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55章 第八章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3-12 11:40:50
  虽然林谩语压根也没想过要跑, 但她也确实跑不掉是真的。

  剧本试读会开始了,作家和演员算是首次正式在工作场合对接。起初林谩语不太在状态,她始终没有自己是‘王’的意识, 应该有‘王’的牌面,还想着跟男演员一起进会议室, 曹成右拦住了她。

  “你是作家,你得跟导演一起进去。”曹成右按住小姑娘的脑袋,调转方向, “你要去的是那边, 去找导演。”放下手指着相反的方向,“我先去会议室等你们。”

  早上一起出门, 坐同一辆车,进同一栋楼,上同一部电梯的林谩语没弄懂, 为什么出了电梯她就要跟男朋友分开,“我跟你一起进去也没什么吧, 大家不都知道我们是情侣了吗, 没必要再装不熟啦。”

  “林作家, 作家,记得吗?”曹成右提醒她,“我们不需要跟任何人隐瞒我们之间的关系,哪怕就是记者在,直接拍都没事。但你是作家我是演员,我们是不一样的,也不能一样,这会让别人误会。”

  “误会什么?”林谩语没听懂。

  曹成右想说你如果跟我一样,你会被误会成好欺负的作家。那间屋子里是制作团队, 制作团队的人要是当你好欺负,就没人听你说话了,大家都会听导演的。

  但这话不好讲,他说出口的是,“别人会认为你不专业。”

  林谩语撇撇嘴,嘟囔了一句,“好吧。”

  ‘专业’作家仰头闭眼要亲亲,专业男朋友低笑一声,亲亲她的嘴角,顺**,“去吧,跟导演一起来,不能跟在他身后进来,能并排就并排,不能就尽量走前面。”

  有些诧异的林谩语疑惑道:“为什么我走在前面?他是前辈。”

  曹成右摸摸她的后脑勺,也不过多解释,那东西三两句话说不清,“听我的,走在导演前面。”

  “哦。”

  男演员的要求让作家不太理解,不过也不用她怎么理解。会议室**门,导演和作家并排进门,没有谁前谁后的说法。导演和作家一起进门,门内全体起立,等着二位走到会议桌前,再各自落座。

  都组团坐下了,又要挨个站起来自我介绍。导演打头,作家跟上,之后是男主角、女主角等一系列人站起来打一圈招呼再坐下。

  此时,会议才算正式开始。

  正式开始就是读剧本,男主角开口说了没几句台词,导演就感觉到作家的眼神不太对,那种闪着小星星的眼神。李昌熙当然知道作家和男演员在谈恋爱,可这种场合,作家用看恋人的眼神看着男演员,不太合适啊。

  这不是专业不专业的问题,而是作家这么做会让人误会,误会她是个恋爱中的小姑娘,而小姑娘是很好‘欺负’的。

  自认跟后辈合作的算很愉快的前辈,不想让其他工作人员产生奇怪的误会,就暗自踢了作家一下,暗示她收敛点。林谩语以为自己是‘不专业’了,老实垂头盯着剧本看。

  可她盯着剧本看了一会儿之后又忍不住抬头看男演员,她幻想中的‘男神’从纸上活了过来,让‘男神’活过来的还是自家男朋友,这么嗨的事情,让她怎么忍得住不盯着男演员看?男朋友帅炸了好吗!超级无敌宇宙帅!

  林谩语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眼里的小星星,星辰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她要怎么控制自己?完全控制不住啊!

  恋爱脑上头的作家眼底冒的都不是小星星要变成小爱心了,导演陆续踢了她三下,每次都是踢完她就低头看剧本,可也就十来分钟,等曹成右再度开口,尤其是跟女主角对戏时的台词读书来,作家的脑袋就又抬起来了。

  李昌熙又好气又好笑,还有那么一点恨铁不成钢的郁卒。这姑娘写本子明明很有灵气,是未来大有可为的新人,怎么办事这么不靠谱。

  办事不靠谱的作家怎么都没想到,中午吃饭时她被导演‘警告’收敛点,别那么恋爱脑,“你脾气也太好了,随便人家开玩笑怎么行?该立的规矩要给他们立起来,谁给他们的胆子能随便跟你开玩笑的。”

  中午吃饭配备的是盒饭,很普通的盒饭没什么特别的,他们下午还要继续,也就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没在盒饭上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也就是主创的饭食稍微好点,但就是多个鸡腿,没好到哪去。

  林谩语不是很饿,也觉得自己没干什么事,就想把鸡腿给‘劳累’了一上午的男朋友。她的鸡腿夹过去,有个女配角就调侃了一句‘好恩爱’。被调侃的林谩语刚露出笑脸,就看到男朋友的脸色沉下来。

  曹成右扫了那个女配一眼,对方瞬间反应过来说错话了,讪笑着道歉。林谩语愣了楞,摆手说没关系,还没搞清楚男朋友为什么不高兴,导演就开口让她陪他出去抽根烟。

  门一出,都没走几步路,后辈就被前辈警告了,听的林谩语满头雾水。

  开个玩笑而已,又是休息时间,那位女演员也就是调侃了一句,不带任何恶意的,只是说笑,那么夸张?

  李昌熙点了根烟,看作家的表情,都搞不懂她在想什么,“按理说这些话不应该是我讲,你地位下去了,我的地位就上来了。你尊重我,我当然是感谢的,可你性格这么软是真的不行,要是谁都能欺负你一下,那岂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改剧本?”

  什么就到了能改剧本的地方?在说啥?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那个女演员要求改剧本吗?”林谩语是真没弄懂。

  导演就很疑惑,“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不是那个女人要改剧本,她有什么资格改剧本,是你姿态太低,别人就会对你提很多要求。工作都是一样的,你退一步别人就进一步,你私下脾气好没问题,工作不能那样。”

  还是没听懂的林谩语却知道她不可以继续问,那貌似是什么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潜规则?明规则?反正就是她不知道会很奇怪的规则,颔首应了声知道了。

  李昌熙斜了她一眼,“知道没用,要做到。”说完又笑了,拍拍她的后背,“你呀,也就是碰到我,要是碰到其他导演不能这样知道吗,不然人家能把你的剧本吞了。”

  什么叫把我的剧本吞了?怎么吞?抢著作权?怎么可能。

  头上顶了个硕大的问号,表情努力维持乖巧的林谩语跟前辈道谢,准备跟前辈一起回去时手机响了,李胜基的电话,她就到一边去接电话了。

  这通电话的开端很诡异,起码在林谩语听起来很诡异。对方有认识的人出演了这个项目,那位认识的人不知道跟李胜基说了什么,让李胜基误会她被欺负了?

  “曹成右在干嘛?”李胜基语气不太好,“他在场还能让你听到那样的话?”

  林谩语头顶的问号都快能突破天花板了,犹豫半秒选择从头开始问,“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没有被欺负啊,不是什么坏话,就是一句调侃,那个女演员就说了句好恩爱,别的什么都没有。”

  “一句好恩爱还不够?”李胜基才是头吗,把你当什么了?”

  作家感觉自己在鸡同鸭讲,“不是,我很新,这是我的第二部作品,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把当小白,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不能被调侃吗?”

  “什么叫为什么你不能被调侃,初次见面,基本的尊重,她凭什么能调侃你,你是作家。”李胜基都听不懂她问的问题,“何况你们是在剧本试读会,不是什么聚餐的场合,会议室里全是制作组的人,她哪来的资格调侃你,她谁啊,一个演员而已。”

  听一位男演员用不是很友好的语气讲一位女演员只是个演员,让作家怀疑对方是不是搞性别歧视,但林谩语知道李胜基不是那样的人,她就很奇怪那哥为什么是那个语气。

  “你让我捋一下,作家这个身份和演员的身份,这两者之间的地位差很夸张吗?”林谩语犹豫着开口,“天与地?”他们讲的好夸张啊。

  李胜基表示倒也没那么夸张,“不是作家和演员的身份天与地,而是那个演员是你的演员,她在你的项目里,她都不是主演,你们又没有任何交情。她不管怎么算都不应该在剧本试读会上质疑你的地位,那很不礼貌,你不懂吗?”

  完全不懂的林谩语让对方讲详细点,“具体哪里不礼貌?”

  “哪里都不礼貌!”

  接到电话听说有那么回事的李胜基脾气一下就上来了,他不爽已经很久了,一直压着火没发出来。从他初次听林谩语说‘男女之约’的那天,那位前辈跟他玩前辈压制,对他说,纠缠很不好看也很没风度的那天,他心里就憋着火。

  可前辈也没说错,姑娘都拒绝了,纠缠确实不好看,更没什么风度。人家说的是实话,再难听也是前辈说的实话,李胜基的火就只能往肚子里咽。

  但那位前辈第二次找到他,跟他说什么签约林谩语的项目,李胜基简直怀疑前辈脑子有问题。那不是在帮林谩语,那人要是真的想要帮林谩语,才不是什么自己签约,找个合适的男演员才叫帮忙,就曹成右的做法,那叫没事找事,逞英雄!

  是,曹成右出演新人作家的本子很有话题度,但不是能给项目带去话题就是好事啊。林谩语会被人说闲话的,她好好写自己的本子,好好组团队拍,莫名其妙为什么要被在背后议论?

  要是曹成右真想帮忙,觉得找别的男演员不合适,想要自己出演,也大可以让林谩语跟tvn解约啊!三大台随便选一家,这个项目组搭起来都不会出现任何问题,非得去tvn拍吗?这明明就是要凸显自己再给林谩语找麻烦,那都什么人啊!

  林谩语眼睛是不是瞎了,看上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人家是前辈,大前辈,李胜基忍了,不忍也没什么办法。他不能只跟林谩语说,你看上的人有问题,说了能做什么,只会徒增烦恼。

  那位前辈该做的不该做的,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做出来了,到项目试读会了还能让林谩语被一个演配角的女演员给欺负了?曹成右脑残吧!

  “你什么眼光!就算不是我,你也找个过得去的人啊!”李胜基越说越生气,“我以前一直觉得前辈很值得学习,学个头,成天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林谩语也很不爽,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呗,扯什么我男朋友如何如何,“呀,我让你解释的是作家的问题,别东拉西扯的!”

  东拉西扯的李胜基更生气了,严肃表示作家不止眼睛有问题,脑子也有问题。这有什么可解释的,作家就是作家,作家是项目的王,是控场的人,演员就只是演员,演员面对作家需要弯腰,这需要解释吗?

  “等下,什么叫我是说了算的人?”

  “你说了不算谁说了算?你是作家啊。”

  “作家然后呢?”

  “还有什么然后?”

  李胜基察觉到不对劲了,“林谩语,在你的理解里,你们剧组说了算的人是谁?”

  “制作人?”林谩语不是很确定,应该是制作人吧?

  李胜基扬声让她再说一遍,“制作人?”

  光听他拉高的语调林谩语就知道自己说错了,“那导演?”

  “片场是导演说了算,片场之外呢?”

  “制作我?”

  “当然是你!”

  这下知道不对劲地方在哪里的李胜基认真了,“你搞清楚,你是全组最大的,什么导演、制作人,都没有你的话有用。你是创作的核心,不管是制作人还是导演,谁都不能动你的本子。他们如果谁欺负你是新人想要碰你的本子,你一定要拒绝知道吗,尤其是导演,绝对不能妥协,小心你的本子被吞掉。”

  这句话林谩语已经听过一次了,恍惚着开口问,“导演怎么吞我的本子?”

  所谓导演吞作家的剧本当然不是生吃,更不是什么抢著作权,而是彻底压过作家,自己决定要剧本要怎么拍。也就是在海那边的国度最常见的,剧本到导演手上之后导演想怎么改就怎么改。改了要是结果好,万事大吉,要是收视率差就甩锅给编剧,一切都是作家的错,本子是作家写的啊。

  发现问题的演员开启科普模式,多少也算个学霸的李胜基生怕她听不明白,也怕自己漏了哪里说不清楚让她会再度被欺负,科普的极其详细。

  详尽的告知作家,你是剧组的王,并且是唯一的王,王座之下没有任何人能跟你抢权杖。哪怕你是个新人,项目没开始之前你可能还要拜托别人组建团队,一旦项目开始,导演要是乱来,或者制作人想要玩压制,作家完全可以掀桌子。

  大不了不拍了!全组没饭吃!

  这就是圈内的规矩,但规矩这东西不是定死的。王座就一个,如果导演的脾气很硬,对方也不是就抢不了权杖。但作家协会不是吃干饭的,真闹到不可开交,电视剧的圈子,作家协会能力压导演协会。

  真真就到了最后一步了,作家还有必杀的招,我不写了!

  “十六集的电视剧,导演就是拍到了第十五集,你不给结局的本子剧组也开不了工。”李胜基让她一定要听明白,“决定剧组能不能开工的人是你,你有绝对的权利,谁都不能越过你,懂吗?”

  林谩语听懂了,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新到她有些恍惚。

  恍惚的都快灵魂出窍的林谩语面对来跟她说会议要开始了的助理,试探着开口,“再休息半小时,我有点事。”

  “需要我去处理吗?”

  “不用。”

  助理点点头,冲她欠身,“那我去跟导演通知一下。”

  通知?不是商量吗?

  脚底发飘的林谩语握着手机往走廊尽头走,开口的声音虚到不行,跟电话那头的人‘通知’,“我说要休息半小时,助理说去跟导演通知。”

  “休息?你不舒服?”李胜基没抓到重点。

  林谩语提醒他重点,“我的助理说,他去通知导演,通知,不是商量。”

  “我说的你该不会没听懂吧?”李胜基怀疑了,“要不我重新再说一遍?”

  不用再听一遍的林谩语已经懂了通知和商量的区别,可她弄懂了这两个词的区别,就弄不懂,“成右哥为什么要”卡壳,这个不能跟李胜基说,不合适。

  她这边的‘通知’传达到位,被通知的人就出来询问她怎么了。

  听到脚步声扭头的林谩语跟李胜基讲她先挂,剩下的等他什么时候有时间,见面说。找来的导演也问作家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作家含糊了一句头有点疼,就跟导演回去了。

  但她回去,全组还是休息半小时,等她的‘头疼’缓和一些,剧本试读会才继续。

  继续之后林谩语就没出现过她盯着男主角看的情况,她有点不在状态,满脑子还都是自己成了‘王’的虚幻感。她原本以为,拍‘魔法师’的时候,合作的导演对她很尊重,结果那居然是常规操作?还是面对新人的操作,要是她资格再往上涨涨,导演对她就应该是尊敬而不是尊重?

  哇~好神奇~

  过于神奇的新世界让女朋友在剧本试读会后跟男朋友讲,她要去见李胜基,有些事想问他。男朋友也想问她是什么事非得去见李胜基才能问,不过碍于面子没问出来。

  只问了一句,“要我送你吗?”

  “不用,正敏哥顺路,他送我。”林谩语抱抱男朋友,“结束了我给你电话,你来接我?”

  曹成右摸摸她的侧脸,笑着说好,再把女朋友送上制作人的车。

  车里的制作人问作家,怎么想起来跟李胜基见面,林谩语含糊了一句有事,没往下深聊。她察觉到问题了,部长对待她的方式有问题,如果作家真的那么重要的话,那部长不应该用对待下属的方式对待她。

  李胜基不好聊就聊别的,比如任时皖。

  “我听说你跟任时皖还有联络?”朴正敏半是提醒,半是忠告,“曹成右不是好惹的,你可别玩砸了。”

  微楞半拍的林谩语诧异的看着他,“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们有什么?”

  “有什么没什么的你自己看着办,能小心点就小心点,项目都还没拍,别玩过了火。”朴正敏让她做好‘平衡’。

  堂皇的林谩语都不知道他都听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我联系任时皖也就是在他过的不好的时候安慰一下,你说的好像我脚踩两只船一样,想什么呢!”

  “我想的有什么问题?”朴正敏笑出声来,“你们上部作品就有点苗头,你要是什么都不打算干,联系他干嘛,他过的是好是坏关你什么事?你别跟我说你同情他,那是个爱豆,还是个新人爱豆,过的不好不是很正常么,这你都同情,那你的同情心有点泛滥。”

  同情心泛不泛滥都不喜欢被这么评价的林谩语有点不高兴,“我只把他当弟弟。”

  “你把他当儿子也跟我没关系,我是让你不要耽误项目。”朴正敏没兴趣干涉作家的感情生活,作家想跟几个男人搅和都行,但不能影响工作,“你还年轻,想着玩可以理解,也不能只想着玩啊,同情心什么时候都能有,可在你男朋友是你的男主角的时候,不要对其他人男人起同情心,这是工作。”

  ‘你是全组最大的!’

  科普内容突兀的冲进脑海,林谩语卡壳,摇头甩掉那些没用的,好好跟部长解释,“我真的只是把他当弟弟,他不开心,我安慰一下的那种,什么都没有,别误会。”

  部长轻打了下她的脑袋,“你这里都装什么了,我不是在跟你说你不能跟谁在一起。我是讲,你要是想玩就蛮的好一点,我都知道的事情你以为曹成右不知道吗?就你把那个任时皖当弟弟有什么用,得看曹成右怎么想。”

  部长很喜欢下属,即喜欢下属确实有才华,又喜欢下属乖巧听话,喜欢到把她当自己人,跟她讲,“曹成右是男人,男人理解不了什么弟弟、哥哥的东西,男人只会想到你是他女朋友。他的女朋友跟另一个关系暧昧,还是青春年少的小男生有联系,你让曹成右怎么想你们的关系?”

  “男人都不可能接受你还跟任时皖有联系,你联系就联系,私下联系不好吗,非得闹的人尽皆知?再者说,你同情那个爱豆也得想想他值不值得你同情。他要是假装过的很辛苦,就是想要引起你的同情心呢?那你成什么了?不成傻子了吗!”

  被打脑袋的林谩语虽然不疼,但确实觉得自己挺傻的,不是因为联系谁谁谁啥,而是一直觉得部长人不错的自己很傻,傻乎乎的说,“就算任时皖是卖惨,那他有惨可卖就代表过的确实不开心。他的不开心告诉了我,我忽视了,那他的不开心要怎么办呢?”

  “追求的女孩子跟别人在一起有恋人了,这已经是全天下最惨的事情了。任时皖还是初恋,一点经验都没有,工作还不顺利,怎么可能不惨呢。”

  “我不可能忽视他的惨,他不开心的一部分就是我造成的,我安慰一下,至少做到了尽人事。如果他还是过不去,还是心情低落,那就只能听天命。可我不能连人事都不做,那不是太残忍了吗。”

  朴正敏都不知道怎么说她,“人事为什么要你做,你不做那个人事,他就为情**了吗?而且我没让你不联系,我是让你偷偷联系,你别大张旗鼓的。我听你的助理说你跟任时皖在联系,我都怀疑你有没有脑子,这种事能随便给人知道吗?避讳一点,你有男朋友。”

  “我光明正大的联系才代表我心里没鬼啊。”林谩语拒绝他的提议,“背着人联系他才奇怪吧。”

  眼看沟通不了,部长决定给下属下达命令,“反正你不准联系他,起码等项目拍完的!”

  林谩语头一扭,“我不。”

  朴正敏一个眼刀杀过去,“你什么?”

  “不!”

  “呀!”

  车辆持续向前,上司被不听话也不乖巧,关键是满脑子男人的下属气个半死,林谩语却肯定了,作家的地位很高这件事,也肯定了,部长对待她的方式不正常。

  朴正敏疑似不对,朴正敏就是在套路她!

  拒绝被套路的林谩语见到了李胜基,询问她更关心的一个点,男朋友是不是也套路她来着?

  要是作家的位置那么高,曹成右非要自己出演这个项目的男主角就很奇怪啊。吃力不讨好的那种奇怪,林谩语怀疑男朋友很可能不是因为想帮她才出演男主角,自己想演的概率更大。

  就看重剧本?

  李胜基的回答是一半一半,可能是看重剧本想出演,也可能是想要在她面前刷存在感想要出演。反正都不是什么为了她好,为了自己好还差不多。

  不惮以最大恶意攻击情敌的李胜基,把让他压了两次火的前辈说成一个只顾着自己,只想着表现自己,只在乎自己的男人。力图让眼瞎的林谩语清醒过来,好男人就在眼前,别被外面的猫猫狗狗给骗了。

  “我警告你啊,不要说我男朋友坏话,我们就事论事。”林谩语拒绝他的叨叨,“你在背后讲人家坏话也没好到哪里去。”

  本来能跟她见面还挺开心的李胜基听到这么一句话给气笑了,“那前辈哪里好了?你看上他什么了?”

  “帅啊。”林谩语表示自己很肤浅,“成右哥多帅~”

  李胜基深呼吸把火压下去,忍不住龇牙,“我不帅吗?那人哪里帅了,你什么眼光!”

  “别生气嘛~你也帅好不好~”上一句在哄人下一句就维护男朋友的林谩语说,“你们是不一样的帅,我现在喜欢他那种帅。”

  扬手作势要打她的李胜基看她缩了脖子,手掌落在她脑袋上就变成了揉,大力的蹂|躏,“我都跟你说了他做的事了,你还觉得帅!脑子里就只有帅!会不会看人啊!”

  林谩语过来求人帮忙的也不好反抗,被按着脑袋揉的动摇西晃,动作上不反抗,嘴巴却不认输,“那也还是帅啊~”

  “哪帅了!”

  “哪都帅!”

  李胜基手上猛的用力,气的不行,“那你还找**嘛!”

  歪到在沙发上的林谩语扒拉着头发讪笑,“欧巴~”

  欧巴**,不想理她!指着门口让她该去哪去哪!

  想要问的都问了,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的林谩语心虚的站起来,双手合十冲怒气冲天的哥哥拜了拜,沿着包间的墙边要往门外溜。在她的手碰到拉门的边缘时,李胜基幽幽叹口气。

  “林谩语,我以前都不知道,你是会养鱼的类型。”

  站住脚的林谩语疑惑的看着他,“养鱼?你指什么?”

  “指你现在做的事。”李胜基背对着她,望着满桌根本没被动过筷子的美食,表情有些深沉,“你让我知道你过的不好,你让我知道那个男人不怎么样,这难道不是在给我信号吗?”

  站直了的林谩语果断反对,“我哪有过的不好,我过的可好了。感情顺利,事业也顺利,我男朋友超级好的,你别污蔑我啊。”

  一声嗤笑从唇边溢出,李胜基不想继续话题了,“走吧。”

  这次没有叹息留人,林谩语自然也没有留下,走的十分干脆,径直出了店到门口打车,顺便给男朋友打电话。一是告诉男朋友,她已经跟李胜基分开了;二是问男朋友在哪,她去找他。

  男朋友在工作室,女朋友也到了工作室。见面先拥抱,再亲亲,之后才是,林谩语去见李胜基聊什么了的问题。

  这个问题林谩语不太好说实话,总不能说见面聊你给我挖坑的事了,她说的是自己没搞明白作家的地位问题,找李胜基咨询。

  坐在窗边单人沙发的曹成右,望着坐在扶手上的小姑娘,半开玩笑的问她,“与其去找李胜基,找我咨询不是更方便?”

  “话赶话赶上了。”林谩语装听不懂,她不能听懂,听懂了多尴尬,拆穿套路很不和谐的。

  隐约能猜到套路可能被拆穿了的曹成右,捏着她的掌心笑着说,“那李胜基有告诉你,我其实没必要亲自出演男主角吗?”

  林谩语愣住,喃喃出声,“你就这么承认了?”

  “生气了?”

  “”

  托着她的腰把人放在腿上的曹成右点了下她的鼻尖,笑着说,“生气了也没关系,应该生气的。”

  眨巴着眼睛往他怀里倒的林谩语拿脑袋蹭他,抓过他的手玩他手指,轻笑道,“不生气,只觉得欧巴很帅~”

  “真的?”

  “真的~”

  仰头给‘欧巴’看自己真诚大眼睛的林谩语,思路在某些时候是很清奇的,比如,“我完全没有发现,要不是这次碰巧知道了,很可能永远都不会发现。智慧也是一种性感,超级帅的~”

  这倒是让曹成右没想到,反而觉得,“你没必要装不生气。”

  勾着脖子玩亲亲的林谩语叼着他的下唇含含糊糊的说自己没装,“真的不生气,那么聪明的做法为什么要生气~”后撤离开他一些,脸上完全没有生气的表情,只有好奇,“你为什么想要亲自出演男主角?”

  这个就是曹成右不能说实话的问题了,“你的剧本足够好,**嘛要让给别的男演员。”防止她再问,把话题绕回来,“我也算是骗了你,你也不生气吗?”

  “不~生~气~”林谩语拖着长调展示自己的良好心情,“我真的觉得帅,虽然我也不是多聪明,但也没有很笨。能被骗到,就表明你很聪明,我有一个很聪明的男朋友,为什么要生气,应该开心才对啊~”

  曹成右盯着她的眼睛,观察她是否只是嘴硬。小姑娘的眼里满是笑意,甜甜蜜蜜的笑意,如果这是演技,那这孩子能直接去奥斯卡了。

  可那要不是演技,曹成右就弄不懂,“为什么不生气?”

  自觉已经解释过了的林谩语面对重复的问题,给与不同的答案,饱含真心,饱含诚恳,笑眯眯的说出属于她的至理名言,她一直贯彻的恋爱准则。

  “我喜欢你,超级超级超级喜欢你~我喜欢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不开心~你做什么我都觉得好帅,今天读剧本的时候帅到炸裂~”

  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望着喜欢的人,用明天太阳一定会东升的语气,告诉他。

  “全世界我最喜欢你了~”

  曹成右心里嘀咕了声小骗子,眼角眉梢却忍不住染上了笑意,笑着回应她,“我也喜欢你。”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