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57章 第十章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3-14 03:23:58
  ‘魔法师’拍摄时, 林谩语每天都期待去现场看c,等到新项目《向阳而生》的拍摄,作家对去剧组围观拍摄这件事就没什么想法。

  看男男c, 那是磕到了, 是甜;看男朋友跟女演员演c, 那感觉实在不是很美妙。

  林谩语坐在导演斜后方看着监视器里‘甜蜜’的男女主角们,有一丢丢的小嫉妒。

  她懂男朋友只是在工作,也明白剧本是她写的,更清楚眼前不过就是在拍摄, 道理她都懂。她还跟女主角说过, 我才不会嫉妒你们, 你们明明就是另一个平行宇宙的我们, 我们在平行宇宙里也是在一起的话。

  剧本试读会只是读剧本,没有肢体动作, 也没什么亲密接触,表演就表演了。可在镜头前,有拥抱,有摸头杀,有各种爱慕的小细节需要呈现在镜头之下,那个情景跟读剧本是不一样的。虽然, 那也只是表演, 演戏而已。

  虽然但是, 还是会嫉妒啊,会觉得酸酸的,会不舒服。

  不舒服的作家不想来剧组,眼不见为净还不行么,可男朋友想让她来, 林谩语就很郁闷。

  来就来,来了还要看他们拍,看他们拍就算了,导演还时不时会问她怎么看。能怎么看,用眼睛看啊。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你想让我说什么?”

  李昌熙看她又来消极怠工那一套,让她专心点,“你不是跟朴宝音说,你想要呈现的是女主的人格魅力,我这场戏,你觉得怎么样?”

  “我真的不觉得我们有讨论这些的必要。”林谩语觉得导演有点没事找事,“你要是真的准备按照我的来,那你直接改拍摄计划,把重点放在恋爱的线上,不是疫苗。”

  作家也不是个没脾气的人,她只是不想掺和那么多事而已,“我不插手你想要拍什么,你也别指望要说服我如何如何,我们各自做各自的事不行吗?”

  “这不是都在”

  “停。”

  抬手制止他说下去的林谩语起身,扫了眼正在跟女主角过台词节奏的男朋友,摆手对导演说到此为止,“我不想介入你如何拍摄,说实话我不太懂拍摄这件事。你要还是想继续,想要我多点参与感,那我们找制作人沟通,我们重新梳理你的拍摄计划,到时候一切按照我的来,如何?”

  李昌熙笑了,笑她,“怎么突然间有了火气?今天拍的不就是谈恋爱的情节么,还是说”

  “打住。”再次伸手制止的林谩语拒绝再聊下去,不然要起争执了。

  为了双方不要出现无谓的争执,林谩语出了摄影棚去给制作人打电话,跟制作人讲她有新灵感想要为新项目做准备,让制作人控制一下导演,别什么事都来烦她。

  随后丢下这边的事跑去看展了。

  林谩语关机逛了一下午的雕塑展,心情好了很多,重新开机,七个未接电话。三个是男朋友的,两通助理,一通制作人还有一通是导演打来的。先回给男朋友,对方没接,可能是在拍摄,接着打给制作人。

  接到电话的朴正敏跟她叨叨导演那边是为她好如何如何,林谩语本来回暖的心情又冷下去,这破事儿是没完了是吧?

  “朴正敏xi。”林谩语不高兴了,“我听说作家可以想干嘛就干嘛,因为项目是我的,这个说法对吗?”

  感觉她语气不太友好的朴正敏迟疑道,“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我就是单纯的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但如果你们一定要给我找麻烦,那我们要不要撕一场?”林谩语站在博物馆的台阶上望着天边的夕阳,询问一直打着我在为你考虑的部长,“我对现在的拍摄很不满意,我要从头拍,我要一切都按照我的来,我要削减疫苗那条线。你问导演,他干不干,不干就换人,要不换我,要不换他。”

  朴正敏顿了顿,认真了点,“突然间,怎么了?”没听到回应,接着问,“你在哪,我让人来接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你跟我说,我去处理。”

  处理什么啊处理,迁怒而已。

  深呼吸把冒出来的无名火压下去,林谩语说是算了,没什么;朴正敏却让她说地址,先见面再说。

  作家不想见,制作人说请她吃好吃的。作家还是不想见,制作人说正好晚饭了,一起喝一杯也行啊。

  夕阳把天空当画布,大片大片的火烧云染红了天空,林谩语望着那片层层叠叠的红,暗叹一声,“叫上导演,我们一起喝一杯吧,我们得聊聊。”

  三人约在江南的一家会所,制作人定的包间,作家先到。朴正敏推门进去时,看到她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什么,走过去一看像是画册,问她那是什么,听她说是下午去雕塑展的作品集,就笑她够闲的,还有时间去看展。

  “我工作都做完了,怎么就没时间了。”林谩语合起画册放在一边,笑问他,“你很忙?”

  制作人很忙,项目要上了,开年的大项目,投资还不小。台里上上下下都盯着呢,怎么可能不忙,“导演是李昌熙,男主角是曹成右,女主角是朴宝音,这种配置要是被我玩砸了,那我就得写辞职信了。”说完很是故意的一声长叹,“这个项目要是真砸在我手上,那我可就倒霉了,你这个作家啊,要再努把力哦,好好企划才行,要企划走。”

  “哪有那么夸张。”林谩语拿着杯子给他倒酒,“如果真的项目砸了你要是辞职的话记得带上我,我不想再跟新部长磨合。”

  朴正敏一下就乐了,“哎一古~那么喜欢我啊,那我可得更努力才行,得对得起你的信任啊~”他就说他喜欢这姑娘,又听话又乖巧,还有眼光,多好。

  部长和作家聊的欢欢喜喜,部长说台里对《向阳而生》很看重,绝对会花大价钱宣传。制作人让作家放宽心,等项目上线,她头上新人作家的名头一定能摘掉新人的称号,直接变成作家。作家则是举杯敬酒,很是相信部长无所不能,一切就靠他了。

  两人推杯换盏聊的全是开心的事,等导演到的时候,半瓶洋酒都下去了,包间里全是欢笑声。导演一来,欢笑声就停了。

  林谩语打开笔记本调转屏幕给导演看,这是男朋友问她要的所谓修改意见。她重新改了第三集的本子,改的不说面目全非吧,也就是把李昌熙的拍摄计划全否定了而已。

  目前拍摄到第二集,拍完就是第三集。等第四集拍摄完成,项目就正式上线。

  第一、二集的核心即是男、女主的初遇,也是过期疫苗更换包装重新上线的铺陈,第三集在导演的拍摄计划里,重点应该是在女主角勇闯犯罪基地后被抓住,男主角被犯罪组织邀请入局,意外发现被抓住的女主角,然后引出犯罪组织做下的恶□□件。

  而作家修改的方向是,犯罪组织如何如何不是重点,重点要是女主被抓,男主要救,英雄救美才是核心。

  这份修改意见,看的李昌熙怀疑作家从消极怠工转变成了逆反心理,有种自家初中二年级的女儿对他这个老父亲在闹脾气的错觉。导演并没有生气,他更多是觉得想笑。

  如果换了别的作家那么干,李昌熙会指着人家鼻子骂,你懂什么东西在这跟我指手画脚的。可面对林谩语吧,大概是她一直也不关心拍摄,突然间来这么一下,比起找麻烦,更像是在闹脾气,反倒让他没什么火气。

  导演看完了修改意见把电脑推到了制作人面前让他也看看,制作人拿到一边去看了,导演就坐在了制作人的位置上,跟边上划拉着手机不知道在做什么的作家笑。

  “还真生气啦,我也是为了拍摄啊。”李昌熙用手肘戳她的胳膊,“工作么~闹什么小孩子脾气~”看她没反应,又怼了她一下,“闹脾气也不能拿工作开玩笑啊,我想让你填充细节,你这整个给我改了怎么行呢。”

  林谩语‘呵呵’一声,“我没闹啊,你不是想要修改意见么,给你啦。你们不是都想要我专心工作么,那来呗,专心工作,我要拍纯爱剧。我写的就是小言的剧本,你要拍什么家国天下跟我没关系,按照我的拍。”

  “谁跟你要这个了,我想要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是你说过的那些女主角职业特性的细节,男主角肯定也有啊。你不觉得你对男主的刻画有点太弱了么,他那条线可以再往深层次挖一下,就像他被幕后的组织邀请,肯定也有其他医生被连带进去,要是这条线能补充,背景不就更圆满么。”李昌熙让小孩子别太有情绪,这不是在说工作么。

  处在情绪中的林谩语不跟他扯什么圆满,她觉得自己修改后的本子就很圆满,“你就说你按不按照我的拍,修改意见我给你了,我是作家,我说了算,你就说你安不按照我的拍。”

  小朋友年纪小,哄两下没什么,可小朋友要把工作当玩笑,李昌熙就有点不高兴了,“我的拍摄计划你有没有好好看,按照你的能拍吗,拍成什么样,纯粹谈恋爱啊?”

  “是啊,就纯粹谈恋爱,不行?”林谩语把手机往茶几上一丢,‘哐当’一声。

  李昌熙眉头一皱,“你”

  “这是怎么了?”朴正敏扬声打断他们,笑着起身去拉导演的胳膊,要跟他换位置,“来来来,你过来坐,好好聊么,都别上情绪,好好聊。”

  充当和事佬的制作人把双方隔开,嘴上说着孩子年纪还小的话,让前辈让让人家;再教训小朋友对前辈要尊敬,两边都是打一下再拉一下。先把气氛缓和下来,再让林谩语认真说说她的想法,她是真的要那么改剧本吗?

  林谩语很认真的说她就要那么改,在前辈要插话前,让前辈先听完,“剧拍出来是要抢收视率的,不是拍完就完了。收视率不是由男人贡献的,各家各户去看看,握着遥控器的都是女人。家长里短的狗血剧小年轻不喜欢,网络上的年轻人看都不看,但收视率就是高,妈妈们喜欢就够了。”

  “拍正义,拍勇敢,拍给谁看?想拍爽剧,想打破黑暗,去拍电影啊,拍什么电视剧?电视剧就是下饭的东西,是打发时间的,不是用来搞什么思想品德教育的。看电视图个爽快,你那么拍不是说不好,但我的思路更适合抢夺女性观众的市场。”

  “我们讲实际点,关注社会黑暗面想看爽剧题材的观众肯定有,但这一撮人永远没有开着电视,未必是用来看更多是在做家务的时候听个响的主妇市场大。电视台面向的是庞大的中下层市场,想要占据中下层市场就别玩什么形而上的高大上,人家不在乎,你在乎有什么用。”

  作家的攻击性很强,强到直接跟沉下脸的前辈说,“你喜欢疫苗的那条线,那就把那条线单独拎出来,我再给你写个本子。但这个本子,我就要拍小言,就要拍女性观众看了会笑的跟花痴一样的剧。那样的剧才能让主流观众被剧集吸引,也才能让我的名字被更多人知道。”

  李昌熙拍了下沙发让她别只想着什么女性观众,“我们得先确保剧拍出来是好的作品,光谈恋爱就能吸引女性观众啊?你自己都是女人为什么把女人想的那么浅薄,正剧也不是就没有女性观众啊,好的剧就能吸引观众,这东西还分男女?”

  “我又不是让你做多难的事情,也没让你怎么样,工作问题工作解决,闹脾气算怎么回事?这不是学校,你闹脾气大家就得让着你啊,我们谈的是剧本的主线,主线就是谈恋爱?”

  导演都把问题上升到女性观众是否浅薄了,作家却懒得跟他纠缠那些,话讲的好听有什么用,搞的好像男性观众不浅薄一样。大家都浅薄好不好,只不过女观众更偏恋爱线,男观众喜欢升级打怪而已,都很浅薄,别玩性别歧视。

  无视导演的作家扭头看向制作人,让他自己考虑,“到底是男观众有市场还是女观众的市场更大不用我说,台里对项目的期待,不是要做精品剧,以现在的体量我们做不了精品,做了也没意义,赚不到钱,剧再好没人看有什么用?”

  “您是专业做电视的,您比我清楚,大众就是乌合之众,乌合之众不需要思考。大家每天工作的就够辛苦的了,回到家打开电视机是冲着放松去的,要思考不会去看纪录片啊。看电视剧的观众都不想要带脑子看,他们想要的就是摊在沙发里张开嘴,让你把饭喂到他们嘴里,最好连咀嚼都不需要,直接就能咽。”

  “他想拍精品,想拍让人看完后能有收获的剧,想法很好,但跟我们合适吗?我说句不好听的,三大台那么玩,观众会鼓掌叫好,他们有那样的体量能在糟粕中筛选精英观众,那样的观众是会为精品鼓掌的。但在tvn?这条路走不通也玩不转。我们根本没有那个收视群,我们也没有那么庞大的观众群体能让我们好好做剧。”

  “您也说了,我们项目那么好的配置,真金白银砸下来的配置,台里上上下下都盯着这部剧。大家看的不是成品有多好,大家要看的是收视率的增长,是我们项目能赚到多少钱,是我们能为台里增加多少收视群。”

  “怎么抢收视群,怎么从妈妈们手中抢下遥控器?凭疫苗那条打击黑暗的线?您觉得靠谱吗?还是专心拍恋爱,只要男女主够甜,只要c营造的好,女性观众的市场我们就能抢下来。”

  “我要改动拍摄计划,不是我闹脾气,而是我的计划更贴合市场需要。你们想要做精品是你们的事,话我放在这里,计划我要改,一定要改。这部剧到底是导演说了算还是我这个作家说了算,你们自己商量。出结果告诉我,商量不出结果那就停工,违约金我付。”

  林谩语说完也不等导演说什么,直接起身,也不管跳起来去拉她的制作人抬脚就走。这帮人够有趣的,真当她好欺负了,她说了多少遍她不插手别人的二次创作,非要玩专业是吧?玩啊。

  作家甩脸走人,走的很是干脆,制作人虚指着导演叹了一句,“你说你弄的这一出。”紧跟着就追出去了。

  被发威的作家怼的愣在当场的李昌熙都给气笑了,他们这个制作人可真是墙头草。不愧是电视台的,哪边风大就往哪边倒。

  包间里的导演先不管,追到走廊尽头才追到人的制作人展开手臂拦着作家不让走,低下头劝她,“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讲,怎么就非得闹起来呢,你们之前合作的一直都很好,干嘛这样。”

  “是我不想好好合作吗?”林谩语拿着坤包指着包间的方向,“你见过拍摄需要作家去现场的导演?他跟我玩什么我为你好,他又不是我爸!”去什么现场,还拉她的男朋友站队,神经病!

  双手下压让她降降火的朴正敏连忙说是导演的错,导演太过分了,只不过,“到底是前辈,而且都是为了项目么。你就稍微退一步,就当尊老了,行吗?”

  “我也是为了项目,我说的那些不对吗?还是说您想要做精品不想要收视率?不过就是有些话您不好说,想要我去争取而已,我懒得折腾。”林谩语放下手,后退一步,望着制作人进行无差别攻击,“您也是我前辈,前辈,您在做什么我很清楚。您拿我的听话当优点,我觉得您能处理琐事也是优势。”

  “大家互相闭着眼过日子,我不计较是我懒得把眼睛睁开,也不想抢什么无聊的权利。但您如果非要我睁开眼跟您谈作家到底拥有什么权利,那我的眼睛也不是被胶水糊住了。谁都不是傻子,适可而止。”

  朴正敏肩膀微动,紧跟着扬起笑脸,“要不说我们合作的好呢,都是知道要怎么做事的人,该说不该说的也都明白,眼睛睁开还是闭着,项目不还是要做么。”说着话上前两步,拍拍她的胳膊,“话都说到这了,要不你先告诉我,怎么突然就生气了,谁惹你了,我帮你去教训他。”

  林谩语撇撇嘴,刚要说话,斜对面包间的门开了,有人出来,她也就不说了,“就这样吧,等你们出结果在跟我说接下来打算这么拍。”

  这次作家是真走了,制作人望着她的背影,摇头失笑。

  年轻人啊,傻是真的不傻,就是有点冲动。既然之前能一直装傻,怎么就不能把这个傻装到最后呢,脾气上来就把话挑明,多尴尬呀。

  重回包间的制作人面对导演站的是作家的立场,作家说的是对的,这部剧他们要的不是精品,能做成精品当然更好,可如果做不成,那他们更想做能快速吸引大众关注度的剧。

  遥控器,始终掌握在妈妈们手里。

  李昌熙倒是没想到作家和制作人联手给他闹这么一出,要是项目这么拍,他根本不会签约。所以说,有线台就是不行,根本沉不下心去打磨好的作品,就冲着市场去,什么都图收益。

  合约都签了,这时候再说这样的话就没意义了。有意义的是,导演把作家的修改意见给了男主角,问他的想法。曹成右的想法跟导演是一样的,要是本子这么改,那就是把好饭往差了做。

  男朋友去找女朋友了,想弄清楚小姑娘为什么来情绪了。女朋友端坐在沙发上,全身上下写着我生气了,你赶紧哄,不哄这件事就过不去了!

  本来女朋友不接电话找到小姑娘家里的曹成右,是想跟小孩子说,别把工作当玩笑,不能那么做事。可小姑娘那个状态,他还真没办法跟她聊正事,只想着先把闹脾气的小可爱哄好。

  小可爱很好哄,抱在怀里摇啊摇,从两个人摇成一个人,小朋友就哄的差不多了。

  躺在摇椅上的曹成右,顺着她的头发,让小姑娘先给他解释一下,“到底为什么生气?”

  林谩语捏着他的耳朵,嘟囔,“我为什么要去看你跟别的女人秀恩爱。”

  “什么叫跟别的女人秀恩爱?”曹成右刚说完突然想到,上午拍摄,他和朴宝音有一场嬉闹的戏,灵光闪现,又觉得不太可能,“你是吃我拍摄的醋?”

  一把捏住耳朵的林谩语瞪着眼睛,“不行吗!”

  笑出声来的曹成右按着她的脑袋用力揉了揉,“这种醋干嘛要吃?”话是这么说,心里还蛮开心的,“你不想去看我拍摄就是因为这个吗?”

  卡住他下巴不让他笑的林谩语嘟着嘴不高兴,“不准笑!”

  “好~不笑~”曹成右刚说完又笑了,被她捂住了嘴就闷笑,笑的胸腔震动,笑的林谩语白眼都翻出来,“干嘛!我不能吃醋吗!”

  醋当然可以吃啊,还吃的那么可爱,曹成右圈着她左右摇晃,真的有跟小朋友谈恋爱的乐趣了,按着她的后颈吻她。摩擦着唇瓣,哄着她张嘴,舌尖勾着她玩,边亲边笑,笑的林谩语想打他。

  嬉闹半响,温存片刻,再玩下去,他们就得去卧室了。

  曹成右松开她,掐着她的腰把人抱起来站好,仰头问她,“那你不是要把项目改成导演说的那样对不对,只是闹个脾气。”

  后退几步坐在沙发扶手上的林谩语抱着手臂不想聊这个,但看他想聊就有点纠结,“我说了一万遍我不去插手他想怎么拍,但他老是给我找事。明明大家互不干扰挺好的,可他非得找事,现在出事了,又把你丢过来。”

  “不是他把我丢过来,而是你那么改对项目没好处。”曹成右试图讲道理,“导演想要传达的信息量更大,你如果不是想要揭露疫苗的事,为什么要写那个故事呢,你也想要给公众传达那样的信息,不是么?”

  林谩语抿唇暗叹,“你确定要跟我聊这个吗?”

  “你不想聊?”曹成右以为她脾气还没过,“我们都是为了创作考虑啊,那也是你的本子,不应该为了项目好吗?”

  创作者放下胳膊起身,望着项目的参与者之一,告诉他自己创作的初衷不是冲着讲过天下去的,“女主推翻整个疫苗产业的故事从来不是整个项目的核心,你知道那个故事是个真实的事吧?那是真实发生过的,确实有过期疫苗被重新包装上市。”

  “知道,我看过你搜集的资料。”曹成右提醒她,“你整个剧本不都是在我眼前完成的么。”

  “既然你看过资料你就应该知道,潭水深深,我的这个故事不过就是一点水花。水花有存在的意义,但水花就是水花。”林谩语思索着要怎么话讲的委婉点,“我个人不认为影视作品应该承担多少社会意义,它可以承担,但如果一个社会的黑暗面需要影视作品去承担,那国家的权力机关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当然,有类似于《熔炉》那样的作品是好事,是能引起公权部门重新启动调查。这肯定是好的,但”能被一部电影改变的国家,得多悲哀啊。那是公权的失职,那东西持续下去,不是什么好事。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需要的从来不是一部好电影,一部好电视剧,那只是文娱作品而已。

  林谩语觉得接下来的话,好像不管怎么说都不太友好的样子,就不谈那么遥远的事了,只说项目本身,“你和李昌熙都认为疫苗那条线写的很好,那条线也值得被拍出来,让公众了解这件事。我完全理解你们的想法,所以我不去碰导演想要传达的东西,哪怕他弱化感情线,我也可以接受。”

  “但你们都误会了,我不是对项目不关心,而是我已经退了一步,我不想因为双方的创作理念不同而起争端。这个本子会出来从来也不是为了传达什么社会的阴暗面,我单纯就是写一个谈恋爱的本子。tvn要的项目也是简简单单的纯爱剧,朴正敏暗示过我很多次,想要我去跟导演沟通,我懒得折腾这种事。”

  “我尊重李昌熙的创作,我不碰他的东西就是最基础的尊重,我想要的也不过就是双方尊重对方而已。但你们好像是觉得,我的小情小爱比不上你们的广大胸襟,可如果你们真的想要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那干嘛要当演员,要当导演,完全可以”

  眼看男朋友表情不太对,林谩语迅速举手投降,“对不起,我过头了。”

  伸手让她过来的曹成右,等她小心挪过来握住她的手,仰头让她继续讲没关系,“你说,我听着。”

  “还是不要了,你会生气。”

  “我脾气有那么不好吗?”

  “真的要听啊?”

  “先说嘛。”

  要是真的开闸放水随便讲,那林谩语要吐槽的点就太多了。在她看来导演真的是没事找事,她都不强迫他一定给她拍个小言,李昌熙反倒试图让她完善事业线。

  “李昌熙说的好听是为了项目,才不是呢,他就是想要让疫苗那条线的比重增加。他觉得那条线更值得深挖,可他着重挖那条线,那我恋爱的线就得删减。他当我是傻子认为自己聪明,还说什么为我好,好个头啊,我写的就是小言的本子,给他的也是完整的十六集剧本,不想拍小言他干嘛签约。”

  吐槽完导演,又吐槽男演员,男朋友也是一样。曹成右站在导演那边,他同样是认为疫苗那条线值得深挖的人。这点林谩语一直是装不知道,不是真不知道,可他们都想改她的剧本,还想让她听他们的改,怎么可能呢。

  这帮人一边说着作家多么多么重要的话,一边想忽悠重要的她改剧本,想什么呢?

  重新坐回男朋友腿上垂着头玩着他手掌的林谩语,望着他掌心的那条事业线,说出一直憋着没讲的话,“你始终认为我年纪小应该如何如何,但你没考虑过,不论我多年幼,多年轻,多么不知道所谓社会的险恶,我的事业始终是我的事业。”

  “我不喜欢你站在导演那边认为我应该要怎么做,你应该站在我这边才对,哪怕你认为我年幼,我任性,你也应该站在我这边。”林谩语抱着他的腰,把脑袋埋在他的胸膛,声音闷闷的,“你明明是我的男朋友,为什么要按照谁对谁错去选边站,我的男朋友应该无条件站在我这边才对。”

  我也无条件站在你那边了啊,你跟导演站在一边的时候,我从来也没有跟你对着干啊。

  小朋友还是没把话说的太清楚,真说了,就不好听了。曹成右却听懂了她的潜台词,下巴抵着她的脑袋,摩擦着她的后背,低叹一声。

  “对不起啊~”

  收紧手臂的林谩语仰头亲亲他的下巴,“没关系。”

  家里的摇椅放在通往阳台的玻璃门边,藤编的摇椅铺着毛毯,寒冬里屋内的暖气很足。窗外的夜色是否寒凉屋内是感受不到的,屋内的恋人们能感受到的是彼此的体温,温暖如春。

  本来也没吵架,发脾气也不冲着男朋友发的姑娘是个只要喜欢,就一切问题都能闭上眼装看不见的恋人。

  恋人们重归于好,隔天林谩语就去找了李昌熙,表达作为后辈对前辈不礼貌的道歉,顺便说,剧本不用改,还是按照导演的拍。导演也没多计较,没办法计较,作家发脾气还蛮凶的,再计较万一小姑娘的脾气又上来,那就真不好弄了。

  作家妥协了,制作人就很郁闷,突然妥协怎么行。

  朴正敏给林谩语打电话,问她怎么又不想改剧本了。林谩语表示,她掐不过导演,导演太凶,要是制作人想改剧本,她支持制作人跟导演掐。

  制作人就是跟导演掐不起来,才会数次跟作家说,你要盯着项目,项目的企划更改了,你得把关啊,你可是作家。作家装傻,制作人就很无奈,他远没有林谩语有立场去跟李昌熙纠缠,企划方向歪了。

  企划方向偏离轨道的项目持续拍摄中,导演不再找作家麻烦,作家也就当万事顺利,人么,还是得糊涂点才能活的自在些。

  拍摄进行的顺利,恋爱谈的也很顺利。

  男朋友不再跟女朋友说什么工作的事,只在每天收工后跟女朋友见面聊剧组发生什么好玩的了。话题十分和谐,林谩语时常被逗笑,同时认为,这才是恋人该有的状态么。

  每天在一起就应该开开心心的,为什么要自寻烦恼。

  生活么,做人么,开心点,比什么都重要~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