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50章 第五章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3-07 13:03:37
  野生作家成了家养的, 大家长就有心询问新成员是否有新本子的创作计划,得知没有后推荐对方可以用走把自身优势发扬光大的模式,再写一个类似‘魔法师’的故事。

  林谩语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她会被人约**的稿件, 更疑惑,“我如果一直写那个题材不是就进不去主流市场了吗?”

  召唤新作家询问企划灵感的电视部门部长朴正敏面对只见过几次面的作家,给与不那么好听但很实际的建议,“你现在还是新人,新人最好是先建立自己的收视群。我们台本身的基本盘小,你又是靠特殊题材出道, 现在让你写纯爱或者能抢收视率家庭剧,我既怕你写不好,也担心就算你的本子很好, 我们也拍的很好,但收视率还是上不去。”

  “主流市场能进去当然是最好的, 但偏门的市场目前才是我们的主营市场, 与其一门心思往主流市场钻, 不如先想想要怎么在偏门的市场站稳脚跟。你现在什么都不稳, 一部作品稍微有点起色也只是跟我们台的新人比, 到了外面你的成绩连前一百都进不去,面对三大台培养出来的新人就没有竞争力。”

  “那不如就先专注这条线,在小众圈层里打出名气了, 有固定观众,有人会因为你的名字而打开电视,那才算你作为作家正式出道。观众很难信任一个作家,但观众要是信任一个作家了,他们会很长情的,只要是喜欢的作家出的剧他们都会追。你得先让他们爱上你的作品, 爱上你的创作,才有机会谈更久远的事。”

  入行‘多年’首次听到,观众爱上作家这个说法的林谩语感觉很微妙。国内市场的观众不说九成起码八成选一个电视剧看的是演员,编剧是谁没多少人关心,结果这边的市场看重的是编剧,这边的观众选一部剧看重的是编剧是谁。

  新市场,新观点,全新的观众,什么都是新的。新的让林谩语有些好奇,好奇全新的观众们。

  一直把‘魔法师’当成是圆自己梦的林谩语首次打开电视剧的官方留言板,去观察全新的观众们想要的是什么。

  全新的观众们在官站的留言板都是尖叫鸡,留言不是啊啊啊啊啊,就是赶紧上啊,等什么呢!再不然就是,脱衣服!快!

  总之全是夸,官站的留言板么,不是夸也不会在官站留言啊。

  官站的留言板观察不出什么特别的东西来,但那么多尖叫鸡的留言也让林谩语知道,部长的建议是可行的,现在的问题就是她要怎么再写个**出来。

  毫、无、灵、感。

  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一发就是一下午的林谩语啥灵感都没有,作为职业派,她可以硬写不是非得有灵感才能出本子。可职业派不想硬写,她一不缺钱二不缺饭吃,三也不是那么在乎是否能成名,让她为了写本子而写本子是真写不出来。

  写不出来本子在家摊着也不是回事,林谩语决定出门去寻找灵感。

  灵感么要深入人群中去,比如同性恋最多出没地,gay吧。

  作家在之前作品的聊天群里询问谁知道哪里有同性恋酒吧,随即被一串‘江南or清潭洞’刷屏,据说那两条街上酒吧众多,同性的自然也有。就在林谩语想着要挑哪一个去的时候,伪装同性恋追妹子的小朋友发私聊来说,他知道一家可以带她去。

  这条信息给林谩语惊到了,她知道对方为了追姑娘挺豁出去的,可她不知道对方能那么豁出去。

  【你带我去?你就不怕被人发现之后传上网?——林谩语】

  【不被人发现不就行了。——任时皖】

  小弟弟,不,同龄亲故自告奋勇,精神可嘉,林谩语自然同意对方带路。带路小哥变装出现在她面前,机车外套加紧身牛仔裤,脑袋上编了脏辫。眼瘾夸张的基本就是个熊猫,眼线都要飞眉毛上去了,还多了个鼻环,一副暗黑系摇滚青年的打扮。

  摇滚小哥都站在面前冲她挥手了,林谩语都没认出来。讲真,就任时皖那造型,要是能认得出来绝对是骨灰级真爱粉。

  妆容走重金属路线的任时皖也开启放飞自我模式,跟林谩语见面没三分钟胳膊就搭在了她的肩头,今天貌似是不打算做弟弟了,走潇洒哥哥路线,搂着妹子往酒吧去。

  林谩语全程憋笑,被他搭肩膀时笑,听他说经纪人看到他那张脸怀疑他脑子出问题了更是笑。最搞笑的是,他们在酒吧门口排队,碰到另一个派对等进场的小哥搭讪,任时皖还真能跟对方聊起来,她觉得有意思极了。

  造型很暗黑但依旧是帅的任时皖帅的特别有特色,以至于搭讪他的人还挺多,他们还没进酒吧身边就围了一群人。林谩语在此时变成了路人甲,没人管她,即便她站在任时皖身边也没人对她有兴趣。那正好给了她机会可以近距离观察,以前也就是远观过的群体。

  这一观察,观察出了问题来。

  **。耽之一字,按照说文解字的说法有延迟也有沉溺的意思;美,就不用解释。

  **,沉溺于美。这个词的核心从来也不是沉溺于什么而是美,美少年之恋的美。

  不管是影视作品、漫画、小说,**的表现形式都跟美少年,再不然也是帅大叔有关。可现实中的同性恋者普通人居多,他们只是很普通的性向不同的人而已。

  很多钟爱**的小姑娘要是见到了过于普通的同性恋人群都会幻灭,因为普罗大众里没那么多帅哥。林谩语倒是没有幻灭那么夸张,但她很明显的发现,她无法在此类人群里寻找到她的灵感。

  围着任时皖的那一帮男人不过是到夜店来玩的男人,有一部分还是冲着约炮来的,这找个毛球的灵感。

  夜店都门都没进,作家就已经啥灵感都没有了,果断招呼任时皖撤。也没有撤多远,就在那家酒吧对面的便利店外,买了饮料和零食坐在休闲椅上,望着那边进进出出的人群,哀叹。

  “果然什么事都是离的够远才能有幻想的空间。”林谩语仰天长叹,“靠太近不行啊~”

  坐在她边上的任时皖笑的可开心了,“我怎么觉得你就是喜欢我呢~”

  “你的自信我是很欣赏的,但你有点过于自信了。”作家趴在桌上望着对面的夜店,那边还有一群人在排队呢,随着夜幕越深,排队的人越多。

  歪在椅子上的任时皖才不看街对面,只看她,伸出手指偷摸勾她散在肩头的头发,持续放飞自我,“这不是我自信,是你确实喜欢我的脸啊,我去面试的时候你就喜欢我的脸,选中我出演也是喜欢我的脸,难道不对吗?”

  视线还集中在对面排队人群指望能找到感兴趣人的林谩语随口回他,“我喜欢你够‘受’,也不是多值得你高兴的是吧。”说完感觉头皮一疼,扭头望过去,看到的就是龇牙的暗黑小哥。

  小哥表示,“你意|淫我是同性恋没关系,但我得是‘攻’。”

  喷笑出声的林谩语想给小哥竖拇指,“梦想是可以有,但你做梦想想就好,你哪‘攻’了?”

  这话任时皖就不爱听了,腰一挺,脑袋一昂,“我哪里不攻?”

  “你顶多就是公,公母的”

  话没说完就被掐住脸的林谩语眼底还满是笑意,手比脑子快的任时皖却愣住了,随后龇牙,脑袋贴过去捏着她的下巴瞪着眼装凶威胁她,“亲故,这里可只有我们两,孤男寡女你想了解我怎么攻?”

  手一伸按住他脑袋的林谩语给他脑袋转个方向,让他看看清楚,“那边的警亭看见没,你对男子监狱有什么想法吗?”

  任时皖撇嘴用鼻腔发出气声,拍开她的爪子倒回椅子上,林谩语嗤嗤嗤的笑,笑他,“你这样比较可爱哎~”

  “再说可爱揍你了。”

  “来呀~”

  眉毛一竖的任时皖冲她扬了扬拳头,“别以为我不敢啊。”

  特意把脑袋凑过去的林谩语实力演示什么叫作死,“你来呀~”

  夜幕下的江南很热闹,夜幕下的姑娘笑的很是顽皮。夜幕能放大情绪,夜幕也会让人勇敢。

  勇敢的任时皖一把扣住她的后颈,突袭毫无防备自己作死的亲故,一个吻,突袭成功。

  亲故的眼睛都瞪大了,勇敢亲吻的家伙却跳起身就跑,撒丫子蹿,速度那叫一个快,快的林谩语都没反应过来,窜逃的家伙人都没了。

  想都没想夺路狂奔的家伙跑出了二里地,才在急速倒退的街景中缓过神来,他为什么要跑?

  不知道为什么要跑,亲完只想着跑的任时皖站住脚,一手按着跳动过快的心脏一手捂着嘴,无声的笑成一个弱智。笑的周身飘满粉色小花瓣,跟他那身重金属打扮极其不符,引的路人侧目,他才开始懊恼。

  为什么要跑?

  林谩语也很好奇他为什么要跑,她更好奇他什么时候回来,小家伙胆子都大到能玩‘强吻’了,还怂什么?

  怂的不得了的任时皖原地纠结要不要回去,还没纠结出结果来裤兜里的手机震动,掏出来一看来电显示‘心之所向’,手一抖差点把手机砸地上,慌张之下不止没接还把电话挂了,在挂断的瞬间整个人都懵逼了。

  被挂电话的林谩语也很懵,把手机拿到面前,挂了?什么操作?

  捧着手机像捧着□□的任时皖脑袋一片空白,他干了什么?

  手机再响,这次秒接。

  “你挂我电话?”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无数个‘对不起’速射炮,主唱秒变ra担当,慌张的不行,等女孩子的笑声从听筒里传来,他又忍不住跟着笑。笑完又心虚,心虚的又加上一个‘对不起’,这一声倒是真的又软又萌,完全没装,本色出演。

  深感小年轻过于青春的林谩语笑的不行,“对不起就算了,赶紧回来,还是我们直接散,我先走?”

  “不要!不行!不能走!”

  “那你回来?”

  “马上到!”

  逃跑的时候是撒丫子狂奔的摇滚小青年,跑回去的路上也是风驰而去,飞奔回便利店,生怕林谩语等不急就真的走了。

  还坐在原位的林谩语远远的看到飞驰而来的小朋友,忍不住勾起嘴角,小朋友真的太可爱了。偷个吻,她都没说什么,偷袭的家伙自己被吓跑了,也是神奇。

  神奇的小可爱跑到她面前一个急刹车,撑着膝盖气都气都喘不匀还断断续续的说着对不起的话,还说什么我不是故意的。

  林谩语就很像逗他,“不是故意的就是有意的了?”

  “我没有,我不是,我那个什么”

  “什么?”

  “呀~~~”

  这一波三折的小尾音让林谩语大笑出声,笑懵了堂皇的男孩子,也笑的男孩子仰头望天详装镇定。望天的小可爱手都不知道往哪摆,林谩语越看越想逗他,但她觉得要是再逗下去小可爱就要恼羞成怒了,放弃了玩乐的想法,跟他说正事。

  “我在这里是找不到灵感了,不如把尹斗骏也叫出来,看看你们两组的c能不能给我找到感觉。”林谩语冲傻住的小可爱晃晃手机,“刚刚打了电话,他说等会儿到。”

  剧烈运动后的心脏还在飞速蹦跶,初吻明明都是刚刚才发生的事,甜蜜还没享受多久,任时皖就觉得他失恋了,“你真的不喜欢我啊。”

  男孩子上前两步蹲在她的椅边,双手扒着扶手仰头看她,可怜兮兮的,“你就喜欢我一下麻~一点点都行啊~”伸手用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个根本看不见缝隙的‘点’,哀叫,“这么点都行~”

  有被萌到的林谩语笑着拍拍他的脑袋,“你加油啊~”

  并没有被鼓励到的任时皖想耍赖,试图往她怀里钻,手还在他脑袋上的林谩语加重力气把人推回去,笑眯眯的讲,“同样的招玩一次就好了,玩多了就变成骚扰了。”

  闪电后撤的任时皖一下跳起来,十分刻意的大退一步,双手交叉在胸前以示清白,“我绝对没有要骚扰你的想法!”

  “我相信。”林谩语含笑指了下对面的位置,“坐吧,等尹斗骏来。”

  任时皖耷拉着脑袋拖着脚步往对面的位置走,那姿势可怜的,感觉背景都要飘雨了,凄凄惨惨。林谩语怎么看怎么想笑,更可乐的是,小可怜坐在对面后拽着椅子紧贴桌边,伸长手臂试图靠她近一点,还不忘自我推销。

  类似于,我很好的,做男朋友超级好,会无敌爱你啥啥啥的。林谩语笑着看他表演,小可爱哪哪都萌,明明脸上的妆很凶,可那么凶的妆搭上那么萌的行为,更有反差萌了。

  哪哪都萌的小可爱在灵感搭档到来之后就不走萌系路线了,在对方为他的变装表示惊奇的时候,昂着脑袋给对方展示帅气的变装。

  男孩子们组队出现,林谩语原以为她会找到灵感的,至少会有点感觉,这对是c么,还是她创造的c,多少都会有点感觉吧。可实际上完全没有,她没办法把任时皖跟尹斗骏组c了,虽然她依旧认为任时皖很可爱,可她好像没办法把他和尹斗骏搭在一起。

  大概是因为直男们真的很直男,直男们在私下相处的时候一点都没有‘萌’点。

  直男们给不了灵感,真的同性恋者更给不了,作家郁闷了,新项目卡壳。

  电视台那边倒是不急,也没有指望作家三天就能出项目什么的。创作这东西有时候需要点运气,作家暂时没那个运气也不能强求啊。

  没灵感就没工作,没工作的林谩语在家躺尸,小可爱一天发八百条信息给她。

  林谩语都不知道为什么小可爱能那么闲,就很好奇小可爱不用工作吗,爱豆不忙?爱豆表示他非常忙,专门拍了行程表给‘心之所向’,由于‘魔法师’虽然不算热但也算有点成绩的情况,新人爱豆开启大规模试镜模式,一边要兼顾团队的行程,一边还要去跑各路试镜,忙的睡觉的时间都得挤。

  【那你还有时间给我发那么多短信?——林谩语】

  【我喜欢你啊。——任时皖】

  任时皖喜欢林谩语,任时皖无时无刻不在告诉林谩语,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所以我看到什么都能想起你;我喜欢你,我有什么都想跟你分享;我喜欢你,不管我有没有时间我都能挤出时间联系你;我喜欢你,哪怕你不喜欢我,我也会很努力让你喜欢上我。

  小可爱的喜欢真挚又热烈,大姐姐有被触动到,但那种触动是青春真好。

  青春特别好,青春是一往无前的爱恋。

  青春很好,但青春正盛的男孩子顶多让姐姐觉得可爱而已。

  能让林谩语心动的男人其实没有什么特定的类型,青春也很好,不是她就不喜欢青春的男孩子。问题更多是,初印象很难改变,林谩语的心动更多就是一眼,一眼就知道,我对这个人有没有兴趣。

  眼缘呢,就是个更微妙的词了。

  林谩语最近发现了个有眼缘的男人,同小区居民。具体住哪一栋她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她也不知道,干什么的,就更不知道了,就知道是同小区的居民。

  没工作在家躺尸的作家半夜出去觅食,小区门口有个布帐马车,专做宵夜。她那天就是去吃宵夜,小区居民也是去吃宵夜。本来她就坐在位置上等着乌冬面上桌,小区居民撩开布帘弯着身子进来,正对布帘的林谩语听到动静抬头望过去,正好对上那人直起身往里看的视线。

  视线在空中交汇,林谩语微楞,对方也楞了一下,随即那人冲她笑笑,反射性也笑了的林谩语转瞬就低下头,心脏漏跳了一拍。

  只一眼,林谩语就被那位居民吸引了。

  因为帅!

  布帐马车里的光线不太好,从外面进来的男人其实也不是就帅到天崩地裂,但那人冲她笑起来时,眼神柔软又温和,一看就是温暖的大哥哥,小妹妹脑子就不太转的过来。

  就是这么肤浅。

  极其肤浅的林小姐吃面的全程都在偷瞄那人,很巧,他就坐在她前面那桌;很不巧,对方背对她。也是因为背对她,林谩语才能肆无忌惮的偷瞄。

  一旦开启脑补模式,只是背影都会让林作家给那位编故事。

  比如他一个人来还拿了瓶酒,不知道是失恋呢还是工作不顺,反正好像心情不太好。

  比如他也点了乌冬面,跟她一样,那就是英雄所见略同。

  比如他喝了酒感觉到热脱了外套还把卫衣的袖子撸起来,她望着人家的小臂就想着他肯定健身,健身的男人体力都很

  脑补的内容逐渐不和谐,林谩语就开始犹豫要不要上前搭个讪,就在她思索要怎么开口的时候,对方的手机响了,他声音不高,她听不清那边在说什么。等那人挂了电话,林谩语看他掏钱包知道他要走,连忙站起身要去搭讪。

  她走到他桌前,他正好把钱包放回口袋,随后起身扭头,恰巧看到林谩语。

  “我”

  “抱歉不太方便。”

  “啊?”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

  茫然侧身给对方让路的林谩语都不知道那人什么意思,眼睁睁的看着他走了。想追又怕对方的‘不太方便’是有对象或者干脆结婚了的意思,那她就只能放弃啊,不然能?

  也不知道算不算‘艳遇’的人就这么走了,林谩语很是失落的回家,隔天收到小可爱的短信特别想跟对方吐槽,我搞不好看上了个有妇之夫什么的,好歹理智还在没干出奇怪的事。

  时隔一个礼拜后,还是夜里出门觅食的林谩语又碰到了那位‘有妇之夫’,对方还是一个人,一个人一晚乌冬面还有一瓶烧酒。掀帘子进去的林谩语本来看到人就想撤,可又觉得凭什么她撤,这个点想要走路就能找到卖宵夜的店也很不容易啊,为什么她得撤?

  林谩语不撤,进去了,故意坐在他对面,这次不看人家,也不点乌冬面了,打算吃完就走无视对方。控制住自己的林谩语确实吃完就走了,面对有妇之夫,她就算被吸引也不能碰,那有点破下线。

  吃完就走的林谩语在回去的路上莫名觉得有人‘跟踪’,从布帐马车一路跟踪进小区。大半夜的,小区里连条狗都没有,周围安静的只能听到她自己的脚步声跟身后人的脚步声,那声音弄得她有点心慌。

  路灯把影子拉的过长,长的都有点扭曲,林谩语越走越慌,差点给自己脑补出个午夜凶杀案来,干脆停下脚步不走了。她不走了,身后不远处的人还在走,走的越来越近,近的林谩语寒毛都要竖起来了。

  然后他路过了她。

  路过。

  此时要是有乌鸦能满天飞。

  乌鸦是没有的,但身后的人到前面去了,林谩语就看到人了,看到了那个有妇之夫。

  有妇之夫垂着头双手插在卫衣口袋里慢悠悠的往前走,之前还是幽暗的跟踪者氛围秒变忧郁帅哥散发魅力。林谩语望着那人的背影,一时无法判断自己的心跳是因为被吓到了所以才跳那么快,还是因为那个人只用一个背影就能让她心跳的那么快。

  有妇之夫有点勾人,林谩语深刻怀疑自己的道德底线,并且确定悬崖勒马去找小可爱感受一下青春的爱恋。

  跟小可爱在一起是很有趣的,有一个不停在说我喜欢你的人总归是有趣的,可那么有趣的小可爱不能当个工具人啊,林谩语再度悬崖勒马,抛弃小可爱在家躺尸。

  总算把亲故约出来一次的任时皖还以为胜利在望,短信发的更频繁了,林谩语则是收的有点小愧疚,她给了人家错误的信息。

  被有妇之夫勾引已经很蛋疼了的林谩语即唾弃自己的道德底线过于低后,还唾弃自己利用人家的好感。但她一贯不跟自己纠结,为了不要让这个纠结的情况继续维持下去,林谩语决定放过自己,不就是被一个帅哥勾引了么,没什么大不了的,直接说呗,表达一下好感,把这份心意送出去,放过自己,也放过无辜的小可爱。

  想要抒发情绪的林谩语就开启寻找帅哥之旅,帅哥很不好找,人家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跟她一个小区,找毛啊。他们小区大着呢,高档小区,园林住宅,内里都有花园和会所,就知道人家帅,找个球!

  帅哥很难找,但她在布帐马车碰到两次帅哥了,就代表对方是那边的熟客。只有一条线索的林谩语每天都到布帐马车顿点,一连顿了四天,都知道老板娘离婚一个人带儿子,儿子高中谈了个女朋友不好好学习的各种家族故事了,总算蹲到了帅哥。

  人是蹲到了,但找人之前做的那些打算在真的见到人之后又不太敢讲,讲出来多尴尬啊!人家搞不好当她神经病啊!

  帅哥点单,还是乌冬面,还是烧酒,还是一个人。林谩语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她要是不说,那帅哥就一直是她心头的阴影,这片阴影持续存在很影响她的心情。心情被影响啥啥都干不好,还会干出利用别人心意的挫事,那还不如说呢,大不了就被当神经病啊,干什么,没见过神经病啊!

  神经病怎么了!

  神经病林谩语的心理建设一直建设到帅哥都吃完买单了,她也没建设好,倒是看人家走了赶忙跟上去。这次她是真的玩跟踪,跟的光明正大,就差没直接举牌提醒对方我在跟踪你的跟踪。

  一路跟踪进小区,进了小区也不离开,就跟着人家,跟到人家在居民楼停下了,被跟踪的人转身了。

  “抱歉,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林谩语深呼吸吐气,再深呼吸,再吐,三次后觉得自己再不说就没机会了,努力控制表情想让自己显得正常点,硬邦邦的开口。

  “我知道您有恋人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就是想说您很帅我想跟您搭讪但我知道你”

  “抱歉”帅哥伸手让一口气眼看要喘不上来的姑娘先呼吸,“您稍微慢一点,我听不太明白。”

  不管做多少心理建设还是没什么实际作用的林谩语捂脸压抑的吼了一嗓子,给对面的小哥哥叫懵了,迟疑的往后退了一步。放下手的林谩语刚好看见了对方的动作,什么心理建设都没有对方后退的那一步能刺激人。

  那一步,让林谩语冷静了,不就是说句话么,慌什么。

  不慌了的林谩语也退了一步,让对方知道她没有要用武力做什么,就是说句话而已,“我很抱歉在知道您有恋人的情况下还会被帅哥过于帅吸引,但人心不可控,我确实被吸引了。我没想做什么,您既然有恋人,我就只是来告诉您一声,您很帅。”

  “以上。”林谩语冲对方微微鞠躬,直起身笑了笑,“我说完了,很抱歉打扰您,以后不会了。”侧身,抬脚,准备走。

  “那个”

  站住脚的林谩语疑惑的抬头,帅哥摸了摸鼻尖,好像是有些尴尬,“虽然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认为我有恋人,但谢谢您告诉我那些,很感谢。”说完同样欠身鞠躬表示回礼。

  那个脑袋低下去,林谩语就很懵,“你您,不是,你没恋人吗?”

  直起身的男人疑惑道,“我应该有吗?”

  “不应该啊!太不应该了!”林谩语大跨一步上前,刚要说话就看到对方身体往后仰的动作,连忙又撤回去,“抱歉抱歉,有点激动,我是说,你单身?”

  男人微楞半拍,不太确定的问她,“你不认识我?”

  林谩语也愣住,“我应该认识你?”

  轻笑出声的男人摆手表示误会了,“我们之前见过,我不确定您记不记得”甚至指着他们来时的路,“那个布帐马车里,您找我要过”顿住,他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误会了,“没什么,不认识也没关系。”

  不认识太有关系了,林谩语试探着伸手,“我可以认识你吗?您,我可以认识您吗?我叫林谩语,请问?”

  “曹承右。”报上名字也伸出手的曹成右说出韩国问候的方式,“80年生。”

  迅速上前的林谩语一把握住对方的手上下摇了摇,“您好您好~”完全没反应过来,她也应该报个出生年份。

  手被握着摇晃的曹成右忍不住笑出来,笑看抓着他手不放的小姑娘,“您应该比我小吧?”

  “啊?对!我比您小,我是八八年的。”林谩语有些不舍的放开单身帅哥的手,故作淡定的跟人家挥了挥,“那我就不打扰了。”

  曹成右笑着点头说好,随后就看小姑娘蹦跶着跑走,望着她的背影笑着嘟囔了一句,“原来不是粉丝。”

  绝对不是粉丝压根也不知道对方是艺人的林谩语,对韩国娱乐圈的了解不算多也不算少,很有名火到‘祖国’的她都认识,但只在本国发展的,她都不熟。这也是她知道tvn会崛起,但无法准确判断时间,也不知道具体崛起过程的原因。

  啥都不知道的林谩语只知道对方是个帅哥,帅哥还单身,没有比这更重要的消息了!

  帅哥单身,那就可以上!

  单身帅哥会去布帐马车,那当然持续蹲点啊。

  再次开启顿点模式的林谩语再一次蹲到帅哥非常快,就是第二天,帅哥还是昨天那个点出现。林谩语也不装巧遇,就大大方方的说,我还想着这次要等几天你才会出现。

  大大方方表现好感的小姑娘逗笑了的帅哥,随后也不纠缠,就吃自己的东西,吃完还先走了。曹成右还蛮诧异的,他以为小姑娘会等他一起,毕竟听起来,小姑娘是专门来等他的。

  专门来等人的小姑娘在第三天还是那个点等到了帅哥,这次小姑娘问,我可以跟你坐一起吗?曹成右自然说好,坐在一张桌子上的两人就不可能纯吃饭当然是要聊天的。

  话题是林谩语开的,她没有问对方是做什么的,有什么兴趣爱好之类的话,她说的是今天热门的新闻。曹成右也知道那个,热门新闻么。以热门新闻为话题聊起来的两人聊的还算和谐,随后林谩语先吃完,表示她还有事,就先走了。

  “不一起回去吗?”曹成右疑惑道。

  林谩语挑眉,“您想要跟我一起回去吗?”

  只一句话曹成右就知道了她的意思,迟疑半秒刚要拒绝,林谩语就先开口,“改天吧,今天我想先回去。”

  先回去的林谩语在第四天依旧是那个点,见到了对方,他们还是一桌,这次的话题还是她开,聊的也是热点新闻。这次的热点新闻有稍许特别,讲的是一个大龄的女生越来越多,剩女将成为社会问题什么的。

  “你觉得年纪多大的女孩子算是剩女?”林谩语托着下巴望着他,先给自己的答案,也是世俗意义上的答案,“25岁就算剩女了吧?”

  曹成右摇头说,“不能这么算,用女孩子的年龄攻击对方,不太礼貌。只要那个女生自己不觉得自己应该嫁人,那她就只是独身而已,不是什么剩下的女人,不能那么讲。”

  展颜笑开的林谩语笑眯眯的问他,“我能跟你要电话吗?”

  话题转的太突然,曹成右没反应过来,“电话?”

  “电话。”林谩语拿出手机调转方向递给他,“我可以吗?”

  多少有些迟疑的曹成右看着她的笑脸又不是很想拒绝,思索片刻还是接过了手机输入了自己的号码,随后拨通自己的电话,双方就算是交换了号码。

  号码交换之后,林谩语还是先走,这次曹成右想跟她一起走来着,妹子却拒绝了,理由是有事。

  有事的林谩语没再去布帐马车,她在家里等电话,或者等信息。

  晚上十点半,进入布帐马车的曹成右没见到人,很自然的拿起手机刚准备给对方发信息,又想起来,人家不来好像也不是多奇怪的事,特地发个信息问对方为什么不来比较奇怪。

  不想做奇怪事情的曹成右叫了一样的乌冬面,一样的烧酒,面吃的心不在焉,酒也是数次杯子又放下。他今天有留心热点新闻,还想着晚上跟林谩语讲什么,可晚上到了,新闻过去了,准备好的话却没人能说。

  放下筷子的曹成右到底还是给小姑娘发了信息,发的不是你为什么没来,而是,你看今天新闻了吗?

  从十点就坐在沙发上等着手机响的林谩语等到了小可爱的短信,等到了学长的短信,连导演的短信都收到了,就是没收到应该给她发短信的人的信息。

  十点五十七分,手机响起,帅哥到来。

  凌空挥拳的林谩语庆祝计划通,随后拿起手机给他发,抱歉,我今天一直在忙,有什么好玩的新闻?

  好玩的新闻就这么成为话题,你来我玩的发到十一点半,林谩语说,我明天要工作得先睡了,明天我们再聊?曹成右聊的正上头,有些可惜,但也回了晚安。

  晚安变成早安,早安聊的就不是热点新闻,而是你今天忙不忙。

  林谩语发过去的短信只要不是她想结束聊天都是问号结尾,一定是问号,因为得让对方回答啊,回答才会有下一个问题,下一个问题就能让信息持续不断的发下去。

  有了早安,有了午安,晚安也持续了有七天。

  第七天,林谩语十点半出现在布帐马车。

  今天她没等到人,不可能等到,因为她知道对方今天有饭局。

  独自点了点了两份乌冬面的家伙,给两碗乌冬面拍了个滤镜调成冷光的照片,还在没人的位置画了个小箭头,加了一段‘感冒了,想有人一起吃面’的话,上传sns。

  随后关机。

  干嘛?

  钓鱼。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