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56章 第九章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3-13 11:42:10
  自从林谩语了解到作家是握有权杖的职位, 她就不管事了。

  是的,王发现自己是王,就不管自己的国度了。

  虽然林谩语之前也没怎么管过, 但她现在表现的更明显。

  新一天的剧本试读会,林谩语光明正大用星星眼盯着她的男朋友看,看的导演怀疑作家回去睡了一觉把脑子睡没了。昨天不是该说的都说了么, 昨天下午还知道要避讳呢,怎么今天非但没改正反倒比昨天更严重了?

  导演怀疑作家脑子里装的全是水,借着休息十分钟的功夫招呼作家跟他出去,找作家单聊, 你又怎么了?

  “先等一下啊, 在你要说什么我会被谁看轻之前,我先确定一下。”林谩语举手表示我先说, “我是作家,你是导演, 在我没有打扰你的拍摄之前, 或者说在剧本问题上我们没有产生矛盾之前。理论上说,我这个作家想怎么表达对男主角的满意都没问题吧?”

  李昌熙被问的一愣,作家想要如何表达对男主角的满意当然是没问题的, 可是,“你坐在作家的位置上, 坐在会议室最前排, 坐在我的旁边,你就不能表现出来你是谁谁谁的女朋友。”

  “我没表现我是谁谁谁的女朋友, 是你认为我是。不对,是我确实是他的女朋友,你才会往我是他的女朋友那个方向去考虑问题。”林谩语觉得他们之间的矛盾点不在她身上, 她有证据的,“我之前参加‘魔法师’的试读会,就是我上一部作品,我也会盯着演员看。”

  “而且我不是光盯着成右哥看,其他人我也看啊,是你觉得我只盯着我的男朋友看。带有色眼镜的人不是我,我创作的人物被演员表现了出来,那哥演技那么好,他让我的男主角活了过来,我看他怎么了,何况他还是我男朋友。”

  前辈觉得后辈是强词夺理,“你看曹成右的眼神是在看演员吗?你那就是看男人!”

  “我是啊,但他确实是我男人啊。”林谩语笑了,“我要是用别的眼神看他,或者用看他的眼神看别人,那不是更古怪吗?”

  李昌熙也笑了,气笑的,“你跟我这耍赖是吧?”

  “不是~~”林谩语晃着脑袋乐呵呵的说,“我们就按照分工来么,本子我写完了,拍摄归你。剧本有问题你找我,其他问题你负责。”伸手在两人中间前后划拉,表达她想要跟导演进行工作切割,放下手随口一句,“我们大家处理好自己份内的事就可以,你弱化女主角我也没反对啊,我怎么看男演员你也”

  “我弱化什么?”李昌熙打断她,“什么叫我弱化了女主角?”

  林谩语楞了一下,“你的拍摄计划有意识的在弱化女主角,不对吗?”

  “我有意识的在弱化女主角?”李昌熙换了个站姿,什么男女朋友的问题都抛在脑后,这个问题比较严重,“你怎么会认为我在弱化女主角?”

  作家迷糊了,“我看了你一、二集的分镜,还有你给女主定的造型,你不是打算弱化女主角的职业性去凸显她作为女人的部分吗?”

  “分镜和造型?”导演更不解,“你认为分镜和造型有问题?那你之前怎么不说?”

  文字剧本变成分镜画稿,故事还是一个故事但细节上是有区别的。产出文字剧本和产出分镜画稿的是两个人,故事再怎么一样,作家和导演也不是共用一个大脑,细节必然不同。

  林谩语看到前两集的分镜和女主造型的时候就意识到导演在弱化女主角的职业性,不是特别明显的弱化,严格说起来也不算是弱化,只能说是凸显女性这个特质。

  剧本里的男女主角是因为一场跟踪的乌龙认识的,剧本里女主是故意把人引到人群中,目的有两个,一个是人多能呼救,二是出了意外方便跑。

  林谩语在写这段的时候为了体现女主是故意把男主往大路上引加了一个小细节,女主边走边从包里抓了一大把硬币,为的是到了人多的地方如果她要跑,就地撒钱造成混乱,她就更容易跑掉。

  导演的分镜里把硬币换成了防狼喷雾器,这不算是多大的改动,女生走夜路随身携带防狼喷雾也很正常,碰到了尾随者抓着防狼喷雾随时准备保护自己就更正常了。

  但这个很正常的改动在作家的理解里就是导演在弱化女主的职业特性,剧本里的尾随发生在晚上七、八点,并非深夜。他们途径的那条小巷也不是完全没有人走的路,再加上男女主距离人来人往的大马路并不远。

  在这些前提条件下,导演把男女主初遇的分镜画成了无人又黑暗的小巷,男主尾随女主身后,女主握着防狼喷雾随时准备攻击对方或者保护自己,这个逻辑是顺的,作家就没说什么。

  可在女主是个职业记者,还是社会调查记者的前提条件下,作为记者的女主角即便再怎么是新人也应该知道基础常识。女性在判断自己可能会遇到危险时,最好的应对方式是跑,其次是找机会报警,最后才是试图攻击恶人。

  “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女孩子是打不过成年男人的,防狼喷雾器那种东西更多是个求个心安。”专门查过资料的作家跟没有相关知识的导演科普,“如果你对我有恶意,我拿个防狼喷雾器出来,我们面对面”

  林谩语抬起胳膊拿手机当防狼喷雾器对着导演做了个威胁的动作,“比如这样,在我东西这样举着的时候,你下意识会做什么?你对我有恶意。”

  导演秒懂,“抢?”说着话伸手去抓她的手机。

  作家点头,轻轻扭了下被扣住的手,继续说,“你抢了,我们就会扭打在一起。我力气比你小的多,这东西到时候伤害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皱眉思索片刻的李昌熙收回手背到身后,扭腰抬手做了个突袭的动作,“那我要是出其不意呢?没办法伤害到歹徒?”

  “有一定的概率可以,还得是你的运气足够好。”林谩语左手对自己做了个要喷东西的动作,右手抬起来挡,“正常人,不管是不是歹徒,迎面有东西过来,第一反应就是挡。”

  “男人通常比女人个子要高,先不说女人能不能把辣椒水准准的喷到男人的眼睛里,要是运气不好被挡住了,下一秒她就会被直接攻击,因为那会激怒歹徒。”林谩语表示她查了n版尾随事件,“很多时候跟踪者是没有危险的,在跟踪的那个当下,他未必就准备好了要实施犯罪。”

  “踩点也要踩那么两三次啊,踩点成功,有信心了,想着一击必杀才会攻击。受害者在对方踩点时警觉后报警,这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但如果歹徒在踩点的时候被受害者攻击了,很可能不管不顾的就直接上。”

  林谩语摊手让导演自己想,“我的女主是社会新闻记者,她应该具备女性要怎么更好的保护自己这些基本常识。再加上,她不是很肯定对方一定就是跟踪她的人,所以她选择到人多的地方抓住对方再报警。她不是胡搅蛮缠,看到个男人就认为是坏人。”

  “去一趟警察局,麻烦是麻烦,可去了警察局才能确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对方是好人,受了无妄之灾,女主也道歉了。我给的人设是热血女记者,不是傻乎乎的没事找事的女记者。”

  “我以为你是想要增加戏剧冲突,把欢喜冤家的设定里冤家的成分加重,才那么做的。”作家看导演不说话,疑惑了,“不是吗?”

  并没有那么想的导演单纯是出于比起撒钱,用防狼喷雾器更好让观众理解的角度去思考的,可要是作家这么一说,他就很好奇了,“你看我的分镜觉得改动不合适,为什么不讲呢?”

  “我没觉得你改动不合适,我是觉得你有你自己的想法。”作家告诉导演,她理解中的影视创作是如何分工的,“本子我写完了,故事就是那样。每一个看过剧本的人都有自己的理解,这世上有无数个哈姆雷特,我不能一个个都去追究对方要怎么理解我的故事,本子我都写完了,剩下的事就跟我无关了。”

  李昌熙都听不懂这句话,“你是作家,怎么会跟你”

  “你是导演啊,拍摄的人是你啊,导演又不是我。”林谩语不想听什么作家应该如何如何,如果作家真的是王,是掌控一切话语权的人,那为什么要她去适应规则呢,她都是王了,难道不是应该规则适应她这个王吗?

  新型王者表示,“我负责写本子,剧本、故事线,人物设计,桥段铺陈,举凡这个范围里的任何问题我都负责到底。超过这个范围就不是我的工作范围了,我是作家没错,可我又不是导演,拍摄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想怎么拍怎么拍啊。”

  “我要是真的插手你怎么拍摄,这边也说要按我的来,那边也说你想的跟我想的不一样,你不是也会不高兴么。到时候你就会想,我就是个作家,懂什么拍摄啊。那我确实不是很懂拍摄,我干嘛要当一个插手内行人怎么做事的外行呢。”

  导演都不知道该说她职能分工清晰还是不负责任,“我们是个创作的整体你总不会说跟你无关吧,项目还是跟你有关啊。”

  “当然了。”林谩语放下手,脸朝会议室的方向偏了偏,“所以我不是过来开会了么。我完成了我的工作,自认为完成的还不错,那我的感情生活跟工作就没关系。”重点强调,“我怎么看我的男朋友,用什么眼神看,那是我的事,那跟工作无关。”

  李昌熙哭笑不得,“说半天还是满脑子都是男朋友?”

  “你这就玩歧视,我工作都做完了,脑子里为什么不能想着男朋友。”林谩语笑了,“我们算聊完了吧,我要回去看我男朋友了啊?”

  含笑点头的导演伸手示意作家先请,跟着她往回走的路上问她,“你为什么觉得剧本写完剩下的拍摄就跟你没关系了?想法很奇特啊。”

  想法完全不奇特的林谩语只不过是常年处于剧本只要卖出去,确实就跟她无关的工作环境里,“这样不好吗?”

  “有好也有不好吧,对我当然是好事,对你没那么好吧。”李昌熙实话实说,“你放权放那么大,开闸放水一点控制都没有,一不小心就会被洪水淹没,权利一旦被别人抓住你就收不回去了。”

  林谩语看的很开,“我热爱的是创作的过程,一个人物,一个世界在我的指尖诞生的过程。那个过程里我拥有无限的权利,谁都无法撼动我的存在。至于创作完成之后还要有什么权利,说实话,我无所谓。”

  “听起来像是你觉得剧本从你的手上到我的手上就跟你没关系了。”

  “本来就没关系,文学作品变成影视作品就是二次创作了。”

  作家跟导演讲,“我创造了一个世界,到你手上那个世界会变样,那是肯定会发生的,我为什么要对你的创作指手画脚。有人要是在我写剧本的时候对我的故事线发展指手画脚,我直接就拉黑了,超级没有礼貌。你想看你想看的故事,那你自己写啊,你有本事你写,跟我逼逼什么。”

  “那要是我把你的剧本改成四不像呢?整个故事线都改的那种。”导演很好奇,“你也会觉得那跟你无关?”

  作家笑了,“如果你那么看不上我的剧本,认为我写的就是个四不像,需要你大刀阔斧的改。那你当初干嘛要跟我合作,得多无聊啊。”

  李昌熙脚步微顿,灵光一闪,脱口道,“你应该去写小说啊,怎么会写剧本呢?”

  “我本来就是”林谩语把话咽回去,她现在没什么本来了,她本来以写的小说被人看上想要改编剧本才入的行。现在又不是,那还说什么。

  啥都没的说,回去继续读剧本吧。

  读剧本的过程中男朋友一直被女朋友星星眼的看着,看的曹成右即开心他的小姑娘那么看着她,又担心他的小姑娘一直那么看着她会被人看轻的。

  男朋友在中午休息的时候把小姑娘拉到另一间没人的办公室里,想跟小姑娘聊聊作家在工作时应该有个什么工作状态。早前已经跟导演聊过一遍的林谩语,把她那番剧本只要离开我的手就跟我没关系了的言论再说给男朋友听。

  曹成右听的很不能理解,还开了脑洞怀疑小朋友是不是被谁忽悠了,才会有那么不靠谱的想法。比如同样在剧本试读会里,看到了林谩语的工作状态不对,却从来没想过要提醒她的制作人。

  “你跟朴正敏,你们相处的怎么样?”

  “很好啊。”

  被小朋友玩着手指的曹成右握了下拳攥住她的手,让她专心点,“我的意思是,朴正敏有没有跟你提过,你作为作家对项目是有绝对控制权的?”

  “还要聊这个啊?”林谩语有一点不耐烦,她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好纠缠的,反扣住男朋友的手上下摇晃,哼唧了一句,“午休就剩半个小时了,你还要跟我聊工作?”仰头凑过去,“我想亲亲~”这么点时间,谈什么工作啊,谈恋爱好不好~

  想亲亲的小姑娘逗的男朋友想笑,想让她严肃点,说认真的呢,可她都闭上了眼嘟起了嘴,工作什么的,以后再聊吧。

  工作什么的,有人在聊。

  导演找女演员,询问对方对女主角人设的想法,听完女演员的想法后,问她有没有找作家聊过。

  朴宝音顿了顿,她有些犹豫要不要说,想了想还是回答,“有聊过。”

  “作家的想法呢?”李昌熙看她愣住,挑眉问她,“作家怎么说?”

  干笑一声的女演员含糊了一句,“作家让我听您的。”

  关于作家对女演员如何理解角色这件事,朴宝音是真的不太好跟导演多说,因为作家貌似不太管事。

  她问作家对她的角色有没有什么想法,或者想要她如何表现角色。把自己对角色的理解告诉作家,问作家她的想法对不对的时候,作家的回答多半都是挺好的,具体要看导演的想法。

  朴宝音不太清楚作家到底是性格好,好说话呢,还是导演‘越权’玩前辈压制,导致还算是新人的作家不太敢有太多想法。这话女演员肯定是不方便说的,面对导演就更不方便说了,万一问题真出在导演身上怎么办。

  并不知道内情的导演没想那么多,但他现在知道了作家的做事风格,尤其是知道作家做事很仔细只是平时不表现出来后,就想了个新招,“等下结束,你去跟作家讲,你对角色的理解还有些问题,想要问问她的看法。”

  女演员犹豫了半秒,“要是作家让我听您的”

  “你就说你不敢跟我多接触。”李昌熙张口就给自己编排毛病,“你是女演员,我是男导演,你怕跟我接触多了别人会瞎想。再不然你就说,我对你有意思,你害怕。”

  潜规则是碰到过,这种玩法朴宝音有点懵,“您是想要听到作家跟我说什么呢?”

  “都行,你先问。”李昌熙也不知道作家会什么,要不是今天分镜和造型的对话,他压根没想过,第一集开头能有那么多细节。

  那些细节说起来不是多重要的事,不管是按照他的分镜拍,还是按照剧本里一模一样的拍,都不会产生多大的改动,更不会影响故事线。但那些细节做得好,对剧是有帮助的,而他这个导演在剧本细节的把控上距离创造那些细节的作家,还是有差距。

  那些差距林谩语不说,李昌熙怎么都不可能想到,人的思维是有局限性的。人都已经那么有局限了,作家还要求分工细致,你别找我麻烦,我也不插手你的事。

  碰上这么个作家,导演开心归开心,但也觉得作家当的有点太轻松了。他这劳心劳力的,结果搭档万事不愁?哪有这种好事,我累你怎么能闲着。

  李昌熙喜欢这个本子,也喜欢写出这个本子的后辈,后辈还是个很好相处的后辈。他想好好做这个剧,也想让后辈搞搞清楚,他们是一个项目的搭档,不是要把工作分清楚的两个部门的同事那么简单。

  那就需要女演员去攻陷作家,不管林谩语说什么,总归是作家对人设的想法。作家的想法都是有参考意义的,她才是本子的原创者啊。

  剧本的原创者跟男朋友腻歪了半个小时,非常不想工作,满脑子都是亲亲我我的粉红泡泡,一点也不‘专业’。不专业到又盯了男朋友一下午,等收工时都想着要跟男朋友更进一步了,女演员跑来要跟她聊工作。

  林谩语有点不乐意,“人设理解?你去问导演不是更合适?”

  “我”朴宝音侧身凑近她小声说,“我不方便去找导演,他”咬着下唇,垂头不语。

  换了别人,就女演员的那个表情,怎么也得想歪,但林谩语一点都没想歪,她压根就不会往那个方面想,还疑惑女演员为什么不说了。女演员低着头等着作家接话呢,半天没回应,头微抬,就看到了作家茫然的表情,差点笑出来。

  抿唇把笑意咽回去的朴宝音轻咳一声,说的明白点,“那个我就是担心,影响会不好,我是女演员么。”

  “啊?啊!”林谩语懂了,懂了又觉得女演员会不会想太多,前辈人挺好的,可女演员都担心了,她也不好再说别的。

  想要跟男朋友甜蜜的女朋友暗叹一声,看来今晚是甜蜜不起来了,她得工作才行。

  悲催的打工人让女演员先等等,去跟不远处等着她们聊完再跟女朋友走的曹成右说,她和朴宝音要聊工作,晚饭是不能一起吃了,因为女演员强烈表示自己应该请作家吃饭。林谩语不好拒绝,就只能跟男朋友道歉。

  工作么,男朋友当然不可能阻拦,就让小姑娘结束时给他电话,他去接她。

  等着作家跟大前辈告别的朴宝音,眼看着作家垂头丧气的往她这边走,又想笑了。她合作过的作家也不算少了,林谩语这种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再怎么是新人的作家对项目都是很上心的,可这位姐姐貌似对项目压根就没兴趣,还蛮妙的。

  很妙的作家,对女演员的人物理解问题也给了很妙的回应。

  两人根本没去什么饭店吃饭,林谩语懒得折腾干脆回了台里叫外卖,等外卖来的时间,跟女演员讲,“具体情况你最好还是要跟导演沟通,毕竟掌控镜头决定你的表演能不能过的人不是我。我的话,跟导演的想法可能不一致,他的目光更集中在疫苗那条线,我单纯就想看你们甜蜜。”

  朴宝音一个没憋住笑出声,“欧尼就不会嫉妒我跟曹成右前辈表演的太甜蜜吗?”说完刚觉得自己不太礼貌想道歉,作家却一点都没有被冒犯的意思。

  “会吧。”林谩语还是很诚实的,“不过你身上也有我的一部分啊,我写这个人物的时候是带着自己的影子的。我就当你是另一个平行宇宙的我好了,那就相当于我跟成右哥在平行宇宙也在一起了,多浪漫~”

  这下女演员不止是笑出声还是开怀大笑,这个姐姐好可爱~满心满眼都是男朋友呢~

  可爱的姐姐满心满眼都是恋爱,对专业问题的解答就很妙,“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在你的理解里,女主是个正义感爆棚的妹子,这个点是对的,但你说她的缺点是正义感有时候会太过,不知道转圜,我个人觉得那不是她的缺点,那恰恰是她优点核心。那是个有着蓬勃生命力的姑娘,永远向阳而生。”

  作家一讲专业,女演员也认真的了,“所以她会在面对困境的时候会直线突破,哪怕头破血流也还是有勇气去撞南墙。”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男主是她的太阳,向阳而生。”林谩语表示自己讲的是恋爱中女主的人设。

  朴宝音眨眨眼,怀疑自己听错了,“男主的性格比起太阳月亮是不是也不对,就用太阳去形容不太合适吧?”

  剧本里男主的设定是个亦正亦邪的角色,高智商傲娇系,跟阳光少女搭起来格外有反差萌。在他还没遇到阳光少女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疫苗的问题,但他觉得那跟他没关系,也就没管过。哪怕他清楚疫苗出了问题,很多人会遭殃,他也不觉得自己应该当个正义的勇士。

  可以说要不是碰到了正义少女,男主很可能会跟犯罪集团同流合污,那个公司的人已经在接触他了,人才么,当然要网络到旗下啊。就这么个人设,确实跟什么太阳没啥擦边的地方,倒是女主挺阳光的,正义感爆棚么。

  作家给女演员解释关于太阳的理解,“女主是很直线条的类型,她看准了目标就一头往前冲,她的正义感是少年人特有的对世界的期待,年轻的时候总认为世界就应该是我们想要的样子。公平,正义,都是那些。”

  “可她一头冲进去的世界并没有那么正义,她碰到的南墙也根本撞不破。复杂又阴郁的世界她无法改变,按照她本身的性格,经历的黑暗多了,要不然就是从屠龙的少年转变成恶龙。认为这个世界已经烂的无可救药,干脆就自己铲平这个世界。再不然就被恶心的世界摧毁,毁了自己,泯然于众人。”

  “小孩子长成大孩子,最先学会的就是世界不是围绕着自己转,大孩子真正成年变成大人,就是发现,这世界不止不围着他转,还得他去围着世界转。所谓的普通人,就是妥协了,丢下那些纯粹的东西,把破碎的自己拼凑起来,装作看不见那些裂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一生。”

  “植物需要阳光和水,还有空气,那些都是生存的本能,目的是活下去。女主需要男主也是一样的,她需要有恶龙存在于身边,才能时刻提醒自己,她的正义感有存在的价值,不管世界怎么变她都不能变,她得永远保持那份纯粹才行。”

  林谩语点点女演员面前的剧本,“这个故事里的爱情是一种双方依存的关系,男女主角彼此身上都有对方所没有的东西,那些我所没有的就是我所向往的。人性是一面镜子,善恶从来不是对立的,而是一面镜子的正反两面。”

  “女主足够阳光,足够有正义感,足够纯粹,才能触动男主善良的那一面。相对应的,男主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恰恰是女主所好奇的,因为好奇才会被吸引,我们对一个人产生好奇心往往就是爱情的开始。”

  朴宝音大概懂了她的意思,心里就有点嘀咕,这跟导演想的不一样啊。

  “不过这都是我的想法,导演的想法跟我应该有些出入。”林谩语翘着腿倒向椅背,“那哥看重的是疫苗的那条故事线,以一己之力撬动整个犯罪组织。爽剧,男人么,都喜欢当英雄。”想到自己的英雄,忍不住翘起嘴角。

  “我跟他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你的角色在他的眼中是串联故事线的人,英雄是男主在当,剧本里也有英雄救美的情节。但在我的想法你,你不是串联的设定,你是推动故事线的人。”

  “你才是那个屠龙的少女,你想要让真相大白于天下,才会持续不断的让自己陷入险境。”作家表示自己的女主不是花瓶,是故事的核心。

  “男主不是英雄,他是你手上的那把剑,他是你的武器。他的作用是攻击敌人,在你赤手空拳无力挣扎时,他出现了。但操纵武器的人始终是你,如果不是你,男主根本不会关心什么真相,他搞不好就直接成为恶龙本身了。”

  诚实的说,朴宝音更喜欢作家的这个版本,就试探了一句,“您为什么不跟导演说您的想法呢?”

  “没有那个必要吧,我说了他也还是会把故事的重心放在疫苗那条线上,这个本子他会想拍看重的也是那条线。”林谩语不觉得有什么好说的,“这如果就是个男欢女爱的本子,那哥应该没什么兴趣执导,成右哥可能也不会想签约。”

  “我之前不就说了么,我跟导演想要传达的故事不太一样。我写这个本子,不管疫苗的线写的多爽,目的都是为了推动男女主角之间的纠缠,还是为了谈恋爱。”林谩语面对自己就想写个甜甜的小言一点都不避讳,也没什么好避讳的。

  “剧本么,写故事么,不能只写男女主的小情小爱,那东西没意思。那也没什么好写的,十六集的项目,我总不能三集写初遇,三集写追求,三集恋爱,三集再写分手?那多无聊,自己谈个恋爱不就好了。都能创造世界了,当然要去尝试日常生活中不会碰到的事情才值得写啊。”

  “像是破除邪恶组织,追寻公平正义,排除万难之后,心爱的人终于可以在一起了,这样的爱情才足够戏剧化,也更值得被搬上电视。创作者是造梦者,我想给观众一个甜蜜的梦境,导演想给观众一个刺激的梦境,我们没有谁对谁错的问题,就是大家要的不一样而已。”

  林谩语不觉得她和导演之间有必要为大家的创作理念不同去争执,他们又不是背道而驰的,完全可以求同存异么,“你就当我针对的是女观众,他想要的是男观众的市场。反正他不改我的爱情线,你们该甜蜜还是甜蜜,那我们少说也能做到两手都抓,男女观众都有。”

  “到时候剧上线了,男观众去看升级打怪,女观众去看甜美爱情,这不挺好的么。”

  女演员觉得不太好,有种她本来能做核心主角却被迫变成了主要配角的感觉,但作家的说法也没什么问题,她自然就不好反驳。

  作家的‘爱情故事’被导演知道后,倒也没打算把自己的创作方向改动成爱情为主,剧本也不是完全以爱情为主的。而且作家说的是对的,这要是只是个男欢女爱的本子,李昌熙还真不会签约。

  但导演也决定不让作家闲着,李昌熙算是了解了,这个后辈根本不是什么没想法,性子软的新人作家。这位作家想法很多,搞不好还很专业,但她就是不表现出来,因为那家伙觉得没必要表现。

  搭档是个恋爱脑,整天就想着谈恋爱的事,李昌熙就去找曹成右,让男朋友去鞭策作家,别成天消极怠工,认真工作!

  年轻人!奋斗!工作才是永恒的恋人!一辈子都不会分手的那种!

  莫名其妙被男朋友抓着讨论剧本的林谩语郁闷了,为啥男朋友是个工作狂?以前也没发现啊!曹成右是个工作狂就算了,为什么他一个演员成天跟她聊什么故事线推进的呈现方式?那不是导演的事吗?

  让林谩语更郁闷的是,工作狂男朋友现在亲亲都要讲条件,神经病啊!你干嘛跟我恋爱,有本事你抱着剧本上床啊!

  工作室里张开手臂想要抱抱的林谩语眼巴巴的望着男朋友,“不给亲就算了,抱一下都不行了吗?”

  “我三天前给你看了分镜稿,我们说好了要有修改意见的。”站在两米开外的男朋友抱臂拒绝小姑娘的撒娇,“你的修改意见呢?”

  “我为什么要给分镜写修改意见啊~~~~~~”林谩语往沙发上一趴,四肢并用拍打沙发,超级不高兴,“我又不是导演,关我什么事!”腾的一下翻起来,“你们都开机了,我剧本也都写完了,我为什么要给导演弄之后剧集的分镜,我是他助理吗!”

  怒视男朋友的林谩语指着他叫,“还有你!你成天拍摄不搭理我就算了!好不容易见一次,你还给他做事!你怎么不跟李昌熙在一起!你跟他恋爱啊!”

  跪坐在沙发上的小姑娘气的脸都红了,居高临下望着她格外活泼的样子只想笑的男朋友,咬着腮帮子憋住,试图忽悠她,“你可以去剧组找我啊,我听说你上一部剧,你每天都去剧组,为什么这次不来了?”

  “装什么傻!我能去吗,我去了都跟你说不上话,李昌熙跟疯了一样什么都问我,他脑子有”

  “对前辈要礼貌。”曹成右详装不赞同,“不能那么说前辈,昌熙哥也是为你好。”

  再次扑倒在沙发上的林谩语无奈了,“我不需要你们为我好,我只知道我的工作都做完了,你们还想要压榨我,你们不是人,你们会有报应的,你们”

  “林谩语。”曹成右掩嘴轻咳一声压下笑意,眉宇之间的笑意却压不住,“你确定你不去剧组陪我吗?”

  又是一次翻身而起的林谩语觉得这个男朋友不能要了,“我又不是没去过,我去了是想找你,结果呢,结果李昌熙一直抓着我。我去了能干嘛?”

  “去了可以亲亲。”抬脚上前的曹成右蹲在她面前,特意解开衬衫胸前的纽扣,让低头就能看到‘美景’的姑娘好好欣赏,仰头冲她笑的可坏了,“你真的不去?”

  怎么都没想到男朋友会使用美色攻击的林谩语深感荒唐,捂着胸口一脸大受打击的表情,“你说,你爱的到底是我还是李昌熙!你们才是真爱吧,我这个女朋友就是捡来的!”

  喷笑出声的曹成右笑趴在她的膝盖上,林谩语很是嫌弃的想把他推开,折腾半天把自己折腾到人家怀里去了。

  美人在怀的男人笑的眼睛都没了,被拥入怀中的美人却鼓着脸抱怨,他们真的是太过分了,生产队的驴还有个休息时间呢,他们那帮拍电视剧的都不休息的,还准备也不给她休息,太过分了!

  曹成右捏着她的发尾搔她的鼻尖,使用绝招,“我可是听说拍‘魔法师’的时候,你每天都去给任时皖探班,你就这么对我?”

  “这种瞎扯淡的事你都信?”林谩语拒绝被套路,“我不是去看任时皖的,我是去看拍摄好不好,我看的是男男c!”

  打听的很清楚的曹成右当然知道她去看什么,但现在不需要知道那些,“不管你是去看什么,你都因为他去过剧组,还是每天都去,现在你不愿意因为我去剧组?”

  深感对方套路过多的林谩语垂死挣扎,“你干嘛要跟任时皖比,你就是你自己不好吗,独一无二。”为了证明对方的独特,还仰头想亲他。

  捂着她的嘴把人按住的曹成右想把事情定下来,“我这个独一无二忙的没时间跟你联系,那个小朋友持续每天都跟你发信息呢,我觉得我不用那么独一无二也挺好,你最近都不怎么给我发信息了。”

  林谩语微楞,这是真的嫉妒了吗?扒拉下他的手跟他解释,“我们没有每天发信息,都是他很惨我才会好回一下,而且每次回我都告诉你了啊。再说我不是不给你发信息,是我发信息你不回我。”

  “我在拍摄,人在角色里不在状态。”演员让作家理解一下他的工作特性,以及,“他就是知道你会回她,才会不停的发,你真的不回了,他说不定就不发了。感情这种事有希望就忘不掉,你得让他知道没希望才行,这点需要我教你吗?”

  这下林谩语怀疑他的真的吃醋了,一直憋了很久的陈醋。可她要怎么跟男朋友解释,她非常清楚不能给追求者希望这回事,问题在于,这个破游戏,好感度一旦出现就没有回头路了。

  林谩语非常清楚她应该怎么面对追求者,尤其是在她有男朋友的情况下。但她做不到,在这个游戏里,她不能那么做。

  因为李胜基很奇怪,因为这个游戏喜欢上一个人,开弓就没有回头箭。

  学长好奇怪,学长是个很好的人,温柔、友善,家教也很好。那么好的人,就因为她说,她跟曹成右有男女之约差点对前辈不礼貌。那么好的人会打电话给她,就为了跟她说,曹成右跟谁谈过恋爱,为什么分手,那些话可不带着善意。

  学长好奇怪,奇怪的林谩语忍不住呼叫g,问对方学长的人物建模是不是换设定了。人物建模当然是没有换,学长之所以奇怪只不过是对她的喜欢变成了爱。

  李胜基爱她,李胜基想跟她在一起,李胜基会用尽一切方法只为了跟她在一起。

  因为,他是ai,那是他更改不了的程序。

  ai就只是ai而已。

  林谩语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有一个人会死心塌地爱她,而那个人是ai,连忘却都做不到那么惨。她也没办法只把学长当ai去对待,就像她没把这个世界当游戏一样,她喜欢过学长,她喜欢着男朋友,那是都是她喜欢的人,喜欢的人怎么能是ai呢。

  喜欢的人就是ai,喜欢过的人因为她变的不想自己了,林谩语认为自己有责任。虽然这个破游戏导致了问题的发生,但她也不是完全无辜,要不是她去追了学长,也不会有之后的事。

  事已至此,还能怎么办呢?

  【您可以试着攻略对方,当好感度达到百分之百,对方将获得新生。】

  “什么叫新生?”林谩语怀疑g又在搞事。这个破游戏到处都是坑,一不小心踩进去就是万丈深渊。

  【新生就是拥有新的灵魂,您可以理解为,好感度到达百分之百时,ai就变成了人。】

  林谩语确定g在搞事情了,“我喜欢的是曹成右!”

  【这只是个建议。】

  给出建议的g让玩家很无奈,应该说不愧是乙女的游戏吗?一切都是因为爱呢~好浪漫啊~哈哈哈~

  呸!魔鬼的游戏!

  魔鬼的g建议玩家去海边浪,林谩语根本不想搭理那个魔鬼,她疯了才会为了一个游戏把自己搞的不舒服。这就是个游戏,游戏是玩了开心的,干什么要为了游戏去跟不喜欢的人玩什么攻略,这不有病么!

  林谩语认为自己不管是智商还是情商都是个正常人类,她不想被游戏裹挟,她试图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可任时皖每天给她发八百条短信,发的林谩语都想拉黑对方了,又下不去手。

  那孩子只是喜欢她,人家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要被那么对待,成为ai有程序设定也不是任时皖想要的啊。

  游戏的锅,命运的戏弄,为什么要任时皖去承担?

  游戏的锅,命运的戏弄,又为什么要让她去承担?

  这题无解,林谩语放弃,她还是不要纠结了,随心吧。随心做法就是男孩子的八百条短信,如果真的很惨,很倒霉,林谩语是会回的。但她也会告诉男朋友,我回了任时皖的信息。

  为的,就是不想要有误会。

  现如今误会还是出现了,男朋友不开心了,林谩语就很纠结。

  小姑娘捧着男朋友的脸,亲亲他,有些心虚的讲,“我真的只把他当弟弟。”

  曹成右笑着点了下她的鼻尖,“那你要不要去剧组陪我?”

  什么心虚秒速消失,林谩语张口就咬住他的食指,瞪着眼睛怒视他。

  “你不爱我!”

  “爱~最爱你了~”

  男人用沾着口水的手指捏着小骗子的脸,笑眯眯的给满心不甘愿的小朋友下达套路成功的通知,“明天早起起来,我去接你去剧组~”

  关于爱情,谁不是看中了,就会想尽一切办法都要得到呢。

  都是.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