半天,林谩语的脖子深感疲劳。没办法她可以因为话题无聊不插话,但不能直视前方发呆啊,那多没礼貌,只能谁说话视线跟谁走。

  以她看金元锡的角度,不仰头根本看不见赵寅城的脸,这家伙没事长那么**嘛?

  这边没完没了的,那边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的经纪人带着艺人回来了。对方看到赵寅城也在楞了一下,迅速上前弯腰鞠躬递名片,再介绍同时鞠躬的自家艺人。

  林谩语视线环绕一圈,这下好了,原本两个矮子的局变成了四个矮子,又要开始一波寒暄。

  他们寒暄他们的,林谩语不加入话题,眼神飘向站在巨人身边的男艺人,因为他也是得仰头跟巨人说话的。见面的时候林谩语没觉得男艺人多矮,只觉得他很青春,水嫩水嫩的美少年。

  男主是高中一年级的设定,金彗星身高一七零上下不算矮啊。可碰上了巨人,这位脑袋只到巨人的下巴多一点,这差距,男人跟男孩根本都不用看脸,看身高就行,太惨了。

  一想到自家男主一七零知道人家下巴,自己连下巴都够不到,他们都得仰头看人,她仰头时后颈的挤压程度还得比人家大。林谩语有种物伤其类之感,羡慕嫉妒恨之余酸溜溜的想着,长那么高又**用,浪费粮食!

  嘴上寒暄着的赵寅城眼角的余光一直也没从作家身上挪开,很早就发现作家在神游,就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同时相信了这位大概真的对他没兴趣,这都能走神还有什么兴趣。

  妹子没兴趣了就算了?妹子没兴趣了,会让男人更有兴趣的。

  赵寅城看向神游的作家,“我跟基浩哥有约,你要是不急着走,要不要去喝一杯?”

  神游的作家还没回神,导演抢先说,“不急,我们没事了,你们忙你们的。”说着话给经纪人使了个眼色。

  经纪人秒懂,连忙附和说他们结束了,带着艺人再度鞠躬先下台阶去给导演开车门,他们的车早开过来了。导演用手肘撞了下作家,让她给个反应。

  作家没听清楚,“基浩哥指的是”

  “金基浩前辈。”导演瞪了她一眼,“大前辈,你直属前辈,《巴厘岛的故事》(赵寅城主演的电视剧)的作家!”想什么呢,这么有名的作家也会不知道,被人听到了会挨骂的!

  慢半拍反应过来的林谩语想起来是谁了,他们见过,在一起作家交流会上见到的。对方是电视剧圈少有的男作家,不熟,就只是见过而已。

  不知道前辈在,那该走就走;知道前辈在,还是直属前辈,大前辈,怎么都得去打声招呼的。

  想起来是谁了,作家就跟导演再见了。金元锡倒是也想去喝一杯,跟大作家混个脸熟也好,但赵寅城既然只跟林谩语那么说了,就代表他们是私下聚会,不方便带那么多人。带上林谩语是后辈见前辈,赵寅城也愿意带,可带上他算怎么回事。

  都从店里出来了又往回走的林谩语无声叹了口气,赵寅城低头看了她一眼,“你不想去?”

  “也没有不想,多认识点人没什么不好。”林谩语知道他是好意,只不过,“我是真的不喜欢喝烧酒,好难喝。”她最大的局,想喝酒就喝,想换酒就换,人家大的局就得听人家的,南韩的酒桌上,烧酒是必备品。

  还以为她是不想见前辈的赵寅城翘起嘴角,没回她什么,双手插在裤兜里脚步轻快的往前,前啊前,前的林谩语站住了脚。

  “赵寅城xi。”

  停下脚步的赵寅城扭头望着两米开外的她,“怎么了?”

  “你走太快了。”

  “有吗?”

  ‘呵呵’一声的林谩语比划了一下两人的距离,让他自己观察一下有没有。

  扫了眼双方差距的赵寅城扭腰转身三步一跨,在她身边站定,低头说,“是你腿太短。”由于身高差,自动造成俯视效果。

  我t淡定,直男都没脑子,林谩语你要淡定,不要跟愚蠢的直男计较,丢牌面。

  鼓起苹果肌的林谩语释放假笑技能,仰头开口,“麻烦您稍微走慢点,可以吗?”

  身高差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在赵寅城的视角里,仰头假笑的小姑娘萌的很,萌的他想上手,裤兜里的手虚握成拳,眼睛眯起来,带着笑意说了声,“好。”

  好个头!

  一个‘好’,让双方平行了大概一分钟左右,可走着走着,赵寅城的步子就迈大了,速度是真的没变快,就是步子大,没办法腿长啊。他不自觉的迈出正常的步距,林谩语就得加快速度去配合他。她配合,他默认她跟得上,步调从有意识的放缓到无意识的回归正常,他一正常,林谩语就变成了竞走模式。

  要是没有‘你腿短’这话,林谩语肯定停下脚步不走了,再不然让他慢点,可不争馒头争口气,必须不能说啊!谁腿短啊,你才腿短呢,腿长了不起啊!

  腿长并没有什么太了不起的地方,也就是比腿短的人走的稍微快一点。那一点,让林谩语绕过长廊走到包间前时呼吸都急促不少,微张着嘴调整呼吸。赵寅城没发现她在小喘,以他的身高对方不仰头,他只能看到她的发顶,什么表情都看不见。

  到门前了林谩语看着拉门的人才发现,这位对这家店好像挺熟的,也没让服务生带路,自己就找过来了。

  包间里没人,赵寅城是先到的,也是因为先到才能跟他们一帮人在店门口寒暄半天。两人进去,先一步上前的赵寅城帮她拉开了椅子,等她坐下再坐在她边上,按下服务铃呼叫服务生,等人来,说是要一壶米酒。

  米酒的壶不是小酒壶是可以烧水的那种铜壶的大酒壶,这么一大壶酒点了,烧酒不需要了。米酒清甜,女孩子喝比烧酒合适。

  赵寅城点了酒让服务生先走等金基浩到了再点菜,他点酒的时候瞄着林谩语,等着她说谢谢,要不然给个笑脸也行。可酒点完了,服务生都关门出去了,妹子一点反应没有,就有点郁卒,白点了。

  压根也没觉得他是为自己点米酒的林谩语对他点什么酒没想法,酒桌上点多几样酒很正常啊,烧酒是必备品,不是只能喝它。

  有米酒,有烧酒,不管桌上有什么酒,都得看最大的那个人喝什么酒。那位喝什么,敬酒的人最好就喝什么。如同啤酒和白酒都可以摆上桌,但坐主位的人喝了白酒,敬酒的人就不能端着啤酒的杯子。也不是严格的说不能换,但不熟,还是别搞事。

  没什么想法的林谩语啥反应都没有,专门点米酒的赵寅城就想提醒她,“米酒比烧酒适口。”

  完全认同的林谩语说,“那不是适口,是好喝很多。”

  那我点了你不说谢谢?

  赵寅城用眼神让她给点应该有的反应,林谩语没看懂,反倒低头看了看衣服,疑惑的看回去,我身上有什么吗?

  摸了摸鼻尖的赵寅城笑了,冲她扬了扬下巴,“说谢谢。”

  “为什么?”林谩语不懂。

  赵寅城不想解释,说开了多丢脸,只让她,“说。”

  眨巴着眼的林谩语怀疑他脑子有问题,用关爱智障的态度说,“谢谢。”

  刚说完脑袋就被拍了一下,很轻,轻的几乎感受不到力道的拍,要不是他碰了一下就收回手,那更像是摸。

  被‘摸’脑袋的林谩语一脸懵,搞**啊?赵寅城直接笑出声,真可爱~

  不是很懂直男发什么神经的林谩语扒拉了一下头发,骚走刚才****的感觉,问他,“前辈什么时候到?”

  “应该快了。”赵寅城翘起腿侧身面对她,说那人堵在路上了,之前打电话讲就在附近了。

  聊还没到的人没意思,聊就在眼前的人比较有意思。

  赵寅城问她新项目是什么类型的故事,林谩语知道他想开个自己有兴趣的话题,可她不想聊剧本,他们两干嘛要聊剧本,还不如聊没来的前辈呢。赵寅城不想聊没来的前辈啊,聊别的男人做什么。

  “你为什么对我说平语?”林谩语突然想起来,这人从门口见面就在跟她说平语。换个人她不无所谓,可能都想不起来,可他们有那么熟吗?

  “不是你先对我说的吗?”赵寅城笑着去拿桌子中间的茶壶,给她倒茶,也提醒她,“上次堵车我们见面的时候,你先对我说平语的。”

  回忆半秒的林谩语‘哦’了一声,端起茶杯装刚才的问题不是自己问的。赵寅城看她试图把脸埋进茶杯里的样子,又想摸她的头了。

  小姑娘特别像他妈养的那只波斯猫,每次他去父母家,那只猫都会绕着他走一圈。起初他以为那只猫是喜欢他才围着他绕圈,可一圈之后猫咪昂着小脑袋踩着小爪子以巡视领地的姿态从他身边路过,再也不搭理他了,他要是想抱抱它,还会被挠。那只猫才不是喜欢他,是把他入侵者,要判断好不好攻击。

  那只波斯被他妈养的油光水滑,躺在窗台上晒太阳时,毛发都闪着光,一看就很好摸,手感一定超棒的那种光。

  想摸,想玩,想

  “你号码多少?”赵寅城掏出手机放在桌上推给她,示意她输。

  林谩语看看手机再看看他,“我是不是说过,我对你没”

  “交个朋友干什么得有兴趣才行,你只能想恋爱的男人交朋友?”赵寅城把手机往前推推,“自作多情可不好。”

  白眼差点翻出来的林谩语表示,“我就是自作多情。”

  这天就聊不下去了,赵寅城按着手机冲她笑,“我好像帮过你吧,于情于理,你不应该请我吃顿饭?”

  “行啊,这单我买。”林谩语才不上当呢。

  赵寅城以这单是他和金基浩吃饭为由再攻过去,林谩语就说等他们下次碰到了当场请防备。防备的心太重,重的赵寅城弄不懂,他到底哪得罪她了。

  对方装傻说什么做朋友,林谩语不想装这个傻,此类问题还是干脆点好,“我怕我真香。”

  “什么叫真香?”赵寅城不明白。

  林谩语告诉他什么叫真香,“就是你很好,又高又帅身材还棒,我很容易被你勾过去。”

  “这是在夸我?”

  “是啊。”

  被夸奖的男人笑了,笑着撩了把头发装模作样的给她展示帅气的自己,女人也被逗笑了,笑着打击他,“但我不想被你勾过去。”

  拽着椅子凑近她的赵寅城问为什么,完全不躲的林谩语龇牙,“脖子疼!”指着他的腿,重点强调,“很疼!”你再说我腿短啊!

  微楞半拍才理解她什么意思的赵寅城大笑出声,这次直接上手,按着她的脑袋揉,被拍开手笑的更开心了,她真的好像那只波斯。围着他绕一圈,绕的他提起了兴致,又自顾自的从他身边走开,跳到窗台上晒太阳,用那身皮**诱惑他,却不给他摸。

  啧!

  不给摸的姑娘始终没有给出号码,前辈到了,也只是简单的喝了一杯米酒,就跟前辈告辞,没有要套近乎的意思。前辈在,赵寅城也没留人,更没说什么我送送你的话,以至于金基浩不太理解这两人在干嘛。

  如果只是打个招呼没必要提前等吧,亏他还以为对方是有什么事找他帮忙呢,结果就是打个招呼。

  打个招呼的林谩语回家了,到家后半小时左右收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

  【你有安全到家吗?】

  林谩语看着那条短信,没来由的就想起了赵寅城,这个号码很可能是他的,没证据,就是直觉。

  【号码哪来的?——林谩语】

  【你猜~】

  猜****,林谩语一个电话打给了金元锡,问他,“你把我的号码给赵寅城了?”

  “对啊,他说手机没电了,想找你,不记得号码。”金元锡不觉得有什么不能给的,“怎么了?”

  林谩语很无语,“手机没电你都信,那他用什么打电话给你的?他怎么知道你号码的?我记得你们没换号码啊。”

  “我们是没换啊,是金彗星的经纪人给他的名片,他找那个经纪人要了我的号码,本来想要你的,你们不是也没换号码么。”金元锡还是不懂她为什么那么问,“手机没电**嘛不信,他用助理的手机打给我的啊,不是,你什么意思,我不应该把号码给他吗?为”

  “等下,你们两之间该不会是”

  “挂了。”

  直接掐断的电话的林谩语滑动手机按下那个陌生号码的通话键,开口就怼了一句,“你好无聊。”

  “这怎么能说无聊,我不是在想办法让你真香吗。”赵寅城乐呵呵的,“我在看《向阳而生》,如果这部剧真的是你和曹成右的恋爱故事,那女主角身上应该有你的投射。进击派的林谩语小姐,你碰到有兴趣的人不会想方设法拿到对方电话吗?”

  还真的是进击派的林谩语小姐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只说他的问题,“说好的交个朋友呢,你这是交朋友的态度?”谁会想方设法要个电话就为了交朋友。

  “朋友也可以变成男女朋友啊,都是从朋友开始的么。”

  “你怎么不说男女朋友都能变成旧情人呢。”

  “旧情人的意思是,你想跟我成为情人?”

  靠!

  听筒里的嘟嘟声让赵寅城朗声大笑,挂了电话就往‘咪咪’去,还没摸到猫先被亲妈教训,“你别招惹咪咪,小心挠你!”

  被挠也很可爱啊,可爱的超级想招惹~

  为了保护脆弱的颈椎,为了不让真香定律发生,当然还有不要让自己那么黄,林谩语决定飞出首尔,飞离韩国。她就不信了,红线那么厉害,这都能追踪到?

  林谩语不是对赵寅城完全没兴趣,这话说出来都亏心,就凭当初的金风玉露,她也不可能没兴趣啊。真没兴趣,酒都不会跟他喝。可她没有心动的感觉,真没心动,林谩语觉得那种兴趣更偏向于生理兴趣,太黄了,她不能接受自己那么黄。

  那家伙不明原因的欲,对上那张脸她就忍不住心生杂念。特别杂的杂,杂的她跟欲求不满一样。

  坐上飞机的林谩语试图给自己找个过得去的理由来解释,她不是个小黄人。比如可以甩锅给前男友,都是曹成右的错,是他破灭了她清心寡欲的新人生。

  林谩语不是个道德卫士,也不认为天地人伦的事要被限制在结婚前or结婚后,只要两相情愿那就等着水到渠成就好。跟喜欢的人做欢喜的事,没什么不可以的。

  跟曹成右在一起的时候,对方好像有顾虑,林谩语不太确定那个顾虑是什么,可能是想要认真对待她?或者是认为在一起时间太短了不合适?原因无非就那么几个,但他有顾虑,她也不可能做什么。

  她不要面子的吗?

  有几次其实已经到了江河可以入海的时机,偏偏男朋友意志力过于强大,生生建了个水坝拦截水流。林谩语不是没纠结过,你要是真不想,别撩我啊,撩了你又跑,太过分了!

  撩完就跑的水坝先生,在他们已经分手后开闸放水,弄得本来已经被男朋友折腾的清心寡欲的林谩语一下就被勾住了。脑子里甚至冒出了小恶魔试图控制她的身体,去跟对方说,亲,您知道有个东西叫分手那啥吗?

  小恶魔有点破三观,林谩语忍住了,她是一个端正的人,不能那么做,那太过分了。

  小恶魔被压进心底幽暗的小角落里,四周爬满藤蔓把恶魔藏的严严实实,可恶魔并没有被消灭,恶魔活的好好的,随便来个引子都能满血复活。

  赵寅城就是那个引子,兵哥哥的时候还不是,第二次见面就是了。那个引子药效有些过大,大的林谩语飞去了巴厘岛。

  挂了电话就去订机票的林谩语没想好去哪,反正不再韩国待,脑子里突然冒出来《巴厘岛的故事》手指就在键盘上敲下了巴厘岛,随即订机票出发。

  说走就走的旅行林谩语也就给部长发了个信息,用想要休息的理由说自己出国了,并且准备好好度假手机都不开的那种,让他有事邮件,她每天会看邮件的。

  先不管项目还在筹备作家就出国了的消息会让部长多生气,反正林谩语到巴厘岛了。

  巴厘岛,度假圣地,天高海阔,没有红线。

  上岛当天林谩语就玩疯了,她还真好久没出来度假了,她定的酒店每天都举行派对,带她去浮潜的小哥哥帅的她想摸人家腹肌。为了不让自己犯错,主要是预防疾病的林谩语狠心换了个小姐姐,可她每次看到小哥哥时懊恼的眼泪都会从嘴角留下来。

  成年人是有需要的,这东西不分男女,只分有没有享受过和想不想。

  从幽暗的小角落攀爬到心尖上的小恶魔,每天都在和维护底线的天使掐架,掐的昏天暗地,掐的林谩语都不敢白天去海滩了,诱惑实在太多,太考验她的自制力了。

  她本来就没什么自制力,这么搞下去,底线小天使要凉了。

  白天不敢去海滩就晚上去,都来海岛了,成天窝在酒店房间里也太可惜了吧。林谩语在危险的边缘大鹏展翅,眼看夕阳落下双腿就不受控制海边溜达。

  夕阳无限好,黄昏更是无限好。

  火烧云染红了整个海面,美景,美人,巴厘岛,最适合艳遇了。

  攥着红线那一段的巨人身披彩霞,踏着五彩祥云和他的金箍棒朝林谩语走来,蹦跶的小恶魔大获全胜,底线小天使死无全尸。

  这家伙,穿着沙滩裤敞开花衬衫的家伙,想勾引谁啊?

  “林谩语。”

  “啊?”

  “擦擦口水。”

  反射性抹了把嘴啥都没摸到林谩语羞恼的用沙子砸他,笑弯了腰的赵寅城根本不躲,他敢拿自己的金箍棒打赌,这家伙真香了。

  林谩语确实真香了,属于小恶魔的真香,香的仰头望着巨人,话都不从脑子过从恶魔过,“我能只睡你吗?”

  拍打沙硕的赵寅城诧异的看向她,堂皇摆手的林谩语带着底线小天使垂死挣扎,“我不是,我没有,我那个什么”

  夕阳,逢魔之时。

  敞开花衬衫的魔鬼弯腰冲她伸手,林谩语的视线看的不是脸,而是敞开的花衬衫,敞开的胸怀。

  夕阳,太阳,要沉海了。

  背着光的魔鬼冲她伸出了手,被魔鬼蛊惑的人类握住了那只手。

  再之后夕阳无限好,夜幕下的海滩,沙子很多,无人的地方也很多。

  夕阳,无限好。

  黄昏,人魔交融。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