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61章 第十四章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3-27 12:19:07
  《向阳而生》第九集播出, 这一集在红色布帐马车里吸溜着乌冬面的女主,夹着面条装作不经意其实紧张的抠手指的一句,你什么时候告白, 说完塞了一大口面条进嘴里的画面, 让最高收视率冲到了527。

  第九集的平均收视率定格在503,破五的数字让林谩语彻底出了名头, 在有限台能破五, 对标地面台就是至少破二十, 她是有大热剧的作家了。

  这一集,也让电视剧的留言板炸锅,追剧的观众守了九集终于告白了!

  【看打boss看的太嗨, 一度以为男女主得到大结局才戳破那层窗户纸,我都不抱希望了,你们告白了???】

  【眼看从第四集就是双箭头,我等了两个礼拜等到第八集就差按着男主的脑袋让他把话说明白,居然是女主告白吗?!林编(林作家)超神,居然是女主告白!】

  【好多年没看到女主告白的剧了,都是啥霸总搞场面,其他电视剧没个烟花都不足以支撑告白的重头戏,这么平淡的告白,为啥还会觉得甜?你们在拍电视剧啊!搞点大场面啊!】

  【曹成右的眼神杀太甜了, 要不是他跟作家在一起了,我就要磕真人了!】

  【那什么, 谁还记得当初有新闻说男女主恋爱的桥段是作家和曹成右的真人真事?所以现实中也是作家告白吗?麻蛋, 磕到了!】

  【朴宝音宇宙无敌可爱!不接受任何反驳!林编加把劲啊!搞快点,下一集就结婚!恋爱谈的那么甜,搞什么boss, 原地结婚!】

  林编分手中。

  《向阳而生》的主线给导演拍成了通关打boss的爽剧,恋爱线穿插其中占据的篇幅并不多,反倒让磕糖的女观众们对每颗糖都很珍惜。一场告白,集体欢庆,探究作家和男演员恋爱实况的人呈几何增长,涨的制作人想忽悠作家跟演员一起上个节目宣传项目。

  收视率破5,作家名字前的‘新人’称号可以摘除,面对作家,还是有大热剧的作家,制作人的态度好的不能再好。朴正敏都想好了,只要林谩语愿意上节目宣传,她想要什么都给她,然后林谩语跟他说,我分手了。

  “分手了?!!”

  拿着电话的朴正敏声音都劈了,“突然间?为什么?怎么会分手?谁说的?你们才在一起多久?你”

  电话那头的部长变身提问机器,电话这头的林谩语丢开手机拒绝沟通,她都分手了,正难过呢,问个毛球的为什么!

  作家把手机丢桌上了,坐在对面的助理探头看了眼来电显示上的名字,看到部长的名字偷瞄她一眼试探着去勾她的手机。

  金瑞恩小心把手机扒拉到自己面前,攥着手机往外走,走的慢吞吞的还不敢回头,出门后冲刺去阳台,快速跟电话那头说。作家分手中,原因不知道,心情极端不好。以及,最重要的,作家在写新本子,大悲剧,女主绝症开局,巨惨!

  听楞住的朴正敏慢半拍回神,“你谁啊?”

  “我是金瑞恩谩语老师的助理。”

  “啊是你啊。”

  隐约想起有那么个人的朴正敏让她重头再说一遍,先说分手,什么情况?

  具体什么情况金瑞恩也不知道,她知道的是,半个月前的某天曹成右来按门铃,林谩语伪装不在家,前者在门口一直等到半夜。当时她以为双方是吵架了,谁承想第二天她去林谩语家的时候也进不去了,还是按了门铃没人应答。

  打电话给作家的助理得知,作家跑去全罗道了,租了个民宿说是要闭关写本子,还说让她自己找事做什么。金瑞恩当然不可能就这么让作家自己闭关,好说歹说,说是自己也想去,才问到了具体地址到了地方,再之后就是听说作家分手了。

  “为什么分手?”

  “我”也不知道啊。

  金瑞恩不敢问,因为林谩语气压很低,之前明明脾气很好,脾气好的人脸沉下来杀伤力就特别强,她实在不敢问,生怕触霉头。本来林谩语都不准备让她去民宿,这好不容易见到人,要是她问了再被赶走怎么办。

  制作人砸吧着嘴,对自家恋爱脑的作家也是很无语,项目好好的分什么手,而且前期宣传点就是男演员和女作家的恋情,大结局还没播就分手算怎么回事?观众怎么想?圈内怎么评价?林谩语是真没脑子,除了恋爱什么都不管!

  不明原因的分手看来是搞不清楚了,部长就关心下一个问题,“女主角绝症的悲剧是什么意思?秋天的童话(蓝色生死恋)?”

  “是那个类型的题材,故事不一样,具体我也不清楚。作家没有企划,她直接写的剧本,目前才到第二集,我也只看了第一集和第二集的前半部分,详细的还不知道。”金瑞恩说完强调,“但特别好!光第一集已经特别好了,特别特别特别好!”

  朴正敏思索片刻,“你们在哪?”

  “我那个”金瑞恩有些犹豫,“要不,我问过作家之后再告诉您?”

  轻笑出声的朴正敏开口的语气带着笑意,说出口的话却没那么友好,“她是台里的签约作家,你也是跟台里签约的,你该不会以为你是她工作室的助理吧?”

  “十分抱歉!”金瑞恩反射性的鞠躬,腰弯下去了,地址也就说出来了。

  没办法反抗部长的助理心虚的回到充当临时书房的客房。房间里原来有的床铺什么的都搬出去了,搬进来一张超大的办公桌和两块移动白板,这里就是林谩语闭关的主要工作地。

  啥工作都没有主要负责端茶递水的助理给作家大鞠躬,先道歉再说部长讲下午过来。林谩语的回应是没回应,她盯着屏幕连个眼神都没给助理。

  助理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膝盖一软直接给跪,跪了好半天,作家还是没反应。金瑞恩眼泪都快下来了,她感觉自己这次犯了大错,肯定会被赶走。脑补的方向已经到,要是tvn开了她,她以后是不是就不能到作家,没了工作就没钱给房租,没钱给房租就会流落街头,紧跟着饭都吃不起,凄凄惨惨。

  “你干嘛呢?”林谩语拿着空掉的茶杯,诧异的看着跪坐在地上背景画面都开始下暴雨的助理,把空杯子往她的方向一送,“分手的是我又不是你,你那么丧干什么。”

  秒速直起身的助理红着眼睛开口都带着哭腔,“老师~”

  “别碰瓷啊,我没有要收徒弟。”林谩语抬了抬杯子,让她发神经,“茶不是,还是果汁好了,你别自己跪下就要跟我讲拜师啊。我现在心情很差,你别惹我。”

  腿都跪麻了的金瑞恩愣愣的看着她,“您不生气?”

  “气什么?”林谩语没弄懂,“你干什么了?”

  刚才没听到?

  秒速跪端正的金瑞恩先给‘老师’行个大礼,看的林谩语觉得她在拜祭先人,踩着椅子就闪开了,连声让她起来,别搞这套。改变姿势牵动肌肉的金瑞恩腿麻的有点控制不住表情,努力控制,快速跟避开她的作家解释下午部长要来。

  一心想让她赶紧起来的林谩语不觉得那是什么值得跪的事情,助理又不止是她的助理拿的也不是她给的工资,那听部长的话不是很正常么。

  “来就来呗。”林谩语摆手让她快点起来,别跪了,说完又想到,“你干嘛告诉他我在写剧本?”

  金瑞恩不敢起来,哪怕知道她不生气也只敢敲腿缓解一下,“我想着您不管《向阳而生》的事情总要有个理由,到底项目还没结束呢,就说您在写剧本。”作家不参与正在拍摄制作的项目很奇怪的。

  “先起来,赶紧的!”

  作家和助理纠缠以什么姿势沟通的时候,制作人打了个电话给导演的助理,试探着问对方,男主角最近拍摄还好吗?

  男主角最近的拍摄没什么好和不好的,在导演助理的眼里就是正常的工作状态,非得说有什么特别的话,大概是快杀青了,拍摄有点密集,感觉男演员好像有些疲惫。

  “没了?”朴正敏问道。

  导演助理不太明白,“应该还有什么吗?”

  应该有什么也不方便直接说,制作人丢下一句没事挂了电话,犹豫着要不要给男演员的经纪人打一个,又想着他也还没搞清楚情况打过去也不好说什么,还是没打。

  幸好他没打,不然经纪人会比他更疑惑,什么叫分手了,谁和谁分手?

  除了金瑞恩,目前再多个朴正敏,以及两位当事人之外,没人知道情侣们分手了。别说曹成右的经纪人,就是每天贴身跟着艺人的助理都不知道,曹成右谁都没讲,林谩语都玩消失了,自然也不可能跟谁讲。

  曹成右没说不是想瞒着谁,他是单纯的认为他们没分手,顶多就是吵架,还是吵的很莫名其妙的架。这不怪他那么想,实在是林谩语的分手更莫名其妙。

  一,他们没矛盾;二,没有第三者插足;三,双方连个大一点的争执都没有。女朋友就去了次片场,突然就说要分手,这搁谁身上,谁都不理解,也不会觉得这么就分手了。

  男朋友不止没有因为‘分手’影响工作,他甚至更努力的工作,就打算早点拍完早点杀青,他好去跟林谩语讲清楚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他做错了什么,他不知道,还是在其他地方让她生气了,这些都可以谈啊,想谈就得有时间。

  小姑娘不接电话,不回信息,找到家里也没人,曹成右都想着是不是他在什么地方惹到她了,所以她在发脾气。女朋友还是第一次发脾气呢,那让她冷静一下也没什么不好,再者说,他这边确实也走不开,那就先顾工作,结束了再找女朋友。

  结束了,女朋友找不到了。

  《向阳而生》播出第十一集的前一天剧组杀青。

  杀青是肯定有聚餐的,还是全组都要到的聚餐,曹成右都打算好要跟即将见面的女朋友好好聊聊了,女朋友却没来。制作人说作家不太舒服,他代林谩语跟大家说辛苦了,这话说的曹成右一时无法判断,到底是小朋友的气性太大还在生他的气,或者是真的身体不舒服?

  再次拨打的电话还是打不通,男演员就去问能联系上女朋友的制作人,制作人很尴尬,他那明显是个托辞啊,让他说什么好?

  制作人还想作家来呢,不管是项目成功杀青,还是收视率再次上涨的庆功宴,作家都是必须出现的,哪有杀青宴上作家不出现的剧组?这跟电影首映礼没导演有什么区别?今天还有记者来呢!

  《向阳而生》的收视率破五,剧确定是爆了冷门,关注度一下就上去了。不再是只有tvn的节目关心了,各路媒体都想知道创作细节,采访演员是常规操作,采访作家也是常规操作。前者很容易就能采访到,本身也算是为剧宣传,后者连个影子都找不着。

  不少想要采访作家的记者能联系到的终点就是作家助理,助理统一回复不接受采访,记者们就很好奇,作家玩什么神秘主义?她又不是艺人!

  作家不是艺人,所以作家拒绝采访记者们也不能怎么样。但剧杀青了,杀青宴的消息出来,记者们就到饭店门口顿点,也不完全是为了蹲作家,可这种场合作家不出现那就很诡异了。

  朴正敏打了七个电话就为了让恋爱脑的作家排排脑子里的水,你恋爱归恋爱,工作归工作啊!杀青宴你不出现,外面还以为项目组怎么了呢。要是有心人搞事,弄个作家和导演不和的新闻出来,那就是大家一起倒霉你知道吗?对项目的声誉很不好!

  恋爱脑的作家不知道,也拒绝知道,反正她不去!

  七个电话都没把人叫出来的制作人专门跑了全罗道,朴正敏都要把自己给感动了,他对自家亲女儿都没那么上心,但假女儿完全没有要顾忌他这个老父亲苦心的意思。

  说不去就不去,怎么都不去!

  “你还打算跟人家老死不相往来啊!你不就分个手么,圈子就这么点大,你能躲多久?”朴正敏都弄不懂了,“你躲着他干嘛,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劈腿了吗?”

  “你才劈腿了呢。”林谩语指着门口让叨叨叨的部长赶紧走,“你想要,我现在可是出名了,要是跳三大台不是不能跳,你确定要因为”

  “呀。”朴正敏扬声打断她,“你行,你就在这躲着吧。”他也是没招了,怎么都讲不通。

  讲不通的制作人独自回首尔,到了杀青宴上给作家找的理由就是身体不舒服,不方便,但作家的心还是跟大家在一起的。这种话,跟团队能说,跟前男友说什么?

  跟前男友什么都不方便说的电视台部长始终是站在作家这边的,项目都杀青了,作家又有新本子,朴正敏能给曹成右的回答也就是,“你们小年轻的感情问题我也不方便介入,不过分手都分手了,大气点,男人么,哪找不到女人。”

  这话把曹成右说楞了,“林谩语说我们分手了?”

  朴正敏也楞了一下,“你的意思是,你们没分手?”

  沉下脸的曹成右扭头就走,望着他背影的朴正敏突然明白为什么林谩语躲人了,两边根本没讲清楚,那个死孩子算了,跟他没关系。

  跟制作人没关系的事,跟谁有关系?追求者们。

  李胜基接到曹成右的电话时第一反应就是挂,他不觉得他们有什么可聊的,可前辈能玩辈分压制,该接还得接。接了听对方问,自己知不知道林谩语在哪,这个问题挑动了他的敏感神经。

  “你们吵架了?”

  “知道还是不知道?”

  “该不会是分手了吧?”

  ‘嘟嘟嘟。’

  把手机拿到眼前的李胜基眼睛一点点亮起,转头就给林谩语打了电话,接通的瞬间就问,“你跟曹成右分手了?”

  “你怎么知道的?”

  嘴角翘起来的李胜基吸着腮帮子压下笑意,问出第二个问题,“你人在哪?”

  林谩语警惕道,“谁让你问的?”

  “我自己想知道不行吗?”笑声还是从唇角溢出的李胜基咳嗽一声,“你觉得以我和那位前辈的关系,我会帮他找你?你分手了,我想知道你在哪,想见你,有毛病吗?”

  毛病是没什么毛病啦,但林谩语拒绝见面,“乘虚而入这种事你就别想了,那哥还没接受分手呢,我们要是有牵连,他能打死你。”

  “什么叫没接受分手?”

  “跟你没关系,还有事吗?”

  “见一面?”

  “不见。”

  “一面都不行?”

  “不行。”

  就在林谩语觉得他还要纠缠准备直接挂电话的时候,有新电话打进来了,导演的电话,犹豫半秒,先跟李胜基说再见,再接导演的电话。听筒只传来一声‘林谩语’,她就知道打电话的是谁了。

  “李胜基和任时皖都不知道你在哪,你能解释一下,我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吗?”

  该解释的早八百年就已经解释清楚了,问题不就出在我解释的东西你不听吗?

  林谩语很无奈,“哥,真的跟任何外人都没关系,也不是我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就是我的问题,我的感情没了,我的错,我是坏人,我很糟糕,全是我的问题,你”

  “你在哪?”

  “”

  “你不可能躲我一辈子,一定得见面的,说吧,在哪?”

  这个问题真的无解,林谩语让他想清楚,“你如果带着怒气跟我见面,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对我们都不好。你如果只是想搞清楚到底为什么分手,我已经给了答案。哥,不是我要躲你一辈子,而是在你想清楚我们已经分手了,一个月也好,两个月也好,你想清楚了,能冷静了,我们再见面,那才是处理问题最好的方式。”

  “很成熟么,林谩语小姐,非常成熟的回答。”曹成右冷着脸夸她,简直想给她鼓掌,“那么成熟的林谩语小姐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我要怎么去处理,你不喜欢我,而我根本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分手的问题?您教教我?”

  所以说不能见面,光是打电话,听筒里的声音就够阴森了,这还怎么见面?

  几乎没有跟恋人和平分手过的林谩语对于处理这个问题经验很足,“朴正敏跟我说,哪怕就是为了我的名声我也不能现在说分手就分手。这个时候分手,外面要是知道了,我就成利用你了,话会很难听的。就算我真的想分手,等个三、五个月也行,那才是对大家都好,或者我就作么,作到让你忍受不了,让你提分手。”

  “您居然知道吗?”曹成右开启敬语模式,语气不阴森,格外平淡,“制作人看错你了啊,这哪是恋爱脑,不是很清醒么。”

  抖了抖肩膀的林谩语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咽了口口水,继续道,“你可以按照这个思路去想,我就是故意接近你,故意想要利用你,故意让你签约,故意”

  “林谩语。”曹成右笑了,一点都不阴森的笑,笑着说,“我相信你不喜欢我了,但你想过没有”低沉暗哑的声音顺着电波攀爬,爬到虚空之处,找不到落脚点,只能被困在半空,无处可去。

  “我喜欢你。”

  呼吸停顿一瞬的林谩语按着胸口,里面的器官在跳,跳的有那么一点疼,不明显,也不太能感觉到,就是一个呼气的刹那,刺痛。

  电话挂断,泪水夺眶而出,可也只有一行清泪,再多也没了。

  丢开手机作家吸了吸鼻子,抹了把脸,拽了下松散的马尾,挺直腰背,踩着转椅贴近书桌,双手往键盘上一放。

  她又有灵感了。

  有灵感的作家闭关创作中,外界却有不少人想要联系她,三大台一个都不少,有线台就更多了。

  《向阳而生》在第十二集收视率破6,这绝对是爆了,网络上一堆剧集的相关话题,连当初疫苗的案件都被刷成了高楼。关注女作家和男演员恋爱关系的人少了许多,关注作家本身的人多了很多,这是新作家的崛起,所谓黑马,出了一匹,作家就出头了。

  2011年的韩国,但凡有点名气,对事业有点追求的作家都在三大台,无一例外。林谩语成了那个例外,圈内人就很像知道,她是会坚持自己的选择呢,还是会按照圈内的常规,跟培养她的tvn解约跳槽接收三大台的橄榄枝。

  要是林谩语解约,风言风语肯定会有,可人往高处走也是人之常情,背后的那些小话说说也就说说。成名的作家谁没点小话给人家说,完全不用在意那些。

  相对应的,tvn也没办法强留人,按照违约金赔付都不太可能。林谩语还年轻,就算她现在解约以后双方未必就不会再合作。那跟一个未来可期的作家闹翻脸没必要,还不如好聚好散,说不定大家还有机会再合作。

  换句话说,圈内九成九的人都等着林谩语跳槽,就看她跳到哪里去,再不然胆子大一点,干脆自己开工作室当个自由作家也行。

  圈内的人都这么想,tvn台里的人这么想的也很多,连台长都想过林谩语要跳槽了,专门跟朴正敏说,要是她想走就好好送走,别闹的不好看,未来长着呢。

  整个圈子,很可能只有朴正敏一个人坚定的认为,林谩语不会跳槽。

  “怎么,你抓住她什么把柄了?”台长笑看下属,“手段可以啊。”

  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抓住作家任何把柄的朴正敏却没有反驳台长的‘称赞’,笑着认下了这句话,也没多解释‘把柄’是什么。台长也不是很关心把柄是什么,他只要确定那个把柄能留住人就行。

  “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但她的合约还是重新签,别把人攥的太死。作家么,多少有点脾气,该给的待遇我们给,只要人留下,钱的事好谈。”

  冲台长微微鞠躬的朴正敏表示明白,出了台长办公室就给最近崭露头角的新星作家打电话,跟她聊重新签约的事。分成比例上调,待遇也上调,如果作家有什么特殊要求也都能提,能办的他都给办了。

  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要求的林谩语刚想说按照规矩来就行,余光扫到了正在帮她修订稿件的助理,给制作人提了个要求,给金瑞恩涨工资吧。

  听到自己名字的助理抬头时眼神还有些茫然,“我怎么了?”

  “给你涨工资。”林谩语冲她笑,“不想要?”

  傻住的金瑞恩呆呆的说,“我能不能先转正?”

  林谩语一愣,“你还没转正?不是到台里很长时间了吗?”

  电话那头听着她们说话的朴正敏笑出声来,“她说的转正是只跟着你,成为你的专属助理。”

  “行啊。”

  这一声‘行’,让助理尖叫出声,从桌对面扑过来抱着林谩语疯狂蹦跶。被晃的整个人都跟着摇摆的林谩语也笑起来。再之后就是驱车从首尔敢到全罗道的制作人带来的新合约。

  坐在餐厅捧着绿茶的朴正敏望着低头翻看合约的林谩语,莫名想到当初在办公室他们签约的场景,彼时的林谩语对他而言就是个还算有发展潜力的新人。时隔半年,半年而已,小姑娘恋爱又分手,合约都换了,半年,还真长。

  “要不要给你找个律师来?”朴正敏放下杯子开玩笑。

  林谩语左手翻着合约,右手滑动平板,随口回他,“律师帮我对过电子稿,我就是确定一下纸质合约没有变动。”

  这个朴正敏倒是没想到,“不错么,之前签约的时候想都没想就签了,现在都知道找律师了。看来分手分的对,智商又回来了,我算是发现了,你就不能谈恋爱。”

  抬眼扫了他一眼的林谩语懒得反驳他,什么就不能谈恋爱,她谈恋爱跟智商有什么关系。

  第一份合约她没有谈判的资格,那就是制式合约,要是她叽叽哇哇的要加一堆附加条款,tvn还真不是非她不可,她找律师有什么意义。第二份合约是正经的合作关系,条款也是能谈,能沟通的,当然要找律师了。

  朴正敏被她的眼神逗笑了,摸了包烟出来,边点火边跟她讲,台里上上下下都觉得她会跳槽,就他觉得不会,“我跟你说,像我这么好说话的负责人,你满世界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就你那一心装着男人的脑子,去三大台?还不被人家打出来,你去圈内找找,能找到一个像你那么轻松的作家,我明天就辞职转行去当作家。”

  “你怎么不说像我那么好说话不给制作组找事的作家也很少见呢。”林谩语睨了他一眼,“互惠互利的事,干嘛讲的好像你吃了大亏一样。”

  也就这么一说的朴正敏看她有点不高兴,笑着就把话题换了,“你的新本子还是打算写完了再找团队制作?”

  颔首表示是这么打算的林谩语对于新团队有一个小要求,“这次能不能别给我找事那么多的导演?”

  “再跟金元锡合作一次怎么样?他跟总部签约了。”朴正敏抬手比划了个‘cj’,接着说,“你之前跟他合作的就挺好的,一回生二回熟,这次也找他?”

  对定什么导演不在意的林谩语让他决定就好,继续看合约。朴正敏抽了口烟对着天花板吐出薄雾,转动着烟嘴望着小姑娘笑。

  这姑娘毛病是真的不少,恋爱脑是致命的缺点。但这姑娘优点也很突出,能让他有掌控作家权利的突出。

  怎么说呢,人无完人。合作么,这样也就行了。

  合约签订,部长准备走,走之前跟林谩语讲,等大结局播出庆功宴肯定有,到时候台长也会到。

  “你不给我面子,我们互相说得过去,但你要是让台长下不来台”朴正敏屈指敲了敲桌上已经签订的合约,“那你签的这东西,就不是助力而是阻力。”

  林谩语撇撇嘴,“大结局还有半个月呢,怎么都够了,我会去的。”

  扬眉好奇的朴正敏问她,“你跟曹成右聊开了?”看她扭脸,笑了,“行,不问,你来就行。”

  三月末,《向阳而生》的大结局以774的收视率收尾,林谩语跟tvn调整合约的消息也传出去了。前者奠定了作家圈真的出了个新星,后者让知情人士都怀疑,新星的脑子貌似不太好,亦或者就是台长的思路,tvn的人抓住了她的什么把柄。

  不管为什么吧,反正tvn大张旗鼓的摆了庆功宴,要说单纯为项目庆功也不全是,多少有点扬眉吐气的意思,我们也出爆款了啊。市场不是只有三大□□占,只要有好的作品,观众才不管制作节目的电视台是哪一个。

  有特殊含义的庆功宴是全世界都要到的,台长都到了,作家肯定要到,演员自然不用说,都来了。

  林谩语穿着毛衣裙裹着风衣来的,酒会么,多少要穿个裙子正式些,但她不是女演员礼服就不用了。她车快到时给朴正敏打了个电话,对方一直在催她,好像是生怕她耍性子不来。

  制作人在酒店门口接她,带着她给堵在门口的记者们打招呼,被一堆话筒和镜头堵住的林谩语有点不太适应过于闪的闪光灯,抬手遮了一下,耳边听到n个问题,跟项目有关的,跟签约有关的,还有跟恋情有关的。

  原本笑眯眯站在一边让作家享受‘万众瞩目’的制作人,听到恋情相关问题,连忙准备拉林谩语进去,可他到底晚了一步,那一步,让林谩语上了新闻,大头条。

  “我们已经分手了,此类的问题还是不要”

  作家的话没讲完,本来还有些松散的记者群瞬间跟见了血的丧尸一样,迅猛的扑到一起,摄像机恨不得怼林谩语脸上。

  被丧尸包围的人类瞪大了眼,被眼前的场面吓到,助理都没反应过来要阻拦就被丧尸们挤到人群外面去了,制作人倒是试图阻拦,双拳难敌四手。

  此时,各家新闻站的头条图片场面就发生了。

  西装革履的男人在保安的‘排山倒海’之下,从人墙的尽头走来,拦着女主角护在怀中,直面镜头。

  就这个场面,这种图,这样的视频画面,怎么看都不像是分手后的情侣,反倒是宣布恋情玩英雄救美还差不多。

  可女主角亲口说,我们分手了。

  【剧那么甜!我都准备给你们开个c站了,分手了???】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