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第338章 第二十三章

小说: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1-02-26 12:56:22
  一个由美人们组成的团队一起工作有时候是件好事, 比如大家在不熟的时候,每个人互相之间的对话多半都是,你好漂亮, 你又漂亮了之类的大型彩虹屁社交现场。

  但等大家都稍有熟悉之后, 好事偶尔也会出现坏事,比如姑娘们需要一碗水端平。

  我可以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但我也不能是你排位靠后的‘朋友’。

  金导本人没觉得她有在片场交朋友,但貌似女士们觉得她们之间的关系是姐妹没错。矛盾或者说乌龙的起始点就在于,我拿你当姐妹结果你居然对她更好, 你不爱我了。

  创造这个矛盾点或者说让金柔嘉发现这个矛盾点的是韩哮周, 美人团里只有韩哮周跟她合作过两次, 在演员组大家默认韩哮周跟她最熟, 事实上也是这样没错。可金柔嘉理解里的熟是双方有合作过, 彼此大概知道对方工作的状态,至于私下, 她跟韩哮周远算不上朋友啊, 顶多就是合作过而已。

  双方对关系的定位不一样导致了乌龙的诞生。

  休假结束剧组从韩国飞到夏威夷, 出国拍摄什么都贵所以不是整组跟过来, 只过来了必要的人差不多一百人不到,包了两家靠在一起的海边旅馆就够剧组的人住了。到地方的第一天演员们都先修整,团队需要去处理拍摄相关的场地安排,金柔嘉属于半休息状态, 没事她就能休息, 要是有麻烦就需要她过去。

  还要等团队反馈问题金导就没在房间里待着而是去了院子里, 吹着海风处理着接下来的拍摄计划。她在院子里么,大家都能看见就时不时有人围过来,无所事事的姑娘们三三两两的找来最多。不过都是聊两句发现金导有事要忙, 就自动闪了。

  快到晚上的时候,金柔嘉肚子饿了准备去找东西吃,回屋里的时候正好碰到李多嘻的助理啃啃吃吃的在跟生活制片说房间里的淋浴坏了。莲蓬头出来的水要不然太冷要不然太热,想拜托对方能不能帮忙换个房间,要是不行找旅店的人帮忙修一下也可以。

  生活制片正在打电话对那个小姑娘说的话有点不耐烦,摆手让她先别碍事,小姑娘好像是有点怕对方,眼眶红红的眼看要哭。金柔嘉就招手把人叫过来,让她叫李多嘻今晚先去她的房间洗澡,东西明天让人修,这天都晚了要找修理工也不方便。

  小姑娘连连鞠躬给金导道谢,金导在心里暗叹一声大家活的都不太容易,拍着小姑娘的胳膊让她去吧,别把腰玩折了。

  就这么件小事金柔嘉都没放在心上,李多嘻放在心上了。为了感谢金导提供‘淋浴’,隔天一大早给金导带了早饭还帮忙喷防晒喷雾。女演员说她亲测的防晒喷雾超好用,强推导演试试,金柔嘉就试了,试了觉得还不错,女演员一听这话直接把防晒喷雾塞她手里了。

  从防晒喷雾开始,李多嘻就打开了新开关,时不时就给导演塞个她觉得很好用的小物件,面膜啊,精华啊有的没的。就在金柔嘉怀疑对方改行要当卖货主播的时候,韩哮周冒出来了。

  一次拍完大夜回来,金柔嘉困的要死只想睡觉,韩哮周却敲门进来跟她说有个睡眠面膜超好用,让她一定要试试。金柔嘉一边觉得她发神经,一边让她别折腾了,不困吗?赶紧回去睡搞什么面膜,她澡都不想洗只想扑到床上睡觉。

  金导把敲门‘推销’面膜的韩哮周送出门的傍晚,要出海拍夜景的导演起床了,卖货主播李多嘻带着新面膜敲门。起床了么,反正都要洗漱折腾一圈,金柔嘉就接受了主播的推荐,面膜上脸。

  她这边面膜刚贴在脸上,那边韩哮周敲门了。她再进来看到的就是面膜已经在脸上的金柔嘉,贴着面膜的金导什么想法都没有,看到拿着面膜的女演员,只觉得这帮人都有当卖货主播的潜质,随口让韩哮周把面膜放着改天在玩,那姑娘的表情就不太对了。

  韩姑娘不止是傍晚的表情不太对,之后出发去拍摄路上跟金柔嘉讲话也阴阳怪气的,要不是她拍摄没出什么大问题,金柔嘉都要怀疑她吃错药了。

  吃错药的韩姑娘在第二次收工后单方面跟金导玩冷战,就是私下不跟金柔嘉说话,金柔嘉压根没发现她的‘冷战’,她忙拍摄呢。何况全组那么多人,不谈别的工作人员光演员组的核心成员就有九个,一个人不讲话还有七个人,金柔嘉能发现什么?

  金柔嘉之所以发现了,是河证宇讲姑娘们好像有矛盾,就是韩哮周和李多嘻,他看到前者的助理找后者助理的麻烦,虽然不太确定是有意还是无意,但小姑娘们闹腾的还挺好玩。

  执行导演没把这件事当什么大事,只是聊天话题随口一说。金柔嘉也没当大事,听过就过了。

  可她听过了,再看到两人同时出现时,李多嘻像是躲着韩哮周一样,两边离超远,谁都不跟谁说话,她也觉得蛮好玩的。还想着小姑娘们玩小心思还挺可爱,压根不知道两人闹矛盾的源头在她身上。

  问题就出在,闹小脾气的姑娘把脾气闹到了片场里,金导就不觉得两人可爱了。

  新项目暂定名是《瞒天过海》,一帮美人们组成的神偷队伍,目标是国内每年最大拍卖行年度拍品,血腥女王玛丽一世所佩戴过的红宝石项链。

  玛丽一世这个名字民众不熟,但《爱丽丝梦游仙境》大家都熟。故事里残暴的红王后原型就是玛丽一世,英格兰女王,历史上是位极度凶残的女王,传说她拥有的每一件红宝石首饰都是用鲜血浇灌而成。

  传说当然就是传说,宝石就是宝石,宝石是目标。

  定下这个目标同时也是制定整个犯罪计划的人是由金惠绣饰演的大姐大,为了实现计划,由她联合裴斗那饰演的老搭档组成整个队伍。其中包括负责伪造赝品李代桃僵的林秀晶,专业伪装骗取信任的高级绿茶孙艺珍,黑客金赛纶,朴宝英和她的搭档负责盯梢的李多嘻,专职打手河智苑,以及花瓶姑娘韩哮周。

  请注意,这是九人组,但剧本设定是八位,朴宝英和李多嘻是同一个角色拆开的,因为导演的恶趣味。

  韩哮周所扮演的角色是有原型的,编剧组用了三星那位自杀的小女儿做原型。那位李小姐活的实在有点抓马,生而富贵就不谈了,热爱刺激运动比如赛车什么的,还因为赛车爱上了赛车手,因为赛车手被家里反对远走他乡,最后客死异乡。

  李小姐的故事就不展开了,韩哮周的角色设定是热爱一切刺激和离经叛道行为的豪门小姐。豪门小姐自然有资格拿着邀请函进入拍卖会,她拍下了那条红宝石项链,而她要做的是配合其他美人们在项链交接时创造乱局趁乱掉包。也就说说,韩哮周在电影的前期就是个被美人们哄骗的花瓶,到后面才会出现反转,她也是犯罪计划的参与者之一。

  夏威夷的拍摄是一帮美人们出海,一直由金惠绣和裴斗那为线单方面联系的美人们终于集结成团。除了固定搭档朴宝英和李多嘻,彼此之间都是第一次正式见面。

  在灰色地带游走的美人们第一次见面并没有玩什么和谐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虚假社交,彼此对对方是否能胜任‘职位’心存疑虑,初次见面是有些许□□味的。

  寻求刺激的大小姐韩哮周就被集体质疑,她又不缺钱参与的目的什么,大小姐的寻求刺激和想要看亲爹黑脸这个理由在其他人那里不认可,怼她的人就多。

  李多嘻就是怼她的其中一人,两人怼出了真火气,说拍入戏了行,说双方真火大了也行,总之互怼的镜头没问题,但双方在大姐金惠绣的调停下勉强接受对方的画面就真的太勉强了。

  勉强的像是小女孩吵架后被家长强压道歉款,看的金柔嘉当场就喊停,这又不是拍什么时装剧双方掐架再面和心不和,这是一个团队犯罪,彼此不管面合不合,心是要合的,不然合作个屁啊。

  喊停的导演让两位女演员收敛一下,面上互相因为对方的身份看不上,一个大小姐一个底层,这点有矛盾没问题,但基本的合作态度要有。

  李多嘻好改,她本来就处在类似的情况里,算年龄她比韩哮周大,出道时间也比韩哮周早,但她和对方确实不是一个咖位。有时候就是得忍,就是得为同一个项目配合。

  大小姐不好改,都扮演大小姐了,性子本来也不是忍让的类型,心里还不爽,韩哮周重来两次都没过,金柔嘉不爽了。

  不爽的金导刚准备教女演员做人,戏里负责调停的金惠绣戏外也负责调停在金导开口前跟导演道歉,拜托休息十分钟,再招呼姑娘们单聊看问题出在哪。韩哮周当然不可能说问题在哪,她自己也知道那就是小别扭说出来多丢脸。李多嘻却能说,但她不太确定自己说的是不是对的,她也就是猜,猜韩哮周可能是觉得她跟导演的关系好了,心里不舒服。

  金惠绣对这个说法又好气又好笑,倒是没跟金柔嘉说什么导演你要一碗水端平的事,而是去教训韩哮周了。私下是私下,私下怎么闹都随便她,拍摄是拍摄,拍摄耽误的是大家的时间,而且要是把金导弄的脾气起来了,大家都倒霉,让韩哮周适可而止。

  被大姐大教训过的小公主安稳拍摄,一场乌龙消弭无无形,金柔嘉始终不知道那两个姑娘为什么闹矛盾,她知道的是,她想跟金惠绣再合作,有那姐姐在给她省了不少事。

  女孩子们私下的小问题有金惠绣镇场,金导就没怎么发过脾气,拍到现在脾气都还算好的。但金惠绣也只能在演员队伍里镇场,制作组出问题金惠绣就帮不上忙了,制作组的问题一出金柔嘉首次让团队见识,金导暴君的名头不是白叫的。

  而金暴君的出现也让执行导演发现了更有意思的东西,那种大家原来都是人,都有缺点的存在。

  情人眼里出西施是什么意思?是当你喜欢上一个人,不管对方做什么都会被加上特效光环。

  河证宇一度就给金柔嘉加了光环,滤镜厚到都能挡子弹的那种。而他之所以能发现自己给对方创造的光环,是因为光环裂了。

  一起合作了几个月,河证宇给金柔嘉脑袋上套的光环包括但不限于,睿智、聪慧、手段高端,还会养恶犬等等。还由于合作到现在金柔嘉也没暴躁到哪里去,暴君这个既定印象都要破灭了,直到金柔嘉火力全开,暴君登场,光环裂了。

  金暴君之所以上线是因为摄像组的航拍遥控不小心受潮用不了,不是一个用不了是一个主机两个备机都用不了,他们还在巴厘岛临时调货需要等四个小时,金柔嘉大爆发。

  剧本里的美人们是在游艇上见的,在后期呈现到观众面前的是快艇从四方飞驰靠近游艇的航拍镜头,商业片么要搞大场面。现在航拍用不了,还是因为摄像组自己保管设备不当用不了,金柔嘉当然会爆。

  河证宇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他去码头协调出海的船,弄完那边回来发现组里停工了,不止停工还很安静,一百多号人的场子安静的跟荒野坟地一样。虽然他来之前就接到电话说导演因为航拍用不了很生气,但他不知道金导生气起来会那么恐怖。

  并没有直面导演化身喷火龙现场的河证宇见到的已经是一片‘废墟’,全组静默吓人的废墟,女儿国的国民们都不敢往导演那边凑。散发着生人勿进气场的金导身边方圆百米连只蚊子都不敢飞过去,河证宇因为要跟金导说b组那边的场地准备好了必须得过去,就找躲的超级远的奉孝民,问他是个什么情况。

  奉孝民形容的极其夸张,什么航拍摄像被骂的差点投河自尽啥的。河证宇没太信,讲的太夸张了么。他们这边正说着,就见摄像总导演在一群人怜悯的目光中去找金导了。

  河证宇想了想也跟着去了,奉孝民想拽住他来着没拽住,眼看勇士‘远行’默默在胸口给他比划‘十字’,祈求上帝保佑。

  上帝有没有保佑河证宇不好说,上帝肯定没保护丁正勋。

  金柔嘉跟丁正勋是第三次合作了,要说明面上的交情那肯定算好,私下倒没什么太多接触。这次拍商业项目,丁正勋大有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味道,秉持着商业项目分工明确的前提条件,之前还用超贵的慢速摄影机挑衅金柔嘉来着。金柔嘉也没爆发,笑眯眯就过去了,给丁正勋爽的不行。

  前两次合作金柔嘉是标准一切都要按照她的想法来,如今对丁正勋来说可不就是翻身了么,谁承想,这身子还没完全翻过来呢,一时疏忽就砸锅了。他还不能说金柔嘉爆发的不对,因为器材出问题确实是他们那边要背锅。

  这锅背也就背了,该骂的都骂了,该教训的也教训了,丁正勋也把负责航拍的人骂了个臭死,但不能让全组原地待命就这么干等着不拍啊,摄像导演就准备去跟暴怒中的导演认个怂。他想的是,这都半小时过去了,金导怎么都应该消气了吧?

  金导一点都没消气,她本来今天心情挺好,因为天气好,巴厘岛的景也好,她都已经想好等拍完航拍要是顺利今天出海要是也顺利拍完就差不多能回首尔了。出国拍摄还是有诸多不方便的地方,能早点回去就早点回去。

  结果航拍坏了?还主机和备用机都坏了?你们脑子为什么没坏???

  航拍一坏,今天计划全乱,金柔嘉整个人都要气炸了,丁正勋还舔着脸过来说什么耽误拍摄也不好?不好你个脑袋!

  “怎么?你想要教我不要情绪化?我要创作,你知道什么叫创作吗?创作不情绪化应该怎么样?当个机器人?”金柔嘉都想把手机砸他脸上,“半个小时过去了你就给我这么个解决方法?你当什么摄像导演?回家好不好,不然你的工资给我也行啊,多吃那么多年饭没办法用在脑子里?干嘛?大脑不发育的啊?”

  金导的手机没有砸在摄像导演的脸上,而是怼到了摄像导演面前,“我调了机器过来,最多还有一个小时到,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你连自己的机器都保护不好,前面就是海,麻烦你抱着机器一起跳海,省得浪费我时间!”

  河证宇的‘西施光环’就是在这一刻碎的,碎的那叫一个彻底,就算用强力胶都没办法重新粘起来的碎。

  丁导是李仓东那个辈分的人,河证宇都得叫一声老师的辈分,老师虽然不是很显老,一直扛机器身材还挺好,但不显老也是上了年纪的。而金柔嘉的脸有多嫩,嫩的能给丁正勋当女儿的都毫无违和感的嫩。金柔嘉说了什么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人的状态太有女儿训爹的违和感了,违和的河证宇什么光环都碎了。

  首次发现金柔嘉身上有个致命弱点的河证宇看到那个场面,几乎瞬间就想到了,金柔嘉情绪上头,现在她是什么话都敢讲,但等她情绪平稳了一定会后悔。

  这边那么多人在,金柔嘉的话让丁正勋真下不来台,那矛盾就大了。他们两可不是什么上下级,这是商业项目大家平级,对方还是前辈,金柔嘉过分了。

  心念思绪再多也是一念之间,一念之间河证宇发现金柔嘉理智失控,在总导演还要‘叭叭’之前快步上前往两人中间一档,拽下帽子卡在金柔嘉脑袋上挡住她的表情,手臂一抬左右胳膊一边一个,分别揽住两人,左手用力压制住要挣扎的金柔嘉。

  迅速完成压制的河证宇脸往右,冲表情难看的丁正勋道歉,“她就是着急拍摄,没恶意的,您别介意。”

  “我”

  河证宇一把捂住金柔嘉的嘴,不让她说话,再冲丁正勋笑,“我们都是为了工作么,我那边船都定好了,这边耽误船就没用了,还得等明天,计划都打乱了,放在谁身上谁都不开心,您说呢?”

  什么都不想说的丁正勋也知道河证宇的潜台词,表面上来劝和实际上说的是,金柔嘉的火发的也不是没道理,那就大家各退一步。

  胳膊下的小姑娘还要挣扎,河证宇用力把她脑袋往怀里一按,另一只手松开丁正勋,笑着讲,“反正现在拍不了都在休息,那您也休息一下,我跟她聊。”说着话就夹着金柔嘉的脑袋硬是把人扯到没人的地方去,确定周围真的没人了才放开她。

  金柔嘉脸都憋红了,大口呼吸的同时骂了他一句神经病。河证宇觉得她才是情绪起来了就不管不顾的,知不知道刚才要是闹到双方没脸,丁正勋直接摆录都不是干不出来,那可不是能随便教训的人。金柔嘉是国家名片丁正勋也不是好惹好不好,那位还是大前辈,想什么呢?

  想拍摄啊!还能想什么!

  满脑子只有拍摄和自己已经被耽误的拍摄计划的金柔嘉,对上跳出来调停‘战争’的河证宇直接开喷,从头讽刺到脚。她除了不说脏话什么难听的话都说,还是特别刺激人的那种,类似于你有什么资格跳出来之类的。

  河证宇也不生气,不止不生气甚至有点想笑,他也真的笑了,在金柔嘉叭叭半天后笑着夸了她一句,“家教真好,这样都没说脏话,不错么~”

  这句话颇有火上浇油作用,河证宇都等着金柔嘉飙脏话了,气到极点的金导却意外的冷静下来。

  冷静的金导低头沉默数秒伸手问河证宇要烟,多少有些诧异但又觉得理所当然的河证宇点燃两根烟分了她一根,同时接受对方的道歉和一句多谢。

  金柔嘉是要谢的,谢河证宇跳出来控制了场面。要不然持续闹下去,丁正勋下不来台,就得她去给台阶了,到时候她的面子也不好看。

  如同河证宇想的那样,金柔嘉有个认真说起来算不上致命,但有时候确实会造成麻烦的缺点,就是她碰到打扰她拍摄情况会过激应对。这也是暴君的由来,金柔嘉在拍摄的时候确实挺疯的。

  这种过激有时候是好事,以导演这个职位来说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好事,控场能力强啊,团队那么多人,脾气暴的导演就是更容易解决纠纷。可有时候就会造成麻烦,类似于丁正勋这件事。

  那位怎么说都是前辈,韩国又重这个,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丁正勋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河证宇控场确实控的好。

  金导的小缺点在河证宇看来还蛮可爱的,那种光环碎裂天使原来也没长翅膀不能飞的可爱,好像天上的人落在了地上,能够得到的可爱。

  心里这么想也就这么说了的河证宇笑她,“我本来都准备把你放在神龛上当大魔王了,结果你也还好么。”

  “大魔王什么的”金柔嘉笑出声来,抽了口烟仰头吐烟,笑着跟说她‘还好’的家伙讲,“别把我的毛病当缺点,那是优势来的。”

  河证宇抬抬手让她解释解释优势是个什么意思,金柔嘉就笑,优势还不好理解么。

  “什么都讲规矩的人在创作行当是混不下去的,我们就在创作离经叛道的作品啊,本人活的循规蹈矩还玩什么离经叛道,岂不是很虚伪。”金柔嘉不觉得她对创作的严苛要求是缺点,“在我的片场犯低级错误,我就不可能忍,什么前辈后辈的东西在我这里说不通,我不是来交朋友的,这里是我职场,别来这里跟我交朋友。”

  要是以前听到这话河证宇会觉得金柔嘉霸道,但现在听这话,他就觉得,“我们d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啊。”

  金柔嘉一乐,“你才知道啊。”

  还真的是才知道的河证宇用全新的眼光看向金柔嘉,看到的是金导的另外一面。比如他原以为金导手段卓绝能养恶犬能放狗咬人,换个角度看就是金柔嘉很不耐烦她需要处理商业项目里的人际关系,她更想把注意力专注在拍摄上,但人际关系又不能不处理,奉孝民才会被丢出去。

  比如金导不是被女演员们哄的开心了才不爆发,而是女演员里有金惠绣帮着控场,在拍摄不出岔子的情况想,金柔嘉当然就不会爆,她又不是真的神经病。再加上金柔嘉认为跟女演员们玩高压没那个必要,反倒是和气一点能有助于女演员进入状态她就很和气。

  可要是女演员们需要高压的情况镇场的时候,金柔嘉随时能板着脸让连续笑场三次的女士们绝对笑不出来第四次,因为导演的脸板着呢。

  总结一下,金导就是个只要不耽误她拍摄什么都好谈,可要是耽误她拍摄就什么都不好谈的人。说起来跟河证宇以往了解的仿佛没什么出入,细品就不一样了。

  河证宇碰到的第一个关于金导的微妙差别,是她给李多嘻和朴宝英两人的对戏做调整。

  此时他们已经回韩国了,不在釜山的片场那边的戏都拍完了,而是在首尔的一个片场里。

  这场戏要两个姑娘拍出依恋感,彼此依恋的依恋,有一丢丢小粉红,橘色的粉。可以是姐妹情深也可以是微妙的情绪,具体看观众怎么理解。这段不是重点戏,更多就是女子团队平时的相处,算过场戏的一种在整部电影里不是很重要的一个小镜头。

  这个镜头之所以存在还是因为要使用的道具是崔尚宇谈下来的一款饮料的赞助,香蕉牛奶。编剧特地写了这场戏是用来打广告的,就冲这场戏金柔嘉嫌弃制作人接广告接疯了真的不是冤枉他。香蕉牛奶,亏崔尚宇想得出来。

  剧本里这场戏是两个姑娘玩闹的抢着一瓶香蕉牛奶,弄了个搞笑的画风,李多嘻仗着身高把香蕉牛奶高举,朴宝英蹦跶着扑腾。明显处于身高劣势的朴宝英左跳右跳也扑腾不到,最后扑到李多嘻怀里,两人嘻嘻哈哈的闹一场也就过了。

  小场面,对两个女演员来说都很小,要是按照剧本拍说不定一遍也就过了,顶多保两条。但在排戏的时候金柔嘉看过她们扑腾后觉得,这段要是这么拍有点太刻意。不管是按照广告还是剧情衔接双方的互动都有点太刻意了,换句话说就是太像广告了。

  金柔嘉就想着换套路,别那么刻意的,就用最简单的方法来来一遍。让朴宝英坐在桌上晃着腿一手把玩仿造的假宝石,一手拿着香蕉牛奶咬着吸管喝自己的。再让李多嘻从朴宝英的身后单手撑着桌子下巴搭在朴宝英的肩头冲她‘啊~’,再让朴宝英把香蕉牛奶的吸管凑过去,李多嘻勾着脖子探头喝。

  这段在重新排的时候金柔嘉问李多嘻,“你是会提前说我也要喝还是会直接张口等投喂?”

  李多嘻表示她是张口等投喂的,朴宝英却说,她会先问。

  “不是问本人,我是说角色。”金柔嘉估摸着这段还能不能再改一下。

  “角色的脾气”李多嘻想了想,“可能会直接抢吧”说着话伸手抽走了朴宝英手里的牛奶,看向导演,“类似这种。”她的角色脾气比较直。

  握着剧本的金导先用剧本虚点抢牛奶的李多嘻,“你要是抢的话”剧本转向朴宝英,“你也会抢回来对不对?”看到朴宝英点头,有点纠结,要是都抢那就又回到剧本里的桥段了,但那个桥段真的太刻意了。

  编剧组写的桥段刻意归刻意,可人家也不是糊弄事情的,专业人士当然是考虑到了两个人物人设的基准线才设计出来的桥段。至于刻意不刻意的,这不就是导演的观感问题么,有人觉得搞笑,有人觉得刻意,这东西没办法统一想法的。

  金导的观感里认为这段还能再玩点新花样出来,边上看了一圈的河证宇欲言又止,金柔嘉余光看到了,让他有话就讲。

  “不要了吧”河证宇不想讲。

  “讲呗。”金柔嘉让他别憋着,有话说啊。

  皱着脸纠结的河证宇没用说的,伸手问朴宝英要过香蕉牛奶,再招呼奉孝民站近点,开口让他别躲,说完就捏扁香蕉牛奶的盒子,乳白色的汁液从吸管飞射|到奉孝民那张因为片场太热出了汗,油腻腻的大脸上,那画面

  “咦~~~~”x2

  女演员们秒懂那代表什么,女演员一起鄙视干出那么辣眼睛动作的河证宇,思想太龌龊了!

  河证宇就很尴尬,他就说不要说吧,更囧的是牛奶顺着脸颊往下淌的奉孝民,他是倒了什么霉要被用来当演示道具。唯有金柔嘉眼睛一亮,可以玩啊~

  唯一认同这招可以玩的金柔嘉还不忘夸赞执行导演一波,“不愧是你。”

  “呀!”河证宇完全不觉得那是个夸奖,那明明是骂他,他明明是为拍摄考虑好不好,不是金柔嘉想要‘爆点’的么!

  确实想要爆点的金柔嘉确实认同这个点够爆,观众尤其是男性观众看到一定会双眼放光,但她不想玩的那么直接,那就有点过了。

  金导在借助男性执行导演视角的基础上,用了更不着痕迹的一种方式,拍香蕉牛奶的广告。起初的画面按照剧本来,两个姑娘还是抢牛奶,抢夺中不小心把牛奶挤出来了,落了几滴到朴宝英的手背上,李多嘻玩笑着俯身弯腰托着她的手背舔舐牛奶。

  画面最终是朴宝英缩着脖子笑着叫痒,李多嘻乘势挠她痒痒,镜头从交叠在桌上的姑娘们滑像掉在地上的牛奶盒,吸管还在往外渗乳白色的液体。液体汇聚到地板上成为一个硬币大小的圆,乳白色的圆形液体。

  金柔嘉喊了‘ok’之后,问执行导演有没有什么想法。执行导演拒绝沟通,奉孝民倒是说,“你这么拍,暗示意味更强啊。”

  “是吧,喷到脸上就太直接了,还是要给观众想象空间,脑补出来的画面永远比直接画面刺激精彩,这会成为名场面的。”金柔嘉对这个画面是满意的,还冲最初给与灵感支援的执行导演笑,“你想法挺好的,我就不太能想到那个方向去。”

  还是感觉不到她是在夸人的河证宇忍不住辩解,“我真的是为了拍摄,你不要多想。”

  微楞半拍的金柔嘉笑了,“我没有说你多想,我真的在夸你,这场戏的重点在香蕉牛奶,我们又不能真给它拍个广告,这么玩确实可以。性|欲不是什么需要被避讳的东西,它在很多时候能最直接的抓住观众的视野,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一样的。”

  “文化让我们耻于谈|性,但本能让我们会被它吸引,那没什么要避讳的。那是个好点子,能吸引观众,能创造爆点,就是下次别想的那么直接,观众在这种画面上更喜欢脑补,我们要给观众留下脑补的余地。我之前确实没想到,你想到了是好事,别有顾虑,好事就是好事,好点子就好点子。”

  金柔嘉站起身拍拍执行导演的胳膊,“天理人伦人之大欲,你给了我一个好点子,谢啦。”说着话招呼全组准备换场,这条过了。

  这条能过让河证宇对金柔嘉完全改观,那姑娘不是个一言堂的导演,至少不是个听不进去别人建议的导演。相反她是很能接受别人提出的意见的,只要对方提出的意见是对的,或者说是她认为是对的,那她不会因为我是总导演就排斥不同的意见。

  改观了的河证宇开启了新的工作模式,不再只限于执行导演的职位只处理份内的事而是更积极的参与进拍摄,虽然他的积极大部分会被金柔嘉怼回去,但偶尔有那么一两条用得上的,河证宇就觉得很爽。

  天才没有高到云端之上让他只能仰视,他还是够的到的,而且很近也不一定。

  原定拍摄四个月的《瞒天过海》以总导演超高速的执行力缩短到两个半月,制作费省下不少,制作人无限欣喜,并且决定全投入到发行上,到时候就玩个大的。

  金柔嘉对那些倒是没管,项目杀青了,她的工作却没结束,还要制作呢,后期特效、剪辑、配乐都得磨,等她能‘杀青’早着呢。

  杀青当天,制作人拿着法人卡到场招呼大家一起聚餐,金柔嘉去了就喝了杯酒就准备走,她有点累。拍摄很耗精力,虽说之后还有工作要做,但拍摄结束她的心神就松弛了,想要回去休息。

  一大帮人想留导演继续玩,没留住就组团去送人,被欢送上车的金柔嘉看河证宇也坐进车里,问他有什么事。

  河证宇的事很简单,“我以前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不跟你合作,就是导演和演员的那种合作。”

  金柔嘉有些诧异,“没有吧,你不想跟我合作?”

  “原先不想,但现在想了。”河证宇问她,“有没有兴趣合作?”

  侧身看过去的金柔嘉疑惑道,“这么问的意思是手上有项目?”

  “那倒没有,我就是提前跟你预约个机会,要是你有项目了,先考虑一下我。”河证宇冲她扬了扬下巴,“当导演我跟你差得远,当演员你离我远着呢。”

  笑出声的金柔嘉说她又不是演员,河证宇也笑,“你演技还是可以那个最佳新人的,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装的多好啊。”

  笑声变大的金柔嘉颔首说好,“要是我缺男演员就找你。”

  “说好了啊。”河证宇扶着车门把手准备开门下车了,突然又想起什么回头讲,“国内同期男演员你不可能找到比我更好的,就像国内同期导演也没有比你更好的一样。”说完开门下车,这次走的很干脆。

  金柔嘉琢磨了下他那句话,那哥是在夸她还是在夸自己?

  夸

  大家都有天赋,我干嘛用短处去看你的长处,我也有我的长处。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顶点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ncecsedin.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娱乐圈乙女的游戏,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最新章节,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