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59章 第十二章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3-16 12:06:35
  tvn对《向阳而生》的重视只从一点就能体现, 台里为这部剧专门修改了播出时间,定在周五和周六晚播出。

  韩国电视剧一度只有周中和周末剧,请注意, 是只有。要不然就是非黄金时间的工作日,要不然就是代表黄金时间的周末。周五是算在工作日里的, 即便双休的观众很多, 周五也算工作日。

  日韩都有独特的职场文化, 聚餐就是其中一种。先不谈加班加到死根本没有周末的那一小撮人, 只说大部分的上班族正因为周六能休息,周五就一定会聚餐。不管是部门上司请客的那种不得不去的聚餐,还是同僚之间也不太方便拒绝不然会被说是不合群的聚餐, 反正大部分上班族周五多半都是要聚餐的,还是一醉方休的那种聚餐。

  时间用来聚餐了, 喝酒吃饭自然就没空看电视, 所以业内默认电视剧播出的黄金时间只有周六和周日。

  为了《向阳而生》,tvn首次尝试打破业内的行规,把剧定在周五、六,两天播出。这不是对剧放弃了, 才会用播出时间冒险让项目周五首播, 恰恰是为了剧考虑, 错开黄金档, 才更能抢到收视群。

  三大台的黄金档抢收视率杀的那叫一个凶, 一家多出个零点几, 高出零点几收视率的项目组就能开香槟, 低的那个搞不好就全组被骂。以目前tvn的收视群体量远远没办法跟三大台比,要是他们加入那场三分天下的混战,那就等着死, 一点赢的希望都没有。

  既然如此,不如就开这个先河,你们都在周六、日播,那我就改五、六,我们不正面交锋。但我们也不是怕了你们,周六我们还是播啊,只不过是两集收视率不能按照一集的算,我们周六成绩不咋地,周五可以拼一下么。

  台里不止改动了电视剧的播出时间,还打开绿色通道,全台所有的节目,上到新闻下到综艺,都给《向阳而生》宣传。各种节目的中插广告都全天候播出《向阳而生》的预告片,生怕有人不知道有新剧要在周五上线了,一定要记得看!

  在台里如此大面积的宣传之下,项目男主角和女作家的恋情被曝光了。

  南韩少有的几个专注做八卦媒体的首尔体育拍到了双方的约会照,照片里的男女双方手牵手从片场上车离开,一路开车进小区,小区记者进不去,但搭配新闻的照片是一组连拍。绯闻男女双方十指紧扣的姿势拍的很是清晰,这绝对算是石锤,无可辩驳的石锤。

  石锤的恋情随着报纸出街,网络上的关注度自然就起来了。

  绯闻女主角的身份记者已经帮忙调查清楚了,不是路人而是影帝曹成右退伍后首部电视作品的作家,新人作家,此前还有过一部作品。据记者了解,曹成右会参与这个项目就是冲着作家去的,而作家新作品写的是她和影帝的恋爱全过程。

  粉丝一下就疯了。

  【我之前就说曹成右接有线台的项目很古怪!那时候就有消息出来,他是因为谈恋爱才接的本子,哥!脑子呢!你谈恋爱归谈恋爱,别拿事业当玩笑啊!】

  【我对作家是我们哥哥女朋友这件事没什么好反对的,可是哥!你非得去有线台接回归作品吗?我们等了你两年就等出个这?就因为女朋友是作家就得拍她的作品?非得这样?】

  【一觉睡醒天都变了,演员谈个恋爱没什么好说的,可大家等你两年,期待了两年,你入伍前还说会好好选作品,选了半天就选了个这个?你到底选的是作品还是选女朋友?为了哄女朋友开心什么都干是吧?】

  【不是,你们谈个恋爱就你们谈,我们孩子为什么跟着倒霉?宝音从来没接过有线台的项目啊,经纪公司想什么呢?干嘛要为别人的恋爱添砖加瓦?】

  【别的不想说,我不喜欢这个作家,她但凡有一点为哥哥考虑的想法就不会让曹成右接这个作品,说到底还不是为了自己考虑。哪怕你们偷摸谈恋爱也没事啊,剧要上了,你们曝光了,干什么,把恋情当宣传了?我们哥什么时候这么low过,这女人太有心机了。】

  【作为一个不是粉丝的人,还挺想去看的,新闻里不是讲剧本写的是恋爱全过程么,有点好奇~】

  【比起什么恋爱,我推荐你们去看这个作家的‘魔法师’,姐妹们,相信我,只要十分钟,你们就会回来感谢我的安利。】

  【谁的粉丝都不是,但这波要给tvn鼓掌,太有意思了。各家电视台宣传剧的招数也算是五花八门,首次看到用男主角和女作家的恋爱消息宣传的。这到底是对自己的剧没信心求关注呢,还是对自己的剧太有信心,相信只要能把人吸引进来,就能留下人?】

  2011年1月28日,晚。

  《向阳而生》整个项目组聚集在一家烤肉店里,包场聚餐等电视剧首播。

  烤肉店就在tvn电视台办公楼的斜对面,平时的客人差不多也就是这条街做电视的一帮打工人,不算大的店面也没个正经包间,区分座位的是靠墙加设的一排榻榻米。普通客人来就坐水泥地上的桌椅,有需要搞个小聚会的就脱鞋上榻榻米,两边由过道分隔,想互不干扰可以,互相之间想聊天加个桌子也可以。

  今晚剧组包场,过道上就加了桌椅,上榻榻米的是核心主创,其他工作人员就坐在下面。

  林谩语当然是榻榻米上的位置,她左手边是制作人,右手边是朴宝音,本来应该是男朋友的,但女演员最近真的很需要跟作家拉近关系,尤其是在这种很多人都来了的聚餐场合。

  有关女演员不被作家喜欢的流言还没洗清呢,她需要在大家面前表现一下她跟作家的关系就算不是好成闺蜜那样,也绝对不差。

  面对有需要的女演员,作家还是很好讲话的,不就是个座位么,坐呗。女演员坐在了作家的右手边,男演员就坐到导演的左手边去了,跟女朋友隔着桌子也不耽误什么。

  距离开播还有五分钟,掉在天花板上的电视屏幕右下角已经给出开播倒计时的提示。按照惯例,自己的项目开播,主创们都会打一波跟收视率有关的赌约,到了多少就怎么怎么样,一般是请吃饭啥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讨个好彩头,跟开机拜神的性质是一样的。

  挑头打赌的是制作人,朴正敏掏了一张明黄色的五万元纸钞拍在桌上,“过1,申师任堂(五万元纸钞上印的人物)。”

  从钱包里摸出一张绿色一万块钞票的李昌熙把纸钞压在那张五万元上面,“那我就过15,世宗大王(一万元钞票上的人物)。”

  用五万块赌收视率过1的制作人,和用一万块赌过15的导演,一起看向正在翻钱包的作家。林谩语眼看五万和一万都用不了,默默抽了张五千出来,在那两人要鄙视她之前,给自己找理由。

  “我还是现实点,11好了。”作家抽出制作人的那张五万和自己的五千叠在一起,手指捏着两张纸钞摩擦,半开玩笑的说,“母子同心,其利断金。”

  这话是有背景故事的,韩币五万上的人物申师任堂是五千纸币人物栗谷李珥的母亲。母子两人都被印上纸币的人物,世界范围内都很少见。

  这话听在本国人民耳朵里很容易产生歧义,朴正敏就想歪了,笑骂她一句,“你跟谁母子呢。”

  从作家这个职位应该怎么怎么样之后,林谩语恶补过韩国本土常识,也是因为恶补过才知道那些有的没的小知识,但也就是了解只是,倒还真没往那个方面想。

  李昌熙看她愣住,挥手打岔让男主角说话,“你呢?你觉得有多少?”

  本来已经要把‘申师任堂’掏出来的曹成右从钱包里夹了枚硬币出来,面值一百,得到导演的白眼,笑着把硬币按在桌上,“李舜臣将军,百战百胜,我赌2。”硬币上的人物印的是韩国名将李舜臣的头像。

  男主角把彩头都叫上2了,朴宝音能做的就剩掏出面值五百的硬币,“那我跟着作家吧,11,开播大吉。”这次硬币上不是人像了,而是代表祥瑞的仙鹤图案。

  随着女演员的硬币放到桌上,紧接着就是各种面值的钱币上桌,还有其他人对于首播收视率的期盼。最少都是1,哪怕大家对这个数字抱有的都只是期盼,但有期盼总比触霉头要好啊。

  桌上的赌局开起来了,墙上的电视开始放主题曲了。

  《向阳而生》正式播出。

  同一家店,榻榻米和水泥地只高了一个台阶而已,台阶上的人能收到实时收视率的都在刷手机,台阶下的人一半仰头看电视,一半探头看刷手机的人的表情,还有一小撮小声嬉闹着继续喝酒。

  电视剧制作组是由很多小团队组成的大团队,核心主创对项目能不能成很紧张,至于其他人,不管项目能不能成,他们的工资都不会多一分,那就是个工作而已。

  主题曲播到一半,制作人一句脏话骂出来,带着笑骂出来的,骂完把手机往作家面前一怼,“还真让你说准了,11。”再把手机往探头过来的女演员面前一送,“按照你说的,开播大吉。”

  开播大吉,满场笑声。

  导演举杯一端,“来吧,不管之后是涨是跌,至少我们开播大吉。”胳膊一举,“来!”

  满桌都是举杯的人,满桌都是说吉利话的人,制作人端着酒杯站起来,冲着坐在下面的所有工作人员敬酒,敬大家辛苦了,也敬开播大吉。

  以收视率11开始的《向阳而生》绝对算得上开播大吉了,想当初‘魔法师’一直到播完收视率都没有破1。

  这个数字在三大台是不怎么样啦,在有线台已经破纪录了,破了台里迄今为止所有项目的首播收视率。对制作人来说,有了这个数字,他对台里就有交代了。起码前期宣传他做的很好啊,要不是他宣传的好,把话题热度炒上去了,哪来破纪录的11呢。

  有了这个数字,即便手机上的实时收视率还在波动中,制作人也能乐呵呵的跟作家碰杯喝酒。同小姑娘说着好长时间没跟你喝一杯了,今天怎么都得不醉不归的话,说的好像他们关系很好,什么矛盾都没有过一样。

  林谩语也当什么都没发生,部长怎么说,她就这么往下接,那态度好的朴正敏脸上的笑容都加深不少。这姑娘啊,还真是扮猪吃老虎,精明的很哦。

  ‘精明’的作家在酒宴正酣时到屋外去透气,炭火烤肉,明火就有烟,抽油烟机再怎么给力都有烟,再加上一桌的老烟枪,呛的她呼吸都不顺畅。为避免自己死在二手烟的荼毒里,还是到外面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屋外放着几把塑料椅,给等位的客人准备的,林谩语坐在椅子上刷着电视剧的留言板,里面充斥着各种男演员和女作家的恋情八卦,讨论电视剧的一个都没有。

  要说这也很正常,第一集还没播完呢,才刚开始,观众能讨论什么剧情。目前跟电视剧有关最热门的话题就是绯闻八卦,不说这个说什么。

  留言板里关于恋情的八卦留言对作家都不太友好,林谩语翻了几页就不想往下看了,她是不在乎人言啦,别人这么讲跟她没关系。那些留言的网民也都不知道内情,都是看个真真假假的新闻就当自己什么都了解了,分析的头头是道,各种故事都编出来了,比她还像个作家。

  可没什么好话的留言板,作为当事人,林谩语也不想自己找罪受还去自虐,眼不见为净吧。

  闭眼倒在椅背上的林谩语抱臂抵御寒冬的冷风,要过年了,2010年变成2011年,新年要到了,下个礼拜就是农历新年。同属于儒家文化圈的韩国也是过新年的,不同的是,这里的新年不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连新年假期也就只有三天,还没中秋假期多。

  林谩语没在这里过过中秋,那个节日的时间她赶上了,但她没过那个节。

  孤身一人过什么中秋,孤身一人过什么春节。

  烤肉店的玻璃门上贴着春节关店时间通知,不重要归不重要,年节还是要过的。过节么,就得回到家乡,跟家人吃团圆饭,要去上坟祭祖,要跟爸妈讲,我在回来的路上,几点到家。

  明明之前已经接受了这是个游戏,也接受了爸妈不在身边了,什么都接受了的。可春节一倒,阖家团圆的日子,思念突然涌上心头,那个小妖怪潜藏在她的影子里,平时悄无声息,乘她不备,就玩偷袭。

  林谩语想他们家老太太了,想当初她的第一个剧本上了电视,老太太装的好像不在意的样子,第一集播出后专门拍了演职员表。拍下作家那一栏用红色框框标出来,还发了个朋友圈,也是可爱。

  老爷子更可爱,以前说什么都不玩社交媒体,把那当玩物丧志,结果女儿的电视剧播出了,老爷子微博都有了,还逐条去跟那些说电视剧哪哪不好的人讲道理。人家不跟他讲道理,就无脑黑,他还把自己气到了,洋洋洒洒写了篇过万字的观后感,差点凭借那篇观后感进了粉丝群。

  大哥也是萌,一把年纪的人了,都有妻有子了,追个小年轻谈恋爱的剧。追的听人家说想要热度得给电视剧打榜,还真偷摸去打榜。每天早早的起来就怕比小年轻们晚,没给她的电视剧创造热度,谁承想弄了半天给演男主角的小鲜肉打榜去了,这给他气的。

  林谩语知道家里担心她,爸妈和哥哥都担心她,她一直在读书,读号称没什么就业前景的汉语言文学。由小到大,她都是由着性子来的,喜欢就去读了,一路读到没有什么可读的了,爸妈想让她留校的,可她不想。

  她在学校待了好多年,多到她没什么新鲜感了,需要往外发展。爸妈的那个学生不是平白无故冒出来的,是爸妈担心她一心钻进去写的小说,要是没人看上,那她得多伤心,那个学生就冒出来了。

  她知道那个学生看上她的小说可能是因为爸爸,也可能是她的小说真的还不错,但那个学生没去外面找编剧改编她的本子,而是用你的故事还是你自己来更靠谱的理由,让她入了行,主要还是因为爸爸。

  林谩语什么都知道,可她从来都不说。

  爸爸爱她,爱的即担心她没办法去社会上闯荡,也担心复杂的社会会伤害她,所以给她铺了一条路,让她试着去走走看。妈妈也爱她,爱的怕耽误她的心情,从来也会跟别人一样,劝她别读那么多书,都读傻了,女孩子么,结婚生子才是大事。

  大哥也爱她,那个不知道要怎么爱护小妹妹的大哥哥时不时就给她塞钱。等她硕士毕业要考博士,怕再给她钱,会伤害到她的自尊心,就啥啥都给她买好,什么流行买什么,生怕别人有的她没有。

  大家都爱她,每个人表达爱的方法都是不同的,所以即便有些爱意的表达方式会让她不舒服,她也从来不说。因为她也爱他们,她爱他们家老太太,爱父亲,爱大哥。

  爱那个结婚前喝醉了拉着她的手,让她别管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说的蠢话的大哥。女孩子喜欢读书怎么了,女孩子就应该喜欢读书,不嫁人怕什么,大哥养你,大哥养你一辈子!

  烤肉店里的欢笑声不绝于耳,寒冬的街巷冷风吹的人想叹气。

  林谩语无声的叹口气,“我想你们了。”中文。

  “在想什么?”韩语。

  睁开眼寻声望过去的林谩语看到男朋友,脸上就有了笑容,切换语言体系,问他怎么出来了。伸手要拉他起来的曹成右说里面在找她呢,进中插广告了,收视率没掉反倒涨了一点,制作人在里面要玩大联欢,需要作家。

  搭着他的手起身的林谩语牵着男朋友的手进店,玻璃门里是个欢乐场,也是个暖气充足的地方。寒风被挡在门外,思念也随着酒精入喉,今天是值得庆祝的一天。

  一部电视剧前期不管用什么劲爆的话题把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电视机前,能不能留下人就不是宣传话题能决定了,而是剧目本身的质量。被劲爆话题吸引的观众创造了片头曲11的收视率,片尾曲放出来,首播收视率定在134,这才是真正有用的破纪录数字。

  首播有个非常良好的开端,烤肉吃完大家就散伙了,导演拒绝第二场,还禁止大家私下再约,让所有人打起精神准备明天开工。开播都大吉了,后续拍摄当然要跟上才行。

  为了庆祝开播大吉,也是为了缓和关系,朴正敏给林谩语换了个助理。原来是个男助理,负责处理琐事的,现在变成了一个女助理,还是处理琐事,林谩语不需要帮她梳理剧本细节的助理,她都是一个人写完整个本子。

  要说男助理跟女助理有什么差别,前者更像是服务于部长的,主要是给部长当传声筒,后者才更像是服务于作家的。毕竟林谩语是女作家,很多事由女生去做更方便点,一些日常的琐事两个女孩子也更好沟通。

  部长不止给作家推荐了新助理,还给作家提供了一间办公室。原本她就应该在公司有个办公室的,林谩语是签约的作家,台里跟她签的是人不是几个项目的合约,签人就是进公司成为职员,那有间办公室就是理所应当,至于她用不用,反正她得有。

  之前朴正敏没跟她说什么办公室的事,主要原因是林谩语用不到,部长也就没在意过。如今不是要重归于好么,那就该有的配置都跟上啊。

  该有的配置都跟上后,林谩语再度深入了解了一下南韩作家的地位问题,或者应该说南韩职场的奇妙风气。这边好像把上司当上帝的,之前那个男助理还不太明显,换了女助理特别明显。

  新来的小姑娘与其说是给她当助理的更像是给她当保姆的,一日三餐定点询问她想吃什么,还试图送上门就算了,这姑娘的工作地点和安排完全根据她来。以前男助理在确定她没吩咐的时候就自动隐身,时常消失,都是她有事再找他。现在这个助理,二十四小时跟随,她到哪,她跟哪。

  林谩语一度怀疑,对方是不是怕她走丢还是啥的,跟的那叫一个紧。

  她说自己要去剧组,对方问要不要帮她开车,要不要提前准备咖啡,还是您喜欢喝茶。要几点去接您,要不要带早餐,早餐您想吃什么,您有什么忌口的吗?

  问问问问问,十万个为什么本人。

  林谩语说不用,刚说到我可以自己开车去,对方就不安的说,我哪里做的不好。

  这话给林谩语说的都不知道要怎么回,你没有任何做的不好的地方,是我不好。

  过于黏人的助理让女朋友偷摸跟男朋友吐槽,结果男朋友跟她说,那很正常,电视台对作家都是捧着的,而且助理本来就跟保姆没什么区别。男朋友的话让林谩语想到她刚进入游戏时还没从‘洪氏姐妹’那里辞职,她的职业范畴也有一部分跟工作没什么关系,就是个随叫随到的角色。

  换了个角度去理解助理的林谩语就能接受助理把她当‘上帝’供着这件事了,随即也不去剧组了。一方面是因为拍摄开启赶工模式,她去了也不怎么能见到男朋友;二来就是助理太黏,她自己去见男朋友没什么,带着助理去见总觉得怪怪的,还是算了吧。

  助理小姐很黏,黏的登堂入室。

  林谩语披着毛毯在阳台晒太阳,透过阳台的玻璃窗望着屋内正在帮家政阿姨打扫卫生的助理,很好奇,她就没事干吗?为什么能二十四小时粘着她?

  助理小姐叫金瑞恩,是个脸蛋圆圆,眼睛圆圆,身材也有点圆圆的妹子,看起来人畜无害还有点萌,亲和力满格。而且很会从自己身上检讨问题,还是个事事有计划的妹子,随身携带日记本,会把‘老板’的话都记下来,就怕自己做错事。

  多少有点散漫的林谩语对于部长给她找这么个助理来,总觉得有点古怪,不过这妹子挺讨人喜欢的,要是她不那么黏人就好了。

  不想随时随地被黏着的林谩语冲正在擦地板的助理招手,蹲在电视柜边上的金瑞恩指了指自己,确定老板在呼叫自己,起身去阳台等老板吩咐。

  老板不太习惯韩国的职场文化,上下级搞的跟天与地一样,没那么夸张。

  “你不用做这些事。”林谩语虚点了下她手上的抹布,让束手站着的妹子放松点,“打扫卫生阿姨做就行了,你要是没什么事做看看电视也行。或者你有自己的事,想要休息,那就去,我这边没什么事让你做。”

  金瑞恩一点都没放松,更紧张了,试探着问,“我是不是哪做的不够好?”

  “不是,你不要老这么问,这是你口头禅吗?”林谩语笑了,“你没有哪里做的不够好,你做的很好,哪都很好。”

  “我说的就是字面的意思,我现在手上没工作,我自己都闲着,你也不用非得找个什么事让自己忙起来。我看你挺累的,一大早就来,晚上也很晚才走,你休息一下,喝杯咖啡也行。”

  口头禅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的金瑞恩讨好的冲她笑笑,手指扣着抹布的边缘,还是怕自己做错事让她不高兴,“我不觉得累的,顺手就干了么,早点打扫完您也能早点进来,阳台还挺冷的。”

  阿姨来家里打扫卫生,要是往常林谩语会在书房或者卧室待着。等阿姨打扫好其他地方要打扫她在的房间了,她再去打扫好的地方待着,或者干脆就出门等阿姨弄好了,她再回来。

  可这次金瑞恩也在,林谩语跟她不熟,两人单独待在房间里怕尴尬,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要是一起出门吧,那也还是单独待着,依旧会尴尬。就这样,林谩语就蹲守阳台了。

  阳台没暖气,真的挺冷的,冷的林谩语裹着毛毯晒着太阳才算好一点。

  助理小姐上班的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家里报道了,就是那个十万个为什么的起点。给她当司机,给她带早餐,开启黏人模式。那人家都在家门口蹲着了,林谩语不能把人赶走啊,那算怎么回事,只能让人进门。

  进门后的金瑞恩帮着家政阿姨忙前忙后,忙的林谩语即尴尬又有点抱歉,因为人家不是来给她当保姆的啊。艺人助理给艺人当保姆,那是没什么,可作家助理除了是帮作家处理琐事,还有点跟着老师学习的意思。

  林谩语在作家工作室工作过啊,她是去工作室打杂了,可那也是在跟着老师学习。她现在手上没项目,也没什么灵感写新的本子。‘魔法师’的小说也收尾了,只等着‘向阳而生’结束,要是成绩不好,她就去找出版社,要是成绩好就再看。

  手上没项目硬按着人家给自己当保姆有点奇怪吧?

  林谩语就想跟助理讲清楚,她目前确实没有项目在跟进,要是金瑞恩有其他的事要忙完全可以去忙,去给其他的作家当助理兼职都行,她不介意的。

  “部长,我是说朴正敏应该没有限制你只能跟我吧?你进tvn应该也不是冲着我来的才对?”林谩语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她现在可不是什么知名作家,没人会冲她的名气来求职。

  总算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的金瑞恩,尴尬的笑笑,垂着头不敢看她,含糊的说了一句,“我是研修院出来的。”

  林谩语没听清,“什么出来的?”

  “研修院。”金瑞恩声音大了一点,还是小,但足够让人听清了。

  听清了的林谩语没听懂,刚想问研修院是什么,话到嘴边想起来,那是补习班的意思。就是高中毕业或者专科毕业后想要成为作家的人去进修的补习班,能在补习班里学到什么不重要,有些补习班是跟电视台签约的,有内部推荐名额。

  从那样的补习班出来后会被推荐到电视台去实习,不能保证一定就实习成为作家,这东西得碰运气。韩国影视工业很发达,高校有自己的内部圈子,科班出身的作家那么多呢,补习班属于底层中的底层,在这行很受歧视。

  是真的被歧视,不是说说而已。

  要是举例说明的话,就是林谩语毕业后进‘洪氏姐妹’的工作室打杂。那种她分分钟想辞职的机会,金瑞恩就算是塞钱给人家都进不去。再举例的话就是,从研修院出来的金瑞恩理论上也不太可能成为林谩语的助理,哪怕她就是个新人作家。

  想起研修院是什么的林谩语犹豫着问她,“你是不是被谁退回去过啊?就是,你之前跟的作家不喜欢你,所以把你退回公司了,你才那么小心的对待我?”

  金瑞恩垂着头不说话,相当于默认。林谩语抓了抓头发,感觉自己戳了人家痛脚,不太好,抱歉道,“我没有要冒犯你的意思,我就是”

  “没关系的。”快速抬头的金瑞恩给她挤出个笑脸,又低下头,扯着手上的抹布,声音软软的,“我知道您人很好,您不要讨厌我就好了。”

  感觉自己说错话了的林谩语有心道歉,不是嘴上说说的道歉,而是问她,“你有自己写的本子吧?要是你不介意我就是个新人未必能给你多少意见,要不然我看看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放射激光的眼神给萌到了,笑出声来,“你有带着你的本子对吧?”

  必须有的金瑞恩猛点头,林谩语笑着让她小心把头点掉了,“那就别站着了。”上前两步勾着她的肩膀,“走,我们去看看你的剧本。”

  金瑞恩的剧本只有企划和第一集,第一集是看不出什么详细的东西来,但企划方向让林谩语觉得不太合适。她的企划是暗恋,女主暗恋男主,暗恋到把自己放的无限低,给男主当备胎,明面上的称呼是朋友,随后用苦心暗恋打动了男主,才达成在一起的成就。

  企划是苦情剧的方向,林谩语不觉得苦情剧有问题,问题出在市场目前已经过了苦情剧的点了,写苦情剧不好卖。大作家可能还有底气跟电视台谈,我的本子很好,新人没可能。

  “这两年流行轻喜剧,虽说我也不认同就要追流行,可你还是新人最好求稳。”林谩语滑动着笔记本的鼠标翻看企划书,跟边上让她坐也不坐非得站着的新人讲,“朴正敏也更喜欢轻喜剧,他认为那个能卖座,你想让他同意你组项目,就得迎合他的立场。”

  金瑞恩弓着腰配合她坐着的高度,顺着她的话往下接,“那我要是在剧情里增加笑料呢?就是相处的过程可以搞笑一点。”

  “你可以试试看。”林谩语想了想,建议她,“最好是不要把暗恋的时间弄那么长,男女主角初中就认识了,暗恋了十年都没在一起,女主是不是有点太自卑了?一句我喜欢你,那么难说出口?如果你一定要把暗恋的时间拉那么长,那就算相处的过程再多笑料,也改变不了悲情的内核。”

  “而且男主都谈恋爱了,女主还凑在身边当朋友,这个设定会让女观众骂的。万一你运气不好,刚好有某个观众就这么被撬了男朋友,那个观众再脑子出点问题,从你立项就会开始骂,你还不如让男主一直单身呢,要不然玩双向暗恋的线走也行,能甜一点。”

  垂下眼睑的金瑞恩拽着衣角底气不足的反驳,“女主只是喜欢男主角,不是想要去抢谁的男朋友,他们当了很多年的朋友,不是第三者。”

  “我没有说第三者,我是说这个设定本身容易出问题。”林谩语点了点屏幕,“你的第一部作品最好是求稳,这种容易被误会的设定能不要有就还是别有。纯爱剧一定是主攻女性市场,大部分女孩子都会反感自己的男朋友身边有个暗恋他的女生朋友,要是那个女演员的演技再不好,一不小心给你演的婊里婊气的,那你这个本子就废了。”

  林谩语眼睛望着屏幕,没看到边上的人表情变了,自顾自的说着,“你想啊,观众都是带入女主角,女主角演的好,那就是漫长又凄美的爱恋,不管是漫长还是凄美,都开心不起来。苦情剧在朴正敏那过不去,这个点不好谈,你得规避它。”

  “要是你往轻喜剧写,在男女主相处中加一些欢喜的桥段,那女主角作为男主角的朋友,两人相处打闹嬉笑,在男主角有女朋友这个前提下,你要怎么让观众理解他们的相处是单纯的朋友啊?观众带入女主角,自然就会觉得男主角渣。纯爱剧,男主不出彩,那就是废掉的本子。”

  “再者说”林谩语扭头还想继续,发现对方眼眶都红了,愣住了,咋了?她说过头了?刺激到人家自尊心了?没有吧!

  衣角都揪成一团的金瑞恩眼眶是红了,但没有要哭的意思,还冲她笑呢,虽然笑的比哭还难看,但好歹也是笑啊,笑着首次跟作家开了个玩笑。

  “您肯定没有暗恋过谁,您喜欢的人也会喜欢您的,对吧?”

  林谩语灵关一闪,“这该不会是你自己的经历吧?”伸手一拽,把人拉到沙发上坐着,“追人这种事,我是行家,你的人生剧本,我给你改。”

  就没有我恋爱小天才追不到的男人!

  恋爱小天才准备帮小助理追新男人的时候,目前也不算旧的男人很好奇。

  他的女朋友,为什么突然不联系他了。剧组不出现,电话也不怎么打,连短信都不怎么发了,难道是传说中的倦怠期?他们的热恋期,好像过了。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