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48章 第三章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3-05 09:32:05
  ‘处男魔法师’的项目在播出前收到的外界评价都很凄惨, 嘲讽者众多,哪怕粉丝们努力挽尊收效也不大,两个爱豆出演双男主的剧, 在市场上就不会收到什么好评价。

  尤其是在两个爱豆自身所处的男团评价也不怎么样的时候。

  帝国之子是新人团,出道时间也不长,死忠粉压根没有, 路人粉倒是有一些,可也就有一些而已,他们团的热度只能说是一般般。尹斗骏所在的团就很悲催了, 出道就被外面骂是‘回收站’,因为他们团的成员几乎各家大企划社不要最后组到一起的。

  项目题材本就小众, 导演名气一般,作家压根没名气,男主们本身的流量也不行。这么个项目首播,还是在tvn这种无人问津的电视台播出。

  首播成绩惨得呀不谈了, 都是泪。

  首播的隔天, 导演压根没有跟作家说什么收视率的事, 这成绩制作方提前就有准备, 说失望倒也不至于, 本来项目配置就在那么,还能指望一天就爆?不现实。

  导演比较有兴趣跟作家聊昨天的‘礼物’, 好不好玩~

  林谩语很是荒唐,“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产生那么大的误会, 还礼物呢,昨天我超级尴尬,寒毛都要竖起来了。”她当然知道圈内的污浊,但她过往不参与那些, 也就是知道而已,首次直面那种事,尴尬疯了。

  “误会?”金元锡很诧异,“你对任时皖没兴趣?”

  摆手摇头齐上阵的林谩语全身心抗拒,“完全没有,你不要乱来!”

  导演不信,作家一眼就看中的人,还每天来剧组盯着看的人,没兴趣?怎么可能!作家深感自己被窦娥还冤,她看中的是对方够‘受’,冲着角色去的,她来剧组冲的也是对方够‘受’,那根看男人绝对不是一回事,不要闹!

  午餐休息时间,导演被作家的‘受’之一字逗的笑疯了,而作为‘受’的男演员,一点都笑不出来。

  昨晚在车上,林谩语把‘妹妹’说出口后,任时完根本没办法往下接,作家从双手投降变单手投降后偷摸开车门,下车就跑。留在车内的男演员都不知道要不要跟作家讲,是您潜我,不是我潜你,姐姐你跑那么快,我成什么了?

  内心五味杂陈的被潜者转回头去找经纪人,他倒是没说‘妹妹’之类的话,那么丢脸的事自己知道就行了没必要广而告之。任时皖跟经纪人说的是他们都误会了,作家没那个意思。

  经纪人也是不信的,他这边是直接被导演通知的,不是什么暗示,是直接说的明示,就是一句,作家对你们家有意思。爱豆在这个圈层里是底层中的底层,导演不需要暗示,直讲就行。

  得到明示的经纪人当然不可能信这里面还有误会这一说,他以为艺人不愿意。林作家现在还只是个新人作家,艺人不愿意经纪人也不准备强迫,没那个必要,林作家还没出头呢,双方就算谈利益交换也得对方给得出价码才行啊。

  艺人不乐意,这件事在经纪人这里就算是过去了,但艺人不乐意或者说作家有心思这件事并没有被瞒住,这本来也不是能藏住秘密的圈子。

  一个项目的作家对同一个项目的男演员有想法,作为同僚也作为男演员之一,更作为搭档的尹斗骏就来确定自家搭档的身心是否健康。

  男主角们的聊天就没导演和作家那么欢乐了,当事人对于同僚加哥哥的关心很感谢,但也解释不是那么回事,一场误会而已。关心同僚的哥哥却怀疑弟弟是不是不好意思讲,还充当知心大哥让弟弟畅所欲言,他给他当心灵垃圾桶,不管对方说什么,怎么发泄,他都不会讲出去的。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林作家不是那样的人。”任时完想起昨天‘落荒而逃’的作家,只想笑,“那姐姐跑的比我快,她更怕我对她做什么。”

  这话尹斗骏就听不懂了,“什么叫她跑的比你快?”

  任时完刚要说话,导演‘哈哈’大笑的声音就传过来了,两位男主一起往他们那边看,尹斗骏看的是笑道拍桌子的导演,任时完看的是一脸羞愤的作家。

  起初任时完对作家的印象就是作家,是需要尊重的林作家,别的什么都没有,也不可能有。

  作家就是作家,作家是上司,是一句话能让他进组成为男主之一,也能用一句话让他直接走人的作家。面对那样的作家刚出道就天降馅饼的爱豆能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想法都很奇怪。

  什么想法都没有的任时完对作家的初印象改变在剧本试读会,他第一次参加这种正式的剧本试读会,以前是在别的电视剧客串过,但那哪有什么剧本试读,他就是路人甲。

  首次坐在主演位置上参加会议的任时完很紧张,身边作为搭档的前辈也很紧张,两人紧张的不停喝水,两人也都是最早到的人。

  他们两最早到,面对每一个进门的人,不管是演员还是工作人员都是跳起来鞠躬,等开会的时间差不多了,人群大面积进场,两人干脆就不坐了,腰也就没直起来过。

  会议室里就他们两个爱豆,圈子里对爱豆的漠视在这种人多的场合体现的非常明显。他们两鞠躬,脾气好一点的还笑笑,绝大部分是直接无视的,不止是说得上话的某某导演无视,哪怕是个行政人员也是无视他们的。

  原先他们带着各自的助理,助理们跟他们一起鞠躬,快到点的时候有个不知道什么职位的小哥抱着一箱矿泉水进来,好像是要给会议室的桌子上放水。那人直接招手把两人的助理叫走了,让他们跟着一起帮忙搬水,爱豆们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也不知道要怎么拒绝,助理们就去搬水了,艺人们继续当个鞠躬机器。

  演员组的配角们到了,面对鞠躬机器人们态度稍微好一点,有个前辈笑着跟任时完说要加油,任时完已经觉得很荣幸了。不是他把自己放的太低,而是这间屋子里,他就是最底层没错,隔壁的搭档好歹还是他的前辈呢。

  等导演和作家踩点进场,全部人起立鞠躬问候,再团团坐下时,任时完忍不住想揉腰,又酸又胀。他却不敢伸手反倒挺直了酸痛的腰,想要坐的更端正,生怕给谁造成不好的印象。

  一直到此时,在任时完的心里,作家都是上司的位置,是高高在上的位置,是要恭敬对待的位置。那个位置上的人根本没有性别的区分,上司哪有男女之分,上司就是上司。

  从进会议室再到剧本试读会正式开始,任时皖一直绷着神经,怕自己犯错,怕自己做的不够好,什么都怕。直到在他说了一句夸张的心里独白后,作家笑着夸了句好可爱~众人纷纷笑出来跟着附和,在那个瞬间,任时完觉得,作家姐姐人很好。

  作家在此后才有了性别,姐姐人真的很好。

  作家姐姐特别好,她会在聚餐发现他和尹斗骏在被灌酒时,把他们叫过去,让他们两多吃点东西,别一直喝酒那很伤胃,会跟弟弟们讲,要想办法躲,不然一直喝没头的。

  作家姐姐在众人面前被询问对他和对尹斗骏的表现怎么看时,都是夸的,夸的任时完大松一口气,然后私下被姐姐教导,有些地方她觉得可以换个处理方式。

  姐姐还会说,我不是特别懂表演,我说的都是我想象中的画面,我不一定对。如果你觉得我说的哪里跟你想的不一样,你可以试着去跟导演请教,大家都喜欢努力的孩子,不会觉得你是在给谁找麻烦。

  作家姐姐最好的地方是对他,对尹斗骏,对他们的粉丝,都很尊重,真的是尊重这个词。

  组里开机了,粉丝们有来应援,本来是件好事,但大家都在抱怨。抱怨粉丝们太吵了,抱怨粉丝们堵着门不好进出,抱怨一群小姑娘没事找事太烦人,抱怨爱豆们就是不行,都是抱怨,哪怕他们吃着孩子们给的应援水果,说出口的话还是嫌弃,甚至有人嫌弃水果太廉价。

  那些抱怨的话让片场唯二的爱豆们抱团,两人商量着要不要跟公司讲,让孩子们别来了,要是大家都嫌吵,那还是别来的好。

  他们跟各自的经纪人商量好要去门口赶人了,到了门口看到作家姐姐被粉丝们包围了,差点被吓死,急忙冲过去,在孩子们的尖叫声中把姐姐拯救出来,连连道歉,谁承想姐姐没生气,还夸孩子们很可爱。

  林谩语多少有些尴尬,她其实不太习惯一帮人冲她鞠躬这件事,还连连鞠躬,总觉得有点夸张。她跟他们说不用那样吧,对方反倒觉得她气过了头,那她就只能跟这群非常小心生怕她会发火的人讲,她觉得小姑娘们挺好玩的。

  那天林谩语是自己开车去的片场,也没跟谁通知她要去,到片场外停好车正在找地方,片场很大,要找到他们的棚。她还在找,就被一个粉丝认出来了,对方好像不太确定她是她,在她身边绕了三圈才试探着上来问她是不是‘魔法师’的作家。

  确定身份之后,看脸顶多是高中生的小姑娘很是积极的要给林谩语带路,路上全是彩虹屁,夸的都是林谩语,说什么作家好漂亮,作家好有眼光,还说什么我们哥哥一定会很努力的话,就是忘记说她到底是谁的粉丝。

  这一路带过去,就把林谩语带进了包围圈里,粉丝们都堵在门口,进棚就一定得经过他们。包围她的粉丝们有尹斗骏的粉丝也有任时完的粉丝,两家粉丝搞的联合应援,水果都送进去了发现作家居然没有,这哪行!孩子们七嘴八舌的问作家想吃什么,大有不管林谩语想要什么都给她弄来的意思,在作家看来确实挺可爱的。

  不管是谁被一帮人捧着都不会觉得对方讨厌啊。

  林谩语觉得小姑娘们很可爱,在她发现可爱的小姑娘们蹲守门口不走的时候,就去跟经纪人们讲,今天挺热的,小朋友们一直站在太阳底下也不太好,看经纪人能不能把人劝走,要是不方便那就给那群孩子们找个能遮阳的地方。

  林作家人很好,好到任时皖在听经纪人讲作家对你有想法的时候,不管是他还是他的经纪人都有点这个圈子大家都太会装的破灭感。经纪人说人不可貌相,任时皖想的是,何必如此。

  结果,不管是他,还是他的经纪人都想错了,那真的是很好的人,没有披着一层好人皮内里还不知道是什么怪物。

  哪哪都好的林作家经历过乌龙事件后,有意识的避开男爱豆,生怕再给别人误会了。而一直忘不掉姐姐跑的比他还快那个画面的男爱豆,却无意识的开启视线集中模式,只要作家出现在视线范围内,注意力就会飘过去。

  注意力都飘过去了,行动还会远么。

  林谩语第四次收到男爱豆号称我从家里带来的小零食时,隐隐觉得不对劲了。

  三天前,林谩语收到了‘小弟弟’的一包蚯蚓糖,软糖,长条蚯蚓造型,是她前两天被组里的化妆师安利的,说是很好吃,她吃了确实很q,那两天吃的就有点上头。可她自己买糖和被‘小弟弟’送了一包糖,感觉有点怪,但也没多想,不就一包糖么。

  两天前,‘小弟弟’给她送了一包跟蚯蚓糖同品牌的另一款软糖,林谩语收到后跟对方讲,她这两天糖吃的有点多,想要控制点自己,跟小朋友说谢谢,但也让小朋友别给她送这个了。

  昨天,任时完给她送了一份果干,说是脱水糖果,不是很甜也不会长胖,关键是很好吃。林谩语谢过对方后,拿着拿包糖果总觉得有哪不对劲。

  现在,面对给她送零食的小弟弟,大姐姐忍不住要想歪,这家伙该不会又产生了奇妙的误会,或者说误会一直没消除?

  今天‘魔法师’播出三、四集两集,剧组拍摄的还算顺利,导演就早一点收工,去片场外面的一家烤肉店跟大家一起聚餐,顺便给自己收视率不咋地的项目增加一点收视率,围观今天的剧集。

  出发前,男爱豆来送零食,林谩语左右看看,正好没人,就挑明说,我是真的不想潜你,那绝对是个误会。可她说完发现男爱豆的表情有点诡异,就是那种吃了什么味道很奇怪的食物想吐又不能吐的脸,五官都有点扭曲。

  “我真的对你没有那个想法,你”

  “怒那。”

  “啊?”

  “我可以这么叫您吗?”

  “可以吧?”

  “那我可以讲平语吗?”

  “讲呗。”

  男孩子上前半步,林谩语不知道他要干嘛,疑惑的望着他,随即就听到,“我本来想送花,可带着花来的话,大家就都看见了。”

  林谩语眨眨眼,男孩子又上前半步。半步加半步,一步跨过去两人就离的很近了,近的林谩语能清晰的看清楚他的睫毛,心里想着小朋友睫毛好密,男孩子却用那双有浓密睫毛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发出气声。

  “我本来想送花的。”

  送花???

  “林作家!”

  茫然回头的林谩语看到远处冲她招手的导演,再扭回头,爱豆已经站在了原来的位置,不远不近的位置。

  当空一道闪电击中头颅,林作家懵了,我当你姐妹啊,你原来是异性恋吗?

  从来也不是同性恋的任时完已然退回了原先的位置,作家也被导演叫去准备出发去吃烤肉了。

  烤肉店是家小店,没有包间这回事,大家都在大厅,剧组人多,都坐下差不多就算是包店了。放在墙角的电视上正播着‘安达’被前辈弄的心神不宁的画面,看电视的林谩语正在思考,她刚才是不是被人家告白了?

  送花都说出来了,应该是告白吧?

  可她当对方是小朋友啊,还是姐妹,这好奇怪。

  怎么想都觉得这个展开过于诡异的林谩语,找了个理由出店,起身前给告白的‘姐妹’使了个眼神,随后站在店外跟告白的‘姐妹’讲,很抱歉,我对你没有那样的想法。

  “我知道。”任时完低头笑笑,他都听到什么‘你别误会’的话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对方对她没想法呢。

  林谩语干咳一声,动了动肩膀,“那什么,那我”

  “那我们进去吃饭吧。”

  男孩子伸手让姐姐先走,姐姐干笑,顺着他的姿势就进去了。

  店里的聚餐刚刚开始,肉才上桌,电视剧也刚放十分钟,进店后的一切好像没什么不同,进店后,任时完坐在了林谩语边上。不是谁故意的,他们两出去了,桌子上就乱坐,坐的就剩下两个位置,作为主演之一,任时完坐在作家边上没什么问题。

  主演之一的男爱豆专注烤肉,作家却忍不住偷瞄她,她怀疑自己是想歪了,小朋友该不会只是表达一下好感,没打算做什么,是她把事情弄复杂了。可她瞄着瞄着,小朋友突然扭头冲她笑,这一笑,笑的林谩语低头避开,心里嘀咕,小朋友到底想干嘛?

  小朋友啥都没想干,小朋友只是在追有好感的姑娘。有好感的姑娘说,我对你没什么想法,那他就慢慢来呗,他又不着急。

  不着急的男孩子继续烤肉,满头雾水的女孩子忍不住又偷瞄,这次男孩子没闹他,是导演发现了。

  金元锡用胳膊戳了戳她,端着酒杯凑到她边上,“你都快把人盯出窟窿了,你确定你对他没想法?”

  一秒回神的林谩语反射性把人怼开,“你别闹啊。”

  导演觉得不是自己在闹,而是作家太年轻可能不习惯业内的一些有的没的,“你要是想正经恋爱也没事啊。”

  “什么都没有,你别闹!”

  “行~什么都没有~”

  感情问题暂时还是什么都没有,项目却渐渐有了起色,第三集被粉丝截图出去卖安利了,还真的卖出了点效果来,收视率过了‘国歌线’。

  所谓‘国歌线’是业内嘲讽有线台收视率低迷创造出来的词,地面台每天节目播完后会播国歌,那已经没什么观众看了,但很多有线台连地面台的国歌收视率都没有,就是这么凄惨。

  ‘魔法师’过了国歌线,从首播的01突破到了05,国歌线是04,大突破呢~

  那么‘大’的突破让导演心情很好,让作家觉得他们果然起点很低,低到稍微涨一点都是‘暴增’。开心当然是开心的,可还是觉得他们很可怜啊,过‘1’都没有,地面台的剧广告说不定都能破‘5’呢,热播剧广告破‘15’都有可能,结果他们‘05’,好惨啊。

  作家觉得收视率不怎么样,但团队觉得可以,不管是导演还是监制都觉得这个收视率很可以。监制还说,按照这个收视率收尾的话,那他们亏的就不多了。

  项目没想赚钱,谁都没想过,大家都在为尽可能减少亏本而努力。tvn现在的目标是努力活下去,什么生产大热剧之类的那属于美梦,想想就行了,没人当真的。

  电视台想要存活就得有节目播啊,比起买别人家拍好剧集的版权,还是自己制作有未来,因此哪怕制作会亏损,电视台还是在支持制作,不然很容易就被版权方掐住,那才是真的没未来呢。

  收视率有气色,拍摄的气氛就更好,好到林谩语收到了花。不是真的花而是永生花,放在盒子里地给她的。

  男孩子眼睛亮晶晶的等她打开,林谩语头顶的问号都要具现化了,难道她之前的拒绝是幻觉吗?还是对方没听懂?

  拿着礼物盒的林谩语犹豫着要不要再拒绝一次,送礼物的男孩子看她表情不对,先开口了。

  “我没有想要做什么,我只是看到了这个很漂亮,想送你。”

  男孩子软萌软萌的,搞的林谩语觉得她要是把礼物还回去好像不太好,抿唇微叹,打开了礼物盒。盒内的永生花很好看,送花的人期待的望着她,暗叹一声的林谩语笑着跟他讲很漂亮,转瞬就看到了更漂亮的笑脸。

  有漂亮笑脸的家伙开启了送花模式,都不是真花,有做成花朵样式的果盘,有印着花朵的糕点,各种小玩意,都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都不是林谩语收了会有负担的礼物。

  礼物不太好拒绝,收礼物的林谩语却忍不住纠结。小朋友是很可爱,不管是追求的方式,还是每次送礼物时眼巴巴看着她的小表情都很可爱,但她对可爱的男孩子没兴趣啊,她真的把对方当姐妹,被姐妹追求好诡异的。

  ‘姐妹’的追求很有分寸,任时完从来没有在人多的地方表现什么特别之处,每次送礼物也都只有他们两知道,大家都在的时候,他一点逾越都没有,甚至还维持着敬语,称呼也不是姐姐而是林作家。

  ‘姐妹’也不走纠缠的路线,也不玩什么我听不懂你拒绝的招,反倒很真诚,真诚的面对她的‘拒绝’,然后继续送礼物。

  电视剧播出了第四、第五集,这次没有聚餐,也没有提前收工,大家都在片场拍摄,晚餐休息时,林谩语又收到了小礼物。这次的礼物是干花书签,做的有点粗糙,但送礼物的人说是他做的,没有外面卖的好看,要是姐姐不喜欢不想收也没关系。

  他话都说成那样了,林谩语怎么也不可能不收啊,可她收了也很郁闷,“你没必要这样的。”

  任时完低头笑笑,再抬起头时问对方,“我给你造成困扰了吗?”

  “那倒也不是。”林谩语抓着放干花的长礼物盒,有点不知道要怎么讲,“我确实对你没什么想法,你一直这样”没结果啊。

  很清楚结果是什么的任时完笑着说,“没关系的,我第一次那么想要追谁,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做,如果我做的不好,给你造成困扰了,那我很抱歉。”

  林谩语一愣,“第一次的意思是”

  “姐姐是我的初恋呢。”

  任时完说的坦坦荡荡,林谩语被噎住,初恋那么夸张的吗?

  小朋友是初恋,一旦接受了小朋友是初恋这个设定,林谩语就很小心,她怕自己给对方未来的感情生活都留下不好的影响。初恋什么的,很重要啊!

  小朋友是初恋,坦荡表达自己是初恋的小朋友持续他的送礼物环节,林谩语在拍摄即将杀青时,决定跟小朋友好好聊聊。男孩子一直在打直球,把心意摊在她面前,她不能一直拖着人家,那很不好。

  ‘魔法师’即将播出七、八两集,拍摄杀青了。杀青当天全组聚餐,监制拿着法人卡来请客,说是请他们吃顿好的,包了一家还不错的韩餐馆,带着众人去吃好吃的。

  也是在这天,林谩语决定跟小朋友说清楚,她已经不把对方当姐妹了,但她也真的不吃任时完这个类型的男孩子。可能她年轻个十岁会不对,她现在挺年轻的,但她对嫩草类没什么感觉啊。

  单独开了包间的姐姐等弟弟收到短信过来后,很是诚恳的跟弟弟讲,我很荣幸成为你的初恋,非常荣幸,但我真的对你没有那样的想法,希望你能理解。

  弟弟很理解,被拒绝的都要习惯了,安静的听她说,还不忘给她添茶水,让长篇大论就怕伤害到他小心脏的姐姐说的口干了可以润润喉。林谩语对他那种什么话都听,什么话都不反驳的态度也很习惯,这家伙一直这样,不管她讲什么他都是老实听着,但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真心讲的口干舌燥的林谩语一壶茶都要喝下去了,面对执拗的小朋友长叹一声,“你真的要一直这样吗?”

  鼓着脸叹气的姐姐好可爱,可爱的弟弟想摸头,但他也知道自己要是真摸了,对方很可能把他拉黑,所以他能做的是问对方,“我给你造成困扰了吗?”

  林谩语非常想点头,可她确实没感受到困扰,人家就是捧着一颗红心对她表达好感,还是瞒着所有人那么做。她要是连那么克制的好意也能说是困扰,那就太矫情了。

  没办法那么矫情的林谩语又是一口气叹出来,“算了,回去吧。”

  预想中的讲清楚啥都没谈妥,林谩语出门都耷拉着脑袋往前走,慢悠悠跟在她身后的小朋友望着她的侧脸,眼底满是笑意。他喜欢的人很温柔呢,就算拒绝也想要妥善对待他的温柔,真好。

  温柔的大姐姐碰到了真正的困扰,上一轮游戏的前男友。

  《强心脏》的节目组刚好在一家店聚餐,李胜基跟金元锡之前在广告上有过合作,听说他们在过来打招呼。金元锡很欢迎,因为对方公开帮他们的剧卖过安利,在节目上推荐的,导演以为对方是因为双方合作过才给的面子,实际上么

  林谩语回到包间见到‘前男友’整个人就不太好,当导演得知双方认识还是同校前后辈,招呼作家跟李胜基坐一起时,林谩语都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可她也不想坐。

  “我还是”

  “怒那~”

  任时完这一声叫的,半张桌子都安静了,林谩语尤其诧异,在这种场合叫那么亲密?

  在公开场合首次叫那么亲密的男爱豆不止称呼很亲密,还拉开了椅子笑看姐姐,“怒那~”

  李胜基表情微变,刚要说话,之前提议作家坐过去的导演一下笑出声,指着自家男主角拉开的那把椅子,冲作家使眼色,“坐啊~”

  林谩语有点懵,小朋友突然想干嘛?小朋友顺着导演的话,拍拍椅子,等着姐姐坐。

  比起‘前男友’身边的位置,林谩语选择坐在‘男主角’的身边。

  不管坐哪都在一张桌上,坐下后免不了要接触的。李胜基端着酒杯意思是要跟林谩语碰一杯,嘴上说着下次有空我们单约的话,林谩语还没回,她手边的酒杯就被小朋友拿走了。

  举杯的任时完起身双手端着杯子给前辈敬酒,“我是您的粉丝,要是有机会能跟您一起合作就好了。”

  李胜基眉头微挑,笑着举杯说是有机会的,同他喝了一杯。放下酒杯刚要同林谩语讲话,后辈的第二杯酒就又敬过来了,这次讲的是,我们团都是您的粉丝,不知道能不能合张照,到时候回去,他能跟队友们炫耀。

  第二杯酒喝下,照片自然也得拍,拍照折腾了一会儿,等后辈回座位,李胜基还是没跟林谩语搭上话,因为后辈的第三杯酒又来了。

  从小朋友拿走酒杯就觉得不对的林谩语想给小朋友鼓掌,这家伙居然是个两面派!

  在她面前乖巧无害,不管她说什么,都老实听着,仿佛最担心的事就是给她惹麻烦,明明自己的心意都没有传达出去还先担心她。之前看着跟个还没断奶的小狗一样,同她讲话都透着股奶香味,感觉可以随便搓圆捏扁,以至于她每次拒绝都不太想说难听的话。

  结果这家伙居然是会咬人的吗?

  会咬人的小家伙硬是敬了李胜基五杯酒,在第六杯的时候,还是林谩语拦下的,再闹下去大家就得有想法了,现在已经很奇怪了。

  被姐姐按住手背的任时完又变成了奶狗,乖乖的放下杯子还冲姐姐笑,笑的那叫一个纯良无害,眼睛水润水润的,湿漉漉的看着姐姐。

  看的林谩语嘴角抽搐,暗自吐槽,这家伙当什么爱豆啊,演技不要太好!

  演技巨好的爱豆让作家深感受骗上当,以前奶狗的招该不会都是套路吧?也不管什么‘前男友’了,招呼着奶狗跟她出去,无视一帮用奇妙视线围观他们的人,领着亦步亦趋跟着她的小骗子往没人的地方去。

  拐角处,前后看了都没人的林谩语抱臂让笑的乖乖巧巧的小骗子老实点,“说吧,什么情况?”

  束手站着的任时皖无敌乖,“姐姐指的是什么?”

  “李胜基,你没事找他麻烦干嘛?”林谩语抬了抬下巴让他别装,“他算是前辈吧,你们不是应该对前辈很恭敬吗?”这家伙刚才攻击性不要太强。

  乖乖站着的任时皖完全没有攻击性的问,“姐姐觉得我没礼貌吗?”说着还轻叹一声,微微垂头,“对不起,让你不开心了。”

  白眼差点翻出来的林谩语放下胳膊想拍他脑袋,手伸过去却没碰到头,反倒被他抓住了。

  抓住她手的男孩子双手包着她的手掌,笑的那叫一个惹人怜爱,又乖又萌,头顶都能长出垂耳的萌,左右轻轻晃着她的手,软软的道歉,“你别不开心,我不会了。”

  林谩语一口气上不来差点被呛到,“你正常点!”我已经发现你的套路了!

  眨巴着眼的男孩子歪头散发‘纯真’光环,握着她的手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话说的根本不是一回事,“我以为你喜欢我这样?”

  “怎么可能?!”

  “可你说,你觉得我是妹妹啊。”

  林谩语倒吸一口冷气,闪电般抽回手紧贴着墙角,“你一直在套路我???”

  墙角,左右过道都没人,女孩子缩到了墙角,男孩子勾唇浅笑。

  “怒那,我只是在追你,用你喜欢的样子追你。”

  这年头,哪有什么奶狗,只有狼犬。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